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倾城,看尽繁华,谁把光阴剪成烟花,谁把相思写作流年

翻开岁月潮湿的书卷,墨香染过流年,一袭烟雨里,那恍如隔世的相逢。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缘分,当你对一个背影有了惆怅,爱上一道风景,恋上一座城,意味着你已心系一段情缘。

无论我们走过多少离合悲欢,无论我们表面有多么的云淡风轻,内心深处,总有一角美好如初,总有一缕柔情,不经意间便将我们笼罩。

为一朵初开的花,眉眼低垂;对一帘秋雨,莫名便生了感动;为了溪闲云,便愿意停下匆忙的脚步。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挽一帘幽梦,许一世倾城。

荷西对三毛许下爱的诺言:六年后他要娶三毛为妻。对这个小她八岁的弟弟,三毛却并没有认真。

六年后,荷西如约而至,彼时被爱所伤的三毛接受了这份爱情,他们携手去了撒哈拉沙漠,开始了风雨相伴的人生。

他们携手共渡岁月,他们同历风雨,共守流年,他们在平淡的烟火里相守。

只是命运并没有善待他们,六年后,荷西意外去世。

三毛:埋下去的,是你,也是我。走了的,是我们。

他们用六年的时间来彼此辜负,用六年的时间来相爱,再用一生的时间来道别。

写一字诀别,言一梦长眠。我倾尽一生,囚你无期。

多少人曾问过:永远到底有多远?是一朵花开的光阴,是一生一世,还是永生永世?又或许,当花开时,当爱来时,当故事发生时,一切都已站成了永恒。

花会凋零,爱会淡去,故事会有结尾,山河不可逆转,岁月不可回流。只是,在时光泛黄的碎片里,在记忆的长河里,一切都成了永远。

陌上红尘,谁都不知道宿命里有过多少场遇见,多少秋水佳人,良人如玉,谁会是你过尽千帆的归依,谁又会是刹那惊鸿的相逢。

择一人相爱,等一人终老。痴一人深情,留一世繁华。

相思如许,浓愁如许,总有那深情的人,若水三千,只取一瓢。愿意为一人,将华丽相思开到花残,愿意为一段情,将河山万物付之东流。

做一个情深之人,择一人相爱,从青春华年,到暮色苍颜,守一人一心,看千江水月,锦绣河山。

做一个情深之人,等一人终老,即便耗尽一生的相思,即便浅薄的诺言埋葬在时间沧海里。

做一个情深之人,痴一人深情,如烟花璀璨,余下一堆薄凉的残雪,也要在心头长一颗朱砂痣。

做一个情深之人,留一世繁华,往事蹉跎流年,粉黛铅华,沧海桑田,在记忆的门口,看一路繁华璀璨。

断一根琴弦,留一曲离别。我背弃一切,共度朝夕。

红尘浅醉,岁月微醺,我地时光的镜中,描摹记忆的模样。

月色穿过时光,素心为笔,相思为笺,为你梦一场花开无言,许一场地老天荒。

红尘深处,一眼万年,流年成殇;如果自己一直是最初的模样,不惹情丝,不乱流年,静观流水,漫看浮云。

人生,一季光阴一沧桑,一树菩提一烟霞。世间情缘皆风烟,一隅红尘,一枕新凉,半生烟雨,半世清寒,弹指之欢,如莲开落,浮生一梦,缘来缘去,曲终人散,只道是寻常。

陌上花开,指间回眸处,将如流往事煮成一壶清茶,从暖到冷,由浓转淡。

多少情缘在眉间成川,多少故事在心间落地为尘?陌上红尘,有多少人,在刻骨铭心中,倾城相逢;又有多少人,在云淡风轻里,匆匆别离。

一帘烟雨,落红满径,拾一片深秋,写下今生最长的思恋,用一朵梨花似雪的柔情,泅渡成水墨的婉约诗句,轻轻写入流年。

时光深处,静候轮回。池上残荷听秋雨,往事沧桑如云烟,如那一生的眷恋,在水流花开里,渐次苍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