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书琐忆

近几年,学书法,悟书道,累了搁笔时,常常想起以前的许多人。

紫砂岭下,每年七月十八曰庙会,因为姨家在北张,小时候常常随妈妈去。一年,我随去妈妈去,路过外公家,妈妈和外公长篇大论,我年令很小,总想着会上的鲜桃,吵着要妈妈快走。外公逗我,用粉笔头在砖地上写了北张赶会四个字,要我照着写,写完就可以走。我拿起粉笔,照着外公的笔迹,很快就写了。外公端详了好一会,摸了我的小头说,不简单,好!好!其实,我那知道好坏,只是急着赶会罢了。不过,外公的话倒是深深的印在我心里。从那时起,我总想着,我能写好字。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被表扬。

可惜,我十几岁时外公就去世了。后来,妈和堂舅告诉我,外公是前清末年生的,外公小时候读过私塾,后来,还进过民国初年的长子髙等小学堂,虽没有秀才、举人的名号,当地人仍尊称王先生。知道这些,我更相信外公对我的夸赞。

转眼到了77年,我已是小学三年级了。学校来了一个新老师,姓李,样子很俊,头颅像大理石凿的,眼睛神飞,很爱打乒乓球。正好带我们的算术。我们第一次写作文,我交了作文。晚上自习时,李老师拿了我的作文,问我,是不是我写的,作文里的事是不是真的。完了,叫我爸见见他。我不知道老师的用意,但还是告诉了爸爸。他们见面了,我才知道,李老师无意看了我的作文,不相信我能写出那样的作文。

这件事过后,李老师对我的语文课也很关注。一次,李老师拿了一本书,一个本,让我用本把书抄下来。书的名字是《优秀高考作文选》,里面是77年的高考作文,一篇是《心里的话儿献给华主席》,一篇是《在这战斗的一年里》。我抄完还给老师时,老师却又给了我。现在,我仍然保存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老师一是让我练字,二是让我读文章。这成了我记忆深处最深刻的记忆。

后来,我又深深的了解了老师,六百年家学,通易理,习书法,精堪與,现在我喜欢颜体,应该说,就是老师种下的。

命运总是向我招手。初三时,我住校。与王宇伦老师同住。王宇伦老师其实是同令人,每晚每晚,王老师写字,写很久很久,我醒了,老师还在桌前奋笔。老师没有多说过什么,但老师的身教,深深的感染了我。现在,王老师已经打入北京宋庄,我现在的信心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王宇伦老师。

让我坚持下去的还有潞城的李先生与长子一中的牛明山老师。前几年,在长治,无聊之时,本来是写字打发时光。被两位老先生看见,他们都是书法高手,不断的鼓励我,饭后散步的话题永远是书道。我们从不厌倦这个话题。正是他们,我坚持了正正四年。

四年的学书之路,获益颇多。书法是最中国的艺术。书法通易理,书法通天道,通人道。正是书法,中国人成为中国人,中国文优才独具魅力。

我感谢一路走来,让我喜欢书法的人。我感觉,我是一颗书法园地的小苗。因为他们,我喜欢上书法,因为他们,我得到了养料,也正是因为他们,我知道了中国的根,我知道了华夏五千年,绵延不绝的原因。我将坚持下去,继续汲取他们的养料,火候到了,也做别人的养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覆巢之下,覆,巢 。这个方向的研究是最繁琐并且"无用"地,但它或许能在最后给予你一根救命稻草。覆,是生态平衡的破....
    问基阅读 64评论 0 0
  • 星辰将这夜空装点 银河已经许久不见了 不是因为不再出现在天空 只是多年来我不再仰望夜空 繁事种种惹不尽尘埃 林林总...
    麦索阅读 66评论 0 0
  • 韩束黑膜特价
    怡锦沣商场日化婚庆阅读 69评论 0 0
  • 这是我看张嘉佳的第二部电影,第一部是《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而这一部则是《摆渡人》。 两部影片,看似风格不同,却有着...
    虎不语阅读 10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