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4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懒懒地靠在门柱上,看着求职大厅依旧熙熙攘攘,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人穿着各异,进进出出,每个人都怀揣着自己的未来,来到这个梦开始的地方。微风轻拂,路边的老榕树纹丝不动,因为醉酒一夜没睡好的自己,不知不觉就打起了盹。

梦乡中肩膀突然被摇动,睁开眼发现是小李。他在里面没看见我,看我居然睡着在门口台阶的石柱旁,赶紧把我摇醒。

看着小李满头大汗,我赶紧递过去一根冰糕,“给,快吃解解暑。都快十一了,深圳的天气还这么热,你看我衬衣都湿透了,呆在里面有点喘不过气,还是在门口风凉。”

“你的简历都投完了吗?没认真挑选下?没和招聘单位的美女套套近乎?”看着我从人才市场出来的那么快,小李很是讶异。

“当然,十份都投完了,这么多单位招聘,我看找个工作应该不难。”我也买了根冰糕,一边吃着一边笑着。

“我有一种预感,七天内我一定能找到工作。如果一周都没单位要我,我就打道回老家。”我和他打趣,其实我知道,5号是我这次深圳之行的底线,再没消息,我就回家继续我那淡的似水的工作。

“你这小子,还真狂,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阿光也出来了,听到我和小李的对话,很不服气的挑衅着。

“要不我们打个赌吧,如果我一周内找到工作,我请大家吃大餐,如果我一周内没找到工作,我请你吃大餐,怎么样,靓仔?”我淡淡地回应着。

"阿松,你傻了吗?怎么输赢都要你请客?该不是酒还没醒?这样,你找到工作,阿光请我我一起大餐,你没找到工作,你请我们大餐,这样才公平吧!"小李也来插一脚。

"兄弟,我没傻,阿光一片好心鼓励我,找不找到工作都是我赚了,这顿饭我该请,要不今天中午我们找个地方,就提前把庆功酒喝啦?"我很认真对小李说,内心掠过一丝暖意,我们才认识不到24小时,就这么替我考虑,看来这兄弟我交定了!

等到剩下的兄弟们出来,我提议去吃顿大餐。听了请客的原委,大家一致决定去吃经济实惠的面点王,还纷纷建议说酱大骨,杀猪菜,乱炖等特别好吃,而且是深圳著名的快餐连锁,正宗东北菜。

我立马否定了这个建议,既然请客就要吃顿正经餐馆,快餐厅实在上不了台面。对于刚从内地来到大城市的自己来说,最怕就是被别人瞧不起,吃顿大餐倒是建立信任的最佳方式。于是我问小李,深圳有啥特别想吃的酒店,他想都没想就告诉我...胜记鱼庄。

其实来深圳之前,我基本保持月收入过万的状态,那是1999年的中国,这个月收入相当于我父母一年的工资。虽然深圳的物价和内地比实在贵的离谱,但我觉得花个千把块请大家吃顿饭,这还是属于我的能力范围,何况来深圳两天了,还没吃上顿正宗的粤菜,实在心有不甘。

于是我们六个人打车去八卦岭,路上出租车司机听说我们去胜记,推荐了顺德鱼生,又看着我们青涩的面孔,善意的提醒我们要看紧荷包,粤菜虽然美味,但价格更是美丽。

食在广东果真名不虚传,无论是冰镇芥蓝的清脆欲滴,还是缩骨鱼头的葱香四溢,还有入口即化的顺德生鱼片,其臭如兰的榴莲蛋挞,尤其是霸王花虫草煲猪肚鸡,汤头鲜美,唇齿留香,第一次吃正宗粤菜,就彻底被它的色香味俱全所征服。

虽然来深圳有一段时间,但为了降低成本,大多都简单打发三餐,只求早日找到工作。第一次体味粤菜的美好,大家吃的很满意,今天中午也不敢喝酒,担心下午会有面试消息,倒应了粤菜的天然本味。

九月底的太阳晒得地面渗油,结完账我们准备步行回旅馆冲个凉,然后躺在床上等着命运的召唤。没想到,刚走到前台,大姐就把我叫住,告诉我有单位约我去面试。虽然工作的事八字还没一撇,但在那一刻,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