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虎与小马哥互怼,道出摩拜与ofo的本质区别。

96
青木侠
2017.07.07 22:41* 字数 5210

近日,金沙江创投朱啸虎和小马哥在朋友圈互怼的消息在互联网圈引起热议。

一时之间,知乎话题,科技媒体,公众号,朋友圈纷纷开始分析摩拜与OFO孰优孰劣,谁才是共享单车第一,谁会取得最终胜利。

关于小黄还是小橙,谁是市场第一,谁是领导者的文章,之前已经看过很多次了。只不管这个用来作为依据的数据不是同一纬度,所以,互相并不承认。

比如OFO称自己是共享单车领导者,摩拜称自己是智能共享单车领导者。

6月19日的两位大佬的公开互怼,原因当然是为了给自己投资的企业站队。但是也道明了两位在对共享单车理解上的分歧,以及摩拜与OFO的根本不同。

摩拜与ofo之争,一直没有明显胜负之分。但是二者在发展路径上的确有很大不同。

ofo最近在各地的铺量速度、力度都极大,一篇关于ofo街头活跃用户上数据“第一”的报道,获得了ofo主要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的朋友圈转发。

在艾瑞的这份报告中,显示ofo在整个 5 月的总使用次数为134760.19 万次,率先突破 13 亿,远超摩拜 4 亿次。而在月活跃用户方面,ofo也以 6272 万的总数据拔得头筹,远甩摩拜。

但这在摩拜的主要投资人腾讯创始人马化腾看来,不过是一堆“哑终端”。马化腾认为摩拜才是真正的智能系统,双向通信连接,而ofo所用的token不是真智能,只是“功能机”。

朱啸虎不认同马化腾的观点,认为“性价比最优的方案就是好方案”。而马化腾反驳,认为“再便宜再性价比高的功能机在智能化浪潮下必然不堪一击”,除了讲ofo是“小灵通”之外,马化腾还说,没有必要因为自己投资了而歪曲,如果我们投了ofo肯定也不看好这样的模式而必须要改。

朱啸虎则回应说,数据说明一切,一年后再看结果。不过很快马化腾和腾讯一名投资经理都说,不用等一年,现在数据就说明了。

以上的争论十分明显的展现出了摩拜与ofo的区别。那就是摩拜才是真正智能系统,双向通信连接。而OFO所谓便宜性价比高的功能机只不过是哑巴终端。

为什么小马哥认为双向通信连接对共享单车那么重要呢?

以下是知乎楠哥的回答

摩拜已经是华为、OV和小米级别的用数据和用户价值驱动的公司了,而其他所有的单车公司,还都是山寨机阶段,相当于现在千元机市场的无意义争夺。下面这段话,是我在 @马力 文章下的评论,单单从红包车这一件事情,就基本尘埃落定了。

现在整个互联网进入到了得用户数据,能运维数据从而得天下的阶段了。我研究了很长时间的手机产业,我得出的结论就是,沉默的手机用户,过于便宜的手机用户是在商业模型里是没有价值的。所以最近按行业细分,有很多报告出来,一次又一次证明了我的判断和设想。而活跃的终端,直接产生交互数据,这个数据就是一座金矿,前两天极光大数据发布的王者荣耀报告证明了这一点,真正拿到活跃用户的手机厂商,能够在手游行业立于不败,这跟SOC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反过头来看,摩拜在行业的地位,有一件事情让我感觉到了摩拜布局的伟大和深入,这就是红包车。得益于数据的双向沟通,摩拜轻而易举的解决了沉默车辆的激活问题,这比雇佣运营人员挪车要方便的多。摩拜的数据已经可以分析城市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并且轻而易举的用数据驱动用户来解决这些出行问题,这是OFO做不到的。

单车这个行业和手机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这不是比谁扔到街上的车多,手机行业也不是比谁卖出去的手机台数多,而是比拿到手的产生运营价值的用户多。目前IOS的市占率已经跌到20%了,但苹果依然拿到了整个行业70%的利润,为什么?因为数据和用户才是苹果致胜的法宝。

所以说句难听的,摩拜是真正的用数据驱动用户去用车的公司,相当于当前最屌的三四家手机企业,而剩下的,都是还在争夺千元机市场,留下大量毫无意义的沉默用户的Other手机厂商。

对中国手机产业来说,沉默用户和沉默终端毫无价值,你卖得再多也没用,而对于单车行业来说,这个论断会更加深度的影响产业格局和个体的生命周期。

一句话,通过双向通信连接,摩拜可以真正的用数据驱动用户去使用共享单车的公司。


红包车就充分调动了对单车定位数据的使用,让用户通过使用偏远地区或者调度困难的地区的摩拜,来获取价格不低的现金红包。如此一来,让用户方便了出行,而且又能够获得红包,真正实现了骑车领红包。


虽然OFO后来也跟进了红包车,但是只能划分区域,这已经远远比不上摩拜的效率了。

摩拜与OFO孰优孰劣的争论也集中在这三点

争论一:ofo、摩拜的用户数据,究竟哪家更牛逼?

在互联网圈待久了,第三方数据机构出具的报告只能作参考,考虑到数据公司的商业模式不好展开讲;再加上ofo一贯对标摩拜坚称自己是“第一”,大家也见怪不怪了。不过,即便ofo单车的铺量、用户补贴力度上超过摩拜,在吃瓜群众印象之中,二者也算是齐头并进,“远甩”一说,确实让笔者大吃一惊。

通过艾瑞指数”来证实,二者在App的月活独立设备、日活设备的用户量上大体相当,甚至摩拜在App在月度数据时长上还领先于ofo的App。凭此推断,朱啸虎转发的是应该是ofo的PR稿,单独把ofo在日活独立设备增速上的领先摩拜App拎出说事。

App早就不是开启单车的唯一流量入口了,很多用户的骑行习惯,每次下意识地就打开微信“扫一扫”了,要么在“发现”中找“小程序”,后来由于苹果手机内存小,干脆卸载掉了App,用小程序也不碍事。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摩拜单车自全面接入微信以来(含小程序和微信钱包中的流量入口),在4月份活跃用户量环比增速超过200%,短短一个月新增2400万注册用户。

前期使用微信公众号开锁的ofo,至今还没有进驻微信的小程序(另外当晚一张小黄车的山寨小程序被封的截图,被一些借势传播,这就支付宝扫一扫封杀摩拜一样滑稽,压根就没有进驻好吧),ofo在对标摩拜时,干脆把摩拜小程序的千万级增量用户以及庞大的订单数据忽略掉了,这让Pony能不急吗?

当然,ofo接入了支付宝“扫一扫”多了个强劲的获客来源,既然App的数据难分伯仲,强烈建议双方来一次数据全面、公开、透明的比试,ofo把支付宝的订单数据公开,摩拜在小程序的订单数据公开,看微信还是支付宝的“扫一扫”究竟谁的用户活跃度高,就一目了然,以免因各自的投资立场而做出失真的判断。

争论二:ofo小黄车的智能化,究竟有没有必要?

朱啸虎说“现在(ofo和摩拜)都是智能锁”,意思是ofo与摩拜相比的劣势已经打平了,马化腾直言“Token并不算是智能,必须双向通信才算”,朱啸虎怒回:“完全没必要”

Pony所说的“Token”是“密保令牌”,小黄车1.0是机械锁,每辆单车的密码是固定的,相当考验公民的素质,用户跳过App利用掌握的密码免费骑行单车(不敢想小黄车漏掉了多少订单)。今年2月份小黄车开始改装电子锁,并在3.0版单车采用扫描开启,由于机械锁单车铺的过多,为兼顾用户体验,电子锁要兼容了机械锁,只能以密码令牌形式下发,甚至一些薅羊毛的刷客注意到ofo的智能锁主要时车牌号以62、63开头,其他单车破解无难度,还能批量薅红包。

“双向通信”意味着共享单车运营方能精准定位到每辆单车所在位置,而用户在关锁时也能及时反馈给运营方自动扣款,这点智能锁不仅仅起到简便开启骑车功能,还是共享单车的支付闭环的基础设施,甚至通过智能锁,运营方能精准定位到是哪个用户在什么段骑行了哪辆单车,从这点上,智能锁是共享单车的CPU,没有智能锁,类似于不能上网的功能机。

朱啸虎为自己所投项目站台,称小黄车“完全没有必要”做双向通信,看似护犊,实际上助长了小黄车在智能化改造上的不作为,最终会害了小黄车。

对小黄车自身的利益来说,把共享单车质量造得更扎实一些、把密码Bug尽快解决掉,既降低单车的维修成本、堵住订单遗漏,为车辆精细化运营创造条件,全面的双向通信不是没有必要,而是刚需!共享单车之所以叫做“共享”因为其已成为公共交通的一部分,优拜、小蓝、小鸣、永安行等后来者纷纷把智能开启和双向通信作为产品标配,而小黄车却盯着抢市场份额上,在装备已算是行业“落伍者”。

但ofo充满无可救药的迷之自信和“自嗨精神”,此前为照顾滴滴投资人的面子,投资摩拜也没有说不看好ofo的Pony,直言小黄车是类似功能机的“小灵通”,是无法实现数据可视化检测的“哑终端”了,甚至“如果腾讯投资了ofo肯定也不看好其模式”。这透露了腾讯投资摩拜的初衷,押注的是智能化浪潮的趋势,而不是争一时的市场份额。

争论三:铺量多、低成本,真的能打赢共享单车大战吗?

2017年6月16日,摩拜确认了由腾讯领投的6亿美金E轮融资,处于D轮的ofo暂时落后摩拜一个身位,估计内部也是有些着急了。历史有惊人的相似,去年9月29日,朱啸虎在滴滴入局ofo喊话“90天共享单车战争就会结束”,为ofo的C轮融资造势。“90天终结论”早被证明是“嘴炮”,但在带动更多VC入局的效果上还是相当明显的。如今,朱啸虎接着喊话马化腾,一年后见分晓。

金沙江投资ofo逻辑是以性价比和低成本“跑马圈地”,先占据市场份额,再“以战养战”拉更多VC机构入伙,从而快速拉升创业公司估值,实现投资利益最大化。这种“以快打慢”的战术曾帮助了滴滴出行顺利挤掉易到专车,“滴滴神话”助长了投资圈烧钱补贴的怪习气。不得不说,朱啸虎是个“狼性十足”的顶尖投资人,并且正把这套战术在共享单车赛道“故伎重演”。

然而,滴滴是盘活存量资源的信息平台,不需要增量投入,而共享单车需要各自投入自产的硬件,在B2C运营模式之下,每辆车的“周转率”反而比单车的数量更为重要。要想让周转率更高,单车的质量必须经得起用户折腾,前期硬件重投入和智能化功课一点也不能落下,这样低成本、性价比为王道的投资模式就失灵了。

正是由于ofo日益攀高的损耗率,导致其背负了越来越大的运维成本,如雇佣大量人工肉身寻找损坏车辆等;用户在连续多次开启ofo都提示是待维修车辆,直接跳开ofo选其他单车节约时间,有类似体验的朋友请举个手。

尤其ofo遇到摩拜这种狠角色,硬件智能化武装、不断迭代产品,造车的供应链有富士康加持,线上流量有腾讯撑腰,线下铺量还相当快。

据了解,截止目前摩拜单车在海内外超过100个城市运营超过500万辆智能单车,日订单量最高超过2500万,注册用户超过1亿。其实大家看到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从“街头”看,二者数量也算旗鼓相当。

所谓“街头”感觉ofo比摩拜多的情况,要具体看在哪里!共享单车运营方倾向于往互联网公司、媒体、政府单位前扎堆投放,争取的是曝光率和好政策,在各个投资机构的写字楼下密集投放,则是为了营造铺量多、市场占有率高的幻相,以便在融资中获得更高的溢价筹码。

目前,共享单车的投放严重不均,有些地区密集度相当畸形,导致用户依然供不应求。正由于此,优拜单车、小蓝单车等后进者能获得资本市场青睐,共享单车大战比拼是单车数量、平均周转率、线下运营效率以及融资的合力。盲目铺更多单车,双眼一抹黑,更像是“自杀式铺量”,在缺乏智能化技术支撑和可视化运营之下,铺得越多、窟窿越大,死得越快。

共享单车由于前期产品投入,创业公司不可避免走2VC路线,而投资人也乐意营造一种双巨头“打擂台”氛围,平心而论,无论是从产品质量上,还是商业模式闭环上看,ofo幸运地成为摩拜单车崛起的最大受益者,如果没有摩拜智能单车的横空出世,ofo还在校园市场“以1换N”。

随着腾讯与阿里(蚂蚁金服)分别入局摩拜和ofo争夺线下流量入口,ofo与摩拜被外界并列谈起,认为二者会合并的人也大有人在,在腾讯明确唱衰ofo、支持摩拜之后,双方大战继续升级,“商场如战场”,变着法地让对手不爽,在第一面前喊自己是第一,永远都是PK的套路。

摩拜和OFO之争,共享单车之争。自然而然的让人联想起前几年的百团大战。



其中美团与拉手的竞争与摩拜ofo尤其相似。

巧的是拉手的投资人也是朱啸虎,这个曾经成功投中饿了么,滴滴,映客等独角兽公司的顶级投资人。

通过分析这些成功产品的发展逻辑,都是通过快速占有市场,赢得用户而取得胜利。这也是朱啸虎作为顶级投资人的牛逼之处。

但是这种发展逻辑在拉手身上被证实,没有获得最终的成功。

2011, 2012年团购最火热的时候,拉手通过快速占有市场,烧钱打广告,一度逼得美团王兴也想要打广告。最终被他自己对产品的整个逻辑和商业逻辑,用户需求说服了。

美团赢在明白团购的意义所在:

1 帮助想要消费而不得的用户,通过团购的形式,满足用户的消费需求。

只有用户对商家的产品有确实的需要,商品的团购才有意义,才会有价值。

2 商家想要团购是为了提高销售额,获得增量市场。

商家的本质是为了收益,如果一段时间的低价消费可以带来大量订单,商家是愿意合作的。

比如KTV,将闲置的房间,通过团购的形式满足那些低价消费的用户,通过获取大量订单。

满足用户需求,帮助商家获取订单,这是美团额价值。而美团对于需求的顺序也很清楚。第一是用户需求。 第二是商家利益。第三是员工收益。第四才是股东管理层。

他们是这么定的,也是这么做的。最终美团在千团大战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而以前炙手可热的窝窝团,拉手等竞争对手早已销声匿迹。

前车之鉴,后人之师。

按着OFO的发展轨迹,必然步拉手,窝窝团值后尘。因为对于重运营,重资产,线下服务的项目,不能确实满足用户需求,保障用户体验。谈什么增长数据,市场规模,都是雾里看花,水中捞月,自说自话而已。

我也很喜欢OFO,骑上它,有一种回到年轻时候的感觉。

但是它终究成为资本的玩物!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