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斯皮尔伯格谱写的恋歌

谈起斯皮尔伯格导演,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生于1946年的斯皮尔伯格今年已经72岁了。这位伟大的导演近乎获得了全球电影所有最高荣誉,而在最近的3月19日,他更是获得了2018帝国电影奖终身成就奖。从“4岁就咬着指甲摆弄摄影机”到12岁拍摄一部9分多钟的短片再到“世界电影史上最伟大的导演之一”,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生平非常吻合那句“他就是为电影而生的”。

斯导所获得的成就对于任何一位导演来说都是一辈子的梦想,这位一直处在金字塔顶端的伟大导演给我们带来了太多部经典作品。正所谓术业有专攻,许多导演所擅长的电影类型是完全不一样的,有擅长商业电影也有专攻文艺片,但是放眼世界,如果真要提到集大成于一体的导演,可能也就只有斯导一人了吧。许多人将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称为“电影织梦者”,在光影的世界之中,他对电影的掌控信手拈来,熟练的用光与影构建出美好的电影世界,惊悚恐怖、温馨美好、深思追索,似乎哪一种题材在他手中都可以被诠释得精彩纷呈、令人折服。

斯导的作品总能在各个国际电影节上斩获荣誉,可以说是拿奖拿到手软,因为他往往能将深刻的思想性与电影的商业元素完美结合,虽然他曾经说自己也曾一味追求图像而忽略了语言的美,但他的电影作品有深度、不枯燥、有创新,却是不争的事实。

回顾斯导的电影生涯,可以说从未让人失望过,而他的科幻电影更是成为了无数人记忆中的经典。1975年29岁的斯皮尔伯格让一条凶猛的鲨鱼成为了荧幕经典形象,这数十年间都让人津津乐道,而后来的《第三类接触》中对外星生命的自问式探索让人们意识到生物之间交流的隔阂。到了《ET外星人》那充满寓言式的童话为我们展现了友谊的伟大,再到《人工智能》探讨意识生命觉醒的含义,以及《少数派报告》对未来和现实之间对冲的悖论质疑。可以说斯导的科幻电影早已经成为人类历史文明的一部分,但是对于斯导来说这一切都只是开始。

《侏罗纪公园》系列的大获成功使得全球观众都为之痴迷,他再一次引领了电影的风潮,让曾经的地球霸主恐龙成为那个年代的荧幕主宰之一,沉醉于荧幕中的侏罗纪世界,而透过电影,我们又能看到人类与自然环境之间的共存问题,并因此沉思。而《夺宝奇兵》系列更是开辟了冒险片的新时代,融合了古墓、美女、宗教、历史等多种商业元素,配合刺激的动作画面,冒险片独特的音乐旋律让影院的观众再次折服,与之对应的便是奥斯卡对于电影的肯定,囊括了包含视觉效果、剪辑等多项大奖。

各种类型电影的制作在斯导手里面都游刃有余,94年的《辛德勒名单》,99年的《拯救大兵瑞恩》以及2011年的《战马》等一系列现实主义的影史经典更是取得了非凡的电影成就。曾经就有媒体评价《辛德勒的名单》严肃性和艺术表现达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高度。电影的摄影、音乐都是成就这部经典佳作的有力元素。前者的质感和后者的感染力,让电影中的这个故事更加丰厚饱满。

后来的《拯救大兵瑞恩》中登陆的作战的惊险刺激让无数军事迷着迷,但在一片血肉横飞的战场后更能勾起人们对于战争的反思。而在电影《战马》中战马的坚忍不拔,以及人与马的情感在油墨色的电影画卷上展现出那幅壮美的景象依然让人动容,“爱与信仰”,生生不息,战争的残酷之中,依然能感受到人性的伟大。

3月30日他执导的《头号玩家》在中国北美同步上映,其对细节的把控以及对于整个游戏界的致敬令人叹为观止。《头号玩家》根据同名小说改编,是一部科幻冒险片,电影讲述了2045年,城市衰落,资源枯竭,人类生活在了汽车和集装箱搭建的铁盒里。由于现实生活无趣,无数年轻人迷失在一款超级火爆的游戏《绿洲》的世界里。而男主角韦德逐渐发觉:自己在现实和虚拟世界里都面临同样的困境。如何在步步惊险的冒险之旅中找到人生的意义,是电影中的人物真正要寻求的宝贝。

《头号玩家》在故事深度的深度上没有过多的剖析,在很多问题上可以说都是点到为止,但是这却丝毫不影响影片的代入感,因为影片的视觉特效可以说毫无疑问是好莱坞现在的最高水准了。顶尖的cg技术,可以说没有电影能够与之一战,但是空有优秀的电影制作技术是远远不够的,斯导的镜头之流畅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再配合他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整部电影让人肾上腺素爆棚,在感受VR电影的同时也吃惊于那震撼的画面代入感。

电影的一开始便是游戏开发者对全世界的玩家说去寻找三把钥匙吧,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海贼王罗杰不就是这样么,在刑场上对着所有年轻人说去寻找他留下的宝藏。而游戏的第一关更是让人热血沸腾,飞驰的赛车被各种各样的陷阱破坏,在一些关键的瞬间,慢镜头配合长镜头的娴熟使用使得影片张弛有度,在紧张和放松之中穿梭。侏罗纪公园的霸王龙,金刚等荧幕经典角色也都前来客串,阻止游戏玩家们获得第一关的钥匙,好不热闹,刺激。

而来到第二关,便从一开始的激动刺激渐渐变成了感动,当《闪灵》的那一幕幕画面映入眼帘时,不由得被那一份真挚所打动。闪灵的导演库布里克于1999年与世长辞,这位伟大的导演最终未能完成《人工智能》便匆匆离去。斯皮尔伯格和库布里克亦师亦友,他们彼此相惜,最终也由斯导完成了《人工智能》这部作品,并在保留原有主题的基础上将影片带到了新的高度,如果库布里克泉下有知也必然感到欣慰吧。

影片最后的决战更加是燃到爆炸,耳熟能详的游戏角色纷至沓来,守望先锋,星际争霸、光环、街头霸王、真人快打、质量效应、古墓丽影、忍者神龟、超级马里奥、鬼娃回魂、钢铁巨人、哥斯拉、异形、回到未来,成千上万数不清的经典角色。最后的高达手持激光剑与哥斯拉的战斗更是让人血脉喷张,日本武士的英勇就义让人不禁想起高达中那一个个驾驶员为了心目中的理想而付出的一切。每一处都是彩蛋,都是致敬,对于经典的尊重,对于电影那饱含着深沉情感的爱意。

斯导在电影中用他那最特别的方式表达了对于经典的追忆,对于游戏制作者的敬佩,以及对于好友的缅怀,如同最后哈利迪对男主角说的那样:谢谢你玩我的游戏,以及哈利迪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失去一个最好的朋友。借由游戏制作者哈利迪的视角,影片更想表达的是在游戏中找到自己现实的生活,人不可能永远活在虚幻之中,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朋友,找到自己的真爱,让生活充满活力以及希望。

诚然,《头号玩家》仿佛让我们看到了当年的自己,记得自己第一次玩游戏时的满心欢喜,第一次看高达的热血澎湃,第一次在电影院欣赏电影时的新鲜刺激。回到过去那一幕幕激动人心的画面,好似初恋的味道,心动,焦虑,也像一首首悠扬的旋律沁人心脾,更像一瓶年代久远的美酒,初识不知其味,多年后再品方知其甘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