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花落去02

清明过后,气候一天天的暖和起来。我家院子里的两棵枣树也开出了一朵朵白色的稚嫩小花,在碧绿的枝叶下显得格外别致典雅。两棵枣树长在院子的偏东面,相隔不过两三米的样子。再往北是一棵碗口粗的香椿树,长得笔直而高大。我每天看着它先是发出嫩黄色的小叶子,然后叶子逐渐变得青翠欲滴。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奶奶吩咐大伯用一根长长的、一端系着镰刀的竹竿从树上削下一些枝叶下来时,才知道原来那树上的叶子居然可以吃。于是,那几日我看着母亲变着花样的用香椿叶给我们制做早餐的下饭菜。或用热水一烫、沥干水分,加入香油和盐巴搅拌均匀。或洗净后跟青辣椒一起炖碎,然后放入香油和调料。或来个香椿叶炒鸡蛋。

用罢早饭,平平和青青要去田野里给家里喂养的那头老牛及那头拉磨的驴挖草,于是我也跟着她们屁颠屁颠地去了。走在田间小路上,一眼望去都是碧绿碧绿的麦田,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两块醉人的黄,那是油菜花。平平青青一路走一路用镰刀割着脚下生长茂盛的的青草。而我则采摘着一朵朵叫不上名字的小花。

待平平、青青的筐里装满了草,我们便一路返回。回到家里,奶奶正在院中晒着太阳,纳着鞋底。父亲则继续在东屋里忙活。一头被蒙着眼睛的驴正拉着一个大磨盘一圈圈地走着,父亲时不时地往磨盘中倒入一些东西。

初开始我并不知道父亲在做什么,这头驴又为什么要一直拉着磨盘转。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是在磨芝麻香油。每每有新磨出的香油出锅,父亲则会选择在早晨骑上一辆自行车,车后面放上刚磨好的香油,手上拿着一对可以发出叮叮声响的铁片在村附近叫卖。因为我家的香油纯正、味道香,也时常会有人主动上门购买。有的人直接给钱,也有拿芝麻或其他粮食进行兑换的。

在我懵懂又不太清晰的记忆中,我的父亲、母亲他们似乎都是繁忙的。因为我的爷爷是地主,所以家里的田地自然不少,而那时候耕地种田除了家里的一头老牛外,其他基本上都要靠人力。而在农闲之时,磨香油也成为了当时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天黑了,结束一天的生活要睡觉了。晚上我和母亲睡在一头,父亲睡在床的另一头。平平青青睡一张床,哥哥睡一张床。而这三张床却都摆放在堂屋西间的一个房间内。房内除了母亲陪嫁过来的2个大木箱子外,就是这三张床。奶奶和爷爷睡在东间。两个房间都没有门,只有门帘。晚上睡觉的时候时不时地可以听到爷爷奶奶的咳嗽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青•欢乐颂[https://www.jianshu.com/c/819b69db8c5e]第三期我和冬天有个约会集...
    kkkkkcl阅读 5,305评论 33 433
  • 借人之智,完善自己,学最好的别人,做最好的自己。 狂风暴雨的洗礼来得匆忙,亦走得匆匆。 向日葵葵花园里一片狼藉,有...
    大熊之影阅读 3,531评论 10 323
  • 凌晨四点醒来,突然地就莫名心悸。记起了我人生中的三位老师,心软得一塌糊涂。 第一位是我的初中班主任,我的数学老师,...
    细雪如烟阅读 2,177评论 36 154
  • 01 我的名字叫大白,是我的小跟班取的,我觉得太过俗气,所以我更喜欢你叫我白公子。我有一身洁白如玉,清美如雪的肌肤...
    花千桂枝阅读 2,090评论 18 160
  • 渐渐长大的我们知道,很多事情都会事与愿违,不在计划内;不属于自己的就放手,不用努力挽留那个留不住,不用拼了命去在乎...
    大熊之影阅读 4,258评论 17 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