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离我们有多远

图片发自简书App


距误入传销组织的李文星之死过去也一个多月了,网络、电视也跟踪了一个多月,直到今天,他的故事就随各大头条的出现而成为了历史。

对于他怎么会踏入传销组织而丢了性命,网上的专家和各界名人都作出了大量的专业分析。而我几乎把那些文章全部都看了,我心里始终会想,人也死了,再多说法和分析又怎样,一个年轻的生命就定格在23岁,他父母失去了他是永远无法释怀的痛。

传销,到底离我们有多远?我给大家讲个故事。

老刘的妻子胡芳常年久咳不愈,把附近大小医院诊所都看一遍,也就一天几顿药的吃,久咳的病也就时好时坏。最近胡芳咳得吐了,差不多咳出血来,这把老刘吓急了

老刘对胡芳说:“明天出城里看看吧!”

老刘的儿媳说:“爸,你让妈出城里看病?在中心医院开的药吃完了,不回去复诊看看。”

老刘吃着饭悠悠的说:“你妈把中心医院的药吃完了,好是好点了,可断不了尾,多点汗就咳。今天我和你林叔说起这事,他说让你妈到你兰姨的姑姑那看看。她姑姑是中医院退休的老医生,你妈老好不清,让她去那看看吧!开些中药调理调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淑兰是老刘同村的老林的妻子,老刘和老林是二、三十年的死党兼好友。

五月的早晨,六点,天很亮了。胡芳坐了最早的一班车出了城,和淑兰接头去了她姑姑那。

淑兰的姑姑七十多岁,家中严然一个诊所,只为熟人带来的病患问诊。淑兰把胡芳带到老医生家,老中医坐在客厅的一张乳白铁制的办公桌前,桌上放着一把听诊器,一把手电筒,一支笔,一个棉垫子,一本本子。老医生正为一位中年妇女检查五官。

淑兰压着声音对胡芳说:“这位妇女是别人介绍来我姑姑这看病的,她经常头痛,吃过很多药,看过好些医生都不见好,后来吃了我姑姑开的药,她现在头不痛了,来复诊的,想让我姑姑开些药回去调理调理身体。我姑姑开的药效果特别好,要是外人来问她要,她还不一定给呢。”

中年妇女走后,胡芳坐到老中医的对面,淑兰站在胡芳的后面。老中医和淑兰寒暄几句,问了胡芳的身体情况后就帮胡芳把了把脉,然后拿起听诊器在胡芳身上认真的诊着,再检查胡芳的五官。老中医推了推老花镜,退到椅子上,神色凝重的说:“胡芳是吧!你久咳好不了,是你自身免疫力低造成的,看你的嘴唇泛白,眼睛里带白点,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你肯定还经常失眠,……。”

淑兰拍了胡芳的肩膀说:“你不经常和我说你晚上睡不了觉吗!我姑姑说得准吧!你看,你之前花了多少冤枉钱啊!让我姑开点药给你回去吃,你的身体肯定好点。”

胡芳正襟危坐的对老中医说:“那要吃多久的药?”

老中医和蔼的说:“我先开一个疗程的药给你带回去,你每天按照说明书吃,你的身子太虚了,得吃药调理调理,提高你的免疫力。我再写张药方给你,你到药房按药方抓药,回去再按药方煲来喝,煲完就再按药方抓,平时煲来喝都是好的。还有,你在我这开了药,你就可以每周日来我的讲课室听听课,会有很多像你这样的病人来听我免费讲课的,都是些教你怎么调理身体的方法。淑兰知道在那,到时让她带你来吧!人啊!上了年纪,身体差了,拖累孩子,拖累老伴,得自己会调理。”说完就在纸上写了起来。

老中医撕了方子给胡芳。淑兰问:“姑姑,胡芳的药大概多少钱啊?”

“我给她开了一个疗程的药,六瓶,一瓶六十粒,平时都是买2500块的。”

淑兰说:“姑姑,太贵了。胡芳,你有带这么多钱吗?”

胡芳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的看着淑兰:“我大概有两千块。”

淑兰对老中医说:“姑姑,你就先别开这么多药,等下次带够钱来再开。”

老中医想了想:“要不我先开三十粒装的给你,也是六瓶,一千五百块左右,你把钱付了,淑兰带你去拿药。”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刘儿媳妇见婆婆回来,手上拿着个装有几瓶药的袋子,就问: “妈,你回来啦!不是开中药吗?怎么这么多西药?”

胡芳从腰包拿出两小包东西说:“喏!在这呢!”

儿媳妇惊讶的看着胡芳手里揣着的袋子:“就这么点中药?都是什么?”

胡芳打开袋子,里面都是些薏仁,麦芽,黑枣,黄芪……,每样十克左右,三小袋。

胡芳每天就吃着这些“中药”“西药”,到了星期天,淑兰就会和她一块出城听讲课。一帮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认真的听着“健康讲师”谈养生,还有“医生”免费帮体检,中午就在讲课室用餐,饭菜都是由专人烹饪,也说是营养搭配套餐。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胡芳的咳嗽依然是反反复复的,她咨询那些“医生”,“医生”就给她推荐别的“药”一疗程六瓶,3800块,要吃够三个疗程就有效了。胡芳问老刘拿了钱,吃完了一个疗程,病似乎更重了。

胡芳问老刘再要钱,老刘不给,胡芳就认为老刘心痛钱,和他熬了大半辈子,老了连看病的钱也不给,又哭又闹了几天,又因为哭多了,咳嗽咳得吐出血,老刘没办法就把钱给她了。

胡芳把第二个疗程的药也吃完了。一个很闷热的晚上,她吃过饭,碰巧家里断电,她出了一身汗,然后就觉得冷,接着就一阵咳嗽,越咳越厉害,她感觉有股闷气憋在她的胸口,她想咳出来,然后用了很大的力气咳了一下,“哇啦”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接着她就手脚发软,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这把老刘、儿媳妇吓坏了,马上打120送她到医院。这次,胡芳没有从医院出来。到医院的第三天她就死了。

死亡原因:肺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沉闷的空气弥漫在这所老房子里。老刘和儿子处理胡芳的后事,两人困倦的谁也不理谁坐在客厅里抽着烟。儿媳妇在收拾胡芳的遗物,等她拿出一个装满瓶子的袋子走出来时,老刘的儿子暗淡的说:“拿过来我看看!”

老刘的儿子吐着烟,看着药瓶子,蹦出一句,这药是传销的假保健品,是假的。这瓶子写着成份是些绿豆、红豆、黑豆豇豆之类的,对治疗疾病一点效果也没有的。”老刘的儿子把烟按在烟灰缸里,一边看着那药瓶。

“为什么妈第一拿药的时候,你们谁也没有和我说过,这些药明显就耽误了妈的病。”

老刘的儿子吐着烟,拿出了手机上网查了那药。他把搜索到的结果递给了坐在一旁的老父亲看。

老刘的儿子说:“这药2013年就出事了,这是假药,是一种传销的保健品,这是害人的药。”

老刘疲惫的说:“那天说起你妈的身体情况,老林说让他老伴带你妈到她姑姑那看看,而我又想着让你妈能好点也就没多说什么。”

老刘儿子一下子提高了音量说:“你们为什么让妈一次拿那么多药呢!你可以让她先要一两瓶吃着,看看有没有效果。没效果就得到医院看,吃这些药,是吃不死人,也没有任何治病的效果,钱花没了还把病情拖到这地步。……”

老刘烦躁的说:“一开始你妈说,医生让她吃一个疗程,而且已经有好些人吃着都好。……”

老刘掐了烟,又点起一根,看着手机搜索到的信息。早点发现就不会落的今天这局面了,现在找谁都于事无补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橙色小蘑菇阅读 34评论 0 7
  • 2017年9月4日星期一晴转雨 加入育心,对于我而言,不能不说是一种蜕变。当然如果能紧紧跟上大部队,我想我的进步应...
    陈惠Cherry阅读 106评论 1 0
  • 有个早上八点起来,微信上跳出一段留言:X姐姐,我可能要离婚了。一下子震得我睡意全无,马上从床上跳起来打电话给...
    晓之淼淼阅读 5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