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取消“直接拒绝”功能

字数 1764阅读 408

ps.一年之后,我也终于沦落为曾经最讨厌的模样……

一把双刃剑

总以为,文章如美食,应当色香味俱全。好文章一定是有嚼头、有味道的精美菜品。写文章也一定要像大厨一样用心对待。

不知不觉,简书写作一年。起初也是苦苦思索如何投稿,被拒无数。赶上可爱一些的编辑,会认真发来拒绝理由,被拒反而成了继续写作的动力。

后来一段日子,忙碌了些,每天只写写身边事,发发个人情。自觉不是什么鸿篇巨制,也不会引起轰动效应,便不再刻意投稿,也很久不曾收到拒稿简信。

或许是过于怀念被拒绝的青涩滋味,有次忍不住便投了两篇。当然,定是我心心念的“散文”专题,结果却令人哭笑不得。

自以为非散文莫属的情怀之作《烟雨江南》却被秒拒,没有收到拒稿简信,也不知该去撩哪个小编妹子。另一篇当时其实连结尾都没完成,却莫名其妙通过。我猜,也许是标题过于诱人,因为我写的是《艳遇》。

忍不住想,为何收不到拒稿简信?是简书功能升级,还是小编实在太忙?直到我发现“直接拒绝”这个功能。

自从做了小编,通常我习惯用电脑看文,外出不便时,才会用到手机。从审稿情况看,每日平均读文百篇以上,通过率不到五分之一。在我的简信列表里,全是拒稿简信,还有无数条“不客气”。

其实,拒稿简信是提前编辑好的,一直存在剪贴板里。每次发送前,只需添加几句原因即可,比如经常用到的“叙事多于论理”,“感太多、悟略少”等等,打几个字并不是很累。后面紧接着就是表明身份、感谢投稿,以及期待你的新作等等客套话。

不管是电脑,还是移动端,在拒绝投稿时,都会出来一个提醒对话框,默认显示“回个简信给投稿者,告知您的拒绝理由,或继续加油什么的……”。有时看到这些,我会忍不住取消,再去文章里搜寻一番。直到认认真真再读一遍,还是尝不出味道,再去点那个“拒绝”按钮。

很温馨的提示

说实话,真的不太擅长拒绝。写东西辛苦,谁都不容易。被拒绝伤心,我也饱受被拒之苦。所以,在拒绝之前,我总要跟自己较较劲,“接受”和“拒绝”之间,往往需要一场战斗。

或许,文章读得太多,真的会心生厌倦。顿顿吃饺子,都会吃出病,何况吃的还是夹生饭。

有时,审稿工作会在路上完成。也许白天过于劳累,加上密集投稿的蛮横摧残,我居然发现了“直接拒绝”这个按钮,好像只有移动端才有这个功能。不到晚上九点,突然一下子冒出几十篇文章,都是来赶“睡前阅读”末班车的大师们。

的确,好文章不少,我却无暇细细品读,只能读上一遍。次日起来,才发现昨晚收的一篇写外卖员的文章,阅读一万五,喜欢三百多。如此爆文,我竟只简简单单写了一个字:赞。

再仔细回忆,昨晚的其他文章里,似乎全是拒绝。清一色的“晨读”系列,跟上班有多大关系?还有诗词歌赋,我虽爱诗,却不能徇私舞弊放你进来。更有甚者,就是一张图片,还是大大的一个二维码。忍无可忍,我终于动用了“直接拒绝”这个武器。

不过,今天统计工作量的时候,我却数不清自己到底拒了多少。按照我的习惯,审核通过的文章,便会评论一句,夸她的好,再说说不足,希望作者窥到心意。拒绝的文章,肯定是要发条简信,告知原因,顺便鼓励,买卖不成仁义在,下回还请来光顾。两种“标记”方法,自然可以掌握每日劳作数量,也可证明专题实力。

然而,我却使用了“直接拒绝”,查无痕迹,死无对证。因是实习小编,审稿标准便定得严格了一些,但凡不符合专题要求者,不管是签约作者,还是其他专题编辑,一视同仁,统统拒绝。每次,都是钻进文章里头,并未留意作者背景,因而误伤过好几回。不过发了拒稿简信,想必他们应当记住是我,有问题自会前来骚扰。

之后却没人前来找我。不知他们是在默默寻找机会“报仇”,还是我真的没有做错。

如此说来,“直接拒绝”还是应当慎用。虽然可以保护自己,让对方不知拒者何人,但容易让作者对专题产生误解,以为小编说不出文章不足,有损专题形象。况且,不挑出点毛病出来,写文章的人定会以为,审稿之人没有认真阅读。明明用心拜读累得半死,为何不说与他人知道?

我总以为,文章如美食,要用心去品味。好文章不一定是第一眼的爱情、一望到底的深渊。读文章应当像美食家一样,懂得味道之美,也该了解烹饪之失。

如果非要给“简书”挑bug,唯一一个建议,便是取消这个“直接拒绝”。有时,一条拒稿简信,也会让人激动许久。


一年之后,我却再也不愿发去拒稿简信,因为总是石沉大海……

简书一年,我也终于便成了曾经最讨厌的模样……

ps.2018年3月8日 重新修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