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girls two 生如夏花

  看到攀攀的第一眼大概是被她的灵魂吸引了,直到现在为止我也有点搞不清楚我是因为喜欢攀才爱上跳舞 ,还是因为喜欢跳舞才爱上的攀,也说不定是同时爱上的。

 我只知道在我跳舞的这几年,我总是有意无意地追随着她的脚步。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停止。

 第一次见到攀的时候是在NZ的舞蹈室,她起舞的片刻,时空仿佛被连成一片画面,让我往后的日子里一想起她都带着强烈的画面感。也许是她那不容置疑的自信与狂热,让我心生荣耀。真的,我是打心底里为攀感到骄傲!在我心里,她就应当生如夏花。

 攀或许从来都不知道,从那个时候起我的灵魂就渴望靠近她,而我在与人还没完全熟络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的,我总怕我的无心之失会惹人厌烦,会给人带来不便。但我喜欢一个人又是那么明目张胆的,就像我总要在下课后等攀一起走,哪怕只有一小段路。可我话不多,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说。所幸攀总是心无芥蒂地跟我说很多关于她的事,我也就能接着她的话跟她聊天。

 在这以后,我也遇到过很多的舞蹈老师,惊叹和羡慕过他们的舞技,但真正想让我靠近的就只有攀。又或者是在我经历过一些事情以后,内心就沉寂了。至少在以后,我大概再也不会像迷恋攀一样去迷恋谁了。或者说,就算迷恋了,也只放在心里。

 而现在,我们已经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了,她的直率和真诚让我们相处得十分逗逼愉快。跟她在一起仿佛回到了我的大学时光。我又有幸遇到可一个可以随便在她面前装疯卖傻的人了。可我并不愿意把她说成是闺蜜,因为我觉得“闺蜜”一词不足以衬托她的英气。

 她是我努力追随的女神。她让我领略到了与原本的我截然不同的人生姿态。

好了,不能再说太多了,她看到这文章的时候,又该翘起她的小尾巴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