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造不出金字塔吗?

96
雷雨后
2015.03.07 17:43* 字数 2920

一篇《奴隶是造不出金字塔的》频繁出没于朋友圈,并且被数不清的企业管理公共账号所推荐。

这篇文章首先讲了一个名为布克的瑞士钟表匠的故事,布克在参观金字塔的时候,被其精细的构造所震撼,以他做表的经验,布克大胆推断:“金字塔这么浩大的工程,被建造得那么精细,各个环节被衔接得那么天衣无缝,建造者必定是一批怀有虔诚之心的自由人。难以想象,一群有懈怠行为和对抗思想的奴隶,绝不可能让金字塔的巨石之间连一片小小的刀片都插不进去”。据文章介绍,这个论断在2003年被证实,这一年,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宣布:通过对吉萨附近600处墓葬的发掘考证,金字塔是由当地具有自由身份的农民和手工业者建造的,而非希罗多德在《历史》中所记载——由30万奴隶所建造。

根据这个钟表匠的故事,文章写道:“在过分指导和严格监管的地方,别指望有奇迹发生,因为人的能力,惟有在身心和谐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到最佳水平”,作为一个朝九晚九的工薪阶层,看到这句话之后,我也不禁心有戚戚焉。

文章作者继续发散开去:“电光石火,石破天惊,我想到了我们的教育”,然后毫不留情地对我国教育制度进行了批驳,最后得出结论:真正的大师不会在恐惧和束缚中产生。如果不能给教育真正松绑,钱学森之问,会永远问下去,并且成为天问。看到这里,不少人应该拍手叫好了:我这么苦逼,原来是被中国教育制度给害的;我整天干活没劲,原来是被可恶的老板所逼迫的。看,说道你心底了吧?难怪朋友圈里疯转。

可惜,这篇文章,从论据到逻辑,充斥着不少谬误。

文章写道:“1536年,布克因反对罗马教廷的刻板教规,锒铛入狱。由于他是一位钟表制作大师,囚禁期间,被安排制作钟表。在那个失去自由的地方,布克发现无论狱方采取什么高压手段,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制作出日误差低于1/10秒的钟表;而在入狱之前,在自家的作坊里,布克能轻松制造出误差低于1/100秒的钟表”。在1563年,钟表匠就能够轻松制作出日误差低于百分之一秒的手表?幸亏我对机械手表还稍有研究,现在瑞士手表的对误差的规定是:一般机械表日误差是±30秒,经过天文台认证的机械表的误差是[-4,+6]秒,精度更高的石英表,日本的行业标准是每天±0.5秒。如果500年前就能够轻松造出日误差0.01秒的机械表,那现在的手表标准怎么可能还比500年前还低?

另外一个问题,500年前,这个钟表匠是如何校对他的手表达到1/100秒精度的?须知,人类的计时精度达到1/100秒,只是 1800 年以后的事情。所以关于他制表精度这一段,肯定是在瞎编了。回顾一下钟表和人类计时的历史:1656年,荷兰的科学家惠更斯应用伽利略的理论设计了钟摆,第二年,在他的指导下年轻钟匠S.Coster制造成功了第一个摆钟。1675年,他又用游丝取代了原始的钟摆,这样就形成了以发条为动力、以游丝为调速机构的小型钟,同时也为制造便于携带的袋表提供了条件。18世纪期间发明了各种各样的擒纵机构,为袋表的进一步产生与发展奠定了基础。英国人George Graham在1726年完善了工字轮擒纵机构,它和之前发明的垂直放置的机轴擒纵机构不同,所以使得袋表机芯相对变薄。另外,1757年左右英国人Thomas Mudge发明了叉式擒纵机构,进一步提高了袋表计时的精确度。看,这些钟表史上的关键事件都发生在布克被关押之后至少100年。这让我不禁怀疑瑞士钟表历史上是否真的存在布克这个人。

打开万能的google,搜一下“booker watch swiss”等关键词,没有发现任何相关的信息。搜一下“booker swiss watch pyramid”倒是搜出了一篇英文文章,这篇文章正好就是这个故事的英译版。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相关信息了,包括此人的生卒年月等均搜索不到。看文章介绍,此人在瑞士钟表史上的地位,有如中国工匠史上的鲁班,如果真的有这么重要和牛逼的一位人物,那不可能在google上找不到任何信息。

那布克关于金字塔建造者的假设以及被证实的事情,在非汉语的网络上是否也存在呢?Google搜一下“booker pyramid slave”等相关词汇,没有发现任何和这个故事有关的英文信息,相反如果google一下“金字塔 奴隶 布克”,却出来无数个同样的故事。一个发生在非汉语世界的故事,怎么可能只在汉语网络世界上流传?

据此我可以完全肯定,不存在布克这个人,整个布克的故事,就是中国人自己杜撰出来的。

那金字塔是不是奴隶造出来的呢?我专门查找了一些学术资料,这个问题现在学术界仍然存在争议。现在确实有一些考古发现,金字塔的部分建造者有劳动报酬,一些工人的墓葬中发现了面包和啤酒以供来世享用,奴隶一般是配不上这样的墓葬规格的。但是建设金字塔是一个浩大工程,参与者中必然有劳心者也有劳力者,大量的体力劳动是极有可能让奴隶来承担的,他们死后可能连墓葬都没有。现在的考古发现,最多只能证明有自由人参与了建造,并不能否认古埃及史书上关于大量奴隶参与建造的事实。

回到文章本身,金字塔是否由奴隶建造,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文章在捏造证据。事实上像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也是由奴隶所建造。谁说没有自由的奴隶,就造不出精美的建筑呢?精美的设计,加上一定的工程技术,加上足够的劳动力,多方面的合作,就完全可以支撑起浩大工程的营造。是否自由,完全是一个忽略不计的因素。

捏造证据的文章,往往是为了证明一个阴暗的论点。比如,这篇文章就想以一种先知先觉的高度,告诉我国人民:你们所受的都是不自由的教育,是以恐惧为手段的压迫教育。文章写道:“当前,我们的教育生态,恰恰就是以束缚、控制、压制、监管为特征;以大负荷、高速度和快节奏为根本;以每节课都是最后一课,每次测验都是最后一考相要挟。”连课堂测验都成了不自由的象征。文章还写道:“为了自由,我们还必须摒弃经验。经验不能使人自由”,文章虽然喊了一堆教育要自由的口号,但是我没有看到他提出什么具体的措施,也许是想取消考试和高考吧。类似抹黑中国教育制度的文章太多了,我无意来为制度辩护,现在中国的教育也不是铁板一块了,很多民办学校私立学校纷纷涌现,不少学校也打着自由的旗号,家长完全可以自主选择。关于自由,我只认同一个说法:“从来就不存在不付出任何代价的自由”。如果其他的儿童都在“小负荷、低速度、慢节奏”下学习,学习之后不做测验,老师家长也不给他们传授经验,同样作为家长,我是非常很乐见其成的,我很乐意除我小孩之外的其它所有学生,都能够接受这样的“自由教育”。

类似文章数不胜数,它们先编一个其它国家的典故,或者我国旧时代的故事,对此不惜溢美之词,然后话锋一转,开始批判我们现行的制度、习惯、国民素质等等,最后以号召反思作为结束。我从来不反对自我批评和反思,但是它必须建立在“事实正确、逻辑自洽”的基础上,可惜的是,目前这些要部分中国人去深刻反思的药引子,却不都是事实,比如“德国宪法禁止学前教育”,“德国在青岛修的下水道边的油纸包”,“美国的历史教育”和“日本的电饭煲质量超级好”等等。这些文章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投其所好”,说大众最喜欢听的东西,哪怕是造谣也在所不惜。但实际上稍作思考和分析,就可以发现这里面的问题,要么是造谣,要么是拿个例来代表整体。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消息:以前德国地铁里面没信号,所以地铁里面看书的德国人多;现在华为拿下了欧洲不少运营商的订单,地铁里面也有3G/4G信号了,结果德国人都开始低头刷屏了。Duang!你是不是想起了那个说法:德国人爱学习地铁里也狂看书,相反中国人只低头看手机所以我们应该反思了?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