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青藤山(四)

96
苗小辉
2017.03.29 11:53* 字数 2779

简介与目录

上一章

魂断青藤山(四)

一天一天在折磨中生存着,在折磨中延续着生命,痛苦一天比一天加深,刘杰顿感生命早已失去意义。

他打开卧室的窗,使劲地爬了上去骑在窗台上,眼泪不听使唤串成串似地往下落,怎么也抹不干净。太上感应篇里说“祸福本无门,唯有自召之。”刘杰当然肠子都悔青了,但又有什么用呢?

当你做了错事而后悔,需要“做错”的主体对象给予你原谅,哪怕没有原谅,而是给你一阵骂、一顿打,那也能让自己的自责之心稍微平静一下,也能找个理由开解自己,起码能让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存在感”。

然而,刘杰没有认错的机会,A君铁了心不让刘杰表达出忏悔之心,不让他显示出负罪感,不给他认错陪罪的机会,不让他跟任何人谈起,不给他任何释放压力和罪恶感的机会,还让高乐和彤彤从他视线里突然消失,让他看不到一丝活着的动力和勇气,而死,似乎早已注定,也只有死,才能解脱,才能走出来,否则,‘疯’也就指日而致了。

所以,跳下去是刘杰现在最好的选择!用A君的话说“一切肉体上的折磨对刘杰来说都是释放罪恶感的导体;只有精神折磨,才能让他下辈子投胎做一个善良人。”

突然,双肩被人往后一拉,倒在了床边上,十几个耳光疯狂打下,刘杰闭上眼睛却看见了满天的星星。

“想死没那么容易。你一死,家族谱上的人一个个人都会跟着你死去!当然包括你的女儿彤彤。自己看着办吧。”说话的两个壮汉,说完又给了他两计耳光,然后消失了......

刘杰捶胸顿足豪豪大哭,但什么也无济于事。为了女儿,为了高乐,为了父母,为了家族的几百口人,他没有办法不选择痛苦地苟活......

日子真可以用“如火如荼”来形容刘杰这三年多以来的生活,三年以来,刘杰没有回过老家看望老人,只是有一次刘父带着些农家小产来了,没吃饭就赶着回去了;也没有陪过女儿彤彤一天,高乐本来打算原谅他继续过日子,刘杰的闪电离婚要求并要她带着孩子离开的做法确实让她彻彻底底地失望,离婚后从来没主动打电话问问孩子的情况,更不用说去看老丈人了。

高乐一气之下辞了工下了海,去了外地,后来也把彤彤接过去上高中了;刘杰的“固封自闭”让曾经的同事朋友哥们都渐渐的陌生。现在的他可谓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三年来的精神折磨让他几近疯癫,不修边幅,精神萎靡,不到50的他早已老态老态笼钟,骨瘦如柴,全然是个七旬老头了。感觉到自己就象风中的一片叶,秋风轻轻一吹,便会飘零......

绝望之中,刘杰顾不上任何“突发事件”了。用报纸和鱼缸里的石子堵住马桶后,又加了些细沙,又干脆从楼下弄来两斤水泥倒进去——这下终于把马桶堵死了。这次刘杰也变得多了些心眼,先打电话给A君,说家里马桶坏了,下水道好象堵死了,需要出去找人来修。得到同意后,找来工人,又找物业经理商量,终于能从外墙重新走下水管了,于是,一根白色的管道从刘杰的三楼厕所外墙直接走到楼底,刘杰计划的第一步完成。

刘杰找出了两个几年以前用的2G手机,趁着外出的机会,买了两个不记名电话卡装上,还能用,于是,他就有了两个不被监听的通讯号了,第二步计划也顺利完成。

旧手机不能上网也不能上QQ,其实现在刘杰根本就不敢上网也不敢上QQ,自从上次电脑出现骷髅头后他就知道网络已经被上官健他们实施了“远程控制”,不管在电脑上做什么,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中。那以后,刘杰也只是在电脑上斗斗地主之类的消磨时间。

一个人如果连死都不怕了,那他还有什么可恐惧的呢?刘杰刘三年多来过的日子真可谓“行尸走肉”了,完全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这种煎熬或许才是真的度日如年吧。刘杰无法再承受下去,于就要用死的代价来搏出一条路来。

那晚,刘杰把手机放在卧室里,把要用的几个电话号码写在一张小纸上,带上两部旧手机,夜半时分躲过别人的监视,顺着新装的下水管道溜出小区打的绕道大川再到赛武当,在山谷小路停留了半小时,理了理思绪,又出发来到了马家河。他不敢走高速,在武十公路边下了车。

这时天已经朦朦亮了。他找出卖枪的电话号码:15221719***,拨通了,紧张又兴奋,这次,或许不在上官的监控之下吧?他还是选择原来的勃朗宁微型7.65mm袖珍版D007小手枪,体积小,好携带,子弹也是军用的“火药铜头”,这种军用手枪比市面上的“钢珠枪” 强了很多,射程大,有准星,杀伤力也大很多。 3800元,自带有100发“粮”,“粮”单卖2元一粿,刘杰索性多要了200发。为了躲开上官一伙人的追踪,他选择在白浪开发区铁路桥下面接货。

刘杰拦了几次车,都没有停下,现在的人都有着一颗防范的心,谁敢在路边搭不认识的人呢?没人管你是不是真的需要帮助,也没人管你是否生命垂危,首先得保证自身的安全,更何况是在凌晨呢?

终于有一辆的士驶来,刘杰慌忙上了车,到了茅塔河路口,他感觉饥饿难奈,因为一直的不规则饮食,让他身体大不如以前。人行天桥下已经有早点出摊了,他索性好好吃了一顿饱饭。挨到快七点了,刘杰再次打电话催促早点送货,他怕再晚一点会被上官他们截住,不仅前功尽弃,也不知道会有几个亲人要因为他而遭殃了。

刘杰不管有没有人在跟踪,还是用了“曲线法”多走了很多路。他搭公交到了林安国际工业园,又乘“摩的”返回白浪“祥安”门口,又拦了辆的士说要回石花老家,谈了价钱,赶到铁路桥下等着接货走人。

这时已经八点了,刘杰焦急地拨打着电话,对方一直没接,等了快半小时,一辆摩托跑车嘎一声停在对面,刘杰感觉到是送货的人来了,忙下车挥挥手。对方示意他过去。刘杰跑过马路,对了暗号“大米到没?”“到了,等着装车”对方说着取下头盔,里面放着一支精美的银白色手枪。刘杰把早已准备好的钱放在头盔里,顺手拿出手枪转身奔向的士。

“走国道,快到丹江了叫我”刘杰说。师傅“嗯”了一声,刘杰在后排把枪和子弹放在坤包里,枕在头下,闭上眼睛休息了。此时的刘杰心里真就是打翻了五味瓶,不是个滋味。让他最担心的还是女儿彤彤和彤彤的爷爷奶奶。今天出来了,却不知道明天谁会被上官他们报复,上次大哥大嫂的意外死亡已经让刘杰后悔内疚得几次轻生,但上官那一伙人却阴魂一样无法摆脱,就连死,他们也不让......

刘杰让师傅径直到石花。在石花下车后吃了午饭,找了个很小的旅馆住下。把玩着精美的手枪,弹开弹夹,把子弹按进去,一颗、两颗...装满了六颗,放在右边裤兜里,对着镜子做了十几次快速拔枪的动作,虽然对自己拔枪的速度不满意,但还是冲着镜子中的自己做了个鬼脸,给了他一个“赞”的动作。

洗了个澡,把“黄鹤楼”里的烟倒出来,装了14颗子弹在烟合里,又打开一合烟,把烟倒出来装上子弹。两个烟合装上子弹,屁股兜里一边装了一合,把剩下的子弹放回坤包,把手机闹钟定到三点,然后枕着坤包合衣而睡。他是太需要休息了,这几天一直在想着怎样逃出小区,逃出上官健他们的监控,逃出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人间地狱”而没有正经睡踏实觉。

刘杰被闹铃闹醒后伸了伸懒腰,洗了把脸,检查了一下自己带的东西,拿起桌上的一支烟点上,把倒出来的烟装进包里,又把抽过的烟头倒进马桶冲走,拎着包出门了。他没有退房,也没有打招呼就走了。

下一章

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