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爱

我是阿唐

               

                          苏冉

苏冉说她不喜欢三这个数字,因为三谐音听起来像散。

苏冉和夏沫分手是在他们恋爱的第三年,整。

苏冉喝醉了,笑的很大声,可笑着笑着,眼泪突然就掉下来,苏冉吓了一跳。

她说,我从来没掉过眼泪。

她用手背胡乱的揩掉眼睛里不断冒出来的眼泪,擦干了却还是有新的眼泪冒出来,她精心化了一早上的妆容,被泪水染湿后丑的像个鬼。

她踉踉跄跄的从酒吧里走出来,细高跟鞋歪歪扭扭好像马上就要断掉。

一个人过天桥,在天桥上一眼就能瞧见远方的焰火,苏冉想起三年前夏沫为了追到她给她放的那场焰火,触景伤情,刚风干的眼泪又如雨下。

她感觉到头越来越重,她想自己是不是快要死掉了,于是她迅速的掏出手机拨通了通话记录上的第一个号码,备注夏沫老公。

电话接通了,是夏沫疏离的“喂?”

男低音,陌生又熟悉。

“夏沫,你什么意思?你玩老娘吗?今天三周年,你说分手就分手,怎么了,玩够了?”苏冉冲着电话大声喊,一点都不在乎过往行人的眼光。

“苏冉,你别闹了,我已经在微信上说清楚了,我们不合适。”

“不合适?哈哈哈,多好笑啊!你现在和我说不合适是吗?不合适你他妈的三年前干嘛要来惹我?惹了我又说不合适想把我甩了,你把我当什么?夏沫,你真够狠心!三年的感情,你说不要就不要!今天我为了我们三周年细心的打扮,就想着你见到我你能开心些,你不仅没来你还和我提分手!你凭什么说分手就分手!你说我们不合适,可你想想我为了你做了多少改变?你说喜欢短头发的女孩子,好,我把我一头长发剪短。你说你不喜欢我有太多的男生朋友,好,为了你我和他们断绝了往来。你说你想做你喜欢的事,好,我给你足够的自由让你去做。结果呢,就是因为你自由惯了,所以你现在是不要我了吗?你三年前追我的时候说喜欢我,无论我怎样你都喜欢,那现在呢,我努力的变成你更喜欢的那个样子,你却和我说不合适了!夏沫你他妈脑子有病吧!”苏冉冲着手机叽里呱啦将一肚子的苦水全倒了出来。

其实,夏沫早就挂断了电话,苏冉的那些话,夏沫根本就没有听到。

那些话,被过往的风吹散了。

苏冉继续用酒来麻痹自己,醉的一塌糊涂,她知道,这三年自己用心维护的感情城墙终究是坍塌了。

今年她才21岁。

                              林鑫

林鑫靠着天桥的栏杆点了一根烟。

他并不喜欢烟的味道,但他喜欢点燃一支,然后看着它烧完,就像他亲眼看着自己扔掉过去七年的回忆。

七年,听起来真是一个漫长的时间啊。

林鑫知道,不会有下一个七年了,就在今天,他送自己爱了七年的女人去了法国,结婚。

是的,肖漫要结婚了,和那个浪漫又多金的法国人。

林鑫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辆在黑夜的城市里自由穿梭的摩托车,还有四海为家。

肖漫的选择自然是正确的,相比起那个法国人,林鑫一无所有,只剩下七年的单相思。

没错,林鑫从没告诉过肖漫,他爱她。

林鑫掐灭了手里的烟,因为马上就要烧着手指,他侧头,绕有兴致的看着对面那个短发女生,他来天桥上吹冷风却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一直不顾形象的在破口大骂,过往的行人三三两两,她丝毫不减气势,但眼泪却乱飞乱窜,林鑫不禁觉得好笑。

看着那个瘦小的身影鼓足了劲的朝着电话吼,他不由得想到自己,真是懦弱,连通电话都不敢去打扰。

天桥上的风呜呜的,随着行驶过得车子,尤其到了这样的夜里,风声更显悲戚。

“砰”

忽然沉闷的一身,林鑫便瞧见那个瘦小身影摔倒在地,很多路人都围了上去,但都没人敢去扶她。林鑫拉低了帽檐,走了上前,黑色的皮衣,黑色紧身裤,还有深黑色的眼睛。

他扒拉开拥挤的人群,走过去扶起那个女生,看了她一眼,眼妆被哭花了,眼睛周围黑黑的像个熊猫。

他让路人帮忙把女生送到他的背上,一步步的走过天桥。

“夏沫……”

背上的女生嘟哝着,他背着她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很破旧,很小很拥挤,墙上挂着一把吉他,床头柜上有一个相框。

那是肖漫。

他把小女生放在了床上,帮她压好被子,然后坐在一旁开始写东西。

他是个流浪歌手,没有名气但有梦想。他在“漠”酒吧驻唱,也就是刚刚小女生喝酒的地方。

今年他已经28了。

              酒醒

苏冉醒过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她第一反应就是掀开被子看看自己可还穿着衣服,发现衣服还在身上便长长的呼了口气。

但她有些断片,实在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到这个小房子的。

她观察下四周,实在想不起来,看见床头柜有个相框,便拿起来看,是个漂亮的女生,很有气质,笑起来也真的好看。

正仔细端详着,突然进来一个男人,看见她拿着相框,语气粗鲁的说着“别碰!”

她吓了一大跳,手一下没拿稳,相框掉到地上发出“嘭”的破碎声。

她嘟起嘴巴,委屈的看着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

男人的眼神杀过来,苏冉感到一股寒意,不禁哆嗦了一下。

男人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捡着那些碎片,然后抽出照片,又狠狠地瞪了一眼苏冉。

苏冉突然有些害怕,这个大叔不会是变态杀人狂吧。

“那个,大叔……”苏冉弱弱的看着要走的男人,“请问我可以走吗?”

男人回过头,凌厉的眼神,又让苏冉受到一万点伤害。

“最好洗下脸。”语气淡淡,也没有很生气的样子。

苏冉鼓起嘴巴。

“干嘛那么吓人啊!真是!可恶的大叔!”

苏冉赶紧的到卫生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大跳。那个熊猫是什么鬼?她急急忙忙的洗把脸,然后拿着包包,蹑手蹑脚的准备逃。

却忽然被从厨房出来端着早餐的男人拦住了。

“吃个早饭吧。”

苏冉又只好折回,默默的坐到桌边,默默的吃着早餐。

突然眼睛一亮。

“大叔!这是你亲手做的?”

“嗯。”

“哇塞!太好吃了!大叔,你不会是厨师吧?”

“不是。”

“大叔,你太厉害了!这年头会做饭的男人可不多了,你还做的这么好吃!”

然后就像打开了水龙头一般,苏冉“巴拉巴拉”说了一早上。

“大叔,这是你养的花!”

“大叔,你还会弹吉他啊!”

“大叔,你怎么不说话呢!”

“大叔!”

“大叔!”

苏冉想发现了新大陆般,从这又跑到那,小小的房子都是她惊奇的声音。

林鑫不禁扶额,这小丫头,是有多少话想讲。

苏冉一会儿跑到这,一会儿又跑到那,像只小猴子。

林鑫这样想着,又将此时的她和昨晚酒醉的她做了对比,果然女孩子还是这样比较可爱。

“大叔,那个漂亮的女生,是你女朋友吗?”苏冉突然凑上来,好奇的问道,林鑫一怔,就又听到她叽里呱啦的说着。

“大叔,你这么厉害,那个女生一定是你的女朋友。她可真是漂亮啊。我要什么时候才能长成她那个样子呢。”

然后语气又暗了下来,“唉,可能就是因为我太幼稚吧,我男朋友和我分手了,他找了个比我大的女孩子。”

林鑫看着她的眼神暗下来,突然的觉得心疼,大手附上了小小的脑袋,几秒钟的停留。

“你快吃,吃完回家吧,你父母该担心了。”

苏冉抬起头来盯着林鑫看,看到了他眼神里说不尽的温柔,与他冷酷的外表格格不入。

酒吧

到了夜晚的“漠”酒吧,灯红酒绿。

有各种高挑的女子蹬着细长的高跟鞋,抹胸的包臀短裙,暴露在外的肌肤,还有性感的烈焰红唇。

苏冉顶着那头红棕色的短发,穿着宽松款卫衣,还有哈伦牛仔裤,在这群女人间显得格外的奇怪。

周边香水味夹杂着酒味,苏冉掩住鼻子,快速的离舞台近的位置坐下,点了杯“蓝色妖姬”,这是她最爱的果酒,度数不高,味道也很好。

今天是林鑫的全场,她从闺蜜那里得到消息后便翘掉了枯燥的晚自习,一个人跑到酒吧来。

她之前来过几次可从来没听过林鑫唱歌,这次可不想错过了。

林鑫登场时,灯光便暗下来,柔和的打在他身上,黑色的皮衣在光亮中显得深沉。

电吉他是上次苏冉看见的挂在墙上的那把,应该是用了几年的缘故,有些旧了,更多的是岁月的痕迹。

苏冉心中莫名的激动起来,音乐刚响起来的时候,她便大喊了声“林鑫我爱你!”全场哗然,一群男的吹起了口哨,女生则是觉得好笑。

林鑫看着台下激动的红了脸的小丫头,皱了皱眉头,心中却泛起了涟漪。

“如果想哭试试对着高朋满座,讲个笑话纪念我。”

陈奕迅的《活着多好》,林鑫唱完的时候,全场安静了下来,苏冉也震惊了,这个嗓音,充满了故事感,让人从心里感动。

苏冉流着泪听着林鑫的每一首歌,每一首歌都是那么的辛酸,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但就是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劈腿的夏沫,想到了自己付出的那三年,想到了像个小孩却还要装成熟哄人开心的自己。

林鑫完场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五十了,整整四个小时的演唱,林鑫感觉自己的嗓子冒了烟。

从后台出来的时候他扫视了酒吧却没看见那个瘦小的身影,刚准备离开时衣角被一只白嫩的小手拽住了,回过头,看见一个灿烂的笑脸,疲累的心情突然烟消云散。

“大叔!”一大包零食递到眼前,“当当。惊喜有没有?”苏冉呲着一口白牙,笑的满眼光亮,一头栗色短发,柔柔软软,林鑫大手附上去,真是娇小呵。

天桥上,苏冉蹦蹦跳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会儿围着林鑫转来转去,一会儿不停的踩路灯下林鑫的影子。林鑫点燃了一根香烟,左手背着那把吉他,右手食指与中指夹着烟,任它烧着,烟随着空气进入林鑫的鼻腔,这种感觉是他钟爱的。

他看着苏冉张扬的笑容,竟入了迷,他从没看过一个女生笑的那样纯粹,那样独特。

他见过肖漫的笑容,温婉大方,是充满气质的,像是百合花,洁白无瑕,让人无法触及。可是苏冉不一样,那是洋溢着青春的笑容,像栀子花,清香怡人。

他一把拉住了苏冉的胳膊,苏冉原地转了个圈,踉踉跄跄的冲进了他的怀里,呆怔的抬头,眼神懵懂。

林鑫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像魔怔了一般,捧起她的脸便问了下去。他动作温柔,像羽毛般很轻的拂过苏冉的唇瓣,灵巧的舌头像是在试探,一点点侵袭苏冉的牙关,唇齿间的碰撞摩擦。一瞬间苏冉全身就像触了电一般,她瞪大了眼睛,眼前人微闭着眼睛眼睫毛在缓缓颤动。

她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烧,好像耳朵也开始烫起来,手紧紧的攥着衣角,紧张的快要窒息。

最后她反应过来,狠狠地一把推开林鑫,胡乱的用手背擦拭了嘴唇,也不看林鑫,不知道该说什么,垂着头突然就觉得好委屈,眼泪就“吧嗒吧嗒”掉下来了。

林鑫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看到苏冉这副模样吓得手足无措,他搓了搓手,尴尬的咳了声,开口:“对不起,我……”

苏冉也不知道怎么了,没有看他一眼,便跑掉了,徒留林鑫一人留在天桥上,又点燃了一根烟,他狠狠地抽了一口,却不料被呛得直咳嗽。

在一起吧

自从那天晚上接吻之后,苏冉一直忍着没去找林鑫,每天和好友乖乖的在学校,上课,吃饭,逛街,再也没去“漠”酒吧。

林鑫每天晚上都忍不住看一眼台下那个为她留的位置,一直空着没人来。他忽然有些后悔了,后悔那天晚上太冲动,可能是吓到小丫头了。

想打个电话给她,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自己与她差了七岁,实在弄不清楚小丫头心里想着什么。

而此时的苏冉却一直等着他的电话,和好友阿敏逛街的时候心神不宁,吃饭的时候也坐立不安。

“他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她翻着通讯录,给他的备注是大叔。

“等谁电话呐?”阿敏抢过她的手机,“哟,大叔?就是那个网吧驻唱的歌手林鑫?等的急了直接打过去不就得了。”说着便拨通了,苏冉急得跳脚,却还是眼睁睁看着好友接通了电话。

“喂?苏冉?”开通免提,林鑫的声音如期响起。

“声音挺好听呐!”阿敏给她使眼色,苏冉抢过电话,整理了情绪,“喂,大叔,忙呢吧?”

“什么呀,你问他忙不忙干嘛,约他出来啊!”阿敏怂恿她,果然每个犹豫不决的女生身边都有一个敢怂恿的朋友。

“那个,你现在有空吗?我在那个漠酒吧附近的咖啡馆。我有话要和你说。”受了阿敏的怂恿,苏冉好像认清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她好像喜欢上大叔了。

21岁的年龄,喜欢一个人,就会奋不顾身的想让他知道,想见到他,想拥有他。

林鑫挂掉电话,整个人是懵的。他不知道苏冉要和他说什么,是不是要说从此不和他联系了之类的话。他忽然有些害怕与她见面,是老了吗,感觉现在自己已经不敢往前了。

但他还是去了,看到小丫头与朋友坐在那里,垂着头,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苏冉!”他冲她们挥手,她的朋友显然兴奋多了,也朝他挥手,这更衬出了苏冉的低落。

他坐到了苏冉的对面,小丫头抬起头来,突然的直视着他的眼睛,目光真挚而热烈,让他从心里感到紧张起来。

“大叔!”

“嗯?”

“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

“啊?”

“我要做你女朋友!”

林鑫一头雾水,他有些难以置信,嘴巴微张,说不出一句话来。

“大叔,苏冉要做你女朋友,你倒是给句痛快话啊。”阿敏看着这尴尬局面,也帮着苏冉说道。

“我……那个,苏冉,我可能……”林鑫头一次觉得说话这么的不轻松。他心里是开心的,可是,他和小丫头,可能吗?七岁的距离,能在一起吗?他的心里顿时有了太多顾虑。

苏冉见他支支吾吾,瞬间恼红了脸也急红了眼。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说着便拉着阿敏匆匆离开。

林鑫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忽然觉得好无力,他没有勇气去拉住她,就像送肖漫去机场时,他也没有勇气去抱住她。他总是不敢爱,这种懦弱让他觉得自己很可恶。

不,这次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的心里有一个声音这样告诉自己,忽然的,他好像是着了魔一般,脚不听使唤的追了出去。

“苏冉,等一等!”大街上,人来人往。

苏冉用手背不停的揩眼泪,她就是觉得很委屈很丢脸,先告白了,还没有回应。

突然的听到大叔的声音,她呆住了,眼泪还挂在脸上,回了头。

林鑫就那样气喘吁吁的站在她面前,又不容她思考的冲上来紧紧的抱住了她。

“苏冉,在一起吧!”


旧日文集整理,又是一部三年前写的垃圾小说,原本是叫三七,我真的是取名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