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可爱(一)

一个人要伤到何种程度才会无爱释放,才会爱无可爱。

夏洛生常会像女子一样伤春悲秋,哀叹时运不济,让他如蝼蚁苟活于人世。可他心里是有壮志凌云的,也有爱,只是尘封了。

前日,夏洛生坐公交车从公司回家,一路上,他照例把自己扔在最后一排座椅上,尽管他每天都是从起点站上车,选择的座位很多,可是他只愿意坐最后一排,那样他可以一抬眼就看到整辆公交车的情况,感受公交车从空荡荡到塞满最后到拥挤的过程,他高高坐在后排,审视这一切,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待到人差不多塞满整辆车,他仿佛听到汽车越来越沉重的喘息声,每到此时,他会木然地戴起耳机,闭着眼睛投入到喧嚣的音乐里,和身边拥挤的人群和肆意的叫喊相比,音乐还算安慰人心。

可是今天他一瞬间就乏力了,扯了耳机让它落在怀里,睁开眼扭头看着窗外,细数掠车而过的树,一棵,两棵,三棵……那么认真,如同细数着他的忧伤。

回到自家的小院,那是父辈给他留下的一个四合院,前后六间房,一个天井,在如今寸土寸金的时代,他拥有的已经很不错了,尽管在郊外。

夏洛生的前女友梅子本想把偌大的院子改建成一间咖啡屋,只是草图刚刚画完,他们就分手了。夏落生苦笑着,还好不是改建到一半才分手,这样没有开始总比开始好。

其实分手的原因也是因了这院子,夏洛生是不愿意改动的,至少目前他不愿意,那里残留了太多过去的记忆,有时候一抹光影的跳动也让夏洛生捕捉到了旧日的时光,他站在那里发呆,久久不愿离去,他怎能因为才相识三个月的梅子与过去生别离呢?让它们埋葬在咖啡馆忽明忽暗的暧昧灯影里?

可是他不明说,梅子自然不知,只是每次询问他的意见时,见他一概不说话,只当默许了,于是兴高采烈地按照她自己喜爱的样子将院子规划为咖啡屋,还把天井改成了一个小花园并加了透明顶棚,可以在雨夜里听风雨齐鸣。

直到草图完工,梅子嚷着要请她的表弟进场量尺寸时,夏洛生才慢悠悠地说:“等过了夏天再说吧。”梅子是个急性子,凭空一句让她跳起来,瞪着大眼睛说:”你咋不早说,害我忙活了大半天。”说完气呼呼扔了图纸转身离去,夏洛生看着她的身影像旋风没了影,没有追,只是拿了扫把把院子打扫了一遍,顺带图纸也进了垃圾箱。

后来梅子拖人搭台阶,想与夏洛生合好,可是夏洛生依旧不言不语,只是拖着,气得女友在两人认识的朋友面前委屈跺脚也无济于事,最后朋友们见夏洛生说什么都无风无浪的模样,于是都放弃了,转过来劝梅子死了心,都说女孩子耗不起。

虽然夏洛生也快四十了,面对母亲和朋友的催促,也会在深夜心急如焚,可是遇到像梅子这样的女子,动不动就想改变房子改变他,他无法接受,他隐隐感觉,梅子也许对房子更感兴趣。他的这份“隐隐”彻底隔绝了梅子对他的期许,也让他断了交往下去的念想,尽管梅子只是一个天真浪漫没有心眼的姑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