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蘇集》4月21日誦讀內容

建中湯證

傷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煩者,小建中湯主之。

[[傷寒二三日,無陽明證,是少陽發病之期,不見寒熱頭痛,胸脅苦滿之表,又無腹痛苦嘔,或欬或渴之裏,但心悸而煩,是少陽中樞受寒,而木邪挾相火為患,相火旺則君火虛,離中真火不藏,故悸,離中真火不足,故煩,非辛甘以助陽,酸苦以維陰,則中氣亡矣,故制小建中以理少陽,佐小柴胡之不及,心煩心悸,原屬柴胡證,而不用柴胡者,首揭傷寒不言發熱,則無熱而惡寒可知,心悸而煩,是寒傷神,熱傷氣矣,二三日間,熱已發裏,寒猶在表,原是半表半裏證,然不往來寒熱,則柴胡不中與也,心悸,當去黃芩,心煩不嘔,當去參半,故君桂枝通心而散寒,佐甘草半飴,助脾安悸,倍芍藥,瀉火除煩,任生薑,佐金平木,此雖桂枝加飴而倍芍藥,不外柴胡加減之法,名建中,寓發汗於不發之中,曰小者,以半為解表,不全固中也,少陽妄汗後,胃不和,因煩而致躁,宜小柴胡清之,未發汗心已虛,因悸而致煩,宜小建中和之。

傷寒陽脈濇,陰脈弦,法當腹中急痛,先用小建中湯,不差者,小柴胡湯主之。

[[尺寸俱弦,少陽受病也,今陽脈濇而陰脈弦,是寒傷厥陰,而不在少陽也,寸為陽,陽主表,陽脈濇者,陽氣不舒,表寒不解也,弦為木邪,必挾相火,相火不能禦寒,必還入厥陰而為患,厥陰抵少腹,挾胃屬肝絡膽,則腹中皆厥陰部也,尺為陰,尺主裏,今陰脈弦,為肝脈,必當腹中急痛矣,肝苦急,甘以緩之,酸以瀉之,辛以散之,此小建中,為厥陰驅寒發表平肝逐邪之先著也,然邪在厥陰,腹中必痛,原為陰症,一劑建中,未必成功,設或不差,當更用柴胡,令邪走少陽,使有出路,所謂陰出之陽則愈,又以小柴胡佐小建中之不及也。前條辨證,此條辨脈,前條是少陽相火犯心而煩,其證顯,此條是厥陰相火攻腹而痛,其證隱,若腹痛而非相火,不得用芍藥之寒,內經暴注脹大,皆屬於熱,此腹痛用芍藥之義。或問腹痛,前以小建中溫之,後以小柴胡涼之,仲景豈姑試之乎,曰非也,不差者,但未愈,非更甚也,先以建中解肌而發表,止痛在芍藥,繼以柴胡補中而達邪,止痛在人參,按柴胡加減法,腹中痛者,去黃芩,加芍藥,其功倍於建中,豈有溫涼之異乎,陽脈仍濇,故用人參,以助桂枝,陰脈仍弦,故用柴胡,以助芍藥,若一服差,又何必更用人參之溫補,柴胡之升降,仲景有一證用兩方者,如用麻黃汗解,半日復煩,用桂枝更汗同法,然皆設法禦病,非必然也,先麻黃,繼桂枝,是從外之內法,先建中,繼柴胡,是從內之外法。

嘔家不可用建中湯,以甘故也。

[[此建中湯禁,與酒客不可與桂枝同義,心煩喜嘔,嘔而發熱,柴胡證也,胸中有熱,腹痛欲嘔,黃芩湯證也,太少合病,自利而嘔,黃芩湯證也。

小建中湯

桂枝〔去粗皮〕、生薑〔各三兩〕、芍藥〔六兩〕、炙甘草〔二兩〕、大棗〔十二枚擘〕、膠飴〔一升〕,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渣,內膠飴,更上微火消解,溫服一升,日三服。

黃連湯證

傷寒胸中有熱,胃中有邪氣,腹中痛,欲嘔吐者,黃連湯主之。

[[此熱不發於表而在胸中,是未傷寒前所蓄之熱也,邪氣者,即寒氣,夫陽受氣於胸中,胸中有熱,上形頭面,故寒邪從腸入胃,內經所謂中於脅,則下少陽者是也,今胃中寒邪阻隔,胸中之熱不得降,故上炎作嘔,胃脘之陽不外散,故腹中痛也,熱不在表,故不發熱,寒不在表,故不惡寒,胸中為裏之表,腹中為裏之裏,此病在焦府之半表裏,非形軀之半表裏也,往來寒熱者,此邪由頰入經,病在形身之半表裏,如五六日而胸脅苦滿,心煩喜嘔,此傷於寒而傳為熱,非素有之熱,或腹中痛者,是寒邪自胸入腹,與此由脅入胸胃不同,故君以黃連,亦以佐柴胡之不及也。欲嘔而不得嘔,腹痛而不下利,似乎今人所謂乾霍亂絞腸痧腸痧等症。

黃連湯

黃連〔三兩〕、乾薑〔三兩〕、炙甘草〔二兩〕、桂枝〔三兩〕、人參〔二兩〕、半夏〔半升〕、大棗〔十二枚擘〕,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渣,溫服一升,日三夜二服。

[[此亦柴胡加減方也,表無熱,腹中痛,故不用柴芩,君黃連以瀉胸中積熱,薑桂以驅胃中寒邪,佐甘棗以緩腹痛,半夏除嘔,人參補虛,雖無寒熱往來於外,而有寒熱相持於中,仍不離少陽之治法耳。此與瀉心湯大同,而不名瀉心者,以胸中素有之熱,而非寒熱相結於心下也,看其君臣更換處,大有分寸。

黃芩湯證

太陽與少陽合病,自下利者,與黃芩湯,若嘔者,黃芩加半夏生薑湯主之。

[[兩陽合病,陽盛陰虛,陽氣下陷入陰中,故自下利,太陽與陽明合病,是邪初入陽明之裏,與葛根湯辛甘發散,以從陽也,又下者舉之之法,太陽與少陽合病,是邪已入少陽之裏,與黃芩湯酸苦涌洩,以為陰也,又通因通用之法。

黃芩湯,〔又外臺治乾嘔下利〕〔黃芩人參〕〔桂枝大棗〕〔乾薑半夏〕,黃芩〔三兩〕、甘草〔三兩炙〕、芍藥〔三兩〕、大棗〔十二枚〕,水一斗,煮取二升,去渣,溫服一升,日再服,夜一服。嘔者,加半夏〔半升〕、生薑〔三兩〕。

[[此小柴胡加減方也,熱不在半表已入半裏,故以黃芩主之,雖非胃實,亦非胃虛,故不須人參補中也。

陽明少陽合病,必自下利,其脈不負者順也,負者失也,互相剋賊,名為負,若少陽負趺陽者為順也。

[[兩陽合病,必見兩陽之脈,陽明脈大,少陽脈弦,此為順脈,若大而不弦,負在少陽,弦而不大,負在陽明,是互相剋賊,怕不順之候矣,然木剋土,是少陽為賊邪,若少陽負而陽明不負,亦負中之順脈。


建中汤证

伤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烦者,小建中汤主之。

[[伤寒二三日,无阳明证,是少阳发病之期,不见寒热头痛,胸胁苦满之表,又无腹痛苦呕,或欬或渴之里,但心悸而烦,是少阳中枢受寒,而木邪挟相火为患,相火旺则君火虚,离中真火不藏,故悸,离中真火不足,故烦,非辛甘以助阳,酸苦以维阴,则中气亡矣,故制小建中以理少阳,佐小柴胡之不及,心烦心悸,原属柴胡证,而不用柴胡者,首揭伤寒不言发热,则无热而恶寒可知,心悸而烦,是寒伤神,热伤气矣,二三日间,热已发里,寒犹在表,原是半表半里证,然不往来寒热,则柴胡不中与也,心悸,当去黄芩,心烦不呕,当去参半,故君桂枝通心而散寒,佐甘草半饴,助脾安悸,倍芍药,泻火除烦,任生姜,佐金平木,此虽桂枝加饴而倍芍药,不外柴胡加减之法,名建中,寓发汗于不发之中,曰小者,以半为解表,不全固中也,少阳妄汗后,胃不和,因烦而致躁,宜小柴胡清之,未发汗心已虚,因悸而致烦,宜小建中和之。

伤寒阳脉濇,阴脉弦,法当腹中急痛,先用小建中汤,不差者,小柴胡汤主之。

[[尺寸俱弦,少阳受病也,今阳脉濇而阴脉弦,是寒伤厥阴,而不在少阳也,寸为阳,阳主表,阳脉濇者,阳气不舒,表寒不解也,弦为木邪,必挟相火,相火不能御寒,必还入厥阴而为患,厥阴抵少腹,挟胃属肝络胆,则腹中皆厥阴部也,尺为阴,尺主里,今阴脉弦,为肝脉,必当腹中急痛矣,肝苦急,甘以缓之,酸以泻之,辛以散之,此小建中,为厥阴驱寒发表平肝逐邪之先着也,然邪在厥阴,腹中必痛,原为阴症,一剂建中,未必成功,设或不差,当更用柴胡,令邪走少阳,使有出路,所谓阴出之阳则愈,又以小柴胡佐小建中之不及也。前条辨证,此条辨脉,前条是少阳相火犯心而烦,其证显,此条是厥阴相火攻腹而痛,其证隐,若腹痛而非相火,不得用芍药之寒,内经暴注胀大,皆属于热,此腹痛用芍药之义。或问腹痛,前以小建中温之,后以小柴胡凉之,仲景岂姑试之乎,曰非也,不差者,但未愈,非更甚也,先以建中解肌而发表,止痛在芍药,继以柴胡补中而达邪,止痛在人参,按柴胡加减法,腹中痛者,去黄芩,加芍药,其功倍于建中,岂有温凉之异乎,阳脉仍濇,故用人参,以助桂枝,阴脉仍弦,故用柴胡,以助芍药,若一服差,又何必更用人参之温补,柴胡之升降,仲景有一证用两方者,如用麻黄汗解,半日复烦,用桂枝更汗同法,然皆设法御病,非必然也,先麻黄,继桂枝,是从外之内法,先建中,继柴胡,是从内之外法。

呕家不可用建中汤,以甘故也。

[[此建中汤禁,与酒客不可与桂枝同义,心烦喜呕,呕而发热,柴胡证也,胸中有热,腹痛欲呕,黄芩汤证也,太少合病,自利而呕,黄芩汤证也。

小建中汤

桂枝〔去粗皮〕、生姜〔各三两〕、芍药〔六两〕、炙甘草〔二两〕、大枣〔十二枚擘〕、胶饴〔一升〕,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渣,内胶饴,更上微火消解,温服一升,日三服。

黄连汤证

伤寒胸中有热,胃中有邪气,腹中痛,欲呕吐者,黄连汤主之。

[[此热不发于表而在胸中,是未伤寒前所蓄之热也,邪气者,即寒气,夫阳受气于胸中,胸中有热,上形头面,故寒邪从肠入胃,内经所谓中于胁,则下少阳者是也,今胃中寒邪阻隔,胸中之热不得降,故上炎作呕,胃脘之阳不外散,故腹中痛也,热不在表,故不发热,寒不在表,故不恶寒,胸中为里之表,腹中为里之里,此病在焦府之半表里,非形躯之半表里也,往来寒热者,此邪由颊入经,病在形身之半表里,如五六日而胸胁苦满,心烦喜呕,此伤于寒而传为热,非素有之热,或腹中痛者,是寒邪自胸入腹,与此由胁入胸胃不同,故君以黄连,亦以佐柴胡之不及也。欲呕而不得呕,腹痛而不下利,似乎今人所谓干霍乱绞肠痧肠痧等症。

黄连汤

黄连〔三两〕、干姜〔三两〕、炙甘草〔二两〕、桂枝〔三两〕、人参〔二两〕、半夏〔半升〕、大枣〔十二枚擘〕,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渣,温服一升,日三夜二服。

[[此亦柴胡加减方也,表无热,腹中痛,故不用柴芩,君黄连以泻胸中积热,姜桂以驱胃中寒邪,佐甘枣以缓腹痛,半夏除呕,人参补虚,虽无寒热往来于外,而有寒热相持于中,仍不离少阳之治法耳。此与泻心汤大同,而不名泻心者,以胸中素有之热,而非寒热相结于心下也,看其君臣更换处,大有分寸。

黄芩汤证

太阳与少阳合病,自下利者,与黄芩汤,若呕者,黄芩加半夏生姜汤主之。

[[两阳合病,阳盛阴虚,阳气下陷入阴中,故自下利,太阳与阳明合病,是邪初入阳明之里,与葛根汤辛甘发散,以从阳也,又下者举之之法,太阳与少阳合病,是邪已入少阳之里,与黄芩汤酸苦涌泄,以为阴也,又通因通用之法。

黄芩汤,〔又外台治干呕下利〕〔黄芩人参〕〔桂枝大枣〕〔干姜半夏〕,黄芩〔三两〕、甘草〔三两炙〕、芍药〔三两〕、大枣〔十二枚〕,水一斗,煮取二升,去渣,温服一升,日再服,夜一服。呕者,加半夏〔半升〕、生姜〔三两〕。

[[此小柴胡加减方也,热不在半表已入半里,故以黄芩主之,虽非胃实,亦非胃虚,故不须人参补中也。

阳明少阳合病,必自下利,其脉不负者顺也,负者失也,互相克贼,名为负,若少阳负趺阳者为顺也。

[[两阳合病,必见两阳之脉,阳明脉大,少阳脉弦,此为顺脉,若大而不弦,负在少阳,弦而不大,负在阳明,是互相克贼,怕不顺之候矣,然木克土,是少阳为贼邪,若少阳负而阳明不负,亦负中之顺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傷寒五六日,頭痛汗出,微惡寒,手足冷,心下滿,口不欲食,大便鞕,脈沉細者,此為陽微結,必有表復有裏也,脈沉亦在裏也...
    美君阅读 161评论 0 1
  • 傷寒五六日,已發汗而復下之,胸脅滿,微結,小便不利,渴而不嘔,但頭汗出,往來寒熱,心煩者,此為未解也,柴胡桂枝乾薑...
    美君阅读 98评论 0 1
  • 柴胡湯證 傷寒五六日,中風,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心煩喜嘔,或胸中煩而不嘔或渴,或腹中痛,或脅下痞鞕,...
    美君阅读 164评论 0 1
  • 大青龍湯證 太陽中風,脈浮緊,發熱惡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煩躁者,大青龍湯主之。 [[風有陰陽,太陽中風,汗出脈緩者...
    美君阅读 154评论 0 2
  • 太陽病得之八九日,如瘧狀,發熱惡寒,熱多寒少,其人不嘔,圊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發,脈微緩者,為欲愈也,脈微而惡寒者...
    美君阅读 149评论 0 1
  • 最近忙着天天做实验 忙的没有时间睡到自然醒 忙到不能顾及很多课以及朋友的感受 忙到没有了自己的时间 忙到茫 忙到盲...
    学渣逆袭之剩者为王阅读 199评论 1 2
  • 作者:二毛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但绝对离不开请客吃饭。最早将请客吃饭作为“革命手段”的,当数春秋战国时代吴国的公子光...
    青年才俊小哥儿阅读 209评论 0 0
  • 第三篇(青梅竹马) 耀英逐渐和韩玉侠走的越来越近了,玉侠是耀英的同班同学,学习特别好,在大家眼里都是乖乖女...
    MrYichen阅读 87评论 0 0
  • 看完《翻译家》大概是凌晨一点多,放下手机,入睡,辗转反侧,不知不觉睡过去了。 梦到自己去了他在的医院,医院出了急诊...
    名字叫草药YY阅读 112评论 0 0
  • I 突尼斯 Tunisie 位于非洲大陆最北端的突尼斯,来到这里你也许会怀疑,这里是非洲吗? 绵延海岸线1300公...
    法来欧法语培训阅读 10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