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 第二章 殇痛无限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为爱身亡

全章目录


怎样才能把这个不幸的消息转告给郑辉的父母呢?学校领导经过慎重考虑,最后决定用一个善意的谎言,由班主任给郑辉的父母打了个电话:‘’郑辉在学校里身体出了点问题,需要家长过来看看。”

郑辉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半辈子都没出过远门。大一刚开学报到的时候,别人都有父母陪送来到学校。郑辉家里经济不宽裕,父母本身也不熟悉路况,主要还是为了节省路费,他便只身一人来到学校。

郑辉的母亲身体一直不太好,所以很少出门,平常在家煮煮饭,做做家务。而父亲也只是跟着别人在附近的工地做点零散的建筑活。

父母得知儿子在学校身体出了状况,也很是担忧和难过。父亲的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昨晚整个晚上都没睡好。儿子平常品学兼优,身体状况一直良好,他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家里眼下也没有存款,于是他给女儿打了个电话。

郑辉的姐姐得知了此消息,可能是姐弟情深,有心灵感应。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但她并没有把这种感觉告诉父母。姐姐因为刚生完孩子,还没出月子,不便远行,只好让老公和父亲一起赶往重庆。

死是对死者最大的嘲笑。

存放尸体每天都要花费一千多元,再加上打捞尸体等各项费用至少也得八千多元。对于一个穷学生来说,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同学们纷纷捐款,筹集到六千二百多块,还差两千多块。大家正为这事犯愁,陈嘉豪递给班长三千元,真是雪中送炭。

陈嘉豪对郑辉的突然离去深感内疚,他认为郑辉的死,有一大半责任在于自己的出言不逊。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酒醉恶言相向,郑辉就不会离开酒店,后面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故事。真是遗憾又后悔。

其实陈嘉豪和郑辉的关系一直不错,两个人一起打球,一起跑步,一起躺在床上谈论怎么撩妹。他俩常常互诉心事,互相穿错了袜子……但因为依依,他们俩浙渐有了隔阂。在爱情面前,人总会变得自私而幼稚。

当依依得知郑辉为了救自己而溺水身亡的消息后,她再度昏了过去。有些人在面对巨大痛苦的时候,潜意识里宁愿选择逃避,也不愿接受事实的真像。所以神经会在昏迷中一再装睡,久久不愿醒来。

直到第二天中午,依依才从昏迷中睁开双眼。郑辉正站在她的面前,轻轻地向她微笑,他含蓄又阳光,像冬日早晨的太阳,温暖又柔和。他正在向她朗诵他刚写的诗。

你是戴着光环的仙子

从梦里走进我的心里

你是温暖明亮的灯

抚慰我孤独的灵魂

你只用轻轻的一笑

我已拥有整个春天

……

过来,过来,依依伸过手去想要和郑辉牵手,然而眼前除了自己并没有别人。是幻觉,还是回忆,她哭了。这是从她得知郑辉去世到现在第一次哭。此人已不存在了,他是为了救自己而失去了生命,这种痛好像有人用锋利的刀片,一刀接着一刀划裂她的心,疼痛已不能用语言来表达。

难过,委屈,耻辱,愤怒,自责,讨厌,可怕……统统像一群小黑怪一样张牙武爪,向她扑来,折磨她,打击她。

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全身酸软无力,根本爬不起来。她只好继续安静地躺着,悲伤已逆流成河。泪水已将她淹没,将她围困。她囗干得难受,胸口也一阵阵干裂地疼着。她伸手去摸水杯,却把水杯推倒在地上。咣当当的响声,淒惨和孤独再次被这种不和谐的声音点缀。

女友小普打来一碗热粥,她扶依依坐起来,喂水给她喝。然后一口一口喂粥给她吃。依依就像快要干枯的小草,湿润过后终于有了一点精神。就在这时,陈嘉豪进来了,他带来一个新鲜出炉的披萨饼和一些新鲜的水果。他让小普和依依快点趁热吃了饼。

陈嘉豪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一直不敢出声。他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只怕多说话会遭人厌弃。依依没有看一眼陈嘉豪,不理他,也不恨他。

她现在只恨自己,她从心底里不能原谅自己。一个人如果要存心和自己过不去,这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她目光呆滞,沉默不语,没有食欲,思绪一直停留在回忆里。

小普以为自己在这里当了灯泡,难为了他们俩。她说自己有点事,便匆忙的把门带上出去了,她总是那么机智。其实小普本不该走,她走了气氛更尴尬。陈嘉豪一直傻坐在那里,只怕再说出冒失的话,会被赶出去。他像个罪人一样望着依依,看着她那般憔悴,却连一句安慰的话也不敢说。

突然,陈嘉豪的手机响了,是班长打过来的。

"你好,什么事?”

"明天下午你有空吗?”

"什么事?说重点。"

"知道你有车,想叫你明天去机场接一下郑辉的父亲。”

"没问题。"

"谢了,兄弟。”

"还这么客气,郑辉也是我兄弟呀,尽点心也是应该的。"

"好好好,你仁义。"

"还有什么事,一次说完。”

"暂时没有,有了再找你。"

"OK。"

依依一听到他们在说郑辉的事,马上清醒了。同学们都在忙着郑辉的后事,她却只顾着伤心和自责,实在不应该。她转过头来问陈嘉豪。

"你可以陪我去看看郑辉吗?"

"哦……可以呀。”

"现在就去,好吗?"

"好吧。"

"你出去吧,我想换件衣服。"

"嗯。”

陈嘉豪苦闷的心情终于得到一点慰籍,他真担心依依这样一直不理他。现在终于有了一次好好表现的机会。陈嘉豪的心里有了一丝激动,同时又有一种负罪感袭上心头。

这一整个过程,陈嘉豪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杀人犯。他拿出一根烟来点着,用力吸了一口,吐出一圈圈烟雾。他沉浸在烟雾中暗自伤神。他的脑子里站着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在反复谴责着他,一个又努力的在帮他辩护,“是呀,我是一个罪人,但原罪不是我,爱情的故事里找不到原罪,那谁才是真正的杀手?"

陈嘉豪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依依轻轻地拉推开了门。浅紫色的连衣裙把她衬托得神秘又轻盈,漂亮又不妩媚。松散的头发被梳成一个好看的辫子。秀美的脸庞依然憔悴而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但这样更好不用施粉底。嘴唇涂了淡淡的口红,眉毛不用描也是很好看的柳叶眉,眼神忧郁但依然美丽动人。

陈嘉豪用欣赏的眼光打量着依依,心里思忖着,依依今天这么精心打扮,到底是为了和自己一起出行,还是为了去看郑辉。陈嘉豪还是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敢说,也不敢伸手去牵依依的手,只是默不作声地走在依依的左边。

郑辉静静地躺在太平间,像刚刚睡着一样。他分明已经死了,可是依依却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她只想看看他的脸。她揭开盖在他脸上的白布。郑辉的脸已经被化妆师妆典过了,仪容整洁而安祥。他的头发被喷过啫喱水后梳的整齐而有型,嘴唇还涂了淡淡的口红,剑眉被描得刚刚好,只是脸有些浮肿。他穿着一件紧而小的灰色衬衫,显然不合身,领口的纽扣都扣不上。

陈嘉豪轻轻的拉了一下依依的胳膊,他轻轻的盖上了那块白布。他怕如果不这样,依依会一直守在这里不走。依依难过地望着陈嘉豪。

“这件衬衫一点也不合适他穿。”

"嗯。”

"陪我去给他买身衣服吧。”

"好吧。”

陈嘉豪和依依一起去了男装专卖店。他们选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一套黑色的西装。依依要陈嘉豪穿那套黑色的西装看看合不合身,因为陈嘉豪和郑辉的身材相当。

陈嘉豪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压抑又难过。但当服装店老板娘夸赞说:"你女朋友真有品味,你好有福气哦!”这做生意的人就是会逗人开心。陈嘉豪心中有几分得意。他用眼睛偷瞄了一眼依依,依依却面无表情。她只盯着衣服看,并没有看陈嘉豪的脸。

依依去收银台付款,款项竟然是一千三百二十块。依依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会这么贵。她从来没买过男士服装,今天第一次,实在是尴尬。卡里可能只有八百多元,真是出丑,可这是专卖店,又不能讲价。她正在为难,陈嘉豪递过一张卡要收银员快点刷。依依用感激的眼光看着陈嘉豪。

"过段时间,我还给你。”

"真生分啦!”

"要不,我先还你八百。”

"你不会就只有八百了吧?”

"我做家教,工资还没结,过几天我就有钱了。”

"迟点还,好让我也收点利息呀。”

"那再去买双皮鞋好吗?你认为呢?”

"还应该再买对袜子,还有……”

"什么?”

“内裤。"

依依的脸唰的一下红了,陈嘉豪刚说完就后悔了。他真担心依依又生气了,然而依依并没有作声。是啊,人生一世就这么一次,本来就应该从里到外全套换身新衣服。难道又是自己想多了。

《情未了》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