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敦】Someone will find you(2)

*祝大家白情快乐




人生,总要有那么些不同寻常,目标可以不变但如果每天都做同样的事是人都会无聊,所以为了不那么无聊,太宰治给自己规定,一三五跳水二四六上吊周日看心情看天气看国木田。如此一生追求极致作死的人,若是突然有天转性,那么今天不是他吃错药就是嗑药嗑过头。

在这个适合吃个零食看个小报解个字谜混班的好日子,武装侦探社的正式职员太宰治,今日全天在线没有自杀没有调情,硬生生在自己椅子上坐了半天,表情严肃煞有其事。

中岛敦一边处理着最近自己已经勉强可以上手的文件,一边躲闪着办公桌对面太宰治的视线……怎么说呢,太宰先生,你一上午确定没从我脸上看出朵花?

众社吃瓜群众交头接耳,"太宰又在卖什么瓜,不明嚼梨","有问题绝对有问题,看那怨恨的小眼神,活像被小三谋权篡位","不好说,这立场怎么看都反了",话题逐渐扯远,从最近新上线的情感都市剧到至今人气居高不的宫斗剧,最后,所有人视线集中在太宰的搭档国木田身上。

表面对太宰如何如何无动于衷,为防止群众暴动的国木田一针见血的指出关键不应该是中岛敦的反应吗?哦,不愧是下任社长,对每位社员关怀备至发现了所有人故意视而不见的根本问题。你真是人民的好搭档后辈的好榜样。

事实上其实没人多关心中岛敦是怎么想的,八卦之魂是钢是铁,人往往关注的都是需要吃药的。并且,无论今日太宰治是犯了什么毛病,他想把他的小徒弟捏扁搓圆他都想当然地能办到,因为这是他花光人生所有的幸运才捡来这么一个对他的自杀信仰毫无抵抗又夹带崇拜,经常会去河里捞他,就算被他嫌弃多事也依旧傻傻跟着自己的好徒弟。他就是中岛敦的人生灯塔他就是他的光与电。

如果中岛敦听得到大家的心声一定会站出来大声反驳,不对啊太宰先生,我的确很尊敬您,但其实我还是很有点抗拒的,抗拒你拉我一起投河,还有每次捞完你都要跟着来我家蹭饭。

他恨不得敬而远之。

就是这么个又甜又正直的孩子,太宰治从不担心中岛敦会出现什么他无法预料的情况,敦君只需要在他目及范围内拼命可爱治愈自己堕落的灵魂就好。然而昨晚,当他正遗憾与一位美丽的小姐殉情未果时,偶遇了没可能出现在市中心的中岛敦。敦君,你不是今天请假去墓园了吗,你不是还编了很烂的理由被国木田骂,最后灰溜溜寻求我的帮助吗,横滨墓园的坐标差那么多你难道不认路?

而且,而且为什么,眼圈是红红的。

中岛敦一开始没注意到从他身旁经过的太宰治,心事重重的样子,等走出喧哗地带太宰治才上前打招呼。


「太宰先生?!」


看吧看吧,敦君又在为仿佛无时无刻不在的我感到惊讶。说吧说吧,人生导师不介意临睡前给你开个小灶。


「啊……晚餐在这里解决了……嗯?有人请客啦我怎么可能会有钱。」

「花吗?嗯……本来想放的但看见还有其他人摆在那的花想说是亲人什么的…………」

「不过院长怎么可能有亲人应该也只是……总之,哪里总会有没人去的那天吧,等到那时,我再去延续人气吧。」


语句断断续续不流畅的中岛敦有些腼腆地回避视线,但他的脸上的阴云似乎已化作一场不大不小的雨,消失在他的苦涩笑容里。

熟知对方经历的太宰治内心诧异,仅仅一个下午便心境大变,现在在灯光下苦笑着释然的人是他的敦吗?那、那就没有他光电般的出场机会了……他心里暗叹着年轻人抗打击能力见涨时,既心疼又不甘心地揉了揉中岛敦的小脑袋。


「大人都很喜欢揉人头吗,中也先生也是,发型已经够丑了请住手太宰先生。」

「诶?我没提吗,今天请我吃饭的是中也先生。」


太宰治此人,国木田等人评价他思维之敏捷、思考力度之深刻,就算身处黑暗也能踽踽前行淡然自若地处事犀利。

关于中岛敦,太宰治预想过无数次未来的走向,又纷纷为了每种可能性铺垫伏笔,像诱猫逗狗般将对象引向他铺好的道路,一切都如他预料一一实现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可若是突然蹦出一只蛞蝓就什么都不好了。

什么?!?蛞蝓?!??为什么?!??!

宰式凌乱。

太宰治内心波涛汹涌,但他不会问多余的话,他得永远保持自己气定神闲不会动摇的伟岸形象。等到深夜他陪着中岛敦走回宿舍,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掏出手机去充电然后翻联系人列表。

等翻到中原中也的号码,他自个先被蛞蝓写实的头像恶心得恢复冷静,本也有些困了打算就此作罢,或者明早再装作若无其事地套敦话,可不巧充电时手机没拿稳他手指一滑电话便直接拨了出去。

太宰治是何人,任何意外情况他都能应付自如更何况是深夜骚扰电话。他在脑子里立马设想与中原中也的讽刺对白,例如中也君还不睡吗长不高真是活该,不会是在加班吧,熬夜工作致死的小矮人噗噗噗。反正只要小矮人一发火,他就有一百种方法让他吃瘪。

然而很不幸的,悲哀的,拨通声被瞬间挂掉。

这样有人就彻底不冷静了,中岛敦今日不按套路出牌,他可以理解为完美教育中的一个小失误,然而中也,那个每次都恨不得把他从头盖骨打到脚底却永远只能在他脚底的蛞蝓,竟敢挂他电话!!!!

难道这是小矮人的阴谋?他的微型脑也终于开窍,还内里策反敦一起来怼我?

不惧暴力,不惧深井冰,就怕准备好的套子你不钻。太宰越思考,越感到害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得想。他脑子里可以孕育上万种中原中也不让他好过的结局,却唯独没反思过,深夜打骚扰电话是多么罪大恶极的事。

聪明人永远都在想着所有人在想什么,以先一步行动显现他们的从容不迫,无论他们猜得着不着先来上一句"小姐,也许你的烦恼答案就在不远处,与其潜心等待,不如丢下他们与我一同殉情"。可这世上总有不吃你套路的例外,他们横像一根刺,拔了要出血。太宰治不喜欢出血,他的夙愿是不流一滴血慷慨赴死。

现在,太宰死盯着他的小徒弟盯到全社人围观,他知道中岛敦不是能承受压力的类型,他想知道昨晚的前因后果但他绝不可以自己先开口,先走棋者输率大。

中岛敦却完全不清楚对方心里的复杂回路,他只是纳闷今天太宰先生又抽了什么风。

全社群众:中岛风。


「那个,太宰先生,您有什么问题吗?」不仅是全身缠满绷带,脑子也有问题了吗?


太宰借着光线阴影掩盖他眼底的黑眼圈,满意地一笑,


「敦君,昨天,你是不是和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共进晚餐啦。」

「诶?昨晚不是已经跟你提过了吗……」中岛敦不解太宰治为何突然提这事,常年放空状态的大脑却突然间电闪雷鸣,


中也先生是黑手党,他与敌对组织的干部吃了顿饭…………这不是赤裸裸的背叛吗?!不行,打死也不能说出来,他在大脑里构思了一幅全社吊打老虎的画面,啊啊啊太宰先生你为什么又突然坑我!

看着太宰一脸奸计得逞,而中岛敦怯怯不语的紧张模样,群众们开始沸腾了。国木田第一个侧目,敦你昨天跟我请假莫非还有隐情?

没有没有,打死都没有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是不是太宰教唆的。


「什么什么,敦君你和谁一起去吃饭?我们不认识吗?」

「重点不是吃饭,所以,有没有送你礼物?」

「喂太宰,你想秀恩爱也换个场合地点。」


正面受到来自直美和与谢野小姐的双重夹击,侧面有国木田"废物过滤"视线洗礼,还有不嫌事大在一旁玩起翻花绳的谷崎和贤治……屈服的新人哆哆嗦嗦地交待了时间、地点、事件、人物和具体过程都打上虚化效果,反正、反正你们都一副自己都很懂的样子。

敦啊,你真是全社的宝物啊。我社新人已勇创记录超越社史,登上全横滨最大最奢华的餐厅,附赠池面一枚鸡汤一盆。副社长,我们不考虑庆祝一下吗。


「想不到啊,第一个脱单的竟然是新人。」

「不过要顺利发展才行呢,敦君,以后一定要及时汇报实况进度哦。」

「敦,我社是不介入社员私下生活的,而且现在还有人在认真工作吗,太宰,都是你的错。」

两位女性暂且不知,国木田仿佛已深信故事主人公兼始作俑者就是太宰治,那傻子还在不嫌事大的傻笑。

「那你怎么没给我带手信?」只有江户川乱步关心着他的福利,冷汗直冒紧张到自动屏蔽的中岛敦唯独听到了这句,但他没法接话说下次会记得,他连有没有下次都尚且未知。


对啊,怎么可能有下次,没道理的事,但他那小小的心脏,是怀着淡淡的期待吗。

中岛敦不懂,他不懂期待近似于欣喜更胜于仅仅憧憬。他过去不曾有过类似的感情浮现,他一直活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能得到他人认可便是他最大的救赎,情爱?他还未站在起跑线。

群众们讨论得热锅似的,中岛敦低着头的轻声被国木田叫停的吼声盖住,太宰眼尖,他隔空看着那嘴型,刚建立起的有恃无恐瞬间被一颗子弹打穿地基,摇摇晃晃的,晃得他害怕。

对于半辈子没遇见几次足以令他恐惧的情况的太宰治,当稍微感知到即将超乎他掌控的予感,他就想搞事。



三月,春意淡薄之时。春捂秋冻,稍不注意人就容易感冒发烧流鼻涕,特别是那些觉得自己身体铁打无惧风雨一年四季工作无休的人。中原中也走在路上突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惊得走他旁边的广津烟灰落在外套上。

他正要跟着中也先生回据点拿下一次的任务书,顺便把立原等人拖欠许久的报告一同带来。

广津深吸一口香烟,心想今儿不也是个什么情人节吗,现在节日太多每月都过,除了广告传销不少假期福利什么的通通没有。人民公仆算什么,他们黑手党逢年过节也得顶着子弹飞刀上班,拿一样的工资干不一样的工作,保险还是死后生效伤残不计,谁能跟他们比谁命硬。

今天其实本来该轮到他的上司樋口他不该越级,然而黑手党组织有时还真有点毛病,为人上者总有些特殊爱好比如萝莉控比如跟踪狂,下面的人便总得替他们背锅。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广津私下还是很尊敬自己这位上上司的。


「中也先生,天气凉,还是多穿几件吧。」

「废那么多话快上车!」


中原中也一如既往的言辞辛辣,不过也稍微拢了拢自己的披风,妈的是不是有人在骂我。


「中也先生?这是什么东西?」


刚坐上副驾的广津脚边有个一个白色的口袋,硬硬的冰冷触感。中原中也盯着那个口袋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表情骤变一脚把广津踢了下去。

广津大叔还没来得及叫喊就被跟着下来中也拉着远离车子,身后响起爆炸声惊得他回头把单片眼镜弄歪了。

…………真是好大一出戏,可比起踢人就没有更温柔的方法了吗!体贴一下老年人脆弱的身心好吗!他看向中原中也凝视爆炸的侧脸,自觉危险住嘴。横滨的警察若闻风肯定会随即敢来,广津突然有些担心中原中也到时候会不会直接把警察小伙一起撕了。


「中也先生,这是你新车?真是多大仇多大恨啊,我苦思许久,犯人可能大概多半是位对你有极大意见的人。」所以千万不能迁怒他人。


你有苦思吗?你不是一瞬间就明白肯定是太宰那小子干的吗!哼,正好……这样他就有打死太宰不算数的理由了。

一个人愤怒的值是有顶点的,中原中也其实还未达到极限,可能是近年又被磨练出了新的最高值,看他现在嘴角抽搐张牙舞爪作势要去揍人的模样和几年前车子被炸是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少不了大动静。广津目送中原中也消失在街尾的身影,想着今晚是不是又得在酒吧里等着大仇未报大肆酗酒的中原中也。

大叔点燃一支烟放到嘴边,享受着身后爆炸带给自己的电影效果。

诶,等等,我的任务书怎么办。



中原中也对于太宰治的报复心里是有数的,半夜挂你个电话你还来劲了,平时给你好好打电话你不接你他妈还蹬鼻子上脸给我好看?!太宰治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恶心讨厌!

中原中也火速赶到侦探社附近,他不确定自己能找到太宰治但至少也要把他的窝给他点了。

别怪大爷不客气,平时你给我使个小绊子挖个小坑都懒得跟你计较,但你凭什么又炸我新车?你是仇富还是仇有车族,反正一个意思你就是没钱穷。

穷人多作怪。今天不把你打到地底去你不知道自己姓啥。我告诉你,你姓太宰,太他妈想让人宰!

火势汹汹的中原中也一步一步走向侦探社的门口,全身被黑色笼罩又露出点醒目的橙发,浑然一幅老子是黑社会老子走路带风带bgm,还好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路人不多,不然很可能明天横滨的媒体又多一个头条。

中原中也抬起就是一脚,侦探社那常年失修的大门就被踹开了。


「哇?!?」


中原心也料想的全社震惊场面没有,太宰临阵跳窗摔死的画面没有。

怎么每次见到你,你都这么狼狈。

坐在满地散落的文件上,头上盖着纸箱子,中岛敦呆呆地望着被踹开的门,又呆呆地把视线转移至始作俑者。

今天一天因为太宰先生的原因,全社人员都没有完成固定工作任务,除了常犯太宰先生和乱步先生,连国木田先生也是接近下班点才做完,并且把其他人剩下的工作全交给了中岛敦。

虽然情况并非因他而起,但中岛敦秉着积累经验弥补过错的精神坚持做到现在。可是没人告诉我,这里会有人来踢馆啊。

而且,还是他认识的人。

中岛敦傻眼了,他心里还在想着今天自己那点小九九,就像你很想要一个东西但你不敢轻易声张结果有人就给你送门上来了,可惜中岛敦的脑容量太小,一下子接收不了那么庞大的信息,他开口就是抱歉侦探社什么都没有没有钱没有美女没有太宰治请您打道回府。

中原中也看着作跪伏状的中岛敦,差点中招地跟一句"不是有你吗"。但他的气还没有消,他还是要打太宰。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下午说有事就外出了……」


好样的青花鱼,真棒啊你,你喜欢和炸弹狂做基友可以,但企图让他和车子一起永远消失在这世上就是你该死了。中也走进社内翻看书桌,最后锁定了桌面凌乱却固执把书本按照音序整齐堆放的那张。

中岛敦看着中也把那张桌上的杂物推开,拿马克笔画了条棒槌似的海生物,然后掏出手机。


「喂,是我。明天帮我准备一样东西,地点我待会详细告诉你。」


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是黑手党特有的意义不明不明觉厉行事风格,中岛敦怕怕的,不敢上前问中也先生是不是在干坏事。

太宰先生又做了什么荒唐事吗?得让你大老远跑来折腾他的桌子。

没什么,就是太宰欠了我三百万。中也心里估摸着前后两辆车算个折旧也就差不多。还没算精神损失费。

三百万啊……三百万!!这是没什么吗?!?三百万?!把太宰先生卖了也没这个价啊。

中岛敦惶恐得看着中原中也,仿佛欠钱的是他。太宰先生你可千万不能因为欠债而把什么不该抵押的东西抵押出去,比如侦探社比如他。

完事的中原中也看着小鬼畏缩在一旁的样子,他有点不乐意了,怎么说也是一起吃过饭的关系,他要整太宰又没你什么事。


「你怎么还在这?」

「工……工作……」


这间快倒闭的侦探社工作多到要你加班到现在?小鬼你莫不是又被人套路了吧。

中岛敦傻笑着去捡散落在地的文件,他怎么能说其实究其根本原因还是你中原中也,他已经做好被打死也不向任何人透露实情的心里准备,他可不是叛徒啊,哪边都不是。

一只套着黑色手套的手伸到面前,中岛敦抬头望进一对深蓝的瞳子里,坦坦荡荡如同本人一样。


「喏,赶紧收拾回家。」


若给予自己归宿的是侦探社,那他便永远也不会做出伤害侦探社的事……仅仅是接受一些好意不会遭报应吧,况且,中也先生这么温柔一定是他本性如此。

中岛敦自我催眠着,他是个不擅长接受他人善意的人,第一次是太宰先生,然后直到现在,直美酱每次帮他借图书馆的书他都能感恩他们兄妹到土里去。

掌控不好自己的性情、感情,如同没有驯服自己内心的野兽。这是某本书上的话,中岛敦因为"野兽"二字而反复阅览那一篇,读没读懂暂且不论,倒是他总容易想起藏在自己体内的另一个自己。

自己是多么的丑陋,这点真是很难令人遗忘。他现在一定又埋着头不敢看对方的脸。


和中原中也一起收拾好杂务的中岛敦步上了回家之路,不过不知为何中也先生也一路不语地跟着,像他黑色帽子一样沉默。中岛敦开始还有些紧张犹豫,后来索性放弃。

难道,还要找太宰先生算账吗?他不知怎么的心情有些好,好到想偷笑,不敢正大光明是因为这个时候他更应该担心另一方不是吗。

回家之路是那样漫长吗,中岛敦以前从来没这么觉着过,因为他每天下班回家之前想的都是今晚吃什么,多想几遍时间便很快过去,然而今天不同,他只想着长点好再长点也好。


「先生,需要巧克力吗?」


身着抢眼华丽的少女,突然横在中岛敦眼前,少女手提篮子,看样子是装满了兜售的商品。

中原中也不由想起广津今天的抱怨,说最近年轻人节日多得不得了,尤其是每月14号,一个情人节不够每个月轮着来不带重样,比如今天就是个什么白色情人节。

中也没说他知道,但为了体谅下属他什么也没说。

逐渐黯淡的天空带走了街上最后的余温,中原中也瞅着前方人露出的小臂与小腿,像是不知冷般暴露着皮肤。

他漠视着被推销缠住的小鬼,一看就非常好忽悠的小鬼,想推开又怕对方是女孩子伤着,毕竟自己虽普通无特色本质上也是只老虎,摇头说自己没钱没对象傻笑的样子他为什么觉得有些可怜。

中原中也上前拿起少女手中的礼盒塞中岛敦手里,然后把钱放她篮子里,径直往前头也不回地走了,仿佛自己做了多伟大的一件事。

但对于中岛敦而言还真有点大,大的他承受不住。他追上前方疾走的中原中也,想都没想就把巧克力往前递。


「中也先生!」


中岛敦只想着快点把这烫手的山芋还回去,他没料想过以他的身高现在这个姿势他手上的盒子只会直接撞中也脸上。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悲剧已酿成,抢救已无效。被自己花钱买的东西打脸的中原中也表情很难看,难看的他想原地爆炸,如果眼前换个人他会直接把东西拍对方脸上,加重力操作那种。


「你有何不满?」

「没有没有……抱歉,我想您可能会错意了我并不需要这个。」

「那你准备被那女的拉回去买一全套吗。」我会错什么意了?你不知道这是最近新兴的推销手段吗,那架势摆明就是要坑你这种单身小白狗。


黑色的人逼近,正准备好生教训一下这只敢碰他脸的小老虎,你说你,送你个礼物你高兴不就可以了吗,偏偏一幅天塌了似得样子是你没收过礼物还是你只是单纯的不喜欢。

不喜欢要说啊,你一直磨磨蹭蹭的会让我以为你对我有意思。

中岛敦心里乱的如同他去树上救吊在上面下不来的太宰结果自己被树枝缠住挣脱不开时被粗糙的树皮叶子摩擦那样慌乱,他想快点逃啊,逃避可耻但有用啊。

中原中也越来越靠近,近到中岛敦可以看见他帽檐阴影下的额发,他竟然有动手推开的胆大想法,可是还没来得及一个诡异声音突然响起。

这次中岛敦是彻底想逃了,此情此景下肚子突然不争气的叫喊,他怕被灭口。

中原中也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被太宰炸到这来他连口水都没喝过,还被动发了张好人卡,他以为自己早就气饱了,没想到还是高估人类原始的欲望。他笑着,笑的对方发慌,连忙退至街角墙边,然后一手挡住中岛敦的逃亡路线,他刚好可以看见小鬼通红的耳朵。

中岛敦慌忙侧头却差点碰到对方鼻尖,这个姿势他不是很舒服,但他被未知的力量锢住动弹不得,你们黑手党都喜欢对着别人耳朵说话吗,他们猫科动物耳朵敏感全身都敏感。

中也低笑着,少年,你对黑手党还一无所知。




「你不是最喜欢茶泡饭吗你至少给我这个啊。」

「都说了我最近钱都请小镜花吃豆腐了,请您不要嫌弃了。」


中原中也盘坐在25平米左右的简陋屋子,吃着刚泡好的方便面,对面坐着中岛敦,无奈支着脸。

如果有一天,你家突然来了个黑手党,要蹭饭要蹭地还嫌空间小,嘴里骂骂咧咧地说着“妈的青花鱼”之类的脏话,你没想把当害虫他赶出去也没这胆,你反而暗地觉着他可能真的很饿,他骂的好,仿佛骂出了你多年的心里话,那你可能也是吃了假的钙片喝了过期的牛奶脑子不好使了。

不过没事,他的本来就经常不好使。

一个是黑手党干部,一个是侦探社的小跑腿,本来毫无关联的二人结下一段缘分。这场邂逅放在以后他们长年的交往中显得微不足道,因为今天什么也不会发生,只有一个小矮子黑手党吃了顿霸王餐,顺便霸占了小跑腿小半夜时间陪他聊天、骂太宰。

第二天一早,太宰治心情极佳,可能是昨天又做了什么让他开心让别人不开心的好事,他踏着愉快的小步伐,到社发现所有人都围着他的桌子,啊,难道,昨天情人节还有对我余情未了的小姐送的巧克力吗。

众社员以国木田为代表回过头都是令人难以捉摸的神情,太宰往他桌上一看。

尖叫声冲破了天际。

好大一坨蛞蝓!!!

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整个桌子,太宰连忙躲在刚进门的中岛敦身后脸色苍白,


「敦,昨晚不是你最后离开吗?!」


中岛敦被太宰的推得没站稳,看见桌上的生物呼吸也是一窒。

中也先生,你也真够狠,知道拿太宰先生的弱点往死里踩,就算知道弱点是埋汰自己也毫不犹豫。要怎样才能做到你这样帅气地打击报复敌人。


「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中也喝了口中岛敦热好的牛奶,和酒相比也不算坏。


人真的不作死不会死,总去挑战自己的可能性可能不会死但会接近自己恶心的极限,这是结合昨晚所听中岛敦得出的唯一结论。


「太宰先生……出来混是要还的。」


所以说,别自己恶心自己了,洗洗脸上班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