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梦--程落薰篇

我总是会想,是不是一个人最紧张无助的时候,回想起那个一直埋在内心深处、却无比依靠的人。我总是会想,是不是一个人最紧张无助的时候,回想起那个一直埋在内心深处、却无比依靠的人。

所以,康婕在心慌的时候,会想起萧航。李姗姗毁了容,第一反应是大声叫宋远的名字。林逸舟在最后的生死关头,会打我的电话。我会在受伤的时候,会寻找你的安慰。

我们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

我们受不了痛苦、寂寞、担忧、害怕。我们渴望得到温暖,渴望得到幸福,却不知道需要幸福与温暖的人不止我们一个。

我走街上的时候,看到过不少外表光鲜亮丽的人。那时候我常常想,他们是不是和我一样,受到伤害之后,就要用这些来武装自己?我在拉萨病倒了,你千里迢迢的从长沙跑来看我,我说你疯了,你无谓的笑了,那个时候,我的心暖洋洋的。

原来这个世上,还是你对我最好。

我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你,你一次又一次的原谅我。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想说了,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我们相遇在初夏,那是一个美妙的梦。

但是梦是梦,现实是现实。

命运安排你做我人生的过客,见证了我那些仓皇、无助、斑驳、薄凉的人生,留下了斑驳记忆的人们。

唯独你。

如果回忆是一道明亮的银河,那你就是当中最闪亮的明星。

如果回忆是一片蔚蓝的海洋,那你就是当中最美丽的珊瑚。

许至君,遇见你,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事情,没有之一。

人如其名,一位至情至性的君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