囚困

四目,辽辽无影

耳测,寂寂无音

冷,空旷的冷,蚀骨的冰冷,

似有大风放肆地叫嚣,

可终究没有半点音,

寥寥不见活物。


茫然无措,

四下没有归路

亦无去路,

困在谁的城,

一个人的坟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我的人生完了 我的人生完了,松子说过几次。第一次是深爱的作家卧轨自杀,只留下一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但是半...
    南安公子阅读 232评论 9 7
  • 北方打一个瞌睡你拉来了一火车黑龙江白雪的消息当以耐心,自信来得突然不紧不慢的2021年在南方方言的田野里有一种灿烂...
    道一上人阅读 87评论 2 2
  • 清晨风声呼簌,吹过门栏和窗的孔隙, 前两日,朦胧中所见的五里雾霭, 已折回仙尼那厚厚的云屋中。 十二月的风吹着寂寂...
    小曼的岛阅读 156评论 3 7
  • 逝去的日子 文/落雪 是否铁链捆缚的手脚 依然存在,扪心自问 何时云游四方 远了城关 洒落一路窈窈去落笔成诗 也曾...
    程美人阅读 96评论 1 6
  • 这是你诗歌的终结吗,呈现是极致的, 寂静,而心是敞开的, 蜷缩在衬单上享受一刻无过之境。 之后呢,你会怎样生活,像...
    小曼的岛阅读 97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