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神

今天赶到医院陪爸爸做检查。站到病床前,我看到他微张的眼睛望着天花板,对我的到来没有反应……

老妈说只能推病床去做检查了,因为老爸已经坐不了轮椅了。

我不信那个邪,把轮椅推到床边,一只手插到他的肩膀和脖子下面,另一只手从另一侧伸过手去,一下子把它从床上拉起来坐住。老妈过来帮忙,我们俩一起,我是主力,老妈辅助,把他从床上抱到了轮椅上。

老妈很开心,她说能坐轮椅太好了,总比推个床强……

晚上在办公室加班,想起在医院的这一幕,我戏谑地说,下午陪老爸做检查,从床上把他抱到轮椅上,等于洗了个澡(出了一身汗),从轮椅把他抱到床上又洗了个澡。

我没有老爸重,但是我能把他抱起来,我太佩服自己了。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头脑中一闪而过当战士时最后一次见到爷爷的场景。

当时他病重长期住在医院里,意识不太清楚,已经不认识我了。

当我要离开病房的时候,回头望他最后一眼,没成想遇到了他的眼睛——那双我熟悉又陌生的眼睛正直勾勾的望着我。

就这样我们四目相对的注视着,直到目光被墙切断……

最后的几秒钟,也是此生最后相见的几秒钟。

我们总说世事无常,其实所有的事情都在预料之中,包括你的、我的、他的。我们终有一天要离开这个世界。

今天妈妈给我说不能接受老爸再次病重只能卧床的事实,我却只是平淡地笑了。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可能之前我还曾希望他越走越好,但他一再发病,身体越来越力不从心。

我放下所有的期待,像对孩子一样去抚摸他的臂膀肩头,去安慰他不要害怕。

所有的这些交流只是我单方面说,他听。甚至没有语言,而只是凭感觉……

我们总说感觉是不真实的,其实是错误的,只有感觉是最真实的。因为当你老到快把自己“忘记”的时候,只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以让你找到原来的自己。能体会到一丝活着的温存。

我们总说要让自己变得强大,那为什么要强大呢?其实每个人都希望弱小都希望被庇护的。一旦我们有了责任就不得不强大,哪怕做得很有限,哪怕自己真的勉为其难。

长大后才懂得,强大,不过是成年人的虚伪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