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6

字数 4605阅读 133

顿时,脸色发青的晚晴,感觉自己身上的毛孔全部张开一般。
  
  不出所料,晚晴被坐在旁边的人打晕过去,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动弹不了。
几个小时过去后,车子开始减速,拐了几道弯之后,车上的人将她用绳子紧紧地捆绑,并带上了一个黑色头套,反复的挣扎与呼救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她感觉四五个壮汉将她从车上生硬地拖了下来。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他们到底要干嘛,是我看到枪杀现场要杀人灭口,还是我得罪了谁,要报复我,还是····强奸?”她心里害怕极了,心里不停重复。
  
  她咬紧嘴唇,心里叫喊着“这里是哪里,我在哪里,海陆你在哪里?我快要挺不住了。”
  
  眼前一片漆黑,四周弥漫的一切气息都是恐怖的味道,反抗似乎一点用处都没有。
  
  “无论遇见什么事,一定要冷静,要保持理智,任何事情都可能出现转机。”这句话突然闪过她的脑海。
  
  那是一年前的夏天,几个朋友一起出游,晚晴不慎落水,那时候还不会游泳的她,被水呛到,险些出了人命,还好海陆就在身边,及时将她救起,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可没逃过发烧感冒,在家休养了好几天。
  
  打那时起,晚晴就决定要学会游泳,只要有过呛水的经历,再想学习游泳,就需要先克服心理的障碍,
  
  海陆牵着她在泳池里一圈圈的地走,目的是让她适应水,不再害怕。憋气那关很好过,而浮上水面的抱膝就比较难了,反复很多次,最后都因为害怕戛然而止。
  
  海陆清楚地知道,光是教会简单教会她技术方面的东西是没有用,她需要克服的关键在于心理因素。
  
  于是他拉着她的手,温柔耐心说道:“想要前进,要要先试着放松。水是很柔的东西,不要害怕它,越是抗拒,它就对你越是不利,这个过程可能并不容易,哪怕不鼻子不小心进了水,不要紧张,冷静,保持理智,就会有转机,至少起身后也不会太难受,你挣扎害怕,只会让自己呛到更多水,甚至带来危险。”
  
  海陆的方法果然很奏效,一旦身体放松,不再紧张,即便不用刻意憋气,都不会轻易呛水。那天,晚晴很快的就学会了游泳,这事曾经一度成为她十分骄傲的事。公司对外演讲时,她经常会提起这件难忘的小事作为激励跟大家分享。
  
  这件事,这句话给了晚晴莫大的勇气。虽然,此刻身体偶尔还会不自觉地发抖,可是心里却平静了些许。她试着为自己壮胆。不再浪费体力,而是找寻合适的机会,地点和一切有利的条件逃脱。
  
  摘下头套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在一个很大的别墅区里,她根据行车的时间和环境判断,自己应该到了城市的郊区。
  
  晚晴斜眼看了看周围的人,这时发现身边这个绑架自己的壮汉,正是之前帮助自己逃脱的人。
  
  “他当初为什么要救我?既然救我,又为何绑架我来这里,还有他与杀死老妇人之间有没有直接的关联,若是抢劫,没必要绑架我,若是勒索,我家境并不殷实,平时我也没跟什么人结仇,报复的可能性也不大,这气派的花园,这么有钱的人家,那些夜总会的女怕是倒贴都巴不得,不至于大费周章绑架我过来。”
  
  她百思不得其解,心里反复做着各种假设。
  
  不一会,一个身着黑色风衣,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迈着苍劲稳健的步伐,向她们走了过来,晚晴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也变得急促,男子走到一半时,突然停下脚步,思索几秒钟后,转过身,点上了一支烟,然后一摆手,示意手下为晚晴松绑。
  
  手下的人用刀割断了绳子,绳子足足缠绕了晚晴好多环,环环相扣,就算割掉了一个绳结,光解下来,就足足花了五分钟。
  
  晚晴稍稍口了气,看着自己被勒青的手腕,再看看眼前这个背过身去的男子,急切地问道:“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要绑我来这里,你们要干嘛,你又是谁?”晚晴恨不得一口气问完所有的问题。
  
  对面的男子依旧保持沉默,不理会她的任何要求。
  
  他弹了弹烟灰,扔在地上,用脚踩灭,然后转过了身只说了句:“明天中午,在别墅的金色大厅里,我会在那里等你。”
  
  晚晴当然不愿等到明天再来解决。
  
  “如果只是个误会,那你赶紧放了我,我明天还有工作,如果有什么其他原因,那请你现在就回答我,否则我立刻去报警,并且起诉你们绑架,你们会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
  
  “你明天不用去上班了,辞呈已经帮你写好,明天就会寄到你的公司。”
  
  “你凭什么替我决定一切,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到底想干嘛?”晚晴惊讶错愕地看着这个不可理喻的男人。
  
  “还有关于你的父母,我们明天会派车将她们接过来,安顿在离你不远的地方,不过你们暂时不能见面。”
  
  “别做梦了,我的父母是不会跟你来的。”
  
  “是嘛!我想他们要是知道你现在的情况,恐怕是不会拒绝的。”
  
  “你·········到底要怎么样?”
  
  “不要怎么样,乖乖等到明天,一切就好了。”
  
  这次晚晴并没有继续问他,并不是因为没有继续问下去的必要,只是她无意间看见了他脸上那道深深的疤痕,那么尖锐,那么刺眼,是那种让人看了不禁胆战。
  
  晚晴一辈子都忘不了第一次看见那条刀疤的感觉,它穿过左眼的眉骨,一直到右脸的脸颊下才变浅,溃烂的部分好像一直都没有痊愈。
  
  他看到了晚晴看他的目光,抛下一个冰冷的衍生,什么话都没说,转身上楼。
  
  晚晴不傻,意识到这里一定没什么好事,即便心里害怕,但身心俱疲的她,深知无法逃脱,无奈之下,决定先留了下来,等待新的逃跑机会。
  
  手下的人带她来到了楼上的房间,这里的人对她十分恭敬,还准备好了晚餐和换洗的衣物。
  
  她又累又渴看着桌上的美食和红酒,嗓子和胃也不争气怂恿她走到了餐桌前,端详着眼前的一切。
  
  然后,她对着正在摆放餐具的服务员说了句:“辛苦半天了,坐下来,一起吃吧!”
  
  “不了,小姐,这是特意为您准备的。”
  
  “特意为我准备的?”
  
  眼前这个服务生,像是读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便拿起酒杯喝了起来。
  
  喝完放下酒杯便对着晚晴说道:“小姐,在这里如果我们想杀您,不需要用这种办法,更不需要大费周章带您来这。
  
  晚晴一愣,继而思忖一会,大胆吃喝了起来。
  
  确实眼前的这个男孩说的很有道理,现在担心这个有些多余了,她知道,自己必须要有充足的体力,才能想办法离开这里。
  
  饭后,她发现自己的手机钱包都不见了。
  
  “一定是她们怕我逃跑,所以才拿走了,想到这里她心里又开始盘算着怎么逃出这里,什么时候逃出去,用什么办法。”
  
  眼神飘到房间最右侧不远处的沙发上,那里好像放着什么东西。她凑过去一看,这里不正是自己从咖啡厅拿出来的密封档案吗?
  
  奇怪的是,为什么档案并没有被拿走,而是和她换洗的衣服一起放在了她房间的沙发上,这样晚晴有些不解,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要还给我,是里面重要的东西已经被拿走,还是这里的东西根本与这里的人无关,还是说他们有意为之,不管是什么原因,为什么要这么做?原因是什么,目的又是什么,我跟他们目的之间又藏着什么联系。
  
  带着所有的疑问,她小心翼翼地撕开了档案的密封条,将厚厚的一叠文件全部拿了出来,档案的第一页个人信息中赫然写宋晚晴,25岁。
  
  “那个老妇人她真的和我有着同样的名字,这又是怎么回事?”
  
  晚晴仔细地翻看着,吓得她一身冷汗,这是一份很奇怪的档案,档案中的照片虽然不是自己,却像极了刚上大学时候的样子,除了出生年份以外,其他的信息居然也和自己有着惊人的相似,连求学经历都一模一样,她反复思考着原因,却都解释不了目前所发生的事情。
  
  这个档案中的人到底是谁,是自己还是别人,是真实的还是只是编造的假内容?
  
  一想到刚才刀疤脸还要将自己的父母接到这里的消息,还要强迫自己辞职的事情,晚晴的紧锁的眉头就一刻没从脸上卸下来过。
  
  她必须要争取时间,找到父母确认这一系列的事情,可手机和钱包被他们拿走,没法联系其他人,虽然胜算不大,但现在能靠的只有自己了。
  
  凌晨四点左右,是人身体的极限,也是人最容易懈怠的时间,晚晴早早地关灯睡了觉,努力闭上眼睛不去想太多,放松身体,可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睡,就在反复的翻来覆去中,到了凌晨四点钟。
  
  她蹑手蹑脚打开房间门,发现四周没人的时候,便从自己别墅里跑了出去,虽然是女性,晚晴从小在体力和攀爬能力总是比其他女生好那么一点点,就这样她钻进了花园,仔细观察周围的情况,发现四下无人后,翻过了几个栅栏,成功跑了出去。
  
  漆黑的路上,只有寥寥几盏路灯,这一路有很多的分岔路和三岔路口,附近没有太多指示标和路牌,遇见分岔路口就向大路方向,碰到三岔路口就直线一路向前,这里荒凉无比,连一个人,一家商店,甚至一户人家都看不到,就在一筹莫展之时,身边的墙上画着一个指向加油站的箭头,箭头上面注明前方500米处。
  
  她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拼命的向那个方向跑去,她知道只要找到这个加油,无论是求助还是寻找回去的车辆,都会方便很多。
  
  说来也巧,身边刚好有一辆出租车路过,亮着空车的指示牌,正好有了出租车就不用跑到加油站了,可以让司机送她到自己想去的目的地。
  
  她迫不及待地将它拦了下来。
  
  姑娘,去哪?
  
  由于跑得太过着急,晚晴不停喘着粗气,半天没说出话来。
  
  稍稍缓过一阵,才对着车上的出租车司机说道:“师傅,麻烦去这里最近的汽车站。”
  
  ”这边有两个,一南一北,您要去哪一个?”
  
  “我对这里,不太熟悉,你来定吧。”
  
  “好嘞!”
  
  师傅踩下了油门,加快速度,朝向北面的车站开去。
  
  不到20分钟,便到达了目的地。
  
  刚要下车,晚晴摸着自己口袋,这才想起来,她们没收了她的钱包,证件,和手机,身无分文的她看着计程车上打表的数字,有些尴尬。
  
  “师傅,我的钱包········”
  
  “怎么是落家了?”
  
  “是啊!出门太着急了,就给忘了。”晚晴低下头,结结巴巴地说道。
  
  “要不,您留个联系方式,我回头再付给您。”
  
  师傅清空计价器,却没有丝毫不悦的样子。
  
  “没事,那算了,反正刚好路过这,就算带你一程了。”
  
  “谢谢师傅,麻烦您了,真的麻烦您了。”
  
  “没事,没事,快去赶车吧!”出租车司机,擦了擦墨镜,重新带好。
  
  晚晴下了车,便直接走到了售票处。
  
  一大清早,便有很多旅客排队。
  
  她看看了看,眼前的屏幕,去她家的最早的那班,半小时后发车,票价80元。
  
  这让她再次犯了难,毕竟是要回家的,可身上没有钱,要怎么办?
  
  只好费劲口舌,跟周围的好心人借钱回家。
  
  ”我在上海工作,要回趟老家,比较着急,出门把钱包落家了,师傅,能不能跟您借80元钱。”
  
  在这种地方借钱显然是一件有些尴尬难为情,很容易被当成骗子的事。有些人婉言拒绝了,有些人则只顾忙着自己眼前的事,连头也不抬一下。更有甚者气急败坏地瞪着眼睛朝着她大喊:“没钱,别坐车啊,我哪来的钱借你。”
  
  突如其来的谩骂,不仅吓到了晚晴,也顺利地吸引来了周围人投来的各种目光,
  
  这么多年了,晚晴从来都是父母宠着,老板捧着,同学羡慕的优等生,哪见过这样对自己粗暴的人,本来又累又饿,现在低声下气向人借钱,还被别人这样说,心头难免一阵委屈,鼻头泛红,差点哭了出来。
  
  幸好一位妇女走过来解围,拉过晚晴。
  
  “姑娘,他心情不好,你别介意,需要多少钱我这有。”
  
  “谢谢您······我不是骗子,钱包落家了,我着急回家看父母。”
  
  “我知道,我知道,没关系的姑娘,谁都有这样的情况,快拿着,先去买票吧!”
  
  说着她便递给了她五百元
  
  “我用不了这么多,100就足够了。“
  
  ”拿着吧,下了车,还要一会呢,多拿点,说不定一会还会用到钱呢!”
  
  “谢谢您,这个您拿着。晚晴将受伤的订婚钻戒给了她。”
  
  “姑娘,太贵重了,这可使不得!”她边说边推搡道。
  
  “您别误会,我这个是抵押给您的,您留个联系方式给我,我回到上海,一定会第一时间把钱还给您。”
  
  ”没关系,这点钱还不至于了。”
  
  “这是应该的,实在没有其他东西可给您的了,您就收下吧!这样我心里也好受一些。”
  
  “好吧!姑娘。”说着她接过晚晴手中的钻戒,拿出包里便签纸留下了一个手机号。
  
  晚晴拿到后,十分感激,连忙道谢。
  
  “这个我会替你好好收着的,快去买票吧孩子,别错过了上车时间。”
  
  “嗯,好的,再见了姐。”
  
  “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