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机】VOL.2020.11.22

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电脑,是在初一的时候,课程表里出现了一门叫计算机的课,虽然和许多副课一样每星期只有一节课,但也足够让人期待了,特别是男生,天生就对电子科技类的东西比较感兴趣,而电脑作为那时最典型的一种科技象征,当然另无数男生神往。尤其是当它与电子游戏挂上勾的时候,在许多人的潜意识里,电脑直接就等同于了游戏机。

那是零一年的时候,新世纪伊始,彼时一款名叫热血传奇的网络游戏正在全国各地烧起一片熊熊大火,这不仅把陈天桥直接推上了中国首富的瞩目位置,也把当时的网吧行业推到了繁荣火爆的最顶峰。

整个初中阶段,零星几次去网吧参观的经历,都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所有电脑,清一色都是这个游戏的画面,电脑前坐着从小孩到大人各个年龄层都有,许多位置后面还挤着一群评头论足的旁观者,除了故障机,没有一台电脑是空着的,许多人都在排队等着哪个因为各种不可抗拒因素而下机的人。老板只恨场地不够大,再也塞不下一台电脑的位置,只恨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

即便是大学时期的魔兽世界,也没能再现网吧这种清一色的画面景象,虽然自己没有玩过传奇,但那几次去网吧的惊鸿一瞥,让我得以亲眼见证了那个疯狂的年代。相信当时个人电脑在家庭的普及风潮,很大一定程度上也要归功于这个游戏的推波助澜。

刚上初一时,一开始我只知道别人总在谈论某个电脑游戏,出现频率最高的三个词却是“护士”、“道士”、“法师”,我总奇怪这三种互不相关的身份怎么会凑到一块儿去,直到许久之后,才突然明白原来他们谈论的是游戏里的三种职业,而那个“护士”,其实是“武士”,只不过这两个词在方言里的发音一模一样,而“武士”这个词在生活中几乎从来不会出现,所以下意识地以为是“护士”。

不同于网吧的电脑,学校机房里的电脑虽然长相一样,配置却要老得多,但那时的我,对此一窍不通,在我看来,学校里的这些老古董也充满魅力,上一次看到电脑实物,还是小学里那唯一的一台电脑买来搬入小密室的时候,短短几年之后,我竟能在初中课堂上亲自操作这种代表高科技的设备了,这是我之前无法想象的。

计算机老师是个五十多岁的妇女,但有意思的是,她是我到那时为止,现实中遇到的打扮最时髦的女性,简直和电视里最浓妆艳抹的女人如出一辙。一头极其醒目的蓬松卷发,时刻都如打了摩斯一般闪亮定型,一脸白到不见血色的深厚粉底,假睫毛、眼影、烈焰红唇,一样都不缺,加上那一身看着就价值不菲的华丽修身衣服,你只能从她眼角的皱纹看出一丝她的大概真实年龄。

她还是这个年龄层里为数不多普通话讲得还算入耳的,可以想见,在几十年前,她也是最先接触时尚,接触前沿科技的进步青年,只不过,属于她们的时代已经黯然落幕,她那一副颇费精力的打扮,似乎是她对岁月的不甘屈服,是她仍未被时代抛弃的自我安慰。

我不知道她是否一直都是从事教师这个行业,但作为一名计算机老师,她那一手令人眼花缭乱的五笔打字速度,着实令我们惊叹羡慕不已。她还跟我们分享自己学习五笔时候的心得体会,每天废寝忘食地背字根,记按键位置,不管身处何处,不管身边有没有键盘,双手都下意识地模仿敲击键位,哪怕是坐在马桶上厕所的时候,双手也在大腿上练习打字,正是这种痴迷的劲头,让她有了这一手绝活。

学校的机房在二楼最东面,虽然都是些古董机,但学校对机房的管理却非常严格,平时都锁着门,每次上机课学生都很兴奋,一阵风便跑到了机房门口,但还要等老师迈着优雅的步伐慢慢走来,给她让开一条道,门开之后,大家纷纷脱鞋进入,整个教室都铺着一层软软的地毯,电脑整齐地排成四列,这种景象对于那时从没去过网吧的我来说只能用震撼来形容,第一次见这么多电脑。

但即便如此,还是学生多,电脑少,平均下来只能三个人共用一台机子,所以,从第一次上机课开始,班里就分配好了固定的组员,我和同桌小K,加上另外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和我们分在了同一组的遥远女生,至于为什么用遥远来形容她,那时在班里,我和小K是属于最矮的男生,坐在教室第一排,而这个女生却是最高的,坐在教室最后,所以她和我们坐在一块儿,看起来颇有种滑稽的感觉,像是一个大大姐和两个小小弟,小K总取笑她的名字特别有寓意,超男,她爸妈一定希望她比男生还要强,不过从成绩来看,她这名字的寓意倒是暂时没有实现,但个子上却还真的超过了许多男生。

那时的电脑,笨重而单调,老式的大屁股显示器,坚硬厚实的玻璃屏幕,开机之后,微软那彩旗飘飘的Windows徽标要抖很久才能进入系统,小K又对这开机徽标下面的“95”两字吐槽了好多次,说外面几年前就都是Windows98了,这还是古老的95版。

那时候的鼠标也都不是光电的,下面有个大圆球,靠圆球滚动来控制光标位移,鼠标底部的环形塑料盖板转动一下,就能卸下来,拿掉盖板,就可以把圆球拿出来,有些同学就喜欢拆这颗球出来玩,甚至还有偷偷带出机房的,当然,我们这一组可没干过这样的事。

事实上,至始至终都只有我和小K轮流操作电脑,但这并不是排挤超男,其实一开始是打算三人轮流来的,但她表示自己并不感兴趣,就把时间让给我们好了,她在旁边坐着看看就行。也许是出于女生的矜持,也或许是她真的不想亲自尝试操作,但我觉得是出于前者的因素要更多一些,总之,我们并没有客套,欣然接受了这种模式。

那时候还流行一种叫电子宠物的东西,可以挂在钥匙上的一个小塑料盒子,带一块小小的像素显示屏,有几个按钮,屏幕上有一只简陋的像素小动物,你要定时给它喂食、玩耍、洗澡等等,我不知道这种游戏的乐趣在哪儿,但它却很受女生欢迎,超男后来也弄了个这样的东西,无聊的时候就在旁边玩玩小宠物。

她并不是真的讨厌操作电脑,只是把机会让给了我们,我印象最深的是某次上机课一开始,我们刚在电脑前坐下,小K首当其冲坐在了中间,我在左边,超男一如既往坐在右边靠墙的位置,但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她说了句:“今天,待会我也来操作一下吧!”

小K正对着屏幕上飘动的那个徽标兴奋地跃跃欲试,似没听到她的话一般,我在另一侧也没有接话,直至我们俩轮换到下课,她除了跟我们说话聊天,也没再提出过想上机试一试的要求,但她内心肯定是有这个想法的,只是出于女生的矜持,没好意思再次提出来,而我们也厚着脸皮没有主动谦让一下,没有为这份美好的矜持做一个正确而合理的回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玩游戏,我主动去抱大腿,然后顺利上了王者。 (我上王者的秘诀) 我抱的大腿,是初中同班...
    文丽雅阅读 175评论 3 7
  • 回想初恋,我还是爱的卑微的。他比我大三岁,那时还在上学,也是早恋。他不爱学习,整天就是打游戏各种玩,但对我还不错。...
    白露789阅读 549评论 2 14
  • 根据最新授予的专利申请,苹果公司正在研究在按键上带有小显示屏的键盘,可以更改每个按键上的动态标签。 该专利文件由苹...
    macw天堂阅读 521评论 0 4
  • 刚拿到初一的数学课本,我挺好奇它与小学的内容有多少区别,这门课还能变出什么花样来,随手翻看了几页,却发现许多数字前...
    里木白阅读 36评论 0 2
  • 智能手机刚刚普及那会,存储空间都比较小,大多数都是几G,好一点的有十几G。我的第一部智能手机存储只有5G,如果放在...
    线粒体XianlitiCN阅读 3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