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李本波排长

惊闻李本波排长逝世,虽早有心理准备,仍十分惋惜。李本波排长是77年兵,山东荣城人。1980年2月,我结束了新兵集训分配到特务连时,他已经是有线排长,我们分到连队后没有马上分班,而是由李排长带我们12个新兵集中训练一个月,期间有线无线各项课目都接触了一下,训练最多的还是他的专业有线通信,印象最深的是,他让我们学会了徒手爬电线杆子,徒手拗断约3毫米粗的8号铁丝,普通人用老虎钳剪断都很吃力的,他说用老虎钳的还是电话兵吗。训练结束后,我没有分在有线排,但李排长一直像自己的排长一样亲切。李排长是典型的山东汉子,为人豪爽,做事踏实,酒量也好,我喝酒就是在节日会餐时被李排长逼迫下学会喝的。他是电话兵,是部队训练尖子,电话兵训练课目千米作业他总是速度最快的,遇到艰巨的任务,他总是冲在第一个,据说他是由于表现突出而破格提干的。部队鼓励经商时,他又带头去进了几车蔬菜,然后销售到市场上赚差价,弥补连队经费不足。在部队5年期间,李排长和我像亲兄弟一般相处,我18岁入伍时还比较幼稚,李排长虽然只比我早三年当兵,但却象大哥一样关心我们,喜怒哀乐和我们一起分享,他脖子上有白癜风,让我们帮他贴黄瓜片;他和嫂子谈恋爱了,和我们一起分享快乐;我探家时,托我买一双牛皮凉鞋,他要穿着去见对象;我们遇到重体力活时,他会帮我们完成;每个月我要向通信股上报全连训练执勤计划,有线排的计划他全委托我编制上报。我退伍时,他仍然在连队,退伍后多年没有联系也没有消息,后来知道他转业在青岛市当派出所长,我三次去青岛都去看望老排长,他每次都是热情接待,其中两次我带了妻子和孩子去的,每次都请我吃海鲜喝白酒,我家人也感受到了我们战友之间的热情和真诚。后来知道他身患疾病,刚开始还能和我通电话,电话中还劝我以后少喝酒,说他自己就是喝酒抽烟太利害才伤了身体。起初以为他经过治疗能够恢复过来,印象中他是个身体非常强壮从不生病的硬汉子,后来从嫂子的口中知道了他得的是不治之症,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嫂子和他儿子用中医保守治疗的方法,精心护理和照顾他,尽可能的延长他的生命。作为战友,我感到很无奈,能做到的仅仅是不时地和他通通电话,给予他精神上的鼓励。再后来,他打电话也吃力了,口齿越来越不清楚了。作为同吃一锅饭的战友,我在微信群里组织了一次捐款,安徽和浙江的几个战友退伍后没有和他见过面的还到青岛去探望了他,这些行为很微不足道,对他恢复健康没有多少帮助,但这是我们能够表达心情的一种方式,相信李排长也能感受到我们战友的关怀,在他临终前记得有许多战友记着他,念着他。

人死不能复生,愿李排长一路走好,天堂不再有病痛,愿他在另一个世界安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出生在北方一个小县城,父亲是一名小公务员,母亲是普通工人。因为家庭条件很普通,所以我很早就懂得奋斗改变命运...
    银色的白杨阅读 1,517评论 3 8
  • 裴小吃呢~是我的第4个朋友。那个人现在暂时管我的轮滑。主要是因为和她一起练轮滑的那个人轮滑鞋坏了。我正好也没...
    陈美宏阅读 123评论 0 1
  • 卡哈拉·希尔顿饭店阳台餐厅里的玻璃杯闪烁的晨光,将作为由堪称常夏乐园的夏威夷和檀香山的日辉、天光、海色、绿林组成的...
    C小姐想太多阅读 586评论 10 6
  • 你我初识 源于最初的邂逅 也许早就命中注定 不然怎么会有如此的际緣 每一次的相见和离别 都是那么的不舍 可是现实就...
    千层云林阅读 164评论 2 16
  • 在一个明媚的午后,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不经意间又翻到昔日临别前你们对我的祝福。 你们的样子我都记得,联系方式大部分也...
    原野千目阅读 10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