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悲,嫁个男人叫凝之

96
僧红楼
2016.01.27 17:03* 字数 3394

女儿悲,嫁个男人叫凝之

文/僧红楼

两人无聊,争论讨了老婆后,哪个男人最倒霉?

有人说是武大郎。好不容易娶了个老婆,却被奸夫淫妇害死了。

有人不服:武大郎也叫倒霉么?三寸丁谷树皮娶了如花似玉潘金莲,这叫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虽死何恨?

争论不下。我说,世上最倒霉的男人,应该是王凝之。

王凝之是谁?大名鼎鼎书圣王羲之的第二子。

他的老婆是谁?大名鼎鼎的东晋名臣谢安的侄女、著名才女谢道韫。

王家谢家,是东晋豪门,王谢联姻,门当户对,王子与公主式的婚姻,羡煞旁人。怎么倒霉了?

很简单:结婚后,这个王家公子,却被谢家女儿嫌弃了,这一嫌弃,让王凝之一辈子抬不起头。

其实谢道韫原本不是嫁给王凝之的,谢安相中的是王凝之的弟弟王徽之。

话要从那年冬天说起。

那年冬天很冷,大雪纷飞,长江边的建康城,茫茫白白。外面纵冷,太傅谢安的宅子里却暖意融融,谢安的子侄,谢韶、谢朗、谢寄奴、谢探远、谢渊、谢攸、谢靖、谢豁、谢康、谢玄等人围炉而坐,侄女谢道韫、谢道荣、谢道粲、谢道辉也坐在其中。家庭聚会,免不了品评人物、议论时事、谈诗论文。

“近来有一个好笑的事。”谢朗说。

“王徽之,最近又有趣事了。前两天晚上,雪停了,他一个人饮酒,喝醉了,突然想去看老朋友,泛舟前往,跑到半途,跑了几十里地,又立即驾舟回府。有人问起咋回事,你猜他怎么说,这小子倒说得潇洒:乘兴而来,兴尽而去,何必见怪!”

众人大笑。

“王家子弟,行事总是卓尔不群!”谢寄奴说。

“什么卓尔不群?王家子弟行事怪诞,做事总是神神叨叨的。”谢玄说。

“朗儿你说王徽之又有趣事了,之前还有什么趣事?”谢安问道。

“上次听说桓公问他署理何曹,他回答说不知是不是马曹,问他管了多少马?他说不知马,何知数。真是怪诞!”谢朗说。

谢安摸摸胡子,说道:“世人都说王谢高门,王谢并称,其实咱们谢家门风与王家不同。放浪形骸,随性自是,时人固许之为风流,传为美谈,我却不喜;世家子弟,如若如此松松垮垮,终归是无用。玉树挺拔,锐意精进,才是高门气象。”

谢安望望正在拨弄炭火的侄女谢道韫,若有所思。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谢道韫已经亭亭玉立初长成,谢安已经在留意她的婚事。

谢道韫的父亲谢奕尚在,谢奕还是谢安的兄长。可是谢家是谢安当家的,所以谢安对子侄辈的成长殊为关心。

环顾宇内,能与谢家门当户对的,也只有王家了。

王家子弟众多,比如王羲之,就有七个儿子,王玄之、王凝之、王涣之、王肃之、王徽之、王操之、王献之。这七个儿子,都继承了王羲之的基因,书法上皆有所成。

但论年纪,论才华,似乎王徽之最相配。谢安最先相中的是就王羲之第五子王徽之。

不过谢安近来动摇了。早就知道王凝之生性落拓、不修边幅,名士气极重。但没想到,做事这么任性。

“韫儿天生丽质,冰雪聪明,王徽之这样的松垮子弟,能托付终身么?”谢安心里打鼓。谢道韫虽是女子之身,却英气勃发,与众兄弟在一起,丝毫不让须眉。

世间才女很多,但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很少。谢道韫是其中一个。

窗外雪花纷飞,谢安问:“白雪纷纷何所似?”谢朗道:“空中撒盐差可拟。”只有谢道韫说得最好:“未若柳絮因风起。”《红楼中》说“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咏絮才,就是出至于此。

如果光会咏咏柳絮,也未见多么高明。

谢道韫最大的特点是,行事潇洒,颇类男子。《晋书》本传记她“风韵高迈”、“神情散朗,有林下风气。”今人余嘉锡说:“道韫以一女子而有林下风气,足见其为女中名士。”

可知其不是林黛玉式迎风陨泪、对月伤怀的弱女子。

总之,谢安在王家子弟中挑来挑去,最后挑中了老二王凝之。都说王凝之最本分规矩,人品好,才华也好,很适合。

谢道韫的婚事,就这样定了。

王谢又联姻了,建康城为之轰动。

为什么叫又联姻呢?之前王谢两家就彼此通婚,比如王氏家族的王珣娶了谢安的侄女为妻,王珉娶了谢安的女儿为妻。

谢安很满意这婚事,想到与王羲之这个好朋友亲上加亲,婚礼上,忍不住觥筹交错,多喝了几杯。

可是等到谢道韫婚后回娘家,看到的是她一张不开心的脸。

谢安问:“怎么啦?凝之应该不错啊,有才气,长得也好,人也本分,发生什么了?”

谢道韫于是说出了一番让后人百感唏嘘的话:“一门叔父,则有阿大、中郎;群从兄弟,则有封、胡、羯、未。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翻译过来,就是:谢家一族中,叔父辈有谢安、谢据,兄弟中有谢韶、谢朗、谢玄、谢渊,个个都很出色,没想到天地间,还有王郎这么差劲的人!

谢安目瞪口呆,深叹一口气,一时无言。

“天壤王郎”,这句见于《世说新语》里的话,从此把王凝之钉上了耻辱架。

这句话应该不是假的,写作《世说新语》的临川王刘义庆与王凝之几乎是同时代的人,这句话如果不是有所根据,甚至已传之众口,他是不会录之于书的。

想想看,诽谤他人先人,谅你刘义庆是当朝王亲国戚,我王家子弟也不会饶你!

谢道韫肯定这么说过。还是新婚燕尔,就如此怨尤。不知道王凝之听到没有。

王凝之究竟有多差劲,让谢道韫这么失望?

从常人的眼光来看,其实王谢两人是般配的。

首先门第相配,其次年纪相当,三是才华相若,四是容貌相匹。

竟然还对不上眼,只能说是性情不同了。

王凝之是什么性格,从史书上看,王凝之是有些迂阔的,甚至他的死,也死于他的迂阔。

这当然是两人结婚之后很多年后的事了。东晋隆安三年(399)十月,浙江暴发孙恩起义,起义军直逼会稽。王凝之此时担任主管一郡军政大权的会稽内史,本应设防布控,但这个道教的迷信派,面对贼人来犯,不是组织有效的应对,而是每天踏星步斗,摆阵施法,天真地认为道祖会派天兵天将前来剿灭叛军。谢道韫屡屡劝阻,王凝之都不听。结果孙恩的大军势如破竹,很快拿下会稽。慌乱中王凝之带领手下突围,结果不幸被敌人一刀砍下了脑袋。

仅此一事,就可看出王凝之的庸暗犹豫、愚蠢怯懦。

相较之下,谢道韫显得侠义俊朗、任气果敢。

面对王凝之被杀,孙恩军队如狼似虎入城,城中百姓乱成一锅粥的惨状,谢道韫挺身而出,命令家丁拿起武器,组织一支力量趁乱突围出城。

当然没有突围成功。

谢道韫被俘,和刚满三岁的小外孙被一起带到了孙恩的帐前,孙恩决定斩草除根,杀死幼童。谢道韫闻言厉声喝道:“事在王门,何关他族?此小儿是外孙刘涛,如必欲加诛,宁先杀我!”孙恩见她义正辞严,毫无惧色,深受震撼。竟放了谢道韫祖孙俩。

孙恩之乱,对于谢道韫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惨剧。

不但丈夫王凝之死了,他与王凝之生的四个儿子蕴之、平之、亨之、恩之,也死了。

家破人亡,谁之过?

作为会稽内守的王凝之没有责任么?

当城破被俘时,谢道韫面对王凝之的尸骸,她会不会回想起新婚归宁时,对谢安说过的“天壤王郎”?

千多年后的秋瑾,可能最懂谢道韫,她写过一首《谢道韫》的小诗:“咏絮辞何敏,清才扫俗氛;可怜谢道韫,不嫁鲍参军!”

“不嫁鲍参军”,一语道破玄机。鲍参军是谁?是鲍照。

鲍照是临川王刘义庆的同时代人,还做过临川王的国侍郎。这个人是著名诗人,杜甫评价他的诗是“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除了俊逸,他的诗慷慨任气、磊落使才、壮丽豪放。

诗如其人,鲍照其实就是慷慨磊落、豪气干云的人。

谢道韫肯定不能嫁给鲍照,二人之间也不可能发生情愫,因为谢道韫可能比鲍照年长了五六十岁。

在秋瑾看来,谢道韫最应该嫁给像鲍照这样豪气干云的人。

明眼人都晓得,秋瑾是借谢道韫的口,说自己罢了。

秋瑾的老公也姓王,名叫王廷钧。王廷钧的父亲王黻臣是湖南双峰富商,是曾国藩老乡。秋瑾父亲秋信候在湖南做官时,认识了曾国藩的孙子曾仲伯。通过曾家,这桩婚事就结成了。

但众所周知,秋瑾胸怀远大,不甘心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家庭妇女,她向往外面的世界,自述心志:“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璧上鸣”;而王廷钧是个普通的文弱书生,人不坏,其实还是个好人,但没有秋瑾这样的理想,也不想太过折腾。最终与秋瑾产生隔阂,秋瑾抛夫弃子,赴东洋留学,归国闹革命,声名赫赫,人称“鉴湖女侠”。

鉴湖女侠也不满意自己的老公。不过还好,她没有说出“天壤王郎”这样伤人的话。

都只能说是婚姻的不幸吧。古代的女子,不能左右自己的婚姻,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似乎也就谢道韫、秋瑾寥寥几人喊出了自己不满的声音。

但不满又如何?谢道韫还不是老老实实给王凝之生了四个儿子?据史书说,谢道韫很守妇道,是有名的贤妻良母。

经历了孙恩之乱后,谢道韫独守遗孤,一直寡居于会稽。以诗书为伴,授徒传业,受人敬重。

听说求学的生徒中,就有一个姓鲍名照,字明远的人。谢道韫一定会青眼有加吧。

上面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么?

如果全信,就是你的不对了。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