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江湖道(22)

96
jrskyfly
2018.01.16 19:54* 字数 4898

目录

上一章 招亲比武

第二十二章 神踪俠影

    江湖上最不乏的便是看热闹的人,虽是清晨,仁德山庄前却已聚拢了一大群人,苏远与冷流云混迹其中,而昨日参与比武的祁盛和秦大冲就站在他们的不远处。

    “袁庄主定是华云天杀的。”祁盛嚷嚷道。

    “一派胡言,你小子杀的倒有可能。”秦大冲回击道。

    “我?我为何要杀袁庄主?”祁盛困惑道。

    “因为你觊觎其妹袁柔袁姑娘,可袁庄主瞧你不上,你心怀怨恨,是故暗下杀手。”秦大冲编造道。

    “好你个秦大冲,我今日就让你尝尝我这对判官笔的厉害。”祁盛勃然大怒。

    眼见两人就要动手,忽有一人挡在了两人之间。“祁少侠,秦帮主,莫要激动,大家都是江湖道上的兄弟,可别真伤了和气。”说话之人岁数不大,留一撇小胡。

    “原来是杭少门主。祁盛,看在杭少门主的面上,我不与你计较了。”秦大冲认得来人,是鄂州天雷派的少门主杭升。

    祁盛却咽不下这口气,正要拔出腰间判官笔,却忽然使不出劲了,原来自己的手被杭升轻轻按住。

    “杭升,你……”祁盛的红脸唰一下变得火红,正要奋力相抗,忽记起了老父亲的叮嘱。

    “盛儿呀,咱铁笔门是江湖中的小门派,你的武功稀松平常,凡事莫要强出头,一定要低调谦恭。

    祁盛忍住了,悻然道:“杭少门主,好说好说。”

    杭升有些得意,他此行便是为扬名而来,只是未估算好行程,错过了昨日的比武招亲,让莫行烟抢了风头。现下荆楚武林的头牌虽说是华云天,但只要借着这次袁仁失踪之事让他身败名裂,那天雷派就大有机会成为新的霸主。

    这边几人险些大打出手,那边冷流云与苏远却在细致分析着案情中的疑点疏漏。

    “践行兄,你说这莫行烟有没有可能是凶手?”冷流云揣测道。

    “应该不会,若他是凶手,又怎敢主动现身?大可躲在暗处。”苏远思索道。

    “莫行烟向来特立独行,他自己就善破案,故不可以常理推断。”冷流云辩驳道,他对莫行烟的印象源于师父司马飞鹰。司马飞鹰是雅盗,莫行烟是侠探,当初两人一个逃,一个追,有过几天几夜的纠缠。

    苏远也有些被说动了,昨日台上的莫行烟既知作案细节,又为何不指认出凶手?

    “袁仁武功不若,当初可在丐帮帮主洪若来手下走过十合,能杀他的怕也只有华云天、莫行烟这样的高手了。”冷流云正自分析,却见一道人影若黑云凌日般飘落到了仁德山庄的门前,原来是今日的主角神踪俠影莫行烟来了。

    莫行烟今日换了一身干净衣衫,修整后的发须杂而不乱,褂子外敞,足下皮靴色泽暗淡,短棍提在手上,虽不似乞丐了,却显得放浪形骸。

    “袁姑娘?”

    莫行烟尚未敲门,庄门便已大开,袁柔双眼通红,站在门口,方德与庞陌两侧相伴。

    袁柔道:“莫大侠,我已依约等至清晨,现下可否告知我大哥袁仁究竟是被谁所害?”

    莫行烟不慌不忙道:“袁姑娘莫急,请待我将真相一步步揭开。首先还烦请袁姑娘将那日看到你大哥出门的仆人唤来。”

    袁柔立即唤来那仆人,那仆人见到莫行烟施礼道:“莫大侠好,小人袁三。”

    莫行烟向袁三道:“袁三,我问你,那日你是如何发现你家主人离庄,可否当着众人面详述一番?”

    袁三答道:“那日天刚蒙蒙亮,我就听到有庄门开动的声音,寻声望去便看到我家主人骑马过街,往江陵方向行去。”

    莫行烟来到庄门边,面朝长街,道:“袁三,你可还记得当时你和你家主人的位置?”

    袁三点点头,用手指了指当时两人所在的方位。

    莫行烟淡淡一笑,道:“诸位请看,依袁三所指,袁庄主与袁三当时的距离至少相隔百步,且袁庄主是背身相对,也就是说袁三并未看到袁仁庄主的正脸。袁三,我说得对吗?”

    袁三犹豫了一会,道:“确是如此,但那人应是我家主人无误,因为他穿着我家主人的衣衫,这套衣衫乃专人定制,样式与众不同。”

    “袁三,有关这一点你说错了,穿你家主人衣衫的有可能是他本人,也有可能是与他体型相似的凶手。”莫行烟忽高声道。

    众人一阵哗然,彼此打量起对方的身材。秦大冲问道:“莫大侠,按你的意思,可是认为袁庄主在出发去九州剑庄前就已经遇害了?”

    “不错。”莫行烟点头道:“凶手先杀了袁庄主,然后穿了他的衣衫,在袁三面前伪造了袁庄主出门的假象。”

    袁柔立时质疑道:“莫大侠,我不认同你的推断,因为我在九州剑庄内发现了我大哥的玉石印章,而这印章在我大哥去江陵前一直在家中,故他一定有至九州剑庄赴宴。”

    “袁姑娘,这同样是凶手在事后布置的。凶手是袁庄主身边之人,他在知道了袁庄主去九州剑庄赴宴的具体日期后,便定下了这个杀人计划,于出发的前一夜偷袭暗害了袁庄主,然后在第二日天色微亮时假扮袁庄主出门,之后又寻机将袁庄主的玉石印章弃在了九州剑庄用以嫁祸华云天。”莫行烟侃侃而谈,似早已看穿一切。

    “莫大侠,目前为止这只是你的推断,并无证据佐证。”一人出言提醒,此人白衣飘飘,原来是冷流云。

    “这位小兄弟,先别急,我马上就将袁庄主是在出发前遇害的关键证据展现给诸位。”莫行烟转过身,竟往仁德山庄庄内走去。

    众人不解,随其进庄,莫行烟穿过房舍,来到后院的花园。袁家兄妹无心栽培花花草草,故这个花园近乎荒废,平日甚少人来。

    莫行烟在一颗大树前停下,只见这树下的泥土松散,似有被翻动过的痕迹。“袁庄主的尸身便被凶手藏于此处,这是证明袁庄主是在出发前遇害的最有力铁证。”莫行烟朗声道。

    袁柔急忙命仆人刨开泥土,里面真有一具尸体,正是失踪多日的仁德山庄庄主袁仁。

    “是谁?凶手是谁?”虽已知凶多吉少,但当亲眼见到大哥尸身时,袁柔还是难以抑制心中的悲愤。

    “我看最有可能就是莫行烟,只有凶手才会知道埋尸地点。”方德厉声道。

    “方庄主,恶人先告状,佩服佩服。”莫行烟把玩着掌中短棍,早有预见。

    “莫行烟,你这什么意思?请不要肆意污蔑!”方德恼羞成怒道。

    莫行烟轻捋了捋长发,道:“其实在昨日登台时,我并不知袁庄主被埋于此,有关遇害过程全是基于方德是凶手作出的推断,方德是袁庄主的结拜兄弟,完全有可能趁袁庄主不备暗下杀手,他也有机会在事后假扮袁庄主出庄和以玉石印章嫁祸给华云天。我昨日邀袁姑娘查验伤口,目的便是营造出我已找到袁庄主尸身的假象,而我们这位方庄主立时上当,比武结束后便跑去埋有袁庄主尸身的地方查看确认,却不知被我在暗处看得一清二楚。”

    方德此刻却也镇静下来,冷冷道:“莫行烟,这些全是你的一面之词,并无第二个人瞧见,你说我有来此查看,我还说是你埋的我大哥尸身。”

    莫行烟没有急于争辩,而是弯下腰,小心翼翼褪去袁仁的上衣,将尸体的背部展于众人,只见袁仁后心处有六个洞孔,孔虽不大但透心而过,袁仁正是因此而丧命。“诸位,有谁知道这是什么暗器?”

    “六芒弩!”秦大冲大声道:“这是铸剑大师曾炼子制作的暗器,弩身极小,可握于掌中,发动时弩中六支小箭瞬发,防不胜防,只是……”

    “只是这六芒弩自曾炼子一家二十六口一夜暴毙后,便不翼而飞了。看来这杀袁庄主的凶手便是当年毒害曾炼子满门的凶手。”杭升接话道。

    莫行烟仰天大笑,短棍骤指向方德,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方德,哦不,曾缺,你还记得你欠下的几十条人命吗?”

    方德脸色霎时惨白若纸,盯着莫行烟如见到了鬼般。“你,你是人还是鬼?”

    莫行烟朝众人朗声道:“七年前,武林中的铸剑大师曾炼子一家二十六口离奇遇害,所有遇害者皆是中剧毒而亡,是武林的一桩悬案。莫某不才,天生就爱追寻真相,碰到武林中的奇闻怪事,非要探究一个明白。我托官府中的朋友要来了记有曾炼子一家遇害案的卷宗,查阅后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细节,那就是遇害人中有几人不仅身中剧毒,还被毁了面目,官府最后是通过衣着,判定的死者身份。凶手既已下毒达到杀人目的,为何还要毁人面目,有关这一点,诸位可觉奇怪?”

    “因为凶手李代桃僵,和其中一名死者掉换了身份。”冷流云言道。

    “这位白衣少侠,你很有破案的天分。”莫行烟继续道:“我随即细查了这几个人的身份背景,其中有一人引起了我的注意,那便是曾炼子的徒弟曾缺。曾缺自幼随曾炼子学艺,不爱打炼寻常刀剑,而好铸造暗器,造好之后高价卖给黑道贼匪,虽因此事数次被师父曾炼子公开训斥,却不知思悔。为了继续深入调查此人,我找到了一个在曾府做过事的仆人,这仆人事发时已离开曾府,故躲过一劫。”

    莫行烟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张画像,这画中人的相貌与方德有几分相像。“我按照这仆人的描绘,画了一张曾缺的画像,之后又去了扬州陆飞雄的府上。陆飞雄在命案发生前半年数次来曾府求曾炼子铸剑,为了让对方答应,送有不少礼品,其中大多价格不菲。通过与陆飞雄的交谈,我知道礼品中有一对玉狮子,而这对玉狮子在曾炼子一家遇害后便消失不见。接下来数月,我围绕着曾缺画像、玉狮子和来历不明的武林新人这三点展开探访,终于有了眉目。陆飞雄赠予曾炼子的那对玉狮子在三年前被荆楚的一位富商购得,而之后不久景陵城便冒出了一个叫方德的接济穷苦的善人。”

    莫行烟低头哀叹一声,道:“只可惜我发现得太晚,待我确定方德便是当年的曾缺时,袁庄主已不幸遭了毒手。”

    如此缜密推断,众人焉能不服?秦大冲大声赞道:“莫大侠真乃神人也。”

    “曾缺,我大哥待你情深义重,你为何要暗下毒手?”袁柔虽已相信莫行烟之言,可对曾缺暗害袁仁的动机还是难以理解。

    “为何?去翻翻仁德山庄的账本吧!你大哥一心求仁德,左送三百两给华山,又赠两百两于丐帮,庄子里已经没几个钱了!我杀你大哥是为你们袁家的家底着想呢。”曾缺忽然从腰间掏出一物,对准袁柔,六点寒芒骤然射出。

    “六芒弩!”有人认出了此物。

    弩中小箭速度奇快,两人相隔又只有一步,袁柔向后一仰,虽避开了其中四箭,可剩下两箭眼看就要打中胸口。

    铛铛两声,两只小箭被一条短棍拨落在地,原来是莫行烟及时出手。他手上这条短棍非比寻常,乃由玄铁打造,比一般铁棍沉上数倍,配上莫行烟分筋点穴的功夫,是其独门一绝。

    袁柔虽躲过一劫,可曾缺也借机往庄外遁去。莫行烟搭救完袁柔,迅速追去,却见曾缺已被一白衣少侠用剑拦住去路。白衣少侠手中剑光闪烁,若连绵细雨不绝,正是冷流云。

    曾缺武功平庸,本就不是冷流云敌手,见众人追了出来,慌乱之余臂上腿上接连中剑。袁柔为报兄仇,抽鞭正要加入战斗,却见一人飞身而出,一掌拍碎了曾缺的头骨。

    这人一脚踢开曾缺尸首,悲声道:“袁庄主,我替你报仇了!”原来是天雷派少门主杭升。

    秦大冲立时赞道:“莫大侠火眼金睛,杭少侠掌毙凶徒,实乃我中原武林之福。”

    庞陌也道:“没想到我活了一大把年纪,竟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这恶贼实在太狡猾了。”

    袁柔向莫行烟深鞠一躬,道:“多谢莫大侠救命之恩,柔无以回报,唯有以身……”

    莫行烟急忙止住袁柔,道:“袁姑娘,当务之急,是先安葬好你大哥的遗骸。我听闻几日前你向华大侠发出挑战,如今真相大白,袁姑娘最好还是去一趟江陵,上九州剑庄登门道歉,解释一下来龙去脉。”

    袁柔点头答应,吩咐仆人清理现场,见还有不少人未走,便招呼道:“诸位若有空闲,不妨留下来用膳。”

    祁盛立时叫好,苏远和冷流云也留了下来。

    酒席宴上,袁柔褪去了坚强的外表,连饮数杯,哭得梨花带泪,莫行烟却是视若无睹,与众人把酒笑言。

    “这位兄弟,好俊的功夫。”谈笑之间,莫行烟转到了冷流云身边。

    “诶,怎比得上莫大侠呢?莫大侠不仅武功高,而且善破案,我也想学破案,不知可否传授点技巧?”冷流云夹了块鱼肉入口,却未料这景陵的鱼肉甚是辛辣,呛得眼泪直流。

    “这破案好学呀,首先是要会察言观色,从对方的一言一行中发掘出有价值的线索。”莫行烟侃侃而言道。

    “哦?不知莫大侠从我这可有推断出什么?”冷流云提起一壶酒,细细的酒线至高处滑坠入口。

    “冷流云。”莫行烟道出了冷流云的名字。

    “这个不难,在芜湖时我一显身手,这身白衣亮眼,你若有参与了芜湖水战的朋友,自然可知得。”冷流云不以为然道。

    “司马飞鹰。”莫行烟又道出了冷流云师父的名字。

    冷流云心一惊,方才追曾缺出庄时,自己只用了师父所传的半式踏浪行空步,竟还是被莫行烟识出了。

    “福……”莫行烟话未说完,袁柔微醺半醉地走了过来,眼神中情意绵绵。

    “祁盛,还不快过来扶着袁姑娘。”莫行烟冲祁盛大喊,自己却往外逃去。

    “也算浸淫江湖多年的老手了,怎还这么怕女人?”冷流云轻摇摇头,琢磨不透莫行烟那半句话的含义。

    对莫行烟,苏远却是另有所想,那锐利的眼神似曾相识,难道自己见过此人?

    莫行烟此刻正孤身站在院中,年少时破案后的喜悦早已淡去,对佳人的示爱也无动于衷,看尽了江湖冷暖,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垂下头,神情萧瑟。

下一章 风起九州

江湖道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