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母亲带我们去逛会

20字数 1291阅读 3428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们镇上一年一度的三月二十八会又热闹了起来。

那天我妈带着我和妹妹们去镇上逛。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们来回穿梭着。

转了一会儿,我妈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卖衣服的小摊子前,停了下来。我妈看看这件,再用手摸摸那件,足足有半个小时。

最后,她把一件花衬衫拿了过来,在我的身上比划了一下,满意的点了点头,问我喜欢不喜欢?

那个年代的我们,物质匮乏,母亲很少给我们买衣服。所以,当她要给我买衣服的时候,我开心的点了点头,脸上因为太高兴而略微发烫,我想,当初如果有一面镜子让我照照,我一定会从镜子里看到那个满脸通红的自己。

母亲见我点头,微微笑了笑,然后,转向摊主:“这件衣服多少钱?”

“你要的话就五块吧。”摊主爽快的说。

“三块钱我给娃拿一件吧!”母亲讨价还价。

“我这衣服是三块钱取回来的。大嫂,你应该让我赚点儿钱吧?你给三块六拿走。”摊主说。

“三块五,行不?”母亲讨好的对摊主说,又看了看我。

“好,不说了,就按你说的,三块五。”摊主也是一个干脆的人,他边说边把那件衣服往袋子里装。

我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母亲,尽管我没有央求母亲把这件衣服一定买下来。

母亲又一次的看了看我,一边从她的裤兜里掏钱一边对摊主说:“好,我给你钱。”

母亲掏出一卷钱来,全是一毛的,她数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对摊主说:“三块四吧。”

“行行行。”摊主有点儿不耐烦的说,把衣服递给了我母亲。

“不是有钱么?还讨价还价的!唉!”摊主看了看母亲手中还剩下的几毛钱说。

母亲没有再说什么,接过衣服,脸上浮出了一点点儿笑意。

然后,她拉上我们姐妹三个,又在卖衣服的摊子旁边,掏出她身上仅剩的三毛钱,给我们三姐妹每人买了一根冰棍。

两个妹妹接过冰棍,香甜的吮吸起来。

我妈刚才给我买衣服,已经花了三块多了,我实在不好意思吃这跟冰棍。

我把冰棍递给我妈:“妈,我不吃,你吃。”

我妈接过冰棍,舔了舔,然后,她一咧嘴:“太冰了太冰了,我受不了这个,你快吃。”

看着我妈被冰棍冰得咧开嘴的样子,我嗤嗤笑起来。再看看两个妹妹那么陶醉的吮吸着冰棍,我的舌头也朝着自己手中的冰棍“扫射”起来。

我妈看到我们姐妹几个那么开心的吃着,脸上浮出了满足的笑。

十年前,父亲买了冰箱。买来冰箱的第一年夏天,父亲买了一箱雪糕放在冰箱里,那天,我回娘家,母亲拿出两根雪糕,递给我一根,那另外一根,她吃了起来,吃的那么香甜又满足。

看着母亲吃雪糕的样子,那一年逛会时,母亲给我们买冰棍的事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们姐妹吃的那么津津有味,母亲在一边那么满足的看着我们……

可是,当时,我的母亲为什么说她嫌弃冰棍太冰呢?而且,还做出那么逼真的嫌弃表情,想到这里,我笑了笑,眼中带泪。

那时候母亲的“谎言”,我现在才揭穿。也深深的领悟了那谎言背后深藏的母爱。

幸好,我妈现在还能吃能喝,我现在孝敬她,还为时不晚。

现在,我回娘家,院子里有卖菜的或者卖水果的,我妈买东西时,只要觉得人家要的价钱合适,她基本上不会讨价还价。我完全找不到我十来岁那年,她给我买衣服时和别人讨价还价那可怜巴巴的样子。

我想,是我妈傻了吗?可我分明看到母亲脸上的笑是那么开心又舒心。

原来,我妈也不是一个难缠的、斤斤计较的女人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