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誓轻许,韶华不负(6)听戏

其他章节请移步【连载】婚誓轻许,韶华不负(目录)

瞬间的尴尬和无言需要有勇士站出来打破,叶浅是当不了勇士了,她刚挣扎着从陆晟的床上站起来,项子尘已经发问了:“你是谁啊?”

本来叶浅是自己推门进来的,难免有些心虚,如今被人理直气壮的一问,竟然有点应对无能:“我,门没关我就进来了……我,我来送汤的,陆晟跟我姐说他病了……”叶浅一边说,一边往外走,想早点跟她的汤会和以证明自己不是说谎,也想尽快逃离这个充满了强烈事后感的地方——被人陡然开灯的时候,感觉好像捉奸在床,真让叶浅莫名羞愧……

出来之后的叶浅好像清醒了不少,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男子,不免发问:“你怎么也大晚上在陆晟家里?”眼神里还带了三分狡黠。

“你以为他喝成这样还能自己回来啊?我是项子尘,他发小,铁磁懂不?”子尘本是陪陆晟喝酒来着,此时也带三分酒意,说话不免有些乖张随意。“不是,你到底是谁啊?”

“我,我是陆晟的对象。”叶浅磕磕巴巴地说完,又觉得不合适,看着对面的项子尘目瞪口呆的样子,又继续磕磕绊绊的说:“我他相亲的对象。”

“那个,汤我放桌上了,热一下就可以喝,乌鸡汤哦。”叶浅趁子尘没有继续发问,甩下这句话就走了。走出门才长叹了一口气,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一下,不禁质问自己要是没有项子尘,自己会不会舍不得出来……

刚进门,表姐就贼兮兮地问叶浅:“陆晟是不是特感动?”

叶浅想了想,还是没有把陆晟醉了的事情告诉齐蓓,毕竟,万一齐蓓那天在学院说漏嘴了,影响怪不好的,只敷衍着说:“嗯,特感动。”然后说要洗澡睡觉了,把一个一脸成功后喜悦的齐蓓留在身后。

当她第二天中午看到陆晟约她去长安京剧院听戏的时候,她被自己无法抑制的喜悦和激动吓到了,这种被一个人左右情绪的感觉,不就是她一直想要避免的爱情?她一直在避免的毒,终于还是被陆晟下了。叶浅故作平静的告诉齐蓓的时候,齐蓓的神思已经完全放出去了,“穿毕业典礼的时候,大姨送你的那套黄的,绉纱改良旗袍。”

被齐蓓一感染,叶浅也忍不住笑了,道:“蜜合色好吗,还黄的,怎么这么没文化呢?”

齐蓓却一扬眉,取笑叶浅道:“对,我们这种没文化的就只配跟工科男搅在一起;你们这些有文化的,才配得上文院的新晋男神。”

从接到陆晟的邀约,到陆晟出现在她们家楼下,叶浅觉得有一万年那么长。这几天因为要安排一起出门聊得有点多,叶浅越来越觉得这个陆晟真的好nice,越来越不想错过。曾经拒绝过多少次浪漫的开始,如今却对楼下有人等这个俗套到世界尽头的场景无限向往,也许只是因为这才是遇到了对的那个人。

坐到陆晟副驾驶的位置,叶浅还有点恍惚,陆晟这样一个温润系的人,竟然开一辆棱角分明的jeep,刚才一身西装靠在车边等着给自己开车门的样子竟然有种邪魅狂狷范儿,果然自己已经混网文圈太久了吗?

陆晟边开动车,看着叶浅一个人低头不语,嘴角挂一丝巧笑兀自出神,道:“你今天很美。”

叶浅陡然被一声夸奖从神思远宕中叫回现实世界,看一眼陆晟,微笑道:“其实是衣服美,不过还是谢谢你,即便是客套话,我也很开心。”语气里却有掩盖不住的雀跃。

“谢谢你的汤,那天晚上真的很抱歉,子尘有跟我说……”

陆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浅斩钉截铁的声音打断了:“你已经道歉很多次了,不需要这样的,我不请自来,也很唐突。”

陆晟看她大义凛然神情,不禁暗笑,这小女孩儿也是挺厉害,有时候莫名其妙、完全难以理解,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有时候又老干部似的严肃认真,净讲大道理。

“不光得谢谢你,还得谢谢齐教秘,没把我喝醉耽误工作的事搞得全院皆知,我们院八卦气氛还是有点重,齐教秘简直是一股清流。”陆晟还是希望气氛缓和一下,这小姑娘感觉好容易紧张兮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单薄又倔强的小姑娘已经开始勾起了陆晟心底的一丝怜惜。是从那张莫名其妙的卡片,还是因为今天的叶浅实在穿的太美?

叶浅没说话,心想我都没告诉我姐好嘛,“也没什么好谢你的,记得你的铃声是《锁麟囊》,就请你来听场戏吧。”陆晟见叶浅无言继续说道。

叶浅略显尴尬地笑笑道:“其实我对戏曲也没有多深的了解,就随便听听,听得好听的就多听几遍。”

长安戏院并不太远,晚上虽然有点堵车,但也没过多久就到了。叶浅一下车就被周围的人山人海震惊到了,原来今天难得有几位戏曲名角儿齐聚一堂来串戏,周围来了不少戏迷票友。叶浅跟陆晟还挺扎眼,毕竟来得多是上了点年纪的。

陆晟把手臂伸给叶浅:“挽着我,要是把你弄丢了,齐教秘估计得找我拼命。”

“好啊,谢谢。”叶浅走过去挽住陆晟的右臂,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心里还想着,幸亏门口灯暗,陆晟看不到自己脸上闪过的花痴相。站到陆晟身边,叶浅才发现陆晟比看起来要高好多哦,自己万年不遇地穿了5厘米高跟鞋,竟然还差半个头。

在入口排了得半个小时,陆晟和叶浅才走进剧院,叶浅刚长出一口气,就听见陆晟对着迎面走来的一个人叫“院长”,心里还想着,“院长,他认识京剧院的院长啊,怪不得今晚这么难得的戏都搞得到票。”

叶浅也笑吟吟地叫了声院长,院长没理她,就是冲着她笑还上下打量,她还挺纳闷院长怎么这样啊,满眼疑惑地看了一眼陆晟,陆晟才道:“这是我们学院的李院长。”叶浅的笑几乎冻在脸上,牙缝里挤出又一句“院长好”,院长微笑着对陆晟说了句,“年轻人,好福气啊。”然后就,走了。

陆晟知道院长肯定误会叶浅是他女友了,却也并没有否认,叶浅有点开心,又有点失落——也许只是因为不想再被逼去相亲了呢?正好拿自己做挡箭牌?刚想到这里,叶浅心里暗叫不好,“完了完了,我这次真完了,还没怎么样呢,已经开始患得患失,难道爱情这种东西真的逃不过吗?”

陆晟见叶浅楞在原地兀自出神,心下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只道:“要开始了,咱们快进去吧。”

果然,刚坐下没多久,戏就开演了,先是几折《红鬃烈马》,接着几折《锁麟囊》,都是传唱度较高的名段。叶浅本身也就是个半吊子戏迷,再加上刚才碰到院长那段,现在也有些听不下去,偷偷瞟一眼陆晟,神色平静,凝眸欣赏台上的唱念做打,叶浅也只得默默暗叹,果然自己还是修为太浅。

好不容易定了定心神,专心听了两段《沙家浜》,好不容易听进去了,结果下来就成了叶浅一直也不懂欣赏的老生唱段,看不下去的叶浅开始时时偷看陆晟手腕上的时间,她记得的最后时间是10点,再以后,就是陆晟叫醒她了。

被陆晟歪头轻声叫醒的时候,叶浅还有点恍惚,看着台上合起的幕布,再看看周围已经起身的其他观众,叶浅才知觉她刚才竟然睡着了,而且还一直靠在陆晟肩上。叶浅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得默默地跟着陆晟走出来。

直到车开出地下,他们才发现,外面早下起了超大的暴雨。因了突降暴雨,路上的压车情况更严重了,叶浅坐在陆晟旁边,看着他焦灼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办,就取笑起了自己,“真是好丢人啊,刚才竟然睡着了。”

陆晟却微微笑着回应道:“我们现在扯平了,你不是也看到我喝到断片儿的样子吗?”

叶浅没想到陆晟是这样的回应,再想想那天晚上被陆晟抱,脸颊有点烧,偷偷低头一笑。想跟陆晟解释一下刚才碰到院长时的不知所措,“真不好意思,我没见过你们院的院长,刚才以为遇见的是京剧院的院长,所以……”

陆晟抬眼淡淡得道:“没关系啊,你又没说错话。不过你今晚可能回不去了。”

叶浅听到这句话脑中似有一个惊雷炸开,——“难道老司机都这么玩吗?是不是有点快?”

陆晟看叶浅又愣住了,忍不住笑道:“我是说C大东门那边地势低,涝得很严重,按现在的雨量,我们估计过不去了。”叶浅看看车窗外,明明已经到了陆晟楼下,难道,真的要跟陆晟回家吗?正在头脑中各种信息急速处理的时候,陆晟把车停了,停了,停了……

然后把外套留给叶浅就到后备箱找了把伞,又过来叶浅这边递给她伞,自己才去锁车。叶浅看着陆晟一气呵成的系列动作,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似乎已经准备半推半就了……

陆晟看着雨里神色不定的叶浅,道:“想什么呢?我们说不定可以从学校里穿过去,但是学校晚上不允许外来车辆进入,咱们只能走过去了。”说着就拿过叶浅手里的伞,“没办法,就一把伞,将就吧。”然后轻轻地搂着叶浅的肩膀,走进了如瓢泼般的大雨中。此时轮到叶浅羞愧了,果然自己才是那个“不正经”的人。

说起来只需要横穿学校,但这段路也不好走,校园里的积水也很严重,本来就很少穿高跟鞋的叶浅此时更加举步维艰,陆晟也感觉到叶浅的蹒跚,停下脚步,提出要背叶浅过去,:“我把你好好的约出来,总得给齐教秘好好得带回去吧。”已经一步都走不下去的叶浅就这样顺坡下驴的上了陆晟的背。

趴在陆晟背上的叶浅,披着陆晟的西装,手里拎着那双穿了不过五次的高跟鞋,另一只手里还撑着伞,连整理一下被雨水黏在脸上的头发的空闲都没有。雨声好大,校园里几乎没有人,叶浅觉得这个世界上仿佛只有她和陆晟,她突然有点舍不得这场雨停,舍不得这个nice到世界尽头的陆晟,舍不得从他的背上下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