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我在波斯帝国裹着头巾,却从未想过“逃离德黑兰”

96
SSSSSabrina
2016.08.29 17:39* 字数 3171

               你们眼中的伊朗和我眼中的波斯不一样


提起中东,你们会想到什么?

战乱?宗教?穆斯林?ISIS?沙漠?阿拉伯之春?

提起伊朗,你们又会想到什么?

两伊战争?邪恶轴心国?头巾?亦或是那部获得奥斯卡奖的美国电影《逃离德黑兰》?

为什么一开篇要这么问呢?

因为每一个听说我要去伊朗做志愿者的朋友,对我说的第一句话都是:

“啊!注意安全啊!”

但你们可能不知道:

伊朗,在1953年之前,被称为波斯。虽然不在四大文明古国之列,但埃及,印度,巴比伦,都被波斯人统治或部分占领过。

是的,伊朗的前世是曾经辉煌一时的横跨亚欧非的波斯帝国。

伊朗皇家清真寺——谢赫·劳夫清真寺

而如今的伊朗,也不是传说中的那样。

她很安全,没有战争没有恐怖分子,她有的只是璀璨的波斯文明和热情好客善良的伊朗人。



           这个古老的波斯帝国散发的魅力实在太吸引人


粉红清真寺里色彩的交响乐

在决定去伊朗做海外志愿者之前,我对伊朗乃至中东的了解都是少得可怜。对伊朗唯一的一点印象便是高一课堂上,老师给我们放的电影《逃离德黑兰》。模糊地记得,伊朗是一个很可怕很恐怖的国家。直到后来看到上图里伊朗归国志愿者的分享,才想到上网了解一下这个国家。

不少海外志愿者在选择国家时,都倾向于欧洲国家,安全、干净。而我偏想去一个冷门而神秘的国家看一看。相比壮阔的自然美景,我更爱有着浓厚历史底蕴的地方。更何况,黑色的长袍、遍地的清真寺、独特的波斯文化、热情好客淳朴善良的伊朗人,这个古老的波斯帝国散发的魅力实在太吸引人。于是,刚过完19岁生日的我,人生中第一次迈出国门,独自踏上了这个神秘中东国家的土地。

如今回首,我无比庆幸自己的选择,没有因为恐惧和无知与这么美丽的国度和那么多可爱的人擦身而过。


          你更可以相信这也许是全世界最热情的国度

波斯历1395年4月,我的飞机抵达德黑兰。从走出机舱的那一刻起,所有女性,包括外国人都要戴上头巾,就算在40多度高温下也要长衣长裤(上衣要盖住臀部),并且不可身着凸显身材的服装。公交车、地铁也分有男女车厢。

我在伊朗44度高温下的装扮

这是伊朗,你完全有理由认为这是一个过度保守的国家。然而走在街头巷尾,只要你愿意,每一位擦肩而过的路人都可以是聊天的对象。他们会主动和你打招呼,“你从哪里来?哦,我爱中国,你喜欢伊朗吗?”当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伊朗人会视你为挚友一般。所以这也是伊朗,你更可以相信这也许是全世界最热情的国度。


        德黑兰的住家,是我这次伊朗之行最宝贵的礼物

我在德黑兰的host family位于德黑兰北部富人区,家庭内部布置的非常豪华,说实话第一晚进到家里的时候有种闪瞎眼的感觉。

到达第一晚和德黑兰host一家的合影,最右是幼儿园经理

德黑兰的住家,是我这次伊朗之行最宝贵的礼物之一。夫妇俩有两个可爱的孩子,Behshad六岁,Atrina一岁半。每晚,他们会开车带我去市内最大的购物中心吃晚饭,带我游览德黑兰的景点,且从来不让我付钱。夫妇俩曾经两次到中国旅游,特别喜欢中国文化。

无数的感动萦绕在我心头——

女主人说:我们是一家人,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临行前,女主人送给我一套美丽的晚礼服;

在伊朗呆的最后一晚,男主人说,最后一晚我们一起去吃一顿中国菜吧!

他们说:等我们一家下次去香港旅游,就先去北京接上你,再一起去香港;

他们说:等你结婚,我们一定去中国参加你的婚礼;

六岁的Behshad在我离开后伤心地流泪;

    

     我更愿意说我的志愿项目,是文化交流类,而非教育类

我与一部分孩子在幼儿园门口的合影

到达第二天,我就被一群萌娃簇拥着来到了我工作的幼儿园。我的工作主要就是,陪小朋友玩,给孩子们讲一些中国文化(包括教他们用筷子)。伊朗英语普及度不是很高,大部分幼儿园老师都不会说英语,更别说孩子们了。

所以一直用body language沟通,但也很顺畅。伊朗人无论男女,都长着双眼皮长睫毛,高挺的鼻梁。每当小孩子向我扑闪着大眼睛,我都觉得要被萌化了。小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相处很轻松。他们会模仿我的丹凤眼,会争相和我合影,会教我说波斯语,还会时不时亲吻我一下。

我和幼儿园的孩子们

其实,我更愿意说我的志愿项目,是文化交流类,而非教育类。

伊朗由于搞核试验而被美国制裁多年,所以信息相对闭塞。这也使得伊朗人对外国面孔有着蜜汁好奇。当我走在街上,从他们面前走过,几乎所有人都会好奇地盯着我看;当我坐在地铁的女性专用车厢里,车厢里百分之八十的女人都会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从我上车到我下车,还展开讨论。

时不时会有女孩子很兴奋地要和我合影或者要我的签名。伊朗男人对中国的好奇和兴趣就更甚了。比如有一天,我走进一家家具店,老板是一位老爷爷,他问我是不是来自中国,我说是。他就说超级喜欢中国,中国和伊朗是好朋友,边说边做出双手紧握的姿势。最后说 I have a 24 year old son and I hope he can marry you.

世界第二大广场——伊玛目广场

同时,我们对伊朗的认知也寥寥无几。

当我告诉伊朗人,很多中国人都觉得伊朗是个危险的国家时,即使他们说能理解,但他们眼神里的伤心还是刺痛了我。

他们告诉我,其实伊朗真的很安全很安全,因为波斯这个民族非常团结,伊朗的军事也非常强大,每一个成年男子都必须当兵2年,这也是为什么ISIS就在伊朗邻国却从不袭击伊朗。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明白海外志愿者这个项目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我告诉自己,回国后一定要尽我所能告诉身边的人,伊朗不是大多数人想的那样,它很安全,很美好。回国后,爷爷跟我说,“你在伊朗的时候,咱家人都关注着伊朗相关的新闻,才知道伊朗很安全,这个民族很团结啊!”

我听完,很骄傲,也很欣慰,也可以算是我这次海外志愿者的收获吧——让身边人抛开对不熟知的国家的stereotype。



             “你一定要记住,你在伊斯法罕还有一个家,

                你是我的中国妹妹,千万别忘了我啊!”

结束了幼儿园的工作,我奔赴到另两个伊朗最负盛名的古城设拉子和伊斯法罕旅游。在这两个城市,我都是住在当地AIESECer的家里。他们也带给我深深的感动——

设拉子住家,一边忙着筹办自己下周的婚礼,一边还带我玩遍设拉子的景点;住家的妈妈怕我吃不惯伊朗食物,特意为我做了中国菜。

设拉子的私人宅院

伊斯法罕的住家有五个兄弟姐妹,接待我的AIESECer是最小的妹妹。她是个十足的宅女,但她却坚称要带我看遍所有伊斯法罕的景点。她总会对我说,You are my little sister。临行前,她对我说,“你一定要记住,你在伊斯法罕还有一个家,你是我的中国妹妹,千万别忘了我啊!”

我与伊斯法罕AIESECer

我在伊朗,也不是没遇到过危机。设拉子的护照办公室说什么也不愿给我续签,眼看签证已经到期,面临非法滞留,我着急得不得了。还好伊朗的@AIESECer各种安慰我不要着急,让我赶回德黑兰亲自带着我去续签。

还有无数个在旅途中帮助我的热心肠的伊朗人,他们让我在伊朗即使面对危机和困难都没有那么担心和不安了。

设拉子 粉红清真寺


                   我在大巴扎和清真寺里穿越千年

几乎每一个伊朗的城市都有一个大巴扎,功能类似其他国家的市场吧!除去卖日用品,小饰品之外,还有波斯地毯、伊朗传统香料、工艺品的小商铺。每到一个城市,我最爱做的就是在大巴扎里逛上几个小时。

每次在大巴扎里徜徉,总有一种穿越了千年的感觉——波斯地毯和伊朗传统手工艺品的店家就在我的面前打造着一件件艺术品,一丝不苟的样子让我很动容,也为这个民族的悠久文化能够得以传承而高兴。

大巴扎里的传统手工艺品商铺

在伊朗的36天里,我沉醉于精美绝伦圣洁无比的清真寺,流连于傍晚时各家各户惬意的野餐和小聚,目睹过黑色长袍下的独特风情,更感受过人世间最温暖的真情。

当伊朗传统的女人用黑色长袍卷起整个世界的目光,时尚的的女孩们也会用彩色的头巾来妆点自己的美丽。头巾下不是闪躲的眼神,而是微笑的明眸。清真寺里有双膝跪地的人们沉寂在虔敬的祈祷中,餐厅咖啡馆里却也有家族聚餐和朋友调侃的笑语。

黑袍女人在美到窒息的查拉库圣庙里祈祷

            

             这一个多月的伊朗之行,仿佛是出走半生

设拉子 天堂花园

这一个多月的伊朗之行,仿佛真的是出走半生。

当我在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机场哭到不能自已时,

当我回国后出门时仍不自觉地摸自己的头发,查看头巾是否脱落的时候,

当我现在打下这篇文章,回忆起在伊朗36天里经历的感动,再一次落泪的时候,

当我在回国的第一天晚上睡梦中恍惚听到弟弟说中文,却仿佛听到Behshad在对我说波斯语时,

我知道,

伊朗,对于我来说,再也不是新闻里那个不时出现一下的普普通通的中东国家了。

在遥远的中东,我有好几个家,好多个朋友,好几个兄弟姐妹。

我在伊朗36天,却从未想过“逃离德黑兰”。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