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个月,那个在西雅图留学的女孩,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人间炼狱?

96
大千一墨
2017.07.09 00:18* 字数 2349

这两日,一个在西雅图留学的女孩被轮椅送回北京机场的事件,在朋友圈掀起了轩然大波,伴随她的,是一个叫做“笑气”的听起来很美好的名词。

1. 

从天堂到地狱,不过一步之遥

这个女孩叫林娜(化名),十年前就被家人送到国外留学,本来天子骄子前途无量,却不料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不但没拿到学历,还在全世界人面前出了名,尊严扫地地被用轮椅送了回来。

林娜自述说,“我爸爸妈妈应该没有想到,我是坐着轮椅被工作人员推着出现在北京首都机场。他们当时震惊伤心的表情是我这辈子都不愿意去回想的画面。他们的宝贝女儿,送出国这么多年,学位没有拿到反而像个傻子一样被人送回来。他们开始自责这些年把我一个人放国外,对我的关心不够;我心里也难过,当初没碰气球应该多好。”

林娜说,是气球毁了她。她留学十年,没抽烟也没酗过酒,但是微信里到处充斥着贩卖气球的留学生,她抵不住诱惑,买回几盒所谓的气弹。

只不过尝了一次,林娜从此就坠入了恶魔的深渊。

据新京报报道,早在去年底,林娜的父母就发现林娜吸食笑气上瘾,因此勒令她到一位长辈家去住。此后两个月,林娜戒断了笑气,但是两个月后的一天,林娜借口去拉斯维加斯办事,到达的第一天,就联系当地的朋友给她买来笑气,之后在宾馆里狂吹了三天三夜没有出门。

接下来三个月,林娜又恢复了原来地狱般的生活,没日没夜沉迷在笑气中,光是买笑气就花掉了60多万。

她将车直接开到卖笑气人的楼下,买来后就在车里整宿整宿地打气,冰冷的气弹堆积在大腿上,将她的大腿冻伤,她也没有丝毫知觉。

气弹打完了,林娜就在车里给卖气人打电话,求对方赶紧下楼,连说快点快点,我多给你钱,10分钟,5分钟……

这样的生活持续到了五月,林娜的朋友在车里找到了她,发现她已经大小便失禁,下半身失去知觉,大腿严重冻伤,还出现了幻觉,于是将她送到医院,之后被送回国。

2.

“笑气”,让我们一脸懵逼

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听到“笑气”两个字,第一反应都是一脸懵逼,笑气是个什么新型毒品?难道比海洛因、冰毒还要可怕,只一口,就能让人坠入无底的深渊?

百度百科上,笑气是这样定义的:

一氧化二氮(Laughing gas、Nitrou oxide),又称笑气,无色有甜味气体,是一种氧化剂,有轻微麻醉作用,并能致人发笑。“笑气”进入血液后会导致人体缺氧,长期吸食可能引起高血压、晕厥,甚至心脏病发作。长期接触此类气体还可引起贫血及中枢神经系统损害等。如果超量摄入,很可能因为缺氧导致窒息死亡。

笑气多用于蛋糕、咖啡的发泡剂和医疗麻醉,然而几年前,吸食笑气在国外首先流行,一些年轻人将笑气从密封的气弹金属罐打到气球中,再吸食到体内,可以产生十秒左右的短暂快感。

有吸食者说,“第一次吸,刚吸入时微微感觉有点缺氧,吸完感觉有一点舒服”。

“只有15秒就没感觉了”,“就是酒喝醉的感觉,但是没有酒喝醉那种想吐……”

近两年,笑气传入了中国,在一些酒吧和夜场中悄悄流行着,一小罐笑气卖十元。

有报道称,在北京的高中生和大学生中,也出现了打笑气现象。有些地方的精神卫生中心甚至还收录了吸笑气成瘾者。

在我国,购买笑气并没有门槛。这个多用于蛋糕或咖啡起泡剂的一氧化二氮,像其他任意普通商品一样,可以随意买卖。

在淘宝上,之前搜“笑气”会出来几百个店家,到今天,笑气两个字已经搜不到任何东西,但是换个关键词,依然可以搜到这几百个店铺。

前几日,还能看到一些买家的奇怪评论:

“劲很足,不错“

“20瓶一次给他吸完“

“卖家怎么不送气球?真小气!“

“仿佛打开了世界的新大门”




但是今天再去搜索,店家们明显谨慎了很多,类似的评论都已被删除,有些卖家还在自家店面加上了一些欲盖弥彰的公告:

“不可用于任何人体吸食带来的精神刺激,若有违背,后果自负“

“用来制作奶油的,请勿直接食用”

3.

“笑气”对身体的伤害不可逆

医生:只能尽量让你活着

据《健康报》报道,2015年10月,中日医院神经内科收治了我国第一例因吸食笑气成瘾导致瘫痪的患者。此后在上海,北京,杭州等多地的戒毒所和医院,都陆续收治了该类患者。这些人中,以十几岁到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居多。

2017年上半年,中日医院神经内科又接诊了多名吸食笑气成瘾出现严重神经系统疾病的患者,其中最年轻的只有17岁。

有些患者入院时,四肢已呈现肌萎缩状态:双手蜷缩,双脚无法行走,连在轮椅上坐一会儿都会觉得累,只能躺着,吃饭、喝水、上厕所都需要别人照顾。

据患者说,他们身边还有吸食笑气的同学和朋友。因为不敢被家长和学校知道,加上医学知识的匮乏,这些青少年即使出现了四肢麻木、情绪躁动和各种身体不适,也没有及时到医院进行治疗。

中日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医生,也曾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以下文字:“今天专病门诊又接诊了一位17岁女孩,和朋友聚会间断吸食笑气1年,每次200支(2·5元/支),春节期间无聊连续吸食半月,3月中旬出现四肢麻木无力。4月初再次吸食后不能站立及行走。肌电图周围神经损害严重,查体提示脊髓损害。”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物质成瘾诊疗中心医生孙海明介绍说,长期吸入“笑气”,会引起大脑脱髓鞘的病变,包括导致脑部中枢神经系统处于缺氧状态,因而带来损坏;最明显就是有些人大剂量使用后会出现软瘫,这是因为远端的神经末梢受到损伤,腿不能走路,手不能拿东西。

而对于笑气中毒的治疗,因为历史上少有过此类案例,关于笑气上瘾中毒的研究论文,有患者在美国仅搜到两篇,国内目前也只有中日友好医院神经内科王丽医生发表过的一篇,而且不论国内还是国外,都没有提及治疗方案。

有患者在美国接受治疗,医生也没有确切的治疗方案,按照一医生的原话,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得这个病,但我不知道叫什么病,也不知道如何医治。我所能做的,只能是尽量让你活着。

林娜还算是幸运的,虽然她的运动神经受到极大损害,但医生诊治后表示,修养半年以后,应该可以独立行走。但是还有些人,被医生诊断为“终生残疾”,意味着也许终身瘫痪在床,或者一辈子得依靠轮椅。

以上图片皆来自网络
短篇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