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Mybit平台要注意什么嘛?

很快的,第一天过去了,复制浏览打开,【mbt6路径cc】育兽花内的小兽,挣扎微弱了一些,可似乎还没有放弃,也在努力的想要控制因血脉驳杂渐要分崩离析的身体。

    这一整天,白小纯忘记了四周的一切,他的目中只有眼前育兽花下的小兽,他轻声喃喃,用他最柔和的声音去安抚,用他的心去鼓励,他不断地说着话,甚至尝试用灵力融入育兽花里,哪怕他明知道这没用,但依旧这么去做。

    渐渐地,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白小纯没有丝毫休息,他的双眼已弥漫了血丝,他体内的灵力在这不断地释放下,早已枯竭,而每一次灵力的新生,都会被他融入育兽花内。

    那灵力,带着他的祝福,带着他的哀伤,更带着他的鼓励安抚,四天的时间,他都在说话,一直鼓励,每次这小兽挣扎的剧烈,似感受到了疼痛而传出轻声的如哭泣般的呜咽时,白小纯的安抚,仿佛让它感受到了温暖,渐渐平静下来,可是白小纯却绝望的发现,它的气息越来越微弱,而死亡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铁蛋,你知道么,我小的时候,爹娘还在的时候,没有这么怕死……也不知道什么是死。”

    “等你好了,我带你去见李叔叔,他对我很好,就像父亲一样……”白小纯喃喃低语,说着自己的过去,说着自己在村子里以及宗门的一切。

    在第四天深夜,无论是四峰的山兽,还是深渊的天角,都慢慢收回了目光,带着叹息,不再关注这里,可却有一条大黑狗,在这天夜里,默默地来到了百兽院,来到了阁楼后,来到了白小纯的身边,趴在育兽花旁,同样悲哀的望着育兽花内的生命,轻轻的舔着。

    又过去了一天,第五天的黄昏,白小纯疲惫不堪,这五天对他来说,仿佛不眠不休炼药五个月,可他没有也不愿放弃,他依旧在鼓励,不断地说着已翻来覆去的话,不断地安抚,可这小兽的挣扎,越来越微弱,当第五天深夜时,它忽然猛烈的挣扎了几下,接着挣扎变慢似乎还带着阵阵的抽搐,渐渐的不动了,死亡的气息,笼罩着育兽花也弥漫着白小纯及夜行兽。

    “活着!你要活着!”白小纯一把抓住育兽花下的小兽身体,带着泪眼大声吼道。

    “落陈家族追杀我,十多个人要杀我,我都活下来了,我以伤换杀,我用断了的骨尖去挣扎命运,你也要这样,活着!!活下去!!!”

    白小纯大吼,他不断地涌入自己的灵力,不断地鼓励甚至是咆哮,那原本不动的小兽,渐渐颤抖,渐渐开始了挣扎,这挣扎越来越强烈,它的求生之欲,在这一刻似乎随着白小纯的话语而更强的激发出来。

    “展开你的求生之力,去控制你的身体,去从这里冲出来!”白小纯擦去眼泪,大声吼道。

    育兽花内的小兽,挣扎更努力,发出了呜呜的声音,每一次挣扎都会有剧痛,让它身体颤抖,可它不再放弃,似乎有一股意志在支撑着它,这意志极为强烈,仿佛超越了它的求生之欲,成为了它此刻生命中的一切。

    “你将是最强战兽,你是我白小纯一辈子的伙伴,我创造了你,我培育了你,我不允许你死!!”白小纯声音带着沙哑,疯癫一样。

    随着他话语的传出,这被他鼓励了整整五天的小兽,不再发出呜呜声,而是传出了嘶吼咆哮,尽管听起来很微弱,可的确是在咆哮,与此同时,它黯淡的生命,居然在这一刻强烈的闪耀,好似燃烧,不断地爆发,越来越磅礴,天空再次出现了云层,轰隆隆的转动,似它心中的那个支撑自己的意志,使得它再次向命运挑战。

    这波动,引起了北岸的注意,不少弟子惊醒,四大峰的掌座,也都纷纷吃惊,直奔白小纯的百兽院,还有更多的弟子,也都神色变化,赶紧冲出,从四面八方,来到百兽院时,育兽花内的生命气息,再次滔天,引动了苍穹,使得云层转动越来越剧烈。

    四峰山兽,深渊天角,还有种道山上的目光,甚至半空中,那白衣老者的虚影,没有人察觉之下,再次出现。

    就在这时,在第五天过去的刹那,第六天到来的瞬间,那育兽花内的咆哮,惊天动地的传出,更有一股冲击扩散,使得疲惫不堪的白小纯,立刻被推的退后,倒靠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夜行兽也被推开。

    轰的一声,育兽花直接碎裂,一个小兽的爪子,猛地伸出,这爪子锋利无比,仿佛可以划破虚无,甚至还有火焰在它的爪子上若隐若现,让所有人看到后,都觉得心神一震,触目惊心。

    与此同时,这爪子向着四周狠狠一撕,终于……露出了一个小兽头颅!!

    似马,似狗,似蜥,似鳄,似龙!

    头顶一根独角,能看到背部一排白色的毛发,身上却有黑色的鳞片,牙齿锋利,双目紧闭。

    “这是……”半空中的白衣老者,目中露出奇异的光,顿时心动,他也没想到,这小家伙居然真的可以活下来,而且看这样子,潜力无穷,甚至是可进阶的血脉!

    这一刻,古兽深渊内,天角墨龙猛地睁开眼,四大山兽同时震动,整个北岸所有战兽,全部颤抖。

    四周众人传出惊呼,换了谁,都可以一眼看出,这小兽……必定超凡!!

    四大山峰的掌座,全都倒吸口气,目中露出强烈的光芒。

    “出生就可掌握术法,那爪子上的火焰,说明它是……六阶血脉,天啊,我灵溪宗居然出现了六阶血脉的灵兽!!”

    “这将是我们北岸,未来的护宗之兽!!”

    “哈哈,我们北岸,终于诞生出了一个超越了天角墨龙的六阶灵兽!”

    四周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冲了过去,要近距离去查看,白小纯靠着墙壁,身影被众人遮盖住了,他没有在意,只是在笑,为铁蛋开心的笑,也为自己开心的笑。

    “活着就好……”

    此刻,这小兽在头颅伸出的刹那,它的双眼用力的睁开,瞪着,它的眼睛很大,看起来很是可爱,流露灵动的黑色光芒,看向四周,似在寻找。

    这是它伸出头后,第一个动作,这个动作的意义极大,旁人或许不知道,可半空中的白衣老者,却是心神蓦然一震。

    “它在寻找……”

    四周被众人阻挡,小兽仿佛找不到自己心中所渴望的那个身影,神色焦急,露出暴躁之意,发出阵阵低吼。

    就在这时……

    “铁蛋……”白小纯靠着墙壁,支撑着身体,疲惫中带着激动与喜悦,顺着人群的缝隙,望着那只小兽,轻声开口。

    他话语一出,那小兽不再暴躁,身体猛地一颤,瞬间转头,目中闪耀强烈的光芒,同样从人群的缝隙里,它看到了白小纯,凝望时,它的目光渐趋柔和,慢慢浮现惊喜,仿佛看到了亲人。

    它找到了!

    似乎……支撑它不断挣扎,最后不顾一切的那股意志,就是它想要冲出育兽花,去睁开眼,去看一看,那带给自己温暖,鼓励着自己,安抚着自己的人,哪怕只是看一眼,也就足够!

    这种情绪形成的意志,超越了求生!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对于铁蛋来说,这一瞬,这个陌生的世界,不管有多少陌生的人阻挡在它的面前,在白小纯开口的那一瞬,全部消失了,只有白小纯一个人,就是自己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