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的人都小看了自己的极限,一个人的极限到底有多大?

最近跟一些老铁合力,做一个短期的文案社群,为了能够让大家学习到东西,我们加大了任务的难度。

难度的提升也意味着我们在招募上会遇到很多新的问题,我和Queen为了这个事情一直商议到深夜,最终我们还是确定好了活动方案,将难度不断加大。

确定这个方案的缘由是因为我在内心说服了我自己,我认为这件事情的难度远不及一个人的极限。

01

最不了解极限的人,恰好是自己

我发现很多人不够了解自己,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潜力,也不愿意挖掘自己的极限。

而在我的认知体系里,挖掘自己的极限,是我们人生中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因为经历这个过程,你才有机会再次突破。

经历这个过程,可以让原本可以装1杯水的你,可以装两杯,三杯,但若你不去尝试挖掘自己的极限,可能你一生只能装半杯水。

说一个我自己的真实经历,刻骨铭心。

这几年做销售的时候,我自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不仅仅是从观念、思想还是身体素质。

我做销售干过一个活,在工地上扛楼,离这件事情最近的时候,是上个星期。

70包20Kg的白粉(腻子粉)往楼上扛,我跟司机一人一半,35包分为18趟,每趟扛2包,一共需要爬4楼。

爬楼这件事情其实不难,但往身上背80斤的货物,你可能就不会觉得轻松。

当然,大多数男生的实际情况是,80斤扛在身上未必能爬上4楼,更何况是要扛18趟,这不奇怪,毕竟每个人身体素质不同。

在扛楼的时候,最难的是中间时段和末尾时段,前5趟几乎没压力,只是喘气声会变得很大,等真正到了第10趟,基本上汗水就会跟雨一样,轻易的淋湿你的双眸。

你要不停的眨眼,才能缓解汗水留在眼里的酸痛,这个时候脚步会越来越沉,特别是爬到3楼之后,每一脚都像千斤重,每抬一步都会喘气如牛。

但这几年我扛楼的经验告诉我,一个人扛楼的极限也很可怕,至少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

我总以为下一次我应该上不去了,但就是迈了上去,下楼的时候又扛起两包,一步一步的往上挪。

关于极限的思考,就是我在扛楼的时候思考出来的,那时候的我坚定的认为,一个人只要内心够强大,毅力足够,是完全有机会做出自己都怕的一些事情来。

你真实的实力,要比你想象的还要可怕。

02

一个的极限在于心理还是生理?

端午节我休息回了一趟老家,我老家隔壁就是四A级风景区金牛湖,金牛湖中间就是金牛山,我和媳妇午饭后爬山。

因为我长期运动并且扛楼的关系,爬山对我来说有点轻松,身上没有80斤的白粉,我爬山的速度在飞。

很快,我媳妇就被我拉了很远很远,我到山顶的时候,她还在半山腰上哎呦哎呦地艰难熬着。

我等了她很久,她才慢悠悠的上来。但是到了山顶之后,她的状态突然好了起来,蹦蹦跳跳的继续活力四射。

她告诉我说:她最累的阶段已经过去了。

在爬山的时候,她最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问自己:

“是心累,还是身累”,她的内心告诉她:“比身体更累的是心疲惫,内心深处对攀登难度有恐惧”。

于是她克服内心恐惧,顺其自然后状态突然好了起来,一步一步蹦蹦跳跳的拜佛,下山。

或许,有时候突破心理上的压力对身体也是有所帮助,比身体极限更重要的是突破内心的枷锁。

03

那段疯狂的日子里

我这个人不怕累,因为再疯狂的日子我都经历过。

那时候爷爷癌症晚期刚被查出来在医院治疗,我白天去上班,晚上写文章发稿,夜里还要看书学习学运营,几乎每天都是两三点钟睡,早上六七点起床,几个月里面每天只睡3—4个小时。

名副其实的疯子,神经病。

那时候的我内心只有一个念头:

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多挣点钱,让爷爷看看他的孙子,在他还没有离开人世的时候就已经很棒。

疯子式的行动会换成真正的成绩,爷爷离开我们的第一个月,我在写作的收入已经超过1万,远非几个月前的自己能比。

在没有疯狂的拼命之前,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极限,不知道自己可以连续几个月坚持只睡几个小时,连续日更,连续学习,连续完成很多不能完成的任务。

这些超出自己极限值的事情,也为我创造了远超普通人的收获。

你有什么,就拿什么去换,这个世界,本来就很公平。

04

今天发布了一个新的税收通告,我阅读完通告后让储君老师帮我算一下我目前线上每月的收入需要缴纳多少税收,储君老师算完告诉我这个数字是:4370元。

如果我一直没有突破自己的极限,这个数字应该是我的月薪,而不是税款。

一个人的极限到底在哪?

如果,你不尝试,就永远不会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