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15张图告诉你,下一家BAT长这样

96
硅谷堂
2015.11.05 23:39* 字数 127680

演讲|钱致远(星辰资本合伙人)
笔记|笔记侠 雷波Raybo
编辑|笔记侠 Even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人物名片:迂回式创新创始人,星辰资本合伙人,互联网+创新导师,被誉为最接地气的实战派创业导师,迂回式创新和精益创业的实战方法论专家。擅长将复杂深奥的创业创新方法论,博采众长,汲取精华,化繁为简,用最浅显、最易懂、寓教于乐的方式传授。


**导言:******

资本寒冬真的来了吗?面对巨头威胁,后来者如何生存并迂回式颠覆?华为是怎么迂回侧翼突破的?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被超越”,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关键词:资本寒冬 机会 颠覆式创新
迂回式创新 华为 微信

寒冬来了,机会在哪?

今天的主题是“寒冬来临”。寒冬有没有来呢?大家应当知道。有几件事可以让大家感觉到:

第一件事:不久前优酷和土豆做了这么多年,终于扑通往地上一跪,叫了一声阿里巴巴(爸爸)。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说明中国互联网通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到了帝国主义寡头阶段。今天上午有嘉宾提到韩国在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发展很快,发展之后是developed(发达),这在发展完之后就是常规的。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一样,经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经到了developed的阶段了。

你会发现“神仙”昨天相杀,今天就相爱,后天便相娶。

这种事近期不断发生,为什么?

因为一个市场、一个领域发展到一定阶段,必定会进入寡头垄断和合并阶段,强者更强。

剩下的呢?到BAT打工吧。正如上午嘉宾所说,韩国大学生到三星、LG上班,中国大学生到BAT上班已经很好了,这是大意义上的寒冬。

第二件事:资本的寒冬;

上午有嘉宾说得特别精彩,做投资的人也是人,是人就会扎堆,就会追风口。因此,当一个市场刚起来的时候,大家一窝蜂地迎头而上,然后突然发现这个市场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外边的金融环境已经不景气,接下来就一哄而散。

这是典型的追涨杀跌,所以当资本市场寒冬来临的时候,创投界只会更冷。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影响的,但资本市场再冷,我们老百姓也要吃饭,这么多年来,中国的饭店没有大起大落,生意一直很好。

即使你拿到了钱,你再想找到机会点,已经很难了,因为中国创业的人太多,每个领域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团队已经在做或做过了,就像一块地已经被刨了很多遍。无论是哪个机会点,只要你说出一个idea,中国这么大,总归有几十个、上百个人在干。更何况你拿不到钱呢?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寒冬。

寒冬来临了,机会在哪呢?

要么做小而美;

要么做B2B;
B2C已经做完了,资本市场在这段时间往B2B走。

要么做技术路线(如物联网、机器人、智能硬件、生物医药等)。

大家都知道做生物医药的,一直是技术路线,埋头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真有影响的话,那也不错。

剩下的机会在哪里?机会不多了。“创业的风向和趋势在哪?”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完毕了。如果仅仅到此为止,我的演讲就结束了,但是我们说凡事都有意外,精彩的故事还在后面。精彩在哪呢?你回头看看,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因此,在这个世界,要静下心来,耐心做一件事,哪怕这个事情一开始是冷门的,其实这恰恰是机会。

这个世界最终是“少数派法则”为主,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如果真理一露头后,一堆人就一拥而上,那它还叫真理吗?

到今天为止,中国常规互联网的机会、非互联网的机会,你能想到的,都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剩下的,大家拼的是什么?拼人脉,拼资源,拼各种能力,但是他们没看到的机会是什么?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讲出答案只需要几分钟,但是我想把寻找答案的过程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的演讲,我只能是以点带面,点到为止,提纲挈领地讲一讲,帮助大家了解创新方法论指导下的“互联网+”未来大机会隐藏在哪里?这个隐藏机会点是大部分人忽略掉的。同时我也提出另外一个话题,大家不要对互联网失望。

既然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这个革命在中国才十几年,难道就这么快进入帝国主义寡头阶段而结束了吗?

不会的,就像十几年前看第一波互联网巨头:搜狐、网易、新浪,也是高山仰止,十几年后,它们还是高山,但已相对成了小土坡。未来再过十年,中国的互联网会怎样?还是会有特别大的机会,甚至BAT都可能被颠覆掉。这个机会在哪?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

今天主要讲四块:

1
迂回式创新,究竟是什么?

2
迂回式创新,从0到1该如何做?

3
互联网+的大迂回战略是什么?

4
互联网+的罕有机会隐藏在哪?

这是我们的原创,有知识产权的,大家自己学自己用没问题,写文章时要注明一下出处,不要用于商用。

颠覆式创新,应该叫迂回式创新

什么是颠覆式创新?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你知道也很正常。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我们先来看这个例子,一个腕带产品,游泳时遇到危急,一按,就出来了一个气囊,可以把你带到水面上,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这是颠覆式创新吗?

这个是防丢书包,可以起到缓冲和防丢失的作用,掉到水里能浮起来。厉害吧?the best of the best,这是书包里面的战斗机,这是一个极品书包,比它再贵的只能在上面镶砖石了。这个书包想不想要?3000元。中国人到日本买这个买疯掉了,不要以为中国人去日本只买马桶盖。这个书包做得很好,价格昂贵,但他们做到极致了。

这是永远长不大的宠物猪。目前市场上的宠物猪宣传说“长不大”,结果是忽悠你,等你把宠物猪买回家,一年却长了200多斤。这头经过转基因的宠物小猪,一万元,你买不买?喜欢猪的可以买一只。其实猪比狗聪明,这个如果真的流行起来,汪星人、喵星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转基因小牛、小马,都会成为家养宠物。

先进技术带来一个大的变化:它将一个物种改变了,以前只是把猪养肥了宰杀,现在它可以成为人类的伴侣。

这个是钢材,但比空气轻。这个材料一旦大规模应用的话,飞机就像纸飞机了,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重量,飞机就非常省油了。使用同样的重量材料,可以做成好几架飞机,一架飞机里面可以坐两千人,这将是革命性、前沿性的技术。

这个是石墨烯电池,也非常厉害。

这个像柜子一样的东西,是洗衣机,不但能洗,还能烘,还能叠好放在柜子里。这将是懒人的福音,但它很贵,因为技术比较先进。如果它不但可以洗衣,还能叠衣服,那就是洗衣界的机器人。洗衣机发展到今天,还能有再一次革命性创造性的大突破。

如果机器人非得像保姆一样,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等机器人出现就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但机器人可以单点突破,就好比这个洗衣机一样,你把衣服往里面一扔,下次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穿

这两天有一场大Party,主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颠覆与重构(“颠覆式创新研习社”主办——笔记侠注)。可见,颠覆这个词,大家特别喜欢,我们总结一下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1

产品是极致的、昂贵的、引发用户尖叫的;

2

革命性的、震撼的、前瞻性的、前卫的;

3

原创性的、要绞尽脑汁的,创意的;

4

需要很多技术、资源和人才储备的;

5

众望所归的,令人佩服的;

6

可以很快引发潮流和取得赫赫成果的;

7

主要是大公司和巨头才能做起来的;

8

破坏、重构现有商业规则和商业形态的;

9

直接针对业内现有领头公司进行攻击的;

10

引发惨烈的商业大战,反扑、反攻和舆论大战。

这就是颠覆式创新,对不对?但这样的话,与我们草根创新者有什么关系呢?没多大关系。因此,对于这个答案,我们先打勾,对的。

但是,再加一个大斜撇,说明这个答案和我们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总体上是错的!

这是为什么呢?要从源头说起。在座各位,你们是从哪里知道“颠覆式创新”的?是你研究出来的吗?不就是从各种文章中读到、听到的吗?

你第一次听到“颠覆式创新”,就好像理解了它的意思,其实你理解的是中文五个字(颠覆式创新)的意思,尤其是“颠覆”两个字,就是“颠覆”的意思。

但是,我们说,“颠覆式创新”其实是个舶来品,来自于《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这两本书,大家有没有看过呢?如果没看过的话,你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肯定是错的。

“颠覆式创新”是一个理论体系,它来自这两本书。如果大家觉得这两本书算不上啥,那你是绝对的实干派,今天的课就白来了。其中,《创新者的窘境》更出名,出名是因为乔布斯本人特别推崇这本书。

《斯蒂夫▪乔布斯传》中只推崇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它。乔布斯这么厉害的人,顶级的商业领袖,按理说应该对世界上的很多管理理论不感冒,但是他却只对这个理论感冒。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出了“Disruptive Innovation”,翻译成中文叫“破坏性创新”、“颠覆式创新”。大家知道,一旦一个英文词翻译成中文,意思就变了,大家会理解成中国的颠覆式创新。

叫“颠覆式创新”不适合,那叫做什么呢?

经过这几年的本土实战研究,我们认为把“Disruptive Innovation”叫做“迂回式创新”,更符合这个创新方法论的本义,而且避免了“颠覆式创新”这一概念所带来的认知错乱。迂回嘛,中文本义上也比较贴切。

大家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就是典型的迂回大战略,而颠覆只是最后高潮阶段的一个结果而已,不是这个创新方法论的内涵和精髓,迂回才是。

Disruptive Innovation,无论是之前翻译为“颠覆式创新”,还是现在我们改名称作“迂回式创新”,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讲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有的公司,比如,BAT是三十年前就有的吗?没有,它是中国某年某月某天起开始做的,这表明了商业巨头、独角兽都是某时某刻,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做起来的。等它做成了,大家就觉得它好厉害,不可撼动。但它是怎么从零开始,做成一个巨头的呢?竟有什么普遍的规律和方法可循呢?

克里斯坦森研究了上百年的商业世界历史,从19世纪到2000年为止,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商业世界历史。为什么后来者能够从零开始,崛起成为世界巨头,并且长盛不衰呢?当然,他也讲述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后,这些巨头被后来的巨头打败?这其中的规律和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面对巨头,后来者的三大挑战

如果今天你在创业,假如上帝托梦给你 “小伙子好好干,你还有机会”,你就好好干了十年、二十年,成了那个时候的BAT,甚至比BAT还厉害。但你开始做的时候,就相当于面对一片崇山峻岭,相当于我们在朋友圈天天看到的一样,到处是巨头,大巨头、中巨头、小巨头等,高山仰止啊,但是前行的时候绝对不是一马平川(除非你是第一个人)。

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是,你要想成为未来的一座高峰、一个巨头,比如上午提到的一家公司,拿到了六千万美金,估值是两三亿美元,比中国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市值几乎都要高,那也是个小巨头。

你再起步,做同样的事,如何和它竞争呢?你一米八,比你高的小山峰、小土坡多了去了。这时你的挑战不是成为巨头,而是

第一,你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你活不下来,又怎么能去挑战2米、20米、8848米?你的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颠覆性的,而是你能不能活下来。事实和历史证明,那些巨头都是早期活得很好、能活下来的。

第二,在你发展的过程当中,为什么那些巨头没有把你压死?为什么能允许你活下来?

如果腾讯想要抄袭你,怎么办?你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抱着腾讯大腿,说“我做你干儿子吧,怎么样?”命运虽然已发生转折,其实这个命运不错了,是很多人的梦想。

腾讯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被打压,没被干死?因为之前的巨头没想到将其干死,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规律和方法就是应该要用到这里。

第三,当你最终越做越的时,当你跟巨头PK时,为什么你赢了,巨头输了?

按理说,总决战总有人赢,有人输,为什么后来者总是把先行者干死了?或者将其边缘化了呢?为什么不是后来者被封杀了呢?


一个后来者从零开始,在成为巨头的过程中,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活下来,第二个阶段是不被倾轧死,第三个阶段是把之前的巨头边缘化,或掀翻。

为什么总有这种事情发生呢?规律是什么?这才是Disruptive Innovation要探讨的内容,而绝对不是因为目标是巨头,是老大哥,就要干死它。喊这种口号的人很多,但如果你是马化腾,天天听中国几万人要把腾讯怎么样,你只会付之一笑,说妄想。

案例分析:华为和微信

理论体系就点到为止,举两个例子,让大家领略一下“迂回式创新”为什么不是之前所理解的“颠覆式创新”,让大家知道一个后来者怎么能够崛起成为巨头,在迂回的过程中怎么一步步应对挑战并成功的。举一个互联网之前和互联网的例子。

1、迂回侧翼突破的华为

华为的广告做得很好:“华为,不仅仅是500强。”这话怎么讲?它是500强,为什么说“不仅仅是”?因为,它还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完全意义上的商业企业。

中国进500强的企业有很多,如中石油、中石化等,但它是最厉害的。在座有多少人超过四十岁?只有两个,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没机会成为“不仅仅是500强”了。

低于四十岁的人还是大有机会的,从现在开始创业,打拼20年就可以了。因为任正非44岁才开始创立华为的。20多年的时间,将一个从零开始的公司带到中国No.1,到现在是世界通讯老大,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靠的就是(也只能是)迂回式创新。

我们简短介绍一下,华为是如何进行“迂回式创新”大战略的?这个公司1987年创立于深圳,注册资金两万块钱。那时做的业务,通俗讲就是皮包公司,把香港货搞到中国卖。接着就自主研发,将货拆一拆,山寨模仿,那时知识产权的概念都不深。这东西利润很好,自己做自己卖,利润岂不是更好?后来开始推出农村的交换机,1995年销售额达15个亿,接下来如下图所示。

我们回头来看,感觉一切都很自然,就是不断开发新产品,不断推广和销售,从2万人民币做到500亿美元大公司,仿佛命运垂青一样。秘诀是什么?中国有很多公司都在走类似的路,走到某个阶段就走不下去了,为什么华为能不断壮大呢?奥秘在哪里?答案可谓“仁则见仁,智者见智”。

有人说靠国家支持。为什么国家支持它,不支持你呢?

有人说它有技术。技术是一个结果,它这么厉害了,技术肯定厉害,那它第一步、第二步有技术吗?我们早年在华为待过,当时大家自嘲说公司的产品和老外的产品差在哪里?朗讯的广告语是“朗讯科技,博大精深”,特别震撼,大家都服,贝尔实验室出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通讯业教科书都写它。我们说华为技术有限,因为当时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有人说它有钱。华为早年是没有钱的,再有钱也没有跨国企业有钱。

有人说它是民族工业。国家支持它,一纸命令说必须得买它的。

这样的想法相当于让上海等一线城市买iPhone的人买小米、买锤子手机一样,民族工业嘛,你觉得他会理你吗?至少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不是感情问题。反过来说,当大家都喜欢用华为的产品,再说这是民族工业,是民族品牌,我们要支持,因为本来就已经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只是加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历史真相往往隐藏在细节中。细节在哪里?如下图所示。

上图中,横坐标是用户群,纵坐标是它25年的迂回成长史。即:

1、自行研发;
2、往农话扩张;
3、做排队机;
4、逢高校扩招,顺势做了201智能卡;
5、通过GSM开始和中国移动合作;

从中可以看出,在一个市场,随着时间的发展,技术在不断快速迭代。如果不扩展新市场,这个市场总有饱和的一天,因此你要扩展新市场。在你扩展新市场的过程中,这个市场往往有主流的玩家和供应商,它们相对成熟,可以叫堡垒,当你插入的时候,你必须另辟蹊径,必须找到一个痛点,这个痛点是雪中送炭的。否则你说你的产品有多少好处,别人只需用一条理由就可以堵死你了,那就是:“我这个产品用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用你的呢?”

6、将中国的成功经验COPY到亚非拉国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中国拿下印尼高铁项目也是如此。

7、进入发达经济体市场。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要想成为巨无霸,必须不断地从零开始,不断地重新开始,往上发展扩张。若在某一步,扩张受阻,就是滞胀。

具体策略如下:

[图片上传中。。。(16)]

1
****第一,低端市场:高性价比,突破;

2
****第二,高端市场:新业务,单点切入。

绝对不能拿产品硬攻,你必须另辟蹊径、雪中送炭,要知道有总比没有强!

小米在短短几年也发展成为国内手机三强之一,靠的是高性价比。对于高端市场而言,你必须找到一个新业务。

只有你对客户来说是雪中送炭,这样你才能插一脚,否则你根本没有合作机会,只能在门外观望。

比如说买iPhone6的不会将其换成小米手机,但买iPhone6的人可能会买小米手环。因为手环这个产品对高端人士来说是新业务,要么买国外七八百的,要么买小米的(只需79元)。

相比而言,小米手环更好,因为它是新业务,目前是还没有品牌认知的。如果是买手机,我们对手机品牌的认知就非常强。如果我的朋友圈都是iPhone党,我用的却是小米手机,就会被别人笑话,相反,我买个小米手环就不会被人嘲笑。

这是一个古典的模式,一个44岁的中国退伍军人在25年内将一个中国公司带到世界高科技领域,带到世界No.1,并占据垄断地位,靠的是不断迂回的侧翼突破。

2、社交巨头:微信
讲完古典例子,再讲一个能和华为相比的公司:腾讯。和阿里最大的不同,腾讯是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且微信不可限量(目前估值1000亿美元)。

微信是第二个典型的例子。我们说微信颠覆了中国移动,但中国移动未死,该怎么赚钱还是怎么赚钱。我们为什么说颠覆呢?颠覆的意思不是说打倒和干死,只是说中国移动不重要了,其股票没有前景了。

颠覆中国移动,是马化腾未预料到的。马化腾成立腾讯时,搜狐、网易、新浪已成中国互联网的代表性公司。那时马化腾到处找投资,别人觉得他没价值。好不容易拿到投资后,他就将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在PC时代做了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顺势做了微信。即使别的公司也想做,但不具备摘取这个果实的能力了。

微信的技术很厉害吗?有原创的、领先的突破性技术吗?早期产品特极致吗?让你尖叫了吗?都没有!而且国外类似的产品可能推出更早,米聊至少就比微信做的早。

但是腾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占据了制高点,就是海量互联用户群这个制高点,接下来继续往前延伸,只是多迂回走一步,在发力将微信做出来后,就瞬间摧枯拉朽式地占领了市场,让先行者们望尘莫及、黯然退场。

这也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即攫取了海量互联用户群后,往新的业务领域再次突破。这样的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时代的互联网,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模式,与华为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古典模式,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下图是我总结的,是一些在中国发生迂回式创新的例子。

[图片上传中。。。(17)]

“互联网+”时代的迂回式创新

至于“颠覆式”创新,想象中是这样做的:

[图片上传中。。。(18)]

1

高瞻远瞩、大干快上、排山倒海之势;

2

从0起步的项目,啥也没有,就让大家感觉很厉害?宣传上铺天盖地而来,声势很大;

3

大笔花钱来推广和宣传,反正就是很厉害;

4

技术上是突破性的、革命性的、原创性的;

5

一个成熟的行业及玩家,突然面临新的浪潮,感觉摇摇欲坠,很快就要被彻底颠覆了;

6

从起点、过程到高潮的一路上,战略早就是直白而一览无余,剩下的只是足够的资源和执行力;

7

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决战,精彩绝伦,轰轰烈烈。

“颠覆式”创新,实际中是如何做成的?

[图片上传中。。。(19)]

1

无心之为,不是刻意而为,尤其一开始,更不可能针对性去破坏或颠覆谁,否则死N次都不够,如此宣称,其实是…

2

从0到1起步,往往不起眼,冷门、想不到,没什么前途:第一个立足点往往是迂回穿插渗透(Lower than lower),产品往往更差或技术含量不高,但对那个特定用户需求来说,雪中送炭啊;

3

早期成长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是被怀疑和争论的、长期边缘化的(不是主流焦点),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一直存在;

4

中间经过几次大的延伸和攀爬过程,不断“斜刺里”插入全新或主流领域(即偏量化上升),同时变得Bigger than bigger;

5

当最后高潮来临时,如果有决战,往往是不对称的,输赢早就注定了,不战即可屈人之兵;

6

但更多情况下是超越而已,不是直接颠覆、干死、打倒。被颠覆者还会继续存在很长时间,只是不再重要了。

我们总结一下,“互联网+”时代迂回式创新的特点如下图。

[图片上传中。。。(20)]

从看不见到看不起,再到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最后被超越、被颠覆。

有嘉宾提到,要做立马能赚钱的事情,那是对小而美的生意而言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你前面越赚钱,后面就越赚不到大钱。****腾讯和淘宝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马云开淘宝,如果第一天就要赚钱,肯定赚不到大钱。淘宝做大后,再做天猫、做直通车,才慢慢赚到了钱,现在做双十一,更是赚大钱。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赚钱的逻辑已经改变了,从收费到免费,从“立即马上赚钱”到“尽可能延后赚钱”,这也是迂回式创新的大迂回。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模式,依旧会有这样的基本模式。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

[图片上传中。。。(21)]

切入点迂回:冷门、不起眼;

成长过程迂回:边缘,非主流;

RPV延伸迂回:海量互联用户群;

崛起后迂回:跨界、整合、逆袭、截胡、决战、颠覆。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框架为:

[图片上传中。。。(22)]

进行“迂回式创新”时,从0到1时,需要真需求,防止伪需求。

[图片上传中。。。(23)]

从0到1,怎么做呢?怎么找到第一个立足点呢?让自己立住脚,让别人看不见、看不上、看不懂?

其实就是找一个需求点,这个需求点必须是冷门的,而且代表未来的蓝海。

你找到一个用户群,并且有刚性需求的,比如中国农村(包括乡镇),经济发展了,大家想打电话,有需求,但和城里人不一样的是他们被三座大山压制住了:专业门槛、麻烦和价格贵。当时华为开展农话市场时,产品不但便宜,采用中文Windows界面,上手快,简单方便,就迅速打开了市场。

[图片上传中。。。(24)]

如果你的产品简单便宜,你就会抓住一片市场。如果你的产品是十倍的更简单、更便宜,对他们而言这是雪中送炭,你就会建立一个根据地。

以Photoshop为例,大家都有P图的需求,不学它,是因为它太麻烦、太专业,只能找设计师朋友免费P图,或者掏钱P图,但是因为太贵了,索性就不P图了。美图秀秀抓住了这个痛点,把更广大人民群众的P图需求释放出来了。

这就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以更简单、更方便的、更便宜的方式使大家的需求得到满足。

[图片上传中。。。(25)]

创新需要洞察力。

未来的公司要在十年或二十年后真正比肩BAT,就需要想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让相当一部分人离不开你,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创造性需要很强的洞察力。

未来十年,中国市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但这些机会在哪里?在这里。

[图片上传中。。。(26)]

大家回头想想,为什么腾讯这十几年来一直高歌猛进,因为它一开始就抓住了社交网络的雏形,就是让你进行社交。搜狐、网易、新浪,包括后来的百度和阿里,都是让你获取信息,让你进行交易,但只有腾讯一直让你进行社交。腾讯比较简单,不帮你保存记录,记录隔一段时间后就删除了。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社交就是人,你需要考虑怎样将一群人联系在一起。由于中国的人口众多,只要抓住人,让其社交,就能抢占未来的制高点。

[图片上传中。。。(27)]

因此,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垂直一体化、入口级社交网络平台。因此,它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今天我就主要带给大家一些启发,理解一下“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方法。

大家千万不要被当下的现状蒙蔽掉,回头看,总是有些东西在冬天里异军突起。冬天灭掉的是泡沫,灭不了真正有生命力的创新生命体。

如果互联网是一次新革命的话,互联网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即使是社交也刚刚起步,大家也不要觉得微信把社交都做完了,微信做的是扁平化的,是针对八亿人做的,不可能做得很深。

但是,中国有很多垂直化的应用,怎么抓住他们,提高粘性非常重要。

这也是未来几年的一波大机会。好了,今天时间有限,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演讲|钱致远(星辰资本合伙人)
笔记|笔记侠 雷波Raybo
编辑|笔记侠 Even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人物名片:迂回式创新创始人,星辰资本合伙人,互联网+创新导师,被誉为最接地气的实战派创业导师,迂回式创新和精益创业的实战方法论专家。擅长将复杂深奥的创业创新方法论,博采众长,汲取精华,化繁为简,用最浅显、最易懂、寓教于乐的方式传授。


**导言:******

资本寒冬真的来了吗?面对巨头威胁,后来者如何生存并迂回式颠覆?华为是怎么迂回侧翼突破的?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被超越”,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关键词:资本寒冬 机会 颠覆式创新
迂回式创新 华为 微信

寒冬来了,机会在哪?

今天的主题是“寒冬来临”。寒冬有没有来呢?大家应当知道。有几件事可以让大家感觉到:

第一件事:不久前优酷和土豆做了这么多年,终于扑通往地上一跪,叫了一声阿里巴巴(爸爸)。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说明中国互联网通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到了帝国主义寡头阶段。今天上午有嘉宾提到韩国在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发展很快,发展之后是developed(发达),这在发展完之后就是常规的。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一样,经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经到了developed的阶段了。

你会发现“神仙”昨天相杀,今天就相爱,后天便相娶。

这种事近期不断发生,为什么?

因为一个市场、一个领域发展到一定阶段,必定会进入寡头垄断和合并阶段,强者更强。

剩下的呢?到BAT打工吧。正如上午嘉宾所说,韩国大学生到三星、LG上班,中国大学生到BAT上班已经很好了,这是大意义上的寒冬。

第二件事:资本的寒冬;

上午有嘉宾说得特别精彩,做投资的人也是人,是人就会扎堆,就会追风口。因此,当一个市场刚起来的时候,大家一窝蜂地迎头而上,然后突然发现这个市场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外边的金融环境已经不景气,接下来就一哄而散。

这是典型的追涨杀跌,所以当资本市场寒冬来临的时候,创投界只会更冷。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影响的,但资本市场再冷,我们老百姓也要吃饭,这么多年来,中国的饭店没有大起大落,生意一直很好。

即使你拿到了钱,你再想找到机会点,已经很难了,因为中国创业的人太多,每个领域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团队已经在做或做过了,就像一块地已经被刨了很多遍。无论是哪个机会点,只要你说出一个idea,中国这么大,总归有几十个、上百个人在干。更何况你拿不到钱呢?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寒冬。

寒冬来临了,机会在哪呢?

要么做小而美;

要么做B2B;
B2C已经做完了,资本市场在这段时间往B2B走。

要么做技术路线(如物联网、机器人、智能硬件、生物医药等)。

大家都知道做生物医药的,一直是技术路线,埋头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真有影响的话,那也不错。

剩下的机会在哪里?机会不多了。“创业的风向和趋势在哪?”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完毕了。如果仅仅到此为止,我的演讲就结束了,但是我们说凡事都有意外,精彩的故事还在后面。精彩在哪呢?你回头看看,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因此,在这个世界,要静下心来,耐心做一件事,哪怕这个事情一开始是冷门的,其实这恰恰是机会。

这个世界最终是“少数派法则”为主,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如果真理一露头后,一堆人就一拥而上,那它还叫真理吗?

到今天为止,中国常规互联网的机会、非互联网的机会,你能想到的,都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剩下的,大家拼的是什么?拼人脉,拼资源,拼各种能力,但是他们没看到的机会是什么?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讲出答案只需要几分钟,但是我想把寻找答案的过程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的演讲,我只能是以点带面,点到为止,提纲挈领地讲一讲,帮助大家了解创新方法论指导下的“互联网+”未来大机会隐藏在哪里?这个隐藏机会点是大部分人忽略掉的。同时我也提出另外一个话题,大家不要对互联网失望。

既然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这个革命在中国才十几年,难道就这么快进入帝国主义寡头阶段而结束了吗?

不会的,就像十几年前看第一波互联网巨头:搜狐、网易、新浪,也是高山仰止,十几年后,它们还是高山,但已相对成了小土坡。未来再过十年,中国的互联网会怎样?还是会有特别大的机会,甚至BAT都可能被颠覆掉。这个机会在哪?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

今天主要讲四块:

1
迂回式创新,究竟是什么?

2
迂回式创新,从0到1该如何做?

3
互联网+的大迂回战略是什么?

4
互联网+的罕有机会隐藏在哪?

这是我们的原创,有知识产权的,大家自己学自己用没问题,写文章时要注明一下出处,不要用于商用。

颠覆式创新,应该叫迂回式创新

什么是颠覆式创新?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你知道也很正常。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我们先来看这个例子,一个腕带产品,游泳时遇到危急,一按,就出来了一个气囊,可以把你带到水面上,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这是颠覆式创新吗?

这个是防丢书包,可以起到缓冲和防丢失的作用,掉到水里能浮起来。厉害吧?the best of the best,这是书包里面的战斗机,这是一个极品书包,比它再贵的只能在上面镶砖石了。这个书包想不想要?3000元。中国人到日本买这个买疯掉了,不要以为中国人去日本只买马桶盖。这个书包做得很好,价格昂贵,但他们做到极致了。

这是永远长不大的宠物猪。目前市场上的宠物猪宣传说“长不大”,结果是忽悠你,等你把宠物猪买回家,一年却长了200多斤。这头经过转基因的宠物小猪,一万元,你买不买?喜欢猪的可以买一只。其实猪比狗聪明,这个如果真的流行起来,汪星人、喵星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转基因小牛、小马,都会成为家养宠物。

先进技术带来一个大的变化:它将一个物种改变了,以前只是把猪养肥了宰杀,现在它可以成为人类的伴侣。

这个是钢材,但比空气轻。这个材料一旦大规模应用的话,飞机就像纸飞机了,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重量,飞机就非常省油了。使用同样的重量材料,可以做成好几架飞机,一架飞机里面可以坐两千人,这将是革命性、前沿性的技术。

这个是石墨烯电池,也非常厉害。

这个像柜子一样的东西,是洗衣机,不但能洗,还能烘,还能叠好放在柜子里。这将是懒人的福音,但它很贵,因为技术比较先进。如果它不但可以洗衣,还能叠衣服,那就是洗衣界的机器人。洗衣机发展到今天,还能有再一次革命性创造性的大突破。

如果机器人非得像保姆一样,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等机器人出现就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但机器人可以单点突破,就好比这个洗衣机一样,你把衣服往里面一扔,下次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穿

这两天有一场大Party,主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颠覆与重构(“颠覆式创新研习社”主办——笔记侠注)。可见,颠覆这个词,大家特别喜欢,我们总结一下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1

产品是极致的、昂贵的、引发用户尖叫的;

2

革命性的、震撼的、前瞻性的、前卫的;

3

原创性的、要绞尽脑汁的,创意的;

4

需要很多技术、资源和人才储备的;

5

众望所归的,令人佩服的;

6

可以很快引发潮流和取得赫赫成果的;

7

主要是大公司和巨头才能做起来的;

8

破坏、重构现有商业规则和商业形态的;

9

直接针对业内现有领头公司进行攻击的;

10

引发惨烈的商业大战,反扑、反攻和舆论大战。

这就是颠覆式创新,对不对?但这样的话,与我们草根创新者有什么关系呢?没多大关系。因此,对于这个答案,我们先打勾,对的。

但是,再加一个大斜撇,说明这个答案和我们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总体上是错的!

这是为什么呢?要从源头说起。在座各位,你们是从哪里知道“颠覆式创新”的?是你研究出来的吗?不就是从各种文章中读到、听到的吗?

你第一次听到“颠覆式创新”,就好像理解了它的意思,其实你理解的是中文五个字(颠覆式创新)的意思,尤其是“颠覆”两个字,就是“颠覆”的意思。

但是,我们说,“颠覆式创新”其实是个舶来品,来自于《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这两本书,大家有没有看过呢?如果没看过的话,你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肯定是错的。

“颠覆式创新”是一个理论体系,它来自这两本书。如果大家觉得这两本书算不上啥,那你是绝对的实干派,今天的课就白来了。其中,《创新者的窘境》更出名,出名是因为乔布斯本人特别推崇这本书。

《斯蒂夫▪乔布斯传》中只推崇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它。乔布斯这么厉害的人,顶级的商业领袖,按理说应该对世界上的很多管理理论不感冒,但是他却只对这个理论感冒。

[图片上传中。。。(12)]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出了“Disruptive Innovation”,翻译成中文叫“破坏性创新”、“颠覆式创新”。大家知道,一旦一个英文词翻译成中文,意思就变了,大家会理解成中国的颠覆式创新。

叫“颠覆式创新”不适合,那叫做什么呢?

经过这几年的本土实战研究,我们认为把“Disruptive Innovation”叫做“迂回式创新”,更符合这个创新方法论的本义,而且避免了“颠覆式创新”这一概念所带来的认知错乱。迂回嘛,中文本义上也比较贴切。

大家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就是典型的迂回大战略,而颠覆只是最后高潮阶段的一个结果而已,不是这个创新方法论的内涵和精髓,迂回才是。

Disruptive Innovation,无论是之前翻译为“颠覆式创新”,还是现在我们改名称作“迂回式创新”,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讲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有的公司,比如,BAT是三十年前就有的吗?没有,它是中国某年某月某天起开始做的,这表明了商业巨头、独角兽都是某时某刻,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做起来的。等它做成了,大家就觉得它好厉害,不可撼动。但它是怎么从零开始,做成一个巨头的呢?竟有什么普遍的规律和方法可循呢?

克里斯坦森研究了上百年的商业世界历史,从19世纪到2000年为止,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商业世界历史。为什么后来者能够从零开始,崛起成为世界巨头,并且长盛不衰呢?当然,他也讲述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后,这些巨头被后来的巨头打败?这其中的规律和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面对巨头,后来者的三大挑战

如果今天你在创业,假如上帝托梦给你 “小伙子好好干,你还有机会”,你就好好干了十年、二十年,成了那个时候的BAT,甚至比BAT还厉害。但你开始做的时候,就相当于面对一片崇山峻岭,相当于我们在朋友圈天天看到的一样,到处是巨头,大巨头、中巨头、小巨头等,高山仰止啊,但是前行的时候绝对不是一马平川(除非你是第一个人)。

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是,你要想成为未来的一座高峰、一个巨头,比如上午提到的一家公司,拿到了六千万美金,估值是两三亿美元,比中国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市值几乎都要高,那也是个小巨头。

你再起步,做同样的事,如何和它竞争呢?你一米八,比你高的小山峰、小土坡多了去了。这时你的挑战不是成为巨头,而是

第一,你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你活不下来,又怎么能去挑战2米、20米、8848米?你的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颠覆性的,而是你能不能活下来。事实和历史证明,那些巨头都是早期活得很好、能活下来的。

第二,在你发展的过程当中,为什么那些巨头没有把你压死?为什么能允许你活下来?

如果腾讯想要抄袭你,怎么办?你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抱着腾讯大腿,说“我做你干儿子吧,怎么样?”命运虽然已发生转折,其实这个命运不错了,是很多人的梦想。

腾讯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被打压,没被干死?因为之前的巨头没想到将其干死,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规律和方法就是应该要用到这里。

第三,当你最终越做越的时,当你跟巨头PK时,为什么你赢了,巨头输了?

按理说,总决战总有人赢,有人输,为什么后来者总是把先行者干死了?或者将其边缘化了呢?为什么不是后来者被封杀了呢?


一个后来者从零开始,在成为巨头的过程中,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活下来,第二个阶段是不被倾轧死,第三个阶段是把之前的巨头边缘化,或掀翻。

为什么总有这种事情发生呢?规律是什么?这才是Disruptive Innovation要探讨的内容,而绝对不是因为目标是巨头,是老大哥,就要干死它。喊这种口号的人很多,但如果你是马化腾,天天听中国几万人要把腾讯怎么样,你只会付之一笑,说妄想。

案例分析:华为和微信

理论体系就点到为止,举两个例子,让大家领略一下“迂回式创新”为什么不是之前所理解的“颠覆式创新”,让大家知道一个后来者怎么能够崛起成为巨头,在迂回的过程中怎么一步步应对挑战并成功的。举一个互联网之前和互联网的例子。

1、迂回侧翼突破的华为

华为的广告做得很好:“华为,不仅仅是500强。”这话怎么讲?它是500强,为什么说“不仅仅是”?因为,它还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完全意义上的商业企业。

中国进500强的企业有很多,如中石油、中石化等,但它是最厉害的。在座有多少人超过四十岁?只有两个,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没机会成为“不仅仅是500强”了。

低于四十岁的人还是大有机会的,从现在开始创业,打拼20年就可以了。因为任正非44岁才开始创立华为的。20多年的时间,将一个从零开始的公司带到中国No.1,到现在是世界通讯老大,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靠的就是(也只能是)迂回式创新。

我们简短介绍一下,华为是如何进行“迂回式创新”大战略的?这个公司1987年创立于深圳,注册资金两万块钱。那时做的业务,通俗讲就是皮包公司,把香港货搞到中国卖。接着就自主研发,将货拆一拆,山寨模仿,那时知识产权的概念都不深。这东西利润很好,自己做自己卖,利润岂不是更好?后来开始推出农村的交换机,1995年销售额达15个亿,接下来如下图所示。

我们回头来看,感觉一切都很自然,就是不断开发新产品,不断推广和销售,从2万人民币做到500亿美元大公司,仿佛命运垂青一样。秘诀是什么?中国有很多公司都在走类似的路,走到某个阶段就走不下去了,为什么华为能不断壮大呢?奥秘在哪里?答案可谓“仁则见仁,智者见智”。

有人说靠国家支持。为什么国家支持它,不支持你呢?

有人说它有技术。技术是一个结果,它这么厉害了,技术肯定厉害,那它第一步、第二步有技术吗?我们早年在华为待过,当时大家自嘲说公司的产品和老外的产品差在哪里?朗讯的广告语是“朗讯科技,博大精深”,特别震撼,大家都服,贝尔实验室出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通讯业教科书都写它。我们说华为技术有限,因为当时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有人说它有钱。华为早年是没有钱的,再有钱也没有跨国企业有钱。

有人说它是民族工业。国家支持它,一纸命令说必须得买它的。

这样的想法相当于让上海等一线城市买iPhone的人买小米、买锤子手机一样,民族工业嘛,你觉得他会理你吗?至少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不是感情问题。反过来说,当大家都喜欢用华为的产品,再说这是民族工业,是民族品牌,我们要支持,因为本来就已经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只是加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历史真相往往隐藏在细节中。细节在哪里?如下图所示。

上图中,横坐标是用户群,纵坐标是它25年的迂回成长史。即:

1、自行研发;
2、往农话扩张;
3、做排队机;
4、逢高校扩招,顺势做了201智能卡;
5、通过GSM开始和中国移动合作;

从中可以看出,在一个市场,随着时间的发展,技术在不断快速迭代。如果不扩展新市场,这个市场总有饱和的一天,因此你要扩展新市场。在你扩展新市场的过程中,这个市场往往有主流的玩家和供应商,它们相对成熟,可以叫堡垒,当你插入的时候,你必须另辟蹊径,必须找到一个痛点,这个痛点是雪中送炭的。否则你说你的产品有多少好处,别人只需用一条理由就可以堵死你了,那就是:“我这个产品用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用你的呢?”

6、将中国的成功经验COPY到亚非拉国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中国拿下印尼高铁项目也是如此。

7、进入发达经济体市场。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要想成为巨无霸,必须不断地从零开始,不断地重新开始,往上发展扩张。若在某一步,扩张受阻,就是滞胀。

具体策略如下:

1
****第一,低端市场:高性价比,突破;

2
****第二,高端市场:新业务,单点切入。

绝对不能拿产品硬攻,你必须另辟蹊径、雪中送炭,要知道有总比没有强!

小米在短短几年也发展成为国内手机三强之一,靠的是高性价比。对于高端市场而言,你必须找到一个新业务。

只有你对客户来说是雪中送炭,这样你才能插一脚,否则你根本没有合作机会,只能在门外观望。

比如说买iPhone6的不会将其换成小米手机,但买iPhone6的人可能会买小米手环。因为手环这个产品对高端人士来说是新业务,要么买国外七八百的,要么买小米的(只需79元)。

相比而言,小米手环更好,因为它是新业务,目前是还没有品牌认知的。如果是买手机,我们对手机品牌的认知就非常强。如果我的朋友圈都是iPhone党,我用的却是小米手机,就会被别人笑话,相反,我买个小米手环就不会被人嘲笑。

这是一个古典的模式,一个44岁的中国退伍军人在25年内将一个中国公司带到世界高科技领域,带到世界No.1,并占据垄断地位,靠的是不断迂回的侧翼突破。

2、社交巨头:微信
讲完古典例子,再讲一个能和华为相比的公司:腾讯。和阿里最大的不同,腾讯是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且微信不可限量(目前估值1000亿美元)。

微信是第二个典型的例子。我们说微信颠覆了中国移动,但中国移动未死,该怎么赚钱还是怎么赚钱。我们为什么说颠覆呢?颠覆的意思不是说打倒和干死,只是说中国移动不重要了,其股票没有前景了。

颠覆中国移动,是马化腾未预料到的。马化腾成立腾讯时,搜狐、网易、新浪已成中国互联网的代表性公司。那时马化腾到处找投资,别人觉得他没价值。好不容易拿到投资后,他就将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在PC时代做了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顺势做了微信。即使别的公司也想做,但不具备摘取这个果实的能力了。

微信的技术很厉害吗?有原创的、领先的突破性技术吗?早期产品特极致吗?让你尖叫了吗?都没有!而且国外类似的产品可能推出更早,米聊至少就比微信做的早。

但是腾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占据了制高点,就是海量互联用户群这个制高点,接下来继续往前延伸,只是多迂回走一步,在发力将微信做出来后,就瞬间摧枯拉朽式地占领了市场,让先行者们望尘莫及、黯然退场。

这也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即攫取了海量互联用户群后,往新的业务领域再次突破。这样的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时代的互联网,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模式,与华为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古典模式,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下图是我总结的,是一些在中国发生迂回式创新的例子。

[图片上传中。。。(17)]

“互联网+”时代的迂回式创新

至于“颠覆式”创新,想象中是这样做的:

[图片上传中。。。(18)]

1

高瞻远瞩、大干快上、排山倒海之势;

2

从0起步的项目,啥也没有,就让大家感觉很厉害?宣传上铺天盖地而来,声势很大;

3

大笔花钱来推广和宣传,反正就是很厉害;

4

技术上是突破性的、革命性的、原创性的;

5

一个成熟的行业及玩家,突然面临新的浪潮,感觉摇摇欲坠,很快就要被彻底颠覆了;

6

从起点、过程到高潮的一路上,战略早就是直白而一览无余,剩下的只是足够的资源和执行力;

7

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决战,精彩绝伦,轰轰烈烈。

“颠覆式”创新,实际中是如何做成的?

[图片上传中。。。(19)]

1

无心之为,不是刻意而为,尤其一开始,更不可能针对性去破坏或颠覆谁,否则死N次都不够,如此宣称,其实是…

2

从0到1起步,往往不起眼,冷门、想不到,没什么前途:第一个立足点往往是迂回穿插渗透(Lower than lower),产品往往更差或技术含量不高,但对那个特定用户需求来说,雪中送炭啊;

3

早期成长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是被怀疑和争论的、长期边缘化的(不是主流焦点),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一直存在;

4

中间经过几次大的延伸和攀爬过程,不断“斜刺里”插入全新或主流领域(即偏量化上升),同时变得Bigger than bigger;

5

当最后高潮来临时,如果有决战,往往是不对称的,输赢早就注定了,不战即可屈人之兵;

6

但更多情况下是超越而已,不是直接颠覆、干死、打倒。被颠覆者还会继续存在很长时间,只是不再重要了。

我们总结一下,“互联网+”时代迂回式创新的特点如下图。

[图片上传中。。。(20)]

从看不见到看不起,再到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最后被超越、被颠覆。

有嘉宾提到,要做立马能赚钱的事情,那是对小而美的生意而言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你前面越赚钱,后面就越赚不到大钱。****腾讯和淘宝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马云开淘宝,如果第一天就要赚钱,肯定赚不到大钱。淘宝做大后,再做天猫、做直通车,才慢慢赚到了钱,现在做双十一,更是赚大钱。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赚钱的逻辑已经改变了,从收费到免费,从“立即马上赚钱”到“尽可能延后赚钱”,这也是迂回式创新的大迂回。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模式,依旧会有这样的基本模式。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

[图片上传中。。。(21)]

切入点迂回:冷门、不起眼;

成长过程迂回:边缘,非主流;

RPV延伸迂回:海量互联用户群;

崛起后迂回:跨界、整合、逆袭、截胡、决战、颠覆。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框架为:

[图片上传中。。。(22)]

进行“迂回式创新”时,从0到1时,需要真需求,防止伪需求。

[图片上传中。。。(23)]

从0到1,怎么做呢?怎么找到第一个立足点呢?让自己立住脚,让别人看不见、看不上、看不懂?

其实就是找一个需求点,这个需求点必须是冷门的,而且代表未来的蓝海。

你找到一个用户群,并且有刚性需求的,比如中国农村(包括乡镇),经济发展了,大家想打电话,有需求,但和城里人不一样的是他们被三座大山压制住了:专业门槛、麻烦和价格贵。当时华为开展农话市场时,产品不但便宜,采用中文Windows界面,上手快,简单方便,就迅速打开了市场。

[图片上传中。。。(24)]

如果你的产品简单便宜,你就会抓住一片市场。如果你的产品是十倍的更简单、更便宜,对他们而言这是雪中送炭,你就会建立一个根据地。

以Photoshop为例,大家都有P图的需求,不学它,是因为它太麻烦、太专业,只能找设计师朋友免费P图,或者掏钱P图,但是因为太贵了,索性就不P图了。美图秀秀抓住了这个痛点,把更广大人民群众的P图需求释放出来了。

这就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以更简单、更方便的、更便宜的方式使大家的需求得到满足。

[图片上传中。。。(25)]

创新需要洞察力。

未来的公司要在十年或二十年后真正比肩BAT,就需要想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让相当一部分人离不开你,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创造性需要很强的洞察力。

未来十年,中国市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但这些机会在哪里?在这里。

[图片上传中。。。(26)]

大家回头想想,为什么腾讯这十几年来一直高歌猛进,因为它一开始就抓住了社交网络的雏形,就是让你进行社交。搜狐、网易、新浪,包括后来的百度和阿里,都是让你获取信息,让你进行交易,但只有腾讯一直让你进行社交。腾讯比较简单,不帮你保存记录,记录隔一段时间后就删除了。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社交就是人,你需要考虑怎样将一群人联系在一起。由于中国的人口众多,只要抓住人,让其社交,就能抢占未来的制高点。

[图片上传中。。。(27)]

因此,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垂直一体化、入口级社交网络平台。因此,它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今天我就主要带给大家一些启发,理解一下“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方法。

大家千万不要被当下的现状蒙蔽掉,回头看,总是有些东西在冬天里异军突起。冬天灭掉的是泡沫,灭不了真正有生命力的创新生命体。

如果互联网是一次新革命的话,互联网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即使是社交也刚刚起步,大家也不要觉得微信把社交都做完了,微信做的是扁平化的,是针对八亿人做的,不可能做得很深。

但是,中国有很多垂直化的应用,怎么抓住他们,提高粘性非常重要。

这也是未来几年的一波大机会。好了,今天时间有限,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演讲|钱致远(星辰资本合伙人)
笔记|笔记侠 雷波Raybo
编辑|笔记侠 Even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人物名片:迂回式创新创始人,星辰资本合伙人,互联网+创新导师,被誉为最接地气的实战派创业导师,迂回式创新和精益创业的实战方法论专家。擅长将复杂深奥的创业创新方法论,博采众长,汲取精华,化繁为简,用最浅显、最易懂、寓教于乐的方式传授。


**导言:******

资本寒冬真的来了吗?面对巨头威胁,后来者如何生存并迂回式颠覆?华为是怎么迂回侧翼突破的?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被超越”,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关键词:资本寒冬 机会 颠覆式创新
迂回式创新 华为 微信

寒冬来了,机会在哪?

今天的主题是“寒冬来临”。寒冬有没有来呢?大家应当知道。有几件事可以让大家感觉到:

第一件事:不久前优酷和土豆做了这么多年,终于扑通往地上一跪,叫了一声阿里巴巴(爸爸)。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说明中国互联网通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到了帝国主义寡头阶段。今天上午有嘉宾提到韩国在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发展很快,发展之后是developed(发达),这在发展完之后就是常规的。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一样,经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经到了developed的阶段了。

你会发现“神仙”昨天相杀,今天就相爱,后天便相娶。

这种事近期不断发生,为什么?

因为一个市场、一个领域发展到一定阶段,必定会进入寡头垄断和合并阶段,强者更强。

剩下的呢?到BAT打工吧。正如上午嘉宾所说,韩国大学生到三星、LG上班,中国大学生到BAT上班已经很好了,这是大意义上的寒冬。

第二件事:资本的寒冬;

上午有嘉宾说得特别精彩,做投资的人也是人,是人就会扎堆,就会追风口。因此,当一个市场刚起来的时候,大家一窝蜂地迎头而上,然后突然发现这个市场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外边的金融环境已经不景气,接下来就一哄而散。

这是典型的追涨杀跌,所以当资本市场寒冬来临的时候,创投界只会更冷。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影响的,但资本市场再冷,我们老百姓也要吃饭,这么多年来,中国的饭店没有大起大落,生意一直很好。

即使你拿到了钱,你再想找到机会点,已经很难了,因为中国创业的人太多,每个领域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团队已经在做或做过了,就像一块地已经被刨了很多遍。无论是哪个机会点,只要你说出一个idea,中国这么大,总归有几十个、上百个人在干。更何况你拿不到钱呢?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寒冬。

寒冬来临了,机会在哪呢?

要么做小而美;

要么做B2B;
B2C已经做完了,资本市场在这段时间往B2B走。

要么做技术路线(如物联网、机器人、智能硬件、生物医药等)。

大家都知道做生物医药的,一直是技术路线,埋头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真有影响的话,那也不错。

剩下的机会在哪里?机会不多了。“创业的风向和趋势在哪?”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完毕了。如果仅仅到此为止,我的演讲就结束了,但是我们说凡事都有意外,精彩的故事还在后面。精彩在哪呢?你回头看看,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因此,在这个世界,要静下心来,耐心做一件事,哪怕这个事情一开始是冷门的,其实这恰恰是机会。

这个世界最终是“少数派法则”为主,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如果真理一露头后,一堆人就一拥而上,那它还叫真理吗?

到今天为止,中国常规互联网的机会、非互联网的机会,你能想到的,都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剩下的,大家拼的是什么?拼人脉,拼资源,拼各种能力,但是他们没看到的机会是什么?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讲出答案只需要几分钟,但是我想把寻找答案的过程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的演讲,我只能是以点带面,点到为止,提纲挈领地讲一讲,帮助大家了解创新方法论指导下的“互联网+”未来大机会隐藏在哪里?这个隐藏机会点是大部分人忽略掉的。同时我也提出另外一个话题,大家不要对互联网失望。

既然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这个革命在中国才十几年,难道就这么快进入帝国主义寡头阶段而结束了吗?

不会的,就像十几年前看第一波互联网巨头:搜狐、网易、新浪,也是高山仰止,十几年后,它们还是高山,但已相对成了小土坡。未来再过十年,中国的互联网会怎样?还是会有特别大的机会,甚至BAT都可能被颠覆掉。这个机会在哪?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

今天主要讲四块:

1
迂回式创新,究竟是什么?

2
迂回式创新,从0到1该如何做?

3
互联网+的大迂回战略是什么?

4
互联网+的罕有机会隐藏在哪?

这是我们的原创,有知识产权的,大家自己学自己用没问题,写文章时要注明一下出处,不要用于商用。

颠覆式创新,应该叫迂回式创新

什么是颠覆式创新?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你知道也很正常。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我们先来看这个例子,一个腕带产品,游泳时遇到危急,一按,就出来了一个气囊,可以把你带到水面上,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这是颠覆式创新吗?

这个是防丢书包,可以起到缓冲和防丢失的作用,掉到水里能浮起来。厉害吧?the best of the best,这是书包里面的战斗机,这是一个极品书包,比它再贵的只能在上面镶砖石了。这个书包想不想要?3000元。中国人到日本买这个买疯掉了,不要以为中国人去日本只买马桶盖。这个书包做得很好,价格昂贵,但他们做到极致了。

这是永远长不大的宠物猪。目前市场上的宠物猪宣传说“长不大”,结果是忽悠你,等你把宠物猪买回家,一年却长了200多斤。这头经过转基因的宠物小猪,一万元,你买不买?喜欢猪的可以买一只。其实猪比狗聪明,这个如果真的流行起来,汪星人、喵星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转基因小牛、小马,都会成为家养宠物。

先进技术带来一个大的变化:它将一个物种改变了,以前只是把猪养肥了宰杀,现在它可以成为人类的伴侣。

这个是钢材,但比空气轻。这个材料一旦大规模应用的话,飞机就像纸飞机了,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重量,飞机就非常省油了。使用同样的重量材料,可以做成好几架飞机,一架飞机里面可以坐两千人,这将是革命性、前沿性的技术。

这个是石墨烯电池,也非常厉害。

这个像柜子一样的东西,是洗衣机,不但能洗,还能烘,还能叠好放在柜子里。这将是懒人的福音,但它很贵,因为技术比较先进。如果它不但可以洗衣,还能叠衣服,那就是洗衣界的机器人。洗衣机发展到今天,还能有再一次革命性创造性的大突破。

如果机器人非得像保姆一样,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等机器人出现就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但机器人可以单点突破,就好比这个洗衣机一样,你把衣服往里面一扔,下次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穿

这两天有一场大Party,主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颠覆与重构(“颠覆式创新研习社”主办——笔记侠注)。可见,颠覆这个词,大家特别喜欢,我们总结一下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1

产品是极致的、昂贵的、引发用户尖叫的;

2

革命性的、震撼的、前瞻性的、前卫的;

3

原创性的、要绞尽脑汁的,创意的;

4

需要很多技术、资源和人才储备的;

5

众望所归的,令人佩服的;

6

可以很快引发潮流和取得赫赫成果的;

7

主要是大公司和巨头才能做起来的;

8

破坏、重构现有商业规则和商业形态的;

9

直接针对业内现有领头公司进行攻击的;

10

引发惨烈的商业大战,反扑、反攻和舆论大战。

这就是颠覆式创新,对不对?但这样的话,与我们草根创新者有什么关系呢?没多大关系。因此,对于这个答案,我们先打勾,对的。

但是,再加一个大斜撇,说明这个答案和我们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总体上是错的!

这是为什么呢?要从源头说起。在座各位,你们是从哪里知道“颠覆式创新”的?是你研究出来的吗?不就是从各种文章中读到、听到的吗?

你第一次听到“颠覆式创新”,就好像理解了它的意思,其实你理解的是中文五个字(颠覆式创新)的意思,尤其是“颠覆”两个字,就是“颠覆”的意思。

但是,我们说,“颠覆式创新”其实是个舶来品,来自于《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这两本书,大家有没有看过呢?如果没看过的话,你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肯定是错的。

“颠覆式创新”是一个理论体系,它来自这两本书。如果大家觉得这两本书算不上啥,那你是绝对的实干派,今天的课就白来了。其中,《创新者的窘境》更出名,出名是因为乔布斯本人特别推崇这本书。

《斯蒂夫▪乔布斯传》中只推崇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它。乔布斯这么厉害的人,顶级的商业领袖,按理说应该对世界上的很多管理理论不感冒,但是他却只对这个理论感冒。

[图片上传中。。。(12)]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出了“Disruptive Innovation”,翻译成中文叫“破坏性创新”、“颠覆式创新”。大家知道,一旦一个英文词翻译成中文,意思就变了,大家会理解成中国的颠覆式创新。

叫“颠覆式创新”不适合,那叫做什么呢?

经过这几年的本土实战研究,我们认为把“Disruptive Innovation”叫做“迂回式创新”,更符合这个创新方法论的本义,而且避免了“颠覆式创新”这一概念所带来的认知错乱。迂回嘛,中文本义上也比较贴切。

大家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就是典型的迂回大战略,而颠覆只是最后高潮阶段的一个结果而已,不是这个创新方法论的内涵和精髓,迂回才是。

Disruptive Innovation,无论是之前翻译为“颠覆式创新”,还是现在我们改名称作“迂回式创新”,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讲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有的公司,比如,BAT是三十年前就有的吗?没有,它是中国某年某月某天起开始做的,这表明了商业巨头、独角兽都是某时某刻,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做起来的。等它做成了,大家就觉得它好厉害,不可撼动。但它是怎么从零开始,做成一个巨头的呢?竟有什么普遍的规律和方法可循呢?

克里斯坦森研究了上百年的商业世界历史,从19世纪到2000年为止,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商业世界历史。为什么后来者能够从零开始,崛起成为世界巨头,并且长盛不衰呢?当然,他也讲述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后,这些巨头被后来的巨头打败?这其中的规律和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面对巨头,后来者的三大挑战

如果今天你在创业,假如上帝托梦给你 “小伙子好好干,你还有机会”,你就好好干了十年、二十年,成了那个时候的BAT,甚至比BAT还厉害。但你开始做的时候,就相当于面对一片崇山峻岭,相当于我们在朋友圈天天看到的一样,到处是巨头,大巨头、中巨头、小巨头等,高山仰止啊,但是前行的时候绝对不是一马平川(除非你是第一个人)。

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是,你要想成为未来的一座高峰、一个巨头,比如上午提到的一家公司,拿到了六千万美金,估值是两三亿美元,比中国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市值几乎都要高,那也是个小巨头。

你再起步,做同样的事,如何和它竞争呢?你一米八,比你高的小山峰、小土坡多了去了。这时你的挑战不是成为巨头,而是

第一,你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你活不下来,又怎么能去挑战2米、20米、8848米?你的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颠覆性的,而是你能不能活下来。事实和历史证明,那些巨头都是早期活得很好、能活下来的。

第二,在你发展的过程当中,为什么那些巨头没有把你压死?为什么能允许你活下来?

如果腾讯想要抄袭你,怎么办?你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抱着腾讯大腿,说“我做你干儿子吧,怎么样?”命运虽然已发生转折,其实这个命运不错了,是很多人的梦想。

腾讯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被打压,没被干死?因为之前的巨头没想到将其干死,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规律和方法就是应该要用到这里。

第三,当你最终越做越的时,当你跟巨头PK时,为什么你赢了,巨头输了?

按理说,总决战总有人赢,有人输,为什么后来者总是把先行者干死了?或者将其边缘化了呢?为什么不是后来者被封杀了呢?


一个后来者从零开始,在成为巨头的过程中,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活下来,第二个阶段是不被倾轧死,第三个阶段是把之前的巨头边缘化,或掀翻。

为什么总有这种事情发生呢?规律是什么?这才是Disruptive Innovation要探讨的内容,而绝对不是因为目标是巨头,是老大哥,就要干死它。喊这种口号的人很多,但如果你是马化腾,天天听中国几万人要把腾讯怎么样,你只会付之一笑,说妄想。

案例分析:华为和微信

理论体系就点到为止,举两个例子,让大家领略一下“迂回式创新”为什么不是之前所理解的“颠覆式创新”,让大家知道一个后来者怎么能够崛起成为巨头,在迂回的过程中怎么一步步应对挑战并成功的。举一个互联网之前和互联网的例子。

1、迂回侧翼突破的华为

华为的广告做得很好:“华为,不仅仅是500强。”这话怎么讲?它是500强,为什么说“不仅仅是”?因为,它还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完全意义上的商业企业。

中国进500强的企业有很多,如中石油、中石化等,但它是最厉害的。在座有多少人超过四十岁?只有两个,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没机会成为“不仅仅是500强”了。

低于四十岁的人还是大有机会的,从现在开始创业,打拼20年就可以了。因为任正非44岁才开始创立华为的。20多年的时间,将一个从零开始的公司带到中国No.1,到现在是世界通讯老大,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靠的就是(也只能是)迂回式创新。

我们简短介绍一下,华为是如何进行“迂回式创新”大战略的?这个公司1987年创立于深圳,注册资金两万块钱。那时做的业务,通俗讲就是皮包公司,把香港货搞到中国卖。接着就自主研发,将货拆一拆,山寨模仿,那时知识产权的概念都不深。这东西利润很好,自己做自己卖,利润岂不是更好?后来开始推出农村的交换机,1995年销售额达15个亿,接下来如下图所示。

我们回头来看,感觉一切都很自然,就是不断开发新产品,不断推广和销售,从2万人民币做到500亿美元大公司,仿佛命运垂青一样。秘诀是什么?中国有很多公司都在走类似的路,走到某个阶段就走不下去了,为什么华为能不断壮大呢?奥秘在哪里?答案可谓“仁则见仁,智者见智”。

有人说靠国家支持。为什么国家支持它,不支持你呢?

有人说它有技术。技术是一个结果,它这么厉害了,技术肯定厉害,那它第一步、第二步有技术吗?我们早年在华为待过,当时大家自嘲说公司的产品和老外的产品差在哪里?朗讯的广告语是“朗讯科技,博大精深”,特别震撼,大家都服,贝尔实验室出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通讯业教科书都写它。我们说华为技术有限,因为当时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有人说它有钱。华为早年是没有钱的,再有钱也没有跨国企业有钱。

有人说它是民族工业。国家支持它,一纸命令说必须得买它的。

这样的想法相当于让上海等一线城市买iPhone的人买小米、买锤子手机一样,民族工业嘛,你觉得他会理你吗?至少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不是感情问题。反过来说,当大家都喜欢用华为的产品,再说这是民族工业,是民族品牌,我们要支持,因为本来就已经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只是加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历史真相往往隐藏在细节中。细节在哪里?如下图所示。

上图中,横坐标是用户群,纵坐标是它25年的迂回成长史。即:

1、自行研发;
2、往农话扩张;
3、做排队机;
4、逢高校扩招,顺势做了201智能卡;
5、通过GSM开始和中国移动合作;

从中可以看出,在一个市场,随着时间的发展,技术在不断快速迭代。如果不扩展新市场,这个市场总有饱和的一天,因此你要扩展新市场。在你扩展新市场的过程中,这个市场往往有主流的玩家和供应商,它们相对成熟,可以叫堡垒,当你插入的时候,你必须另辟蹊径,必须找到一个痛点,这个痛点是雪中送炭的。否则你说你的产品有多少好处,别人只需用一条理由就可以堵死你了,那就是:“我这个产品用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用你的呢?”

6、将中国的成功经验COPY到亚非拉国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中国拿下印尼高铁项目也是如此。

7、进入发达经济体市场。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要想成为巨无霸,必须不断地从零开始,不断地重新开始,往上发展扩张。若在某一步,扩张受阻,就是滞胀。

具体策略如下:

[图片上传中。。。(16)]

1
****第一,低端市场:高性价比,突破;

2
****第二,高端市场:新业务,单点切入。

绝对不能拿产品硬攻,你必须另辟蹊径、雪中送炭,要知道有总比没有强!

小米在短短几年也发展成为国内手机三强之一,靠的是高性价比。对于高端市场而言,你必须找到一个新业务。

只有你对客户来说是雪中送炭,这样你才能插一脚,否则你根本没有合作机会,只能在门外观望。

比如说买iPhone6的不会将其换成小米手机,但买iPhone6的人可能会买小米手环。因为手环这个产品对高端人士来说是新业务,要么买国外七八百的,要么买小米的(只需79元)。

相比而言,小米手环更好,因为它是新业务,目前是还没有品牌认知的。如果是买手机,我们对手机品牌的认知就非常强。如果我的朋友圈都是iPhone党,我用的却是小米手机,就会被别人笑话,相反,我买个小米手环就不会被人嘲笑。

这是一个古典的模式,一个44岁的中国退伍军人在25年内将一个中国公司带到世界高科技领域,带到世界No.1,并占据垄断地位,靠的是不断迂回的侧翼突破。

2、社交巨头:微信
讲完古典例子,再讲一个能和华为相比的公司:腾讯。和阿里最大的不同,腾讯是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且微信不可限量(目前估值1000亿美元)。

微信是第二个典型的例子。我们说微信颠覆了中国移动,但中国移动未死,该怎么赚钱还是怎么赚钱。我们为什么说颠覆呢?颠覆的意思不是说打倒和干死,只是说中国移动不重要了,其股票没有前景了。

颠覆中国移动,是马化腾未预料到的。马化腾成立腾讯时,搜狐、网易、新浪已成中国互联网的代表性公司。那时马化腾到处找投资,别人觉得他没价值。好不容易拿到投资后,他就将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在PC时代做了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顺势做了微信。即使别的公司也想做,但不具备摘取这个果实的能力了。

微信的技术很厉害吗?有原创的、领先的突破性技术吗?早期产品特极致吗?让你尖叫了吗?都没有!而且国外类似的产品可能推出更早,米聊至少就比微信做的早。

但是腾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占据了制高点,就是海量互联用户群这个制高点,接下来继续往前延伸,只是多迂回走一步,在发力将微信做出来后,就瞬间摧枯拉朽式地占领了市场,让先行者们望尘莫及、黯然退场。

这也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即攫取了海量互联用户群后,往新的业务领域再次突破。这样的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时代的互联网,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模式,与华为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古典模式,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下图是我总结的,是一些在中国发生迂回式创新的例子。

“互联网+”时代的迂回式创新

至于“颠覆式”创新,想象中是这样做的:

[图片上传中。。。(18)]

1

高瞻远瞩、大干快上、排山倒海之势;

2

从0起步的项目,啥也没有,就让大家感觉很厉害?宣传上铺天盖地而来,声势很大;

3

大笔花钱来推广和宣传,反正就是很厉害;

4

技术上是突破性的、革命性的、原创性的;

5

一个成熟的行业及玩家,突然面临新的浪潮,感觉摇摇欲坠,很快就要被彻底颠覆了;

6

从起点、过程到高潮的一路上,战略早就是直白而一览无余,剩下的只是足够的资源和执行力;

7

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决战,精彩绝伦,轰轰烈烈。

“颠覆式”创新,实际中是如何做成的?

[图片上传中。。。(19)]

1

无心之为,不是刻意而为,尤其一开始,更不可能针对性去破坏或颠覆谁,否则死N次都不够,如此宣称,其实是…

2

从0到1起步,往往不起眼,冷门、想不到,没什么前途:第一个立足点往往是迂回穿插渗透(Lower than lower),产品往往更差或技术含量不高,但对那个特定用户需求来说,雪中送炭啊;

3

早期成长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是被怀疑和争论的、长期边缘化的(不是主流焦点),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一直存在;

4

中间经过几次大的延伸和攀爬过程,不断“斜刺里”插入全新或主流领域(即偏量化上升),同时变得Bigger than bigger;

5

当最后高潮来临时,如果有决战,往往是不对称的,输赢早就注定了,不战即可屈人之兵;

6

但更多情况下是超越而已,不是直接颠覆、干死、打倒。被颠覆者还会继续存在很长时间,只是不再重要了。

我们总结一下,“互联网+”时代迂回式创新的特点如下图。

[图片上传中。。。(20)]

从看不见到看不起,再到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最后被超越、被颠覆。

有嘉宾提到,要做立马能赚钱的事情,那是对小而美的生意而言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你前面越赚钱,后面就越赚不到大钱。****腾讯和淘宝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马云开淘宝,如果第一天就要赚钱,肯定赚不到大钱。淘宝做大后,再做天猫、做直通车,才慢慢赚到了钱,现在做双十一,更是赚大钱。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赚钱的逻辑已经改变了,从收费到免费,从“立即马上赚钱”到“尽可能延后赚钱”,这也是迂回式创新的大迂回。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模式,依旧会有这样的基本模式。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

[图片上传中。。。(21)]

切入点迂回:冷门、不起眼;

成长过程迂回:边缘,非主流;

RPV延伸迂回:海量互联用户群;

崛起后迂回:跨界、整合、逆袭、截胡、决战、颠覆。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框架为:

[图片上传中。。。(22)]

进行“迂回式创新”时,从0到1时,需要真需求,防止伪需求。

[图片上传中。。。(23)]

从0到1,怎么做呢?怎么找到第一个立足点呢?让自己立住脚,让别人看不见、看不上、看不懂?

其实就是找一个需求点,这个需求点必须是冷门的,而且代表未来的蓝海。

你找到一个用户群,并且有刚性需求的,比如中国农村(包括乡镇),经济发展了,大家想打电话,有需求,但和城里人不一样的是他们被三座大山压制住了:专业门槛、麻烦和价格贵。当时华为开展农话市场时,产品不但便宜,采用中文Windows界面,上手快,简单方便,就迅速打开了市场。

[图片上传中。。。(24)]

如果你的产品简单便宜,你就会抓住一片市场。如果你的产品是十倍的更简单、更便宜,对他们而言这是雪中送炭,你就会建立一个根据地。

以Photoshop为例,大家都有P图的需求,不学它,是因为它太麻烦、太专业,只能找设计师朋友免费P图,或者掏钱P图,但是因为太贵了,索性就不P图了。美图秀秀抓住了这个痛点,把更广大人民群众的P图需求释放出来了。

这就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以更简单、更方便的、更便宜的方式使大家的需求得到满足。

[图片上传中。。。(25)]

创新需要洞察力。

未来的公司要在十年或二十年后真正比肩BAT,就需要想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让相当一部分人离不开你,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创造性需要很强的洞察力。

未来十年,中国市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但这些机会在哪里?在这里。

[图片上传中。。。(26)]

大家回头想想,为什么腾讯这十几年来一直高歌猛进,因为它一开始就抓住了社交网络的雏形,就是让你进行社交。搜狐、网易、新浪,包括后来的百度和阿里,都是让你获取信息,让你进行交易,但只有腾讯一直让你进行社交。腾讯比较简单,不帮你保存记录,记录隔一段时间后就删除了。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社交就是人,你需要考虑怎样将一群人联系在一起。由于中国的人口众多,只要抓住人,让其社交,就能抢占未来的制高点。

[图片上传中。。。(27)]

因此,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垂直一体化、入口级社交网络平台。因此,它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今天我就主要带给大家一些启发,理解一下“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方法。

大家千万不要被当下的现状蒙蔽掉,回头看,总是有些东西在冬天里异军突起。冬天灭掉的是泡沫,灭不了真正有生命力的创新生命体。

如果互联网是一次新革命的话,互联网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即使是社交也刚刚起步,大家也不要觉得微信把社交都做完了,微信做的是扁平化的,是针对八亿人做的,不可能做得很深。

但是,中国有很多垂直化的应用,怎么抓住他们,提高粘性非常重要。

这也是未来几年的一波大机会。好了,今天时间有限,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演讲|钱致远(星辰资本合伙人)
笔记|笔记侠 雷波Raybo
编辑|笔记侠 Even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人物名片:迂回式创新创始人,星辰资本合伙人,互联网+创新导师,被誉为最接地气的实战派创业导师,迂回式创新和精益创业的实战方法论专家。擅长将复杂深奥的创业创新方法论,博采众长,汲取精华,化繁为简,用最浅显、最易懂、寓教于乐的方式传授。


**导言:******

资本寒冬真的来了吗?面对巨头威胁,后来者如何生存并迂回式颠覆?华为是怎么迂回侧翼突破的?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被超越”,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关键词:资本寒冬 机会 颠覆式创新
迂回式创新 华为 微信

寒冬来了,机会在哪?

今天的主题是“寒冬来临”。寒冬有没有来呢?大家应当知道。有几件事可以让大家感觉到:

第一件事:不久前优酷和土豆做了这么多年,终于扑通往地上一跪,叫了一声阿里巴巴(爸爸)。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说明中国互联网通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到了帝国主义寡头阶段。今天上午有嘉宾提到韩国在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发展很快,发展之后是developed(发达),这在发展完之后就是常规的。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一样,经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经到了developed的阶段了。

你会发现“神仙”昨天相杀,今天就相爱,后天便相娶。

这种事近期不断发生,为什么?

因为一个市场、一个领域发展到一定阶段,必定会进入寡头垄断和合并阶段,强者更强。

剩下的呢?到BAT打工吧。正如上午嘉宾所说,韩国大学生到三星、LG上班,中国大学生到BAT上班已经很好了,这是大意义上的寒冬。

第二件事:资本的寒冬;

上午有嘉宾说得特别精彩,做投资的人也是人,是人就会扎堆,就会追风口。因此,当一个市场刚起来的时候,大家一窝蜂地迎头而上,然后突然发现这个市场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外边的金融环境已经不景气,接下来就一哄而散。

这是典型的追涨杀跌,所以当资本市场寒冬来临的时候,创投界只会更冷。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影响的,但资本市场再冷,我们老百姓也要吃饭,这么多年来,中国的饭店没有大起大落,生意一直很好。

即使你拿到了钱,你再想找到机会点,已经很难了,因为中国创业的人太多,每个领域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团队已经在做或做过了,就像一块地已经被刨了很多遍。无论是哪个机会点,只要你说出一个idea,中国这么大,总归有几十个、上百个人在干。更何况你拿不到钱呢?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寒冬。

寒冬来临了,机会在哪呢?

要么做小而美;

要么做B2B;
B2C已经做完了,资本市场在这段时间往B2B走。

要么做技术路线(如物联网、机器人、智能硬件、生物医药等)。

大家都知道做生物医药的,一直是技术路线,埋头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真有影响的话,那也不错。

剩下的机会在哪里?机会不多了。“创业的风向和趋势在哪?”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完毕了。如果仅仅到此为止,我的演讲就结束了,但是我们说凡事都有意外,精彩的故事还在后面。精彩在哪呢?你回头看看,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因此,在这个世界,要静下心来,耐心做一件事,哪怕这个事情一开始是冷门的,其实这恰恰是机会。

这个世界最终是“少数派法则”为主,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如果真理一露头后,一堆人就一拥而上,那它还叫真理吗?

到今天为止,中国常规互联网的机会、非互联网的机会,你能想到的,都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剩下的,大家拼的是什么?拼人脉,拼资源,拼各种能力,但是他们没看到的机会是什么?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讲出答案只需要几分钟,但是我想把寻找答案的过程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的演讲,我只能是以点带面,点到为止,提纲挈领地讲一讲,帮助大家了解创新方法论指导下的“互联网+”未来大机会隐藏在哪里?这个隐藏机会点是大部分人忽略掉的。同时我也提出另外一个话题,大家不要对互联网失望。

既然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这个革命在中国才十几年,难道就这么快进入帝国主义寡头阶段而结束了吗?

不会的,就像十几年前看第一波互联网巨头:搜狐、网易、新浪,也是高山仰止,十几年后,它们还是高山,但已相对成了小土坡。未来再过十年,中国的互联网会怎样?还是会有特别大的机会,甚至BAT都可能被颠覆掉。这个机会在哪?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

今天主要讲四块:

1
迂回式创新,究竟是什么?

2
迂回式创新,从0到1该如何做?

3
互联网+的大迂回战略是什么?

4
互联网+的罕有机会隐藏在哪?

这是我们的原创,有知识产权的,大家自己学自己用没问题,写文章时要注明一下出处,不要用于商用。

颠覆式创新,应该叫迂回式创新

什么是颠覆式创新?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你知道也很正常。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我们先来看这个例子,一个腕带产品,游泳时遇到危急,一按,就出来了一个气囊,可以把你带到水面上,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这是颠覆式创新吗?

这个是防丢书包,可以起到缓冲和防丢失的作用,掉到水里能浮起来。厉害吧?the best of the best,这是书包里面的战斗机,这是一个极品书包,比它再贵的只能在上面镶砖石了。这个书包想不想要?3000元。中国人到日本买这个买疯掉了,不要以为中国人去日本只买马桶盖。这个书包做得很好,价格昂贵,但他们做到极致了。

这是永远长不大的宠物猪。目前市场上的宠物猪宣传说“长不大”,结果是忽悠你,等你把宠物猪买回家,一年却长了200多斤。这头经过转基因的宠物小猪,一万元,你买不买?喜欢猪的可以买一只。其实猪比狗聪明,这个如果真的流行起来,汪星人、喵星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转基因小牛、小马,都会成为家养宠物。

先进技术带来一个大的变化:它将一个物种改变了,以前只是把猪养肥了宰杀,现在它可以成为人类的伴侣。

这个是钢材,但比空气轻。这个材料一旦大规模应用的话,飞机就像纸飞机了,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重量,飞机就非常省油了。使用同样的重量材料,可以做成好几架飞机,一架飞机里面可以坐两千人,这将是革命性、前沿性的技术。

这个是石墨烯电池,也非常厉害。

这个像柜子一样的东西,是洗衣机,不但能洗,还能烘,还能叠好放在柜子里。这将是懒人的福音,但它很贵,因为技术比较先进。如果它不但可以洗衣,还能叠衣服,那就是洗衣界的机器人。洗衣机发展到今天,还能有再一次革命性创造性的大突破。

如果机器人非得像保姆一样,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等机器人出现就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但机器人可以单点突破,就好比这个洗衣机一样,你把衣服往里面一扔,下次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穿

这两天有一场大Party,主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颠覆与重构(“颠覆式创新研习社”主办——笔记侠注)。可见,颠覆这个词,大家特别喜欢,我们总结一下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1

产品是极致的、昂贵的、引发用户尖叫的;

2

革命性的、震撼的、前瞻性的、前卫的;

3

原创性的、要绞尽脑汁的,创意的;

4

需要很多技术、资源和人才储备的;

5

众望所归的,令人佩服的;

6

可以很快引发潮流和取得赫赫成果的;

7

主要是大公司和巨头才能做起来的;

8

破坏、重构现有商业规则和商业形态的;

9

直接针对业内现有领头公司进行攻击的;

10

引发惨烈的商业大战,反扑、反攻和舆论大战。

这就是颠覆式创新,对不对?但这样的话,与我们草根创新者有什么关系呢?没多大关系。因此,对于这个答案,我们先打勾,对的。

但是,再加一个大斜撇,说明这个答案和我们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总体上是错的!

这是为什么呢?要从源头说起。在座各位,你们是从哪里知道“颠覆式创新”的?是你研究出来的吗?不就是从各种文章中读到、听到的吗?

你第一次听到“颠覆式创新”,就好像理解了它的意思,其实你理解的是中文五个字(颠覆式创新)的意思,尤其是“颠覆”两个字,就是“颠覆”的意思。

但是,我们说,“颠覆式创新”其实是个舶来品,来自于《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这两本书,大家有没有看过呢?如果没看过的话,你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肯定是错的。

“颠覆式创新”是一个理论体系,它来自这两本书。如果大家觉得这两本书算不上啥,那你是绝对的实干派,今天的课就白来了。其中,《创新者的窘境》更出名,出名是因为乔布斯本人特别推崇这本书。

《斯蒂夫▪乔布斯传》中只推崇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它。乔布斯这么厉害的人,顶级的商业领袖,按理说应该对世界上的很多管理理论不感冒,但是他却只对这个理论感冒。

[图片上传中。。。(12)]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出了“Disruptive Innovation”,翻译成中文叫“破坏性创新”、“颠覆式创新”。大家知道,一旦一个英文词翻译成中文,意思就变了,大家会理解成中国的颠覆式创新。

叫“颠覆式创新”不适合,那叫做什么呢?

经过这几年的本土实战研究,我们认为把“Disruptive Innovation”叫做“迂回式创新”,更符合这个创新方法论的本义,而且避免了“颠覆式创新”这一概念所带来的认知错乱。迂回嘛,中文本义上也比较贴切。

大家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就是典型的迂回大战略,而颠覆只是最后高潮阶段的一个结果而已,不是这个创新方法论的内涵和精髓,迂回才是。

Disruptive Innovation,无论是之前翻译为“颠覆式创新”,还是现在我们改名称作“迂回式创新”,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讲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有的公司,比如,BAT是三十年前就有的吗?没有,它是中国某年某月某天起开始做的,这表明了商业巨头、独角兽都是某时某刻,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做起来的。等它做成了,大家就觉得它好厉害,不可撼动。但它是怎么从零开始,做成一个巨头的呢?竟有什么普遍的规律和方法可循呢?

克里斯坦森研究了上百年的商业世界历史,从19世纪到2000年为止,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商业世界历史。为什么后来者能够从零开始,崛起成为世界巨头,并且长盛不衰呢?当然,他也讲述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后,这些巨头被后来的巨头打败?这其中的规律和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面对巨头,后来者的三大挑战

如果今天你在创业,假如上帝托梦给你 “小伙子好好干,你还有机会”,你就好好干了十年、二十年,成了那个时候的BAT,甚至比BAT还厉害。但你开始做的时候,就相当于面对一片崇山峻岭,相当于我们在朋友圈天天看到的一样,到处是巨头,大巨头、中巨头、小巨头等,高山仰止啊,但是前行的时候绝对不是一马平川(除非你是第一个人)。

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是,你要想成为未来的一座高峰、一个巨头,比如上午提到的一家公司,拿到了六千万美金,估值是两三亿美元,比中国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市值几乎都要高,那也是个小巨头。

你再起步,做同样的事,如何和它竞争呢?你一米八,比你高的小山峰、小土坡多了去了。这时你的挑战不是成为巨头,而是

第一,你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你活不下来,又怎么能去挑战2米、20米、8848米?你的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颠覆性的,而是你能不能活下来。事实和历史证明,那些巨头都是早期活得很好、能活下来的。

第二,在你发展的过程当中,为什么那些巨头没有把你压死?为什么能允许你活下来?

如果腾讯想要抄袭你,怎么办?你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抱着腾讯大腿,说“我做你干儿子吧,怎么样?”命运虽然已发生转折,其实这个命运不错了,是很多人的梦想。

腾讯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被打压,没被干死?因为之前的巨头没想到将其干死,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规律和方法就是应该要用到这里。

第三,当你最终越做越的时,当你跟巨头PK时,为什么你赢了,巨头输了?

按理说,总决战总有人赢,有人输,为什么后来者总是把先行者干死了?或者将其边缘化了呢?为什么不是后来者被封杀了呢?


一个后来者从零开始,在成为巨头的过程中,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活下来,第二个阶段是不被倾轧死,第三个阶段是把之前的巨头边缘化,或掀翻。

为什么总有这种事情发生呢?规律是什么?这才是Disruptive Innovation要探讨的内容,而绝对不是因为目标是巨头,是老大哥,就要干死它。喊这种口号的人很多,但如果你是马化腾,天天听中国几万人要把腾讯怎么样,你只会付之一笑,说妄想。

案例分析:华为和微信

理论体系就点到为止,举两个例子,让大家领略一下“迂回式创新”为什么不是之前所理解的“颠覆式创新”,让大家知道一个后来者怎么能够崛起成为巨头,在迂回的过程中怎么一步步应对挑战并成功的。举一个互联网之前和互联网的例子。

1、迂回侧翼突破的华为

华为的广告做得很好:“华为,不仅仅是500强。”这话怎么讲?它是500强,为什么说“不仅仅是”?因为,它还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完全意义上的商业企业。

中国进500强的企业有很多,如中石油、中石化等,但它是最厉害的。在座有多少人超过四十岁?只有两个,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没机会成为“不仅仅是500强”了。

低于四十岁的人还是大有机会的,从现在开始创业,打拼20年就可以了。因为任正非44岁才开始创立华为的。20多年的时间,将一个从零开始的公司带到中国No.1,到现在是世界通讯老大,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靠的就是(也只能是)迂回式创新。

我们简短介绍一下,华为是如何进行“迂回式创新”大战略的?这个公司1987年创立于深圳,注册资金两万块钱。那时做的业务,通俗讲就是皮包公司,把香港货搞到中国卖。接着就自主研发,将货拆一拆,山寨模仿,那时知识产权的概念都不深。这东西利润很好,自己做自己卖,利润岂不是更好?后来开始推出农村的交换机,1995年销售额达15个亿,接下来如下图所示。

我们回头来看,感觉一切都很自然,就是不断开发新产品,不断推广和销售,从2万人民币做到500亿美元大公司,仿佛命运垂青一样。秘诀是什么?中国有很多公司都在走类似的路,走到某个阶段就走不下去了,为什么华为能不断壮大呢?奥秘在哪里?答案可谓“仁则见仁,智者见智”。

有人说靠国家支持。为什么国家支持它,不支持你呢?

有人说它有技术。技术是一个结果,它这么厉害了,技术肯定厉害,那它第一步、第二步有技术吗?我们早年在华为待过,当时大家自嘲说公司的产品和老外的产品差在哪里?朗讯的广告语是“朗讯科技,博大精深”,特别震撼,大家都服,贝尔实验室出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通讯业教科书都写它。我们说华为技术有限,因为当时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有人说它有钱。华为早年是没有钱的,再有钱也没有跨国企业有钱。

有人说它是民族工业。国家支持它,一纸命令说必须得买它的。

这样的想法相当于让上海等一线城市买iPhone的人买小米、买锤子手机一样,民族工业嘛,你觉得他会理你吗?至少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不是感情问题。反过来说,当大家都喜欢用华为的产品,再说这是民族工业,是民族品牌,我们要支持,因为本来就已经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只是加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历史真相往往隐藏在细节中。细节在哪里?如下图所示。

上图中,横坐标是用户群,纵坐标是它25年的迂回成长史。即:

1、自行研发;
2、往农话扩张;
3、做排队机;
4、逢高校扩招,顺势做了201智能卡;
5、通过GSM开始和中国移动合作;

从中可以看出,在一个市场,随着时间的发展,技术在不断快速迭代。如果不扩展新市场,这个市场总有饱和的一天,因此你要扩展新市场。在你扩展新市场的过程中,这个市场往往有主流的玩家和供应商,它们相对成熟,可以叫堡垒,当你插入的时候,你必须另辟蹊径,必须找到一个痛点,这个痛点是雪中送炭的。否则你说你的产品有多少好处,别人只需用一条理由就可以堵死你了,那就是:“我这个产品用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用你的呢?”

6、将中国的成功经验COPY到亚非拉国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中国拿下印尼高铁项目也是如此。

7、进入发达经济体市场。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要想成为巨无霸,必须不断地从零开始,不断地重新开始,往上发展扩张。若在某一步,扩张受阻,就是滞胀。

具体策略如下:

[图片上传中。。。(16)]

1
****第一,低端市场:高性价比,突破;

2
****第二,高端市场:新业务,单点切入。

绝对不能拿产品硬攻,你必须另辟蹊径、雪中送炭,要知道有总比没有强!

小米在短短几年也发展成为国内手机三强之一,靠的是高性价比。对于高端市场而言,你必须找到一个新业务。

只有你对客户来说是雪中送炭,这样你才能插一脚,否则你根本没有合作机会,只能在门外观望。

比如说买iPhone6的不会将其换成小米手机,但买iPhone6的人可能会买小米手环。因为手环这个产品对高端人士来说是新业务,要么买国外七八百的,要么买小米的(只需79元)。

相比而言,小米手环更好,因为它是新业务,目前是还没有品牌认知的。如果是买手机,我们对手机品牌的认知就非常强。如果我的朋友圈都是iPhone党,我用的却是小米手机,就会被别人笑话,相反,我买个小米手环就不会被人嘲笑。

这是一个古典的模式,一个44岁的中国退伍军人在25年内将一个中国公司带到世界高科技领域,带到世界No.1,并占据垄断地位,靠的是不断迂回的侧翼突破。

2、社交巨头:微信
讲完古典例子,再讲一个能和华为相比的公司:腾讯。和阿里最大的不同,腾讯是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且微信不可限量(目前估值1000亿美元)。

微信是第二个典型的例子。我们说微信颠覆了中国移动,但中国移动未死,该怎么赚钱还是怎么赚钱。我们为什么说颠覆呢?颠覆的意思不是说打倒和干死,只是说中国移动不重要了,其股票没有前景了。

颠覆中国移动,是马化腾未预料到的。马化腾成立腾讯时,搜狐、网易、新浪已成中国互联网的代表性公司。那时马化腾到处找投资,别人觉得他没价值。好不容易拿到投资后,他就将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在PC时代做了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顺势做了微信。即使别的公司也想做,但不具备摘取这个果实的能力了。

微信的技术很厉害吗?有原创的、领先的突破性技术吗?早期产品特极致吗?让你尖叫了吗?都没有!而且国外类似的产品可能推出更早,米聊至少就比微信做的早。

但是腾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占据了制高点,就是海量互联用户群这个制高点,接下来继续往前延伸,只是多迂回走一步,在发力将微信做出来后,就瞬间摧枯拉朽式地占领了市场,让先行者们望尘莫及、黯然退场。

这也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即攫取了海量互联用户群后,往新的业务领域再次突破。这样的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时代的互联网,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模式,与华为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古典模式,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下图是我总结的,是一些在中国发生迂回式创新的例子。

[图片上传中。。。(17)]

“互联网+”时代的迂回式创新

至于“颠覆式”创新,想象中是这样做的:

[图片上传中。。。(18)]

1

高瞻远瞩、大干快上、排山倒海之势;

2

从0起步的项目,啥也没有,就让大家感觉很厉害?宣传上铺天盖地而来,声势很大;

3

大笔花钱来推广和宣传,反正就是很厉害;

4

技术上是突破性的、革命性的、原创性的;

5

一个成熟的行业及玩家,突然面临新的浪潮,感觉摇摇欲坠,很快就要被彻底颠覆了;

6

从起点、过程到高潮的一路上,战略早就是直白而一览无余,剩下的只是足够的资源和执行力;

7

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决战,精彩绝伦,轰轰烈烈。

“颠覆式”创新,实际中是如何做成的?

[图片上传中。。。(19)]

1

无心之为,不是刻意而为,尤其一开始,更不可能针对性去破坏或颠覆谁,否则死N次都不够,如此宣称,其实是…

2

从0到1起步,往往不起眼,冷门、想不到,没什么前途:第一个立足点往往是迂回穿插渗透(Lower than lower),产品往往更差或技术含量不高,但对那个特定用户需求来说,雪中送炭啊;

3

早期成长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是被怀疑和争论的、长期边缘化的(不是主流焦点),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一直存在;

4

中间经过几次大的延伸和攀爬过程,不断“斜刺里”插入全新或主流领域(即偏量化上升),同时变得Bigger than bigger;

5

当最后高潮来临时,如果有决战,往往是不对称的,输赢早就注定了,不战即可屈人之兵;

6

但更多情况下是超越而已,不是直接颠覆、干死、打倒。被颠覆者还会继续存在很长时间,只是不再重要了。

我们总结一下,“互联网+”时代迂回式创新的特点如下图。

从看不见到看不起,再到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最后被超越、被颠覆。

有嘉宾提到,要做立马能赚钱的事情,那是对小而美的生意而言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你前面越赚钱,后面就越赚不到大钱。****腾讯和淘宝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马云开淘宝,如果第一天就要赚钱,肯定赚不到大钱。淘宝做大后,再做天猫、做直通车,才慢慢赚到了钱,现在做双十一,更是赚大钱。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赚钱的逻辑已经改变了,从收费到免费,从“立即马上赚钱”到“尽可能延后赚钱”,这也是迂回式创新的大迂回。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模式,依旧会有这样的基本模式。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

[图片上传中。。。(21)]

切入点迂回:冷门、不起眼;

成长过程迂回:边缘,非主流;

RPV延伸迂回:海量互联用户群;

崛起后迂回:跨界、整合、逆袭、截胡、决战、颠覆。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框架为:

[图片上传中。。。(22)]

进行“迂回式创新”时,从0到1时,需要真需求,防止伪需求。

[图片上传中。。。(23)]

从0到1,怎么做呢?怎么找到第一个立足点呢?让自己立住脚,让别人看不见、看不上、看不懂?

其实就是找一个需求点,这个需求点必须是冷门的,而且代表未来的蓝海。

你找到一个用户群,并且有刚性需求的,比如中国农村(包括乡镇),经济发展了,大家想打电话,有需求,但和城里人不一样的是他们被三座大山压制住了:专业门槛、麻烦和价格贵。当时华为开展农话市场时,产品不但便宜,采用中文Windows界面,上手快,简单方便,就迅速打开了市场。

[图片上传中。。。(24)]

如果你的产品简单便宜,你就会抓住一片市场。如果你的产品是十倍的更简单、更便宜,对他们而言这是雪中送炭,你就会建立一个根据地。

以Photoshop为例,大家都有P图的需求,不学它,是因为它太麻烦、太专业,只能找设计师朋友免费P图,或者掏钱P图,但是因为太贵了,索性就不P图了。美图秀秀抓住了这个痛点,把更广大人民群众的P图需求释放出来了。

这就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以更简单、更方便的、更便宜的方式使大家的需求得到满足。

[图片上传中。。。(25)]

创新需要洞察力。

未来的公司要在十年或二十年后真正比肩BAT,就需要想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让相当一部分人离不开你,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创造性需要很强的洞察力。

未来十年,中国市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但这些机会在哪里?在这里。

[图片上传中。。。(26)]

大家回头想想,为什么腾讯这十几年来一直高歌猛进,因为它一开始就抓住了社交网络的雏形,就是让你进行社交。搜狐、网易、新浪,包括后来的百度和阿里,都是让你获取信息,让你进行交易,但只有腾讯一直让你进行社交。腾讯比较简单,不帮你保存记录,记录隔一段时间后就删除了。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社交就是人,你需要考虑怎样将一群人联系在一起。由于中国的人口众多,只要抓住人,让其社交,就能抢占未来的制高点。

[图片上传中。。。(27)]

因此,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垂直一体化、入口级社交网络平台。因此,它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今天我就主要带给大家一些启发,理解一下“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方法。

大家千万不要被当下的现状蒙蔽掉,回头看,总是有些东西在冬天里异军突起。冬天灭掉的是泡沫,灭不了真正有生命力的创新生命体。

如果互联网是一次新革命的话,互联网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即使是社交也刚刚起步,大家也不要觉得微信把社交都做完了,微信做的是扁平化的,是针对八亿人做的,不可能做得很深。

但是,中国有很多垂直化的应用,怎么抓住他们,提高粘性非常重要。

这也是未来几年的一波大机会。好了,今天时间有限,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演讲|钱致远(星辰资本合伙人)
笔记|笔记侠 雷波Raybo
编辑|笔记侠 Even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人物名片:迂回式创新创始人,星辰资本合伙人,互联网+创新导师,被誉为最接地气的实战派创业导师,迂回式创新和精益创业的实战方法论专家。擅长将复杂深奥的创业创新方法论,博采众长,汲取精华,化繁为简,用最浅显、最易懂、寓教于乐的方式传授。


**导言:******

资本寒冬真的来了吗?面对巨头威胁,后来者如何生存并迂回式颠覆?华为是怎么迂回侧翼突破的?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被超越”,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关键词:资本寒冬 机会 颠覆式创新
迂回式创新 华为 微信

寒冬来了,机会在哪?

今天的主题是“寒冬来临”。寒冬有没有来呢?大家应当知道。有几件事可以让大家感觉到:

第一件事:不久前优酷和土豆做了这么多年,终于扑通往地上一跪,叫了一声阿里巴巴(爸爸)。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说明中国互联网通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到了帝国主义寡头阶段。今天上午有嘉宾提到韩国在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发展很快,发展之后是developed(发达),这在发展完之后就是常规的。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一样,经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经到了developed的阶段了。

你会发现“神仙”昨天相杀,今天就相爱,后天便相娶。

这种事近期不断发生,为什么?

因为一个市场、一个领域发展到一定阶段,必定会进入寡头垄断和合并阶段,强者更强。

剩下的呢?到BAT打工吧。正如上午嘉宾所说,韩国大学生到三星、LG上班,中国大学生到BAT上班已经很好了,这是大意义上的寒冬。

第二件事:资本的寒冬;

上午有嘉宾说得特别精彩,做投资的人也是人,是人就会扎堆,就会追风口。因此,当一个市场刚起来的时候,大家一窝蜂地迎头而上,然后突然发现这个市场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外边的金融环境已经不景气,接下来就一哄而散。

这是典型的追涨杀跌,所以当资本市场寒冬来临的时候,创投界只会更冷。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影响的,但资本市场再冷,我们老百姓也要吃饭,这么多年来,中国的饭店没有大起大落,生意一直很好。

即使你拿到了钱,你再想找到机会点,已经很难了,因为中国创业的人太多,每个领域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团队已经在做或做过了,就像一块地已经被刨了很多遍。无论是哪个机会点,只要你说出一个idea,中国这么大,总归有几十个、上百个人在干。更何况你拿不到钱呢?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寒冬。

寒冬来临了,机会在哪呢?

要么做小而美;

要么做B2B;
B2C已经做完了,资本市场在这段时间往B2B走。

要么做技术路线(如物联网、机器人、智能硬件、生物医药等)。

大家都知道做生物医药的,一直是技术路线,埋头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真有影响的话,那也不错。

剩下的机会在哪里?机会不多了。“创业的风向和趋势在哪?”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完毕了。如果仅仅到此为止,我的演讲就结束了,但是我们说凡事都有意外,精彩的故事还在后面。精彩在哪呢?你回头看看,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因此,在这个世界,要静下心来,耐心做一件事,哪怕这个事情一开始是冷门的,其实这恰恰是机会。

这个世界最终是“少数派法则”为主,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如果真理一露头后,一堆人就一拥而上,那它还叫真理吗?

到今天为止,中国常规互联网的机会、非互联网的机会,你能想到的,都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剩下的,大家拼的是什么?拼人脉,拼资源,拼各种能力,但是他们没看到的机会是什么?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讲出答案只需要几分钟,但是我想把寻找答案的过程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的演讲,我只能是以点带面,点到为止,提纲挈领地讲一讲,帮助大家了解创新方法论指导下的“互联网+”未来大机会隐藏在哪里?这个隐藏机会点是大部分人忽略掉的。同时我也提出另外一个话题,大家不要对互联网失望。

既然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这个革命在中国才十几年,难道就这么快进入帝国主义寡头阶段而结束了吗?

不会的,就像十几年前看第一波互联网巨头:搜狐、网易、新浪,也是高山仰止,十几年后,它们还是高山,但已相对成了小土坡。未来再过十年,中国的互联网会怎样?还是会有特别大的机会,甚至BAT都可能被颠覆掉。这个机会在哪?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

今天主要讲四块:

1
迂回式创新,究竟是什么?

2
迂回式创新,从0到1该如何做?

3
互联网+的大迂回战略是什么?

4
互联网+的罕有机会隐藏在哪?

这是我们的原创,有知识产权的,大家自己学自己用没问题,写文章时要注明一下出处,不要用于商用。

颠覆式创新,应该叫迂回式创新

什么是颠覆式创新?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你知道也很正常。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我们先来看这个例子,一个腕带产品,游泳时遇到危急,一按,就出来了一个气囊,可以把你带到水面上,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这是颠覆式创新吗?

这个是防丢书包,可以起到缓冲和防丢失的作用,掉到水里能浮起来。厉害吧?the best of the best,这是书包里面的战斗机,这是一个极品书包,比它再贵的只能在上面镶砖石了。这个书包想不想要?3000元。中国人到日本买这个买疯掉了,不要以为中国人去日本只买马桶盖。这个书包做得很好,价格昂贵,但他们做到极致了。

这是永远长不大的宠物猪。目前市场上的宠物猪宣传说“长不大”,结果是忽悠你,等你把宠物猪买回家,一年却长了200多斤。这头经过转基因的宠物小猪,一万元,你买不买?喜欢猪的可以买一只。其实猪比狗聪明,这个如果真的流行起来,汪星人、喵星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转基因小牛、小马,都会成为家养宠物。

先进技术带来一个大的变化:它将一个物种改变了,以前只是把猪养肥了宰杀,现在它可以成为人类的伴侣。

这个是钢材,但比空气轻。这个材料一旦大规模应用的话,飞机就像纸飞机了,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重量,飞机就非常省油了。使用同样的重量材料,可以做成好几架飞机,一架飞机里面可以坐两千人,这将是革命性、前沿性的技术。

这个是石墨烯电池,也非常厉害。

这个像柜子一样的东西,是洗衣机,不但能洗,还能烘,还能叠好放在柜子里。这将是懒人的福音,但它很贵,因为技术比较先进。如果它不但可以洗衣,还能叠衣服,那就是洗衣界的机器人。洗衣机发展到今天,还能有再一次革命性创造性的大突破。

如果机器人非得像保姆一样,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等机器人出现就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但机器人可以单点突破,就好比这个洗衣机一样,你把衣服往里面一扔,下次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穿

这两天有一场大Party,主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颠覆与重构(“颠覆式创新研习社”主办——笔记侠注)。可见,颠覆这个词,大家特别喜欢,我们总结一下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1

产品是极致的、昂贵的、引发用户尖叫的;

2

革命性的、震撼的、前瞻性的、前卫的;

3

原创性的、要绞尽脑汁的,创意的;

4

需要很多技术、资源和人才储备的;

5

众望所归的,令人佩服的;

6

可以很快引发潮流和取得赫赫成果的;

7

主要是大公司和巨头才能做起来的;

8

破坏、重构现有商业规则和商业形态的;

9

直接针对业内现有领头公司进行攻击的;

10

引发惨烈的商业大战,反扑、反攻和舆论大战。

这就是颠覆式创新,对不对?但这样的话,与我们草根创新者有什么关系呢?没多大关系。因此,对于这个答案,我们先打勾,对的。

但是,再加一个大斜撇,说明这个答案和我们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总体上是错的!

这是为什么呢?要从源头说起。在座各位,你们是从哪里知道“颠覆式创新”的?是你研究出来的吗?不就是从各种文章中读到、听到的吗?

你第一次听到“颠覆式创新”,就好像理解了它的意思,其实你理解的是中文五个字(颠覆式创新)的意思,尤其是“颠覆”两个字,就是“颠覆”的意思。

但是,我们说,“颠覆式创新”其实是个舶来品,来自于《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这两本书,大家有没有看过呢?如果没看过的话,你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肯定是错的。

“颠覆式创新”是一个理论体系,它来自这两本书。如果大家觉得这两本书算不上啥,那你是绝对的实干派,今天的课就白来了。其中,《创新者的窘境》更出名,出名是因为乔布斯本人特别推崇这本书。

《斯蒂夫▪乔布斯传》中只推崇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它。乔布斯这么厉害的人,顶级的商业领袖,按理说应该对世界上的很多管理理论不感冒,但是他却只对这个理论感冒。

[图片上传中。。。(12)]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出了“Disruptive Innovation”,翻译成中文叫“破坏性创新”、“颠覆式创新”。大家知道,一旦一个英文词翻译成中文,意思就变了,大家会理解成中国的颠覆式创新。

叫“颠覆式创新”不适合,那叫做什么呢?

经过这几年的本土实战研究,我们认为把“Disruptive Innovation”叫做“迂回式创新”,更符合这个创新方法论的本义,而且避免了“颠覆式创新”这一概念所带来的认知错乱。迂回嘛,中文本义上也比较贴切。

大家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就是典型的迂回大战略,而颠覆只是最后高潮阶段的一个结果而已,不是这个创新方法论的内涵和精髓,迂回才是。

Disruptive Innovation,无论是之前翻译为“颠覆式创新”,还是现在我们改名称作“迂回式创新”,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讲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有的公司,比如,BAT是三十年前就有的吗?没有,它是中国某年某月某天起开始做的,这表明了商业巨头、独角兽都是某时某刻,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做起来的。等它做成了,大家就觉得它好厉害,不可撼动。但它是怎么从零开始,做成一个巨头的呢?竟有什么普遍的规律和方法可循呢?

克里斯坦森研究了上百年的商业世界历史,从19世纪到2000年为止,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商业世界历史。为什么后来者能够从零开始,崛起成为世界巨头,并且长盛不衰呢?当然,他也讲述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后,这些巨头被后来的巨头打败?这其中的规律和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面对巨头,后来者的三大挑战

如果今天你在创业,假如上帝托梦给你 “小伙子好好干,你还有机会”,你就好好干了十年、二十年,成了那个时候的BAT,甚至比BAT还厉害。但你开始做的时候,就相当于面对一片崇山峻岭,相当于我们在朋友圈天天看到的一样,到处是巨头,大巨头、中巨头、小巨头等,高山仰止啊,但是前行的时候绝对不是一马平川(除非你是第一个人)。

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是,你要想成为未来的一座高峰、一个巨头,比如上午提到的一家公司,拿到了六千万美金,估值是两三亿美元,比中国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市值几乎都要高,那也是个小巨头。

你再起步,做同样的事,如何和它竞争呢?你一米八,比你高的小山峰、小土坡多了去了。这时你的挑战不是成为巨头,而是

第一,你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你活不下来,又怎么能去挑战2米、20米、8848米?你的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颠覆性的,而是你能不能活下来。事实和历史证明,那些巨头都是早期活得很好、能活下来的。

第二,在你发展的过程当中,为什么那些巨头没有把你压死?为什么能允许你活下来?

如果腾讯想要抄袭你,怎么办?你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抱着腾讯大腿,说“我做你干儿子吧,怎么样?”命运虽然已发生转折,其实这个命运不错了,是很多人的梦想。

腾讯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被打压,没被干死?因为之前的巨头没想到将其干死,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规律和方法就是应该要用到这里。

第三,当你最终越做越的时,当你跟巨头PK时,为什么你赢了,巨头输了?

按理说,总决战总有人赢,有人输,为什么后来者总是把先行者干死了?或者将其边缘化了呢?为什么不是后来者被封杀了呢?


一个后来者从零开始,在成为巨头的过程中,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活下来,第二个阶段是不被倾轧死,第三个阶段是把之前的巨头边缘化,或掀翻。

为什么总有这种事情发生呢?规律是什么?这才是Disruptive Innovation要探讨的内容,而绝对不是因为目标是巨头,是老大哥,就要干死它。喊这种口号的人很多,但如果你是马化腾,天天听中国几万人要把腾讯怎么样,你只会付之一笑,说妄想。

案例分析:华为和微信

理论体系就点到为止,举两个例子,让大家领略一下“迂回式创新”为什么不是之前所理解的“颠覆式创新”,让大家知道一个后来者怎么能够崛起成为巨头,在迂回的过程中怎么一步步应对挑战并成功的。举一个互联网之前和互联网的例子。

1、迂回侧翼突破的华为

华为的广告做得很好:“华为,不仅仅是500强。”这话怎么讲?它是500强,为什么说“不仅仅是”?因为,它还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完全意义上的商业企业。

中国进500强的企业有很多,如中石油、中石化等,但它是最厉害的。在座有多少人超过四十岁?只有两个,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没机会成为“不仅仅是500强”了。

低于四十岁的人还是大有机会的,从现在开始创业,打拼20年就可以了。因为任正非44岁才开始创立华为的。20多年的时间,将一个从零开始的公司带到中国No.1,到现在是世界通讯老大,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靠的就是(也只能是)迂回式创新。

我们简短介绍一下,华为是如何进行“迂回式创新”大战略的?这个公司1987年创立于深圳,注册资金两万块钱。那时做的业务,通俗讲就是皮包公司,把香港货搞到中国卖。接着就自主研发,将货拆一拆,山寨模仿,那时知识产权的概念都不深。这东西利润很好,自己做自己卖,利润岂不是更好?后来开始推出农村的交换机,1995年销售额达15个亿,接下来如下图所示。

我们回头来看,感觉一切都很自然,就是不断开发新产品,不断推广和销售,从2万人民币做到500亿美元大公司,仿佛命运垂青一样。秘诀是什么?中国有很多公司都在走类似的路,走到某个阶段就走不下去了,为什么华为能不断壮大呢?奥秘在哪里?答案可谓“仁则见仁,智者见智”。

有人说靠国家支持。为什么国家支持它,不支持你呢?

有人说它有技术。技术是一个结果,它这么厉害了,技术肯定厉害,那它第一步、第二步有技术吗?我们早年在华为待过,当时大家自嘲说公司的产品和老外的产品差在哪里?朗讯的广告语是“朗讯科技,博大精深”,特别震撼,大家都服,贝尔实验室出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通讯业教科书都写它。我们说华为技术有限,因为当时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有人说它有钱。华为早年是没有钱的,再有钱也没有跨国企业有钱。

有人说它是民族工业。国家支持它,一纸命令说必须得买它的。

这样的想法相当于让上海等一线城市买iPhone的人买小米、买锤子手机一样,民族工业嘛,你觉得他会理你吗?至少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不是感情问题。反过来说,当大家都喜欢用华为的产品,再说这是民族工业,是民族品牌,我们要支持,因为本来就已经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只是加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历史真相往往隐藏在细节中。细节在哪里?如下图所示。

上图中,横坐标是用户群,纵坐标是它25年的迂回成长史。即:

1、自行研发;
2、往农话扩张;
3、做排队机;
4、逢高校扩招,顺势做了201智能卡;
5、通过GSM开始和中国移动合作;

从中可以看出,在一个市场,随着时间的发展,技术在不断快速迭代。如果不扩展新市场,这个市场总有饱和的一天,因此你要扩展新市场。在你扩展新市场的过程中,这个市场往往有主流的玩家和供应商,它们相对成熟,可以叫堡垒,当你插入的时候,你必须另辟蹊径,必须找到一个痛点,这个痛点是雪中送炭的。否则你说你的产品有多少好处,别人只需用一条理由就可以堵死你了,那就是:“我这个产品用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用你的呢?”

6、将中国的成功经验COPY到亚非拉国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中国拿下印尼高铁项目也是如此。

7、进入发达经济体市场。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要想成为巨无霸,必须不断地从零开始,不断地重新开始,往上发展扩张。若在某一步,扩张受阻,就是滞胀。

具体策略如下:

[图片上传中。。。(16)]

1
****第一,低端市场:高性价比,突破;

2
****第二,高端市场:新业务,单点切入。

绝对不能拿产品硬攻,你必须另辟蹊径、雪中送炭,要知道有总比没有强!

小米在短短几年也发展成为国内手机三强之一,靠的是高性价比。对于高端市场而言,你必须找到一个新业务。

只有你对客户来说是雪中送炭,这样你才能插一脚,否则你根本没有合作机会,只能在门外观望。

比如说买iPhone6的不会将其换成小米手机,但买iPhone6的人可能会买小米手环。因为手环这个产品对高端人士来说是新业务,要么买国外七八百的,要么买小米的(只需79元)。

相比而言,小米手环更好,因为它是新业务,目前是还没有品牌认知的。如果是买手机,我们对手机品牌的认知就非常强。如果我的朋友圈都是iPhone党,我用的却是小米手机,就会被别人笑话,相反,我买个小米手环就不会被人嘲笑。

这是一个古典的模式,一个44岁的中国退伍军人在25年内将一个中国公司带到世界高科技领域,带到世界No.1,并占据垄断地位,靠的是不断迂回的侧翼突破。

2、社交巨头:微信
讲完古典例子,再讲一个能和华为相比的公司:腾讯。和阿里最大的不同,腾讯是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且微信不可限量(目前估值1000亿美元)。

微信是第二个典型的例子。我们说微信颠覆了中国移动,但中国移动未死,该怎么赚钱还是怎么赚钱。我们为什么说颠覆呢?颠覆的意思不是说打倒和干死,只是说中国移动不重要了,其股票没有前景了。

颠覆中国移动,是马化腾未预料到的。马化腾成立腾讯时,搜狐、网易、新浪已成中国互联网的代表性公司。那时马化腾到处找投资,别人觉得他没价值。好不容易拿到投资后,他就将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在PC时代做了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顺势做了微信。即使别的公司也想做,但不具备摘取这个果实的能力了。

微信的技术很厉害吗?有原创的、领先的突破性技术吗?早期产品特极致吗?让你尖叫了吗?都没有!而且国外类似的产品可能推出更早,米聊至少就比微信做的早。

但是腾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占据了制高点,就是海量互联用户群这个制高点,接下来继续往前延伸,只是多迂回走一步,在发力将微信做出来后,就瞬间摧枯拉朽式地占领了市场,让先行者们望尘莫及、黯然退场。

这也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即攫取了海量互联用户群后,往新的业务领域再次突破。这样的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时代的互联网,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模式,与华为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古典模式,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下图是我总结的,是一些在中国发生迂回式创新的例子。

[图片上传中。。。(17)]

“互联网+”时代的迂回式创新

至于“颠覆式”创新,想象中是这样做的:

[图片上传中。。。(18)]

1

高瞻远瞩、大干快上、排山倒海之势;

2

从0起步的项目,啥也没有,就让大家感觉很厉害?宣传上铺天盖地而来,声势很大;

3

大笔花钱来推广和宣传,反正就是很厉害;

4

技术上是突破性的、革命性的、原创性的;

5

一个成熟的行业及玩家,突然面临新的浪潮,感觉摇摇欲坠,很快就要被彻底颠覆了;

6

从起点、过程到高潮的一路上,战略早就是直白而一览无余,剩下的只是足够的资源和执行力;

7

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决战,精彩绝伦,轰轰烈烈。

“颠覆式”创新,实际中是如何做成的?

[图片上传中。。。(19)]

1

无心之为,不是刻意而为,尤其一开始,更不可能针对性去破坏或颠覆谁,否则死N次都不够,如此宣称,其实是…

2

从0到1起步,往往不起眼,冷门、想不到,没什么前途:第一个立足点往往是迂回穿插渗透(Lower than lower),产品往往更差或技术含量不高,但对那个特定用户需求来说,雪中送炭啊;

3

早期成长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是被怀疑和争论的、长期边缘化的(不是主流焦点),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一直存在;

4

中间经过几次大的延伸和攀爬过程,不断“斜刺里”插入全新或主流领域(即偏量化上升),同时变得Bigger than bigger;

5

当最后高潮来临时,如果有决战,往往是不对称的,输赢早就注定了,不战即可屈人之兵;

6

但更多情况下是超越而已,不是直接颠覆、干死、打倒。被颠覆者还会继续存在很长时间,只是不再重要了。

我们总结一下,“互联网+”时代迂回式创新的特点如下图。

[图片上传中。。。(20)]

从看不见到看不起,再到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最后被超越、被颠覆。

有嘉宾提到,要做立马能赚钱的事情,那是对小而美的生意而言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你前面越赚钱,后面就越赚不到大钱。****腾讯和淘宝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马云开淘宝,如果第一天就要赚钱,肯定赚不到大钱。淘宝做大后,再做天猫、做直通车,才慢慢赚到了钱,现在做双十一,更是赚大钱。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赚钱的逻辑已经改变了,从收费到免费,从“立即马上赚钱”到“尽可能延后赚钱”,这也是迂回式创新的大迂回。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模式,依旧会有这样的基本模式。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

切入点迂回:冷门、不起眼;

成长过程迂回:边缘,非主流;

RPV延伸迂回:海量互联用户群;

崛起后迂回:跨界、整合、逆袭、截胡、决战、颠覆。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框架为:

[图片上传中。。。(22)]

进行“迂回式创新”时,从0到1时,需要真需求,防止伪需求。

[图片上传中。。。(23)]

从0到1,怎么做呢?怎么找到第一个立足点呢?让自己立住脚,让别人看不见、看不上、看不懂?

其实就是找一个需求点,这个需求点必须是冷门的,而且代表未来的蓝海。

你找到一个用户群,并且有刚性需求的,比如中国农村(包括乡镇),经济发展了,大家想打电话,有需求,但和城里人不一样的是他们被三座大山压制住了:专业门槛、麻烦和价格贵。当时华为开展农话市场时,产品不但便宜,采用中文Windows界面,上手快,简单方便,就迅速打开了市场。

[图片上传中。。。(24)]

如果你的产品简单便宜,你就会抓住一片市场。如果你的产品是十倍的更简单、更便宜,对他们而言这是雪中送炭,你就会建立一个根据地。

以Photoshop为例,大家都有P图的需求,不学它,是因为它太麻烦、太专业,只能找设计师朋友免费P图,或者掏钱P图,但是因为太贵了,索性就不P图了。美图秀秀抓住了这个痛点,把更广大人民群众的P图需求释放出来了。

这就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以更简单、更方便的、更便宜的方式使大家的需求得到满足。

[图片上传中。。。(25)]

创新需要洞察力。

未来的公司要在十年或二十年后真正比肩BAT,就需要想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让相当一部分人离不开你,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创造性需要很强的洞察力。

未来十年,中国市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但这些机会在哪里?在这里。

[图片上传中。。。(26)]

大家回头想想,为什么腾讯这十几年来一直高歌猛进,因为它一开始就抓住了社交网络的雏形,就是让你进行社交。搜狐、网易、新浪,包括后来的百度和阿里,都是让你获取信息,让你进行交易,但只有腾讯一直让你进行社交。腾讯比较简单,不帮你保存记录,记录隔一段时间后就删除了。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社交就是人,你需要考虑怎样将一群人联系在一起。由于中国的人口众多,只要抓住人,让其社交,就能抢占未来的制高点。

[图片上传中。。。(27)]

因此,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垂直一体化、入口级社交网络平台。因此,它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今天我就主要带给大家一些启发,理解一下“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方法。

大家千万不要被当下的现状蒙蔽掉,回头看,总是有些东西在冬天里异军突起。冬天灭掉的是泡沫,灭不了真正有生命力的创新生命体。

如果互联网是一次新革命的话,互联网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即使是社交也刚刚起步,大家也不要觉得微信把社交都做完了,微信做的是扁平化的,是针对八亿人做的,不可能做得很深。

但是,中国有很多垂直化的应用,怎么抓住他们,提高粘性非常重要。

这也是未来几年的一波大机会。好了,今天时间有限,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演讲|钱致远(星辰资本合伙人)
笔记|笔记侠 雷波Raybo
编辑|笔记侠 Even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人物名片:迂回式创新创始人,星辰资本合伙人,互联网+创新导师,被誉为最接地气的实战派创业导师,迂回式创新和精益创业的实战方法论专家。擅长将复杂深奥的创业创新方法论,博采众长,汲取精华,化繁为简,用最浅显、最易懂、寓教于乐的方式传授。


**导言:******

资本寒冬真的来了吗?面对巨头威胁,后来者如何生存并迂回式颠覆?华为是怎么迂回侧翼突破的?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被超越”,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关键词:资本寒冬 机会 颠覆式创新
迂回式创新 华为 微信

寒冬来了,机会在哪?

今天的主题是“寒冬来临”。寒冬有没有来呢?大家应当知道。有几件事可以让大家感觉到:

第一件事:不久前优酷和土豆做了这么多年,终于扑通往地上一跪,叫了一声阿里巴巴(爸爸)。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说明中国互联网通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到了帝国主义寡头阶段。今天上午有嘉宾提到韩国在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发展很快,发展之后是developed(发达),这在发展完之后就是常规的。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一样,经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经到了developed的阶段了。

你会发现“神仙”昨天相杀,今天就相爱,后天便相娶。

这种事近期不断发生,为什么?

因为一个市场、一个领域发展到一定阶段,必定会进入寡头垄断和合并阶段,强者更强。

剩下的呢?到BAT打工吧。正如上午嘉宾所说,韩国大学生到三星、LG上班,中国大学生到BAT上班已经很好了,这是大意义上的寒冬。

第二件事:资本的寒冬;

上午有嘉宾说得特别精彩,做投资的人也是人,是人就会扎堆,就会追风口。因此,当一个市场刚起来的时候,大家一窝蜂地迎头而上,然后突然发现这个市场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外边的金融环境已经不景气,接下来就一哄而散。

这是典型的追涨杀跌,所以当资本市场寒冬来临的时候,创投界只会更冷。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影响的,但资本市场再冷,我们老百姓也要吃饭,这么多年来,中国的饭店没有大起大落,生意一直很好。

即使你拿到了钱,你再想找到机会点,已经很难了,因为中国创业的人太多,每个领域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团队已经在做或做过了,就像一块地已经被刨了很多遍。无论是哪个机会点,只要你说出一个idea,中国这么大,总归有几十个、上百个人在干。更何况你拿不到钱呢?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寒冬。

寒冬来临了,机会在哪呢?

要么做小而美;

要么做B2B;
B2C已经做完了,资本市场在这段时间往B2B走。

要么做技术路线(如物联网、机器人、智能硬件、生物医药等)。

大家都知道做生物医药的,一直是技术路线,埋头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真有影响的话,那也不错。

剩下的机会在哪里?机会不多了。“创业的风向和趋势在哪?”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完毕了。如果仅仅到此为止,我的演讲就结束了,但是我们说凡事都有意外,精彩的故事还在后面。精彩在哪呢?你回头看看,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因此,在这个世界,要静下心来,耐心做一件事,哪怕这个事情一开始是冷门的,其实这恰恰是机会。

这个世界最终是“少数派法则”为主,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如果真理一露头后,一堆人就一拥而上,那它还叫真理吗?

到今天为止,中国常规互联网的机会、非互联网的机会,你能想到的,都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剩下的,大家拼的是什么?拼人脉,拼资源,拼各种能力,但是他们没看到的机会是什么?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讲出答案只需要几分钟,但是我想把寻找答案的过程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的演讲,我只能是以点带面,点到为止,提纲挈领地讲一讲,帮助大家了解创新方法论指导下的“互联网+”未来大机会隐藏在哪里?这个隐藏机会点是大部分人忽略掉的。同时我也提出另外一个话题,大家不要对互联网失望。

既然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这个革命在中国才十几年,难道就这么快进入帝国主义寡头阶段而结束了吗?

不会的,就像十几年前看第一波互联网巨头:搜狐、网易、新浪,也是高山仰止,十几年后,它们还是高山,但已相对成了小土坡。未来再过十年,中国的互联网会怎样?还是会有特别大的机会,甚至BAT都可能被颠覆掉。这个机会在哪?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

今天主要讲四块:

1
迂回式创新,究竟是什么?

2
迂回式创新,从0到1该如何做?

3
互联网+的大迂回战略是什么?

4
互联网+的罕有机会隐藏在哪?

这是我们的原创,有知识产权的,大家自己学自己用没问题,写文章时要注明一下出处,不要用于商用。

颠覆式创新,应该叫迂回式创新

什么是颠覆式创新?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你知道也很正常。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我们先来看这个例子,一个腕带产品,游泳时遇到危急,一按,就出来了一个气囊,可以把你带到水面上,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这是颠覆式创新吗?

这个是防丢书包,可以起到缓冲和防丢失的作用,掉到水里能浮起来。厉害吧?the best of the best,这是书包里面的战斗机,这是一个极品书包,比它再贵的只能在上面镶砖石了。这个书包想不想要?3000元。中国人到日本买这个买疯掉了,不要以为中国人去日本只买马桶盖。这个书包做得很好,价格昂贵,但他们做到极致了。

这是永远长不大的宠物猪。目前市场上的宠物猪宣传说“长不大”,结果是忽悠你,等你把宠物猪买回家,一年却长了200多斤。这头经过转基因的宠物小猪,一万元,你买不买?喜欢猪的可以买一只。其实猪比狗聪明,这个如果真的流行起来,汪星人、喵星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转基因小牛、小马,都会成为家养宠物。

先进技术带来一个大的变化:它将一个物种改变了,以前只是把猪养肥了宰杀,现在它可以成为人类的伴侣。

这个是钢材,但比空气轻。这个材料一旦大规模应用的话,飞机就像纸飞机了,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重量,飞机就非常省油了。使用同样的重量材料,可以做成好几架飞机,一架飞机里面可以坐两千人,这将是革命性、前沿性的技术。

这个是石墨烯电池,也非常厉害。

这个像柜子一样的东西,是洗衣机,不但能洗,还能烘,还能叠好放在柜子里。这将是懒人的福音,但它很贵,因为技术比较先进。如果它不但可以洗衣,还能叠衣服,那就是洗衣界的机器人。洗衣机发展到今天,还能有再一次革命性创造性的大突破。

如果机器人非得像保姆一样,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等机器人出现就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但机器人可以单点突破,就好比这个洗衣机一样,你把衣服往里面一扔,下次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穿

这两天有一场大Party,主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颠覆与重构(“颠覆式创新研习社”主办——笔记侠注)。可见,颠覆这个词,大家特别喜欢,我们总结一下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1

产品是极致的、昂贵的、引发用户尖叫的;

2

革命性的、震撼的、前瞻性的、前卫的;

3

原创性的、要绞尽脑汁的,创意的;

4

需要很多技术、资源和人才储备的;

5

众望所归的,令人佩服的;

6

可以很快引发潮流和取得赫赫成果的;

7

主要是大公司和巨头才能做起来的;

8

破坏、重构现有商业规则和商业形态的;

9

直接针对业内现有领头公司进行攻击的;

10

引发惨烈的商业大战,反扑、反攻和舆论大战。

这就是颠覆式创新,对不对?但这样的话,与我们草根创新者有什么关系呢?没多大关系。因此,对于这个答案,我们先打勾,对的。

但是,再加一个大斜撇,说明这个答案和我们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总体上是错的!

这是为什么呢?要从源头说起。在座各位,你们是从哪里知道“颠覆式创新”的?是你研究出来的吗?不就是从各种文章中读到、听到的吗?

你第一次听到“颠覆式创新”,就好像理解了它的意思,其实你理解的是中文五个字(颠覆式创新)的意思,尤其是“颠覆”两个字,就是“颠覆”的意思。

但是,我们说,“颠覆式创新”其实是个舶来品,来自于《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这两本书,大家有没有看过呢?如果没看过的话,你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肯定是错的。

“颠覆式创新”是一个理论体系,它来自这两本书。如果大家觉得这两本书算不上啥,那你是绝对的实干派,今天的课就白来了。其中,《创新者的窘境》更出名,出名是因为乔布斯本人特别推崇这本书。

《斯蒂夫▪乔布斯传》中只推崇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它。乔布斯这么厉害的人,顶级的商业领袖,按理说应该对世界上的很多管理理论不感冒,但是他却只对这个理论感冒。

[图片上传中。。。(12)]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出了“Disruptive Innovation”,翻译成中文叫“破坏性创新”、“颠覆式创新”。大家知道,一旦一个英文词翻译成中文,意思就变了,大家会理解成中国的颠覆式创新。

叫“颠覆式创新”不适合,那叫做什么呢?

经过这几年的本土实战研究,我们认为把“Disruptive Innovation”叫做“迂回式创新”,更符合这个创新方法论的本义,而且避免了“颠覆式创新”这一概念所带来的认知错乱。迂回嘛,中文本义上也比较贴切。

大家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就是典型的迂回大战略,而颠覆只是最后高潮阶段的一个结果而已,不是这个创新方法论的内涵和精髓,迂回才是。

Disruptive Innovation,无论是之前翻译为“颠覆式创新”,还是现在我们改名称作“迂回式创新”,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讲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有的公司,比如,BAT是三十年前就有的吗?没有,它是中国某年某月某天起开始做的,这表明了商业巨头、独角兽都是某时某刻,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做起来的。等它做成了,大家就觉得它好厉害,不可撼动。但它是怎么从零开始,做成一个巨头的呢?竟有什么普遍的规律和方法可循呢?

克里斯坦森研究了上百年的商业世界历史,从19世纪到2000年为止,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商业世界历史。为什么后来者能够从零开始,崛起成为世界巨头,并且长盛不衰呢?当然,他也讲述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后,这些巨头被后来的巨头打败?这其中的规律和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面对巨头,后来者的三大挑战

如果今天你在创业,假如上帝托梦给你 “小伙子好好干,你还有机会”,你就好好干了十年、二十年,成了那个时候的BAT,甚至比BAT还厉害。但你开始做的时候,就相当于面对一片崇山峻岭,相当于我们在朋友圈天天看到的一样,到处是巨头,大巨头、中巨头、小巨头等,高山仰止啊,但是前行的时候绝对不是一马平川(除非你是第一个人)。

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是,你要想成为未来的一座高峰、一个巨头,比如上午提到的一家公司,拿到了六千万美金,估值是两三亿美元,比中国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市值几乎都要高,那也是个小巨头。

你再起步,做同样的事,如何和它竞争呢?你一米八,比你高的小山峰、小土坡多了去了。这时你的挑战不是成为巨头,而是

第一,你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你活不下来,又怎么能去挑战2米、20米、8848米?你的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颠覆性的,而是你能不能活下来。事实和历史证明,那些巨头都是早期活得很好、能活下来的。

第二,在你发展的过程当中,为什么那些巨头没有把你压死?为什么能允许你活下来?

如果腾讯想要抄袭你,怎么办?你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抱着腾讯大腿,说“我做你干儿子吧,怎么样?”命运虽然已发生转折,其实这个命运不错了,是很多人的梦想。

腾讯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被打压,没被干死?因为之前的巨头没想到将其干死,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规律和方法就是应该要用到这里。

第三,当你最终越做越的时,当你跟巨头PK时,为什么你赢了,巨头输了?

按理说,总决战总有人赢,有人输,为什么后来者总是把先行者干死了?或者将其边缘化了呢?为什么不是后来者被封杀了呢?


一个后来者从零开始,在成为巨头的过程中,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活下来,第二个阶段是不被倾轧死,第三个阶段是把之前的巨头边缘化,或掀翻。

为什么总有这种事情发生呢?规律是什么?这才是Disruptive Innovation要探讨的内容,而绝对不是因为目标是巨头,是老大哥,就要干死它。喊这种口号的人很多,但如果你是马化腾,天天听中国几万人要把腾讯怎么样,你只会付之一笑,说妄想。

案例分析:华为和微信

理论体系就点到为止,举两个例子,让大家领略一下“迂回式创新”为什么不是之前所理解的“颠覆式创新”,让大家知道一个后来者怎么能够崛起成为巨头,在迂回的过程中怎么一步步应对挑战并成功的。举一个互联网之前和互联网的例子。

1、迂回侧翼突破的华为

华为的广告做得很好:“华为,不仅仅是500强。”这话怎么讲?它是500强,为什么说“不仅仅是”?因为,它还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完全意义上的商业企业。

中国进500强的企业有很多,如中石油、中石化等,但它是最厉害的。在座有多少人超过四十岁?只有两个,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没机会成为“不仅仅是500强”了。

低于四十岁的人还是大有机会的,从现在开始创业,打拼20年就可以了。因为任正非44岁才开始创立华为的。20多年的时间,将一个从零开始的公司带到中国No.1,到现在是世界通讯老大,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靠的就是(也只能是)迂回式创新。

我们简短介绍一下,华为是如何进行“迂回式创新”大战略的?这个公司1987年创立于深圳,注册资金两万块钱。那时做的业务,通俗讲就是皮包公司,把香港货搞到中国卖。接着就自主研发,将货拆一拆,山寨模仿,那时知识产权的概念都不深。这东西利润很好,自己做自己卖,利润岂不是更好?后来开始推出农村的交换机,1995年销售额达15个亿,接下来如下图所示。

我们回头来看,感觉一切都很自然,就是不断开发新产品,不断推广和销售,从2万人民币做到500亿美元大公司,仿佛命运垂青一样。秘诀是什么?中国有很多公司都在走类似的路,走到某个阶段就走不下去了,为什么华为能不断壮大呢?奥秘在哪里?答案可谓“仁则见仁,智者见智”。

有人说靠国家支持。为什么国家支持它,不支持你呢?

有人说它有技术。技术是一个结果,它这么厉害了,技术肯定厉害,那它第一步、第二步有技术吗?我们早年在华为待过,当时大家自嘲说公司的产品和老外的产品差在哪里?朗讯的广告语是“朗讯科技,博大精深”,特别震撼,大家都服,贝尔实验室出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通讯业教科书都写它。我们说华为技术有限,因为当时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有人说它有钱。华为早年是没有钱的,再有钱也没有跨国企业有钱。

有人说它是民族工业。国家支持它,一纸命令说必须得买它的。

这样的想法相当于让上海等一线城市买iPhone的人买小米、买锤子手机一样,民族工业嘛,你觉得他会理你吗?至少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不是感情问题。反过来说,当大家都喜欢用华为的产品,再说这是民族工业,是民族品牌,我们要支持,因为本来就已经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只是加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历史真相往往隐藏在细节中。细节在哪里?如下图所示。

上图中,横坐标是用户群,纵坐标是它25年的迂回成长史。即:

1、自行研发;
2、往农话扩张;
3、做排队机;
4、逢高校扩招,顺势做了201智能卡;
5、通过GSM开始和中国移动合作;

从中可以看出,在一个市场,随着时间的发展,技术在不断快速迭代。如果不扩展新市场,这个市场总有饱和的一天,因此你要扩展新市场。在你扩展新市场的过程中,这个市场往往有主流的玩家和供应商,它们相对成熟,可以叫堡垒,当你插入的时候,你必须另辟蹊径,必须找到一个痛点,这个痛点是雪中送炭的。否则你说你的产品有多少好处,别人只需用一条理由就可以堵死你了,那就是:“我这个产品用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用你的呢?”

6、将中国的成功经验COPY到亚非拉国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中国拿下印尼高铁项目也是如此。

7、进入发达经济体市场。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要想成为巨无霸,必须不断地从零开始,不断地重新开始,往上发展扩张。若在某一步,扩张受阻,就是滞胀。

具体策略如下:

[图片上传中。。。(16)]

1
****第一,低端市场:高性价比,突破;

2
****第二,高端市场:新业务,单点切入。

绝对不能拿产品硬攻,你必须另辟蹊径、雪中送炭,要知道有总比没有强!

小米在短短几年也发展成为国内手机三强之一,靠的是高性价比。对于高端市场而言,你必须找到一个新业务。

只有你对客户来说是雪中送炭,这样你才能插一脚,否则你根本没有合作机会,只能在门外观望。

比如说买iPhone6的不会将其换成小米手机,但买iPhone6的人可能会买小米手环。因为手环这个产品对高端人士来说是新业务,要么买国外七八百的,要么买小米的(只需79元)。

相比而言,小米手环更好,因为它是新业务,目前是还没有品牌认知的。如果是买手机,我们对手机品牌的认知就非常强。如果我的朋友圈都是iPhone党,我用的却是小米手机,就会被别人笑话,相反,我买个小米手环就不会被人嘲笑。

这是一个古典的模式,一个44岁的中国退伍军人在25年内将一个中国公司带到世界高科技领域,带到世界No.1,并占据垄断地位,靠的是不断迂回的侧翼突破。

2、社交巨头:微信
讲完古典例子,再讲一个能和华为相比的公司:腾讯。和阿里最大的不同,腾讯是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且微信不可限量(目前估值1000亿美元)。

微信是第二个典型的例子。我们说微信颠覆了中国移动,但中国移动未死,该怎么赚钱还是怎么赚钱。我们为什么说颠覆呢?颠覆的意思不是说打倒和干死,只是说中国移动不重要了,其股票没有前景了。

颠覆中国移动,是马化腾未预料到的。马化腾成立腾讯时,搜狐、网易、新浪已成中国互联网的代表性公司。那时马化腾到处找投资,别人觉得他没价值。好不容易拿到投资后,他就将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在PC时代做了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顺势做了微信。即使别的公司也想做,但不具备摘取这个果实的能力了。

微信的技术很厉害吗?有原创的、领先的突破性技术吗?早期产品特极致吗?让你尖叫了吗?都没有!而且国外类似的产品可能推出更早,米聊至少就比微信做的早。

但是腾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占据了制高点,就是海量互联用户群这个制高点,接下来继续往前延伸,只是多迂回走一步,在发力将微信做出来后,就瞬间摧枯拉朽式地占领了市场,让先行者们望尘莫及、黯然退场。

这也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即攫取了海量互联用户群后,往新的业务领域再次突破。这样的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时代的互联网,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模式,与华为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古典模式,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下图是我总结的,是一些在中国发生迂回式创新的例子。

[图片上传中。。。(17)]

“互联网+”时代的迂回式创新

至于“颠覆式”创新,想象中是这样做的:

1

高瞻远瞩、大干快上、排山倒海之势;

2

从0起步的项目,啥也没有,就让大家感觉很厉害?宣传上铺天盖地而来,声势很大;

3

大笔花钱来推广和宣传,反正就是很厉害;

4

技术上是突破性的、革命性的、原创性的;

5

一个成熟的行业及玩家,突然面临新的浪潮,感觉摇摇欲坠,很快就要被彻底颠覆了;

6

从起点、过程到高潮的一路上,战略早就是直白而一览无余,剩下的只是足够的资源和执行力;

7

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决战,精彩绝伦,轰轰烈烈。

“颠覆式”创新,实际中是如何做成的?

[图片上传中。。。(19)]

1

无心之为,不是刻意而为,尤其一开始,更不可能针对性去破坏或颠覆谁,否则死N次都不够,如此宣称,其实是…

2

从0到1起步,往往不起眼,冷门、想不到,没什么前途:第一个立足点往往是迂回穿插渗透(Lower than lower),产品往往更差或技术含量不高,但对那个特定用户需求来说,雪中送炭啊;

3

早期成长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是被怀疑和争论的、长期边缘化的(不是主流焦点),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一直存在;

4

中间经过几次大的延伸和攀爬过程,不断“斜刺里”插入全新或主流领域(即偏量化上升),同时变得Bigger than bigger;

5

当最后高潮来临时,如果有决战,往往是不对称的,输赢早就注定了,不战即可屈人之兵;

6

但更多情况下是超越而已,不是直接颠覆、干死、打倒。被颠覆者还会继续存在很长时间,只是不再重要了。

我们总结一下,“互联网+”时代迂回式创新的特点如下图。

[图片上传中。。。(20)]

从看不见到看不起,再到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最后被超越、被颠覆。

有嘉宾提到,要做立马能赚钱的事情,那是对小而美的生意而言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你前面越赚钱,后面就越赚不到大钱。****腾讯和淘宝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马云开淘宝,如果第一天就要赚钱,肯定赚不到大钱。淘宝做大后,再做天猫、做直通车,才慢慢赚到了钱,现在做双十一,更是赚大钱。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赚钱的逻辑已经改变了,从收费到免费,从“立即马上赚钱”到“尽可能延后赚钱”,这也是迂回式创新的大迂回。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模式,依旧会有这样的基本模式。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

[图片上传中。。。(21)]

切入点迂回:冷门、不起眼;

成长过程迂回:边缘,非主流;

RPV延伸迂回:海量互联用户群;

崛起后迂回:跨界、整合、逆袭、截胡、决战、颠覆。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框架为:

[图片上传中。。。(22)]

进行“迂回式创新”时,从0到1时,需要真需求,防止伪需求。

[图片上传中。。。(23)]

从0到1,怎么做呢?怎么找到第一个立足点呢?让自己立住脚,让别人看不见、看不上、看不懂?

其实就是找一个需求点,这个需求点必须是冷门的,而且代表未来的蓝海。

你找到一个用户群,并且有刚性需求的,比如中国农村(包括乡镇),经济发展了,大家想打电话,有需求,但和城里人不一样的是他们被三座大山压制住了:专业门槛、麻烦和价格贵。当时华为开展农话市场时,产品不但便宜,采用中文Windows界面,上手快,简单方便,就迅速打开了市场。

[图片上传中。。。(24)]

如果你的产品简单便宜,你就会抓住一片市场。如果你的产品是十倍的更简单、更便宜,对他们而言这是雪中送炭,你就会建立一个根据地。

以Photoshop为例,大家都有P图的需求,不学它,是因为它太麻烦、太专业,只能找设计师朋友免费P图,或者掏钱P图,但是因为太贵了,索性就不P图了。美图秀秀抓住了这个痛点,把更广大人民群众的P图需求释放出来了。

这就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以更简单、更方便的、更便宜的方式使大家的需求得到满足。

[图片上传中。。。(25)]

创新需要洞察力。

未来的公司要在十年或二十年后真正比肩BAT,就需要想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让相当一部分人离不开你,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创造性需要很强的洞察力。

未来十年,中国市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但这些机会在哪里?在这里。

[图片上传中。。。(26)]

大家回头想想,为什么腾讯这十几年来一直高歌猛进,因为它一开始就抓住了社交网络的雏形,就是让你进行社交。搜狐、网易、新浪,包括后来的百度和阿里,都是让你获取信息,让你进行交易,但只有腾讯一直让你进行社交。腾讯比较简单,不帮你保存记录,记录隔一段时间后就删除了。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社交就是人,你需要考虑怎样将一群人联系在一起。由于中国的人口众多,只要抓住人,让其社交,就能抢占未来的制高点。

[图片上传中。。。(27)]

因此,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垂直一体化、入口级社交网络平台。因此,它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今天我就主要带给大家一些启发,理解一下“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方法。

大家千万不要被当下的现状蒙蔽掉,回头看,总是有些东西在冬天里异军突起。冬天灭掉的是泡沫,灭不了真正有生命力的创新生命体。

如果互联网是一次新革命的话,互联网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即使是社交也刚刚起步,大家也不要觉得微信把社交都做完了,微信做的是扁平化的,是针对八亿人做的,不可能做得很深。

但是,中国有很多垂直化的应用,怎么抓住他们,提高粘性非常重要。

这也是未来几年的一波大机会。好了,今天时间有限,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演讲|钱致远(星辰资本合伙人)
笔记|笔记侠 雷波Raybo
编辑|笔记侠 Even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人物名片:迂回式创新创始人,星辰资本合伙人,互联网+创新导师,被誉为最接地气的实战派创业导师,迂回式创新和精益创业的实战方法论专家。擅长将复杂深奥的创业创新方法论,博采众长,汲取精华,化繁为简,用最浅显、最易懂、寓教于乐的方式传授。


**导言:******

资本寒冬真的来了吗?面对巨头威胁,后来者如何生存并迂回式颠覆?华为是怎么迂回侧翼突破的?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被超越”,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关键词:资本寒冬 机会 颠覆式创新
迂回式创新 华为 微信

寒冬来了,机会在哪?

今天的主题是“寒冬来临”。寒冬有没有来呢?大家应当知道。有几件事可以让大家感觉到:

第一件事:不久前优酷和土豆做了这么多年,终于扑通往地上一跪,叫了一声阿里巴巴(爸爸)。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说明中国互联网通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到了帝国主义寡头阶段。今天上午有嘉宾提到韩国在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发展很快,发展之后是developed(发达),这在发展完之后就是常规的。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一样,经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经到了developed的阶段了。

你会发现“神仙”昨天相杀,今天就相爱,后天便相娶。

这种事近期不断发生,为什么?

因为一个市场、一个领域发展到一定阶段,必定会进入寡头垄断和合并阶段,强者更强。

剩下的呢?到BAT打工吧。正如上午嘉宾所说,韩国大学生到三星、LG上班,中国大学生到BAT上班已经很好了,这是大意义上的寒冬。

第二件事:资本的寒冬;

上午有嘉宾说得特别精彩,做投资的人也是人,是人就会扎堆,就会追风口。因此,当一个市场刚起来的时候,大家一窝蜂地迎头而上,然后突然发现这个市场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外边的金融环境已经不景气,接下来就一哄而散。

这是典型的追涨杀跌,所以当资本市场寒冬来临的时候,创投界只会更冷。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影响的,但资本市场再冷,我们老百姓也要吃饭,这么多年来,中国的饭店没有大起大落,生意一直很好。

即使你拿到了钱,你再想找到机会点,已经很难了,因为中国创业的人太多,每个领域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团队已经在做或做过了,就像一块地已经被刨了很多遍。无论是哪个机会点,只要你说出一个idea,中国这么大,总归有几十个、上百个人在干。更何况你拿不到钱呢?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寒冬。

寒冬来临了,机会在哪呢?

要么做小而美;

要么做B2B;
B2C已经做完了,资本市场在这段时间往B2B走。

要么做技术路线(如物联网、机器人、智能硬件、生物医药等)。

大家都知道做生物医药的,一直是技术路线,埋头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真有影响的话,那也不错。

剩下的机会在哪里?机会不多了。“创业的风向和趋势在哪?”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完毕了。如果仅仅到此为止,我的演讲就结束了,但是我们说凡事都有意外,精彩的故事还在后面。精彩在哪呢?你回头看看,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因此,在这个世界,要静下心来,耐心做一件事,哪怕这个事情一开始是冷门的,其实这恰恰是机会。

这个世界最终是“少数派法则”为主,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如果真理一露头后,一堆人就一拥而上,那它还叫真理吗?

到今天为止,中国常规互联网的机会、非互联网的机会,你能想到的,都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剩下的,大家拼的是什么?拼人脉,拼资源,拼各种能力,但是他们没看到的机会是什么?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讲出答案只需要几分钟,但是我想把寻找答案的过程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的演讲,我只能是以点带面,点到为止,提纲挈领地讲一讲,帮助大家了解创新方法论指导下的“互联网+”未来大机会隐藏在哪里?这个隐藏机会点是大部分人忽略掉的。同时我也提出另外一个话题,大家不要对互联网失望。

既然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这个革命在中国才十几年,难道就这么快进入帝国主义寡头阶段而结束了吗?

不会的,就像十几年前看第一波互联网巨头:搜狐、网易、新浪,也是高山仰止,十几年后,它们还是高山,但已相对成了小土坡。未来再过十年,中国的互联网会怎样?还是会有特别大的机会,甚至BAT都可能被颠覆掉。这个机会在哪?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

今天主要讲四块:

1
迂回式创新,究竟是什么?

2
迂回式创新,从0到1该如何做?

3
互联网+的大迂回战略是什么?

4
互联网+的罕有机会隐藏在哪?

这是我们的原创,有知识产权的,大家自己学自己用没问题,写文章时要注明一下出处,不要用于商用。

颠覆式创新,应该叫迂回式创新

什么是颠覆式创新?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你知道也很正常。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我们先来看这个例子,一个腕带产品,游泳时遇到危急,一按,就出来了一个气囊,可以把你带到水面上,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这是颠覆式创新吗?

这个是防丢书包,可以起到缓冲和防丢失的作用,掉到水里能浮起来。厉害吧?the best of the best,这是书包里面的战斗机,这是一个极品书包,比它再贵的只能在上面镶砖石了。这个书包想不想要?3000元。中国人到日本买这个买疯掉了,不要以为中国人去日本只买马桶盖。这个书包做得很好,价格昂贵,但他们做到极致了。

这是永远长不大的宠物猪。目前市场上的宠物猪宣传说“长不大”,结果是忽悠你,等你把宠物猪买回家,一年却长了200多斤。这头经过转基因的宠物小猪,一万元,你买不买?喜欢猪的可以买一只。其实猪比狗聪明,这个如果真的流行起来,汪星人、喵星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转基因小牛、小马,都会成为家养宠物。

先进技术带来一个大的变化:它将一个物种改变了,以前只是把猪养肥了宰杀,现在它可以成为人类的伴侣。

这个是钢材,但比空气轻。这个材料一旦大规模应用的话,飞机就像纸飞机了,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重量,飞机就非常省油了。使用同样的重量材料,可以做成好几架飞机,一架飞机里面可以坐两千人,这将是革命性、前沿性的技术。

这个是石墨烯电池,也非常厉害。

这个像柜子一样的东西,是洗衣机,不但能洗,还能烘,还能叠好放在柜子里。这将是懒人的福音,但它很贵,因为技术比较先进。如果它不但可以洗衣,还能叠衣服,那就是洗衣界的机器人。洗衣机发展到今天,还能有再一次革命性创造性的大突破。

如果机器人非得像保姆一样,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等机器人出现就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但机器人可以单点突破,就好比这个洗衣机一样,你把衣服往里面一扔,下次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穿

这两天有一场大Party,主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颠覆与重构(“颠覆式创新研习社”主办——笔记侠注)。可见,颠覆这个词,大家特别喜欢,我们总结一下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1

产品是极致的、昂贵的、引发用户尖叫的;

2

革命性的、震撼的、前瞻性的、前卫的;

3

原创性的、要绞尽脑汁的,创意的;

4

需要很多技术、资源和人才储备的;

5

众望所归的,令人佩服的;

6

可以很快引发潮流和取得赫赫成果的;

7

主要是大公司和巨头才能做起来的;

8

破坏、重构现有商业规则和商业形态的;

9

直接针对业内现有领头公司进行攻击的;

10

引发惨烈的商业大战,反扑、反攻和舆论大战。

这就是颠覆式创新,对不对?但这样的话,与我们草根创新者有什么关系呢?没多大关系。因此,对于这个答案,我们先打勾,对的。

但是,再加一个大斜撇,说明这个答案和我们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总体上是错的!

这是为什么呢?要从源头说起。在座各位,你们是从哪里知道“颠覆式创新”的?是你研究出来的吗?不就是从各种文章中读到、听到的吗?

你第一次听到“颠覆式创新”,就好像理解了它的意思,其实你理解的是中文五个字(颠覆式创新)的意思,尤其是“颠覆”两个字,就是“颠覆”的意思。

但是,我们说,“颠覆式创新”其实是个舶来品,来自于《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这两本书,大家有没有看过呢?如果没看过的话,你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肯定是错的。

“颠覆式创新”是一个理论体系,它来自这两本书。如果大家觉得这两本书算不上啥,那你是绝对的实干派,今天的课就白来了。其中,《创新者的窘境》更出名,出名是因为乔布斯本人特别推崇这本书。

《斯蒂夫▪乔布斯传》中只推崇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它。乔布斯这么厉害的人,顶级的商业领袖,按理说应该对世界上的很多管理理论不感冒,但是他却只对这个理论感冒。

[图片上传中。。。(12)]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出了“Disruptive Innovation”,翻译成中文叫“破坏性创新”、“颠覆式创新”。大家知道,一旦一个英文词翻译成中文,意思就变了,大家会理解成中国的颠覆式创新。

叫“颠覆式创新”不适合,那叫做什么呢?

经过这几年的本土实战研究,我们认为把“Disruptive Innovation”叫做“迂回式创新”,更符合这个创新方法论的本义,而且避免了“颠覆式创新”这一概念所带来的认知错乱。迂回嘛,中文本义上也比较贴切。

大家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就是典型的迂回大战略,而颠覆只是最后高潮阶段的一个结果而已,不是这个创新方法论的内涵和精髓,迂回才是。

Disruptive Innovation,无论是之前翻译为“颠覆式创新”,还是现在我们改名称作“迂回式创新”,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讲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有的公司,比如,BAT是三十年前就有的吗?没有,它是中国某年某月某天起开始做的,这表明了商业巨头、独角兽都是某时某刻,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做起来的。等它做成了,大家就觉得它好厉害,不可撼动。但它是怎么从零开始,做成一个巨头的呢?竟有什么普遍的规律和方法可循呢?

克里斯坦森研究了上百年的商业世界历史,从19世纪到2000年为止,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商业世界历史。为什么后来者能够从零开始,崛起成为世界巨头,并且长盛不衰呢?当然,他也讲述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后,这些巨头被后来的巨头打败?这其中的规律和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面对巨头,后来者的三大挑战

如果今天你在创业,假如上帝托梦给你 “小伙子好好干,你还有机会”,你就好好干了十年、二十年,成了那个时候的BAT,甚至比BAT还厉害。但你开始做的时候,就相当于面对一片崇山峻岭,相当于我们在朋友圈天天看到的一样,到处是巨头,大巨头、中巨头、小巨头等,高山仰止啊,但是前行的时候绝对不是一马平川(除非你是第一个人)。

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是,你要想成为未来的一座高峰、一个巨头,比如上午提到的一家公司,拿到了六千万美金,估值是两三亿美元,比中国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市值几乎都要高,那也是个小巨头。

你再起步,做同样的事,如何和它竞争呢?你一米八,比你高的小山峰、小土坡多了去了。这时你的挑战不是成为巨头,而是

第一,你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你活不下来,又怎么能去挑战2米、20米、8848米?你的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颠覆性的,而是你能不能活下来。事实和历史证明,那些巨头都是早期活得很好、能活下来的。

第二,在你发展的过程当中,为什么那些巨头没有把你压死?为什么能允许你活下来?

如果腾讯想要抄袭你,怎么办?你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抱着腾讯大腿,说“我做你干儿子吧,怎么样?”命运虽然已发生转折,其实这个命运不错了,是很多人的梦想。

腾讯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被打压,没被干死?因为之前的巨头没想到将其干死,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规律和方法就是应该要用到这里。

第三,当你最终越做越的时,当你跟巨头PK时,为什么你赢了,巨头输了?

按理说,总决战总有人赢,有人输,为什么后来者总是把先行者干死了?或者将其边缘化了呢?为什么不是后来者被封杀了呢?


一个后来者从零开始,在成为巨头的过程中,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活下来,第二个阶段是不被倾轧死,第三个阶段是把之前的巨头边缘化,或掀翻。

为什么总有这种事情发生呢?规律是什么?这才是Disruptive Innovation要探讨的内容,而绝对不是因为目标是巨头,是老大哥,就要干死它。喊这种口号的人很多,但如果你是马化腾,天天听中国几万人要把腾讯怎么样,你只会付之一笑,说妄想。

案例分析:华为和微信

理论体系就点到为止,举两个例子,让大家领略一下“迂回式创新”为什么不是之前所理解的“颠覆式创新”,让大家知道一个后来者怎么能够崛起成为巨头,在迂回的过程中怎么一步步应对挑战并成功的。举一个互联网之前和互联网的例子。

1、迂回侧翼突破的华为

华为的广告做得很好:“华为,不仅仅是500强。”这话怎么讲?它是500强,为什么说“不仅仅是”?因为,它还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完全意义上的商业企业。

中国进500强的企业有很多,如中石油、中石化等,但它是最厉害的。在座有多少人超过四十岁?只有两个,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没机会成为“不仅仅是500强”了。

低于四十岁的人还是大有机会的,从现在开始创业,打拼20年就可以了。因为任正非44岁才开始创立华为的。20多年的时间,将一个从零开始的公司带到中国No.1,到现在是世界通讯老大,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靠的就是(也只能是)迂回式创新。

我们简短介绍一下,华为是如何进行“迂回式创新”大战略的?这个公司1987年创立于深圳,注册资金两万块钱。那时做的业务,通俗讲就是皮包公司,把香港货搞到中国卖。接着就自主研发,将货拆一拆,山寨模仿,那时知识产权的概念都不深。这东西利润很好,自己做自己卖,利润岂不是更好?后来开始推出农村的交换机,1995年销售额达15个亿,接下来如下图所示。

我们回头来看,感觉一切都很自然,就是不断开发新产品,不断推广和销售,从2万人民币做到500亿美元大公司,仿佛命运垂青一样。秘诀是什么?中国有很多公司都在走类似的路,走到某个阶段就走不下去了,为什么华为能不断壮大呢?奥秘在哪里?答案可谓“仁则见仁,智者见智”。

有人说靠国家支持。为什么国家支持它,不支持你呢?

有人说它有技术。技术是一个结果,它这么厉害了,技术肯定厉害,那它第一步、第二步有技术吗?我们早年在华为待过,当时大家自嘲说公司的产品和老外的产品差在哪里?朗讯的广告语是“朗讯科技,博大精深”,特别震撼,大家都服,贝尔实验室出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通讯业教科书都写它。我们说华为技术有限,因为当时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有人说它有钱。华为早年是没有钱的,再有钱也没有跨国企业有钱。

有人说它是民族工业。国家支持它,一纸命令说必须得买它的。

这样的想法相当于让上海等一线城市买iPhone的人买小米、买锤子手机一样,民族工业嘛,你觉得他会理你吗?至少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不是感情问题。反过来说,当大家都喜欢用华为的产品,再说这是民族工业,是民族品牌,我们要支持,因为本来就已经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只是加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历史真相往往隐藏在细节中。细节在哪里?如下图所示。

上图中,横坐标是用户群,纵坐标是它25年的迂回成长史。即:

1、自行研发;
2、往农话扩张;
3、做排队机;
4、逢高校扩招,顺势做了201智能卡;
5、通过GSM开始和中国移动合作;

从中可以看出,在一个市场,随着时间的发展,技术在不断快速迭代。如果不扩展新市场,这个市场总有饱和的一天,因此你要扩展新市场。在你扩展新市场的过程中,这个市场往往有主流的玩家和供应商,它们相对成熟,可以叫堡垒,当你插入的时候,你必须另辟蹊径,必须找到一个痛点,这个痛点是雪中送炭的。否则你说你的产品有多少好处,别人只需用一条理由就可以堵死你了,那就是:“我这个产品用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用你的呢?”

6、将中国的成功经验COPY到亚非拉国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中国拿下印尼高铁项目也是如此。

7、进入发达经济体市场。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要想成为巨无霸,必须不断地从零开始,不断地重新开始,往上发展扩张。若在某一步,扩张受阻,就是滞胀。

具体策略如下:

[图片上传中。。。(16)]

1
****第一,低端市场:高性价比,突破;

2
****第二,高端市场:新业务,单点切入。

绝对不能拿产品硬攻,你必须另辟蹊径、雪中送炭,要知道有总比没有强!

小米在短短几年也发展成为国内手机三强之一,靠的是高性价比。对于高端市场而言,你必须找到一个新业务。

只有你对客户来说是雪中送炭,这样你才能插一脚,否则你根本没有合作机会,只能在门外观望。

比如说买iPhone6的不会将其换成小米手机,但买iPhone6的人可能会买小米手环。因为手环这个产品对高端人士来说是新业务,要么买国外七八百的,要么买小米的(只需79元)。

相比而言,小米手环更好,因为它是新业务,目前是还没有品牌认知的。如果是买手机,我们对手机品牌的认知就非常强。如果我的朋友圈都是iPhone党,我用的却是小米手机,就会被别人笑话,相反,我买个小米手环就不会被人嘲笑。

这是一个古典的模式,一个44岁的中国退伍军人在25年内将一个中国公司带到世界高科技领域,带到世界No.1,并占据垄断地位,靠的是不断迂回的侧翼突破。

2、社交巨头:微信
讲完古典例子,再讲一个能和华为相比的公司:腾讯。和阿里最大的不同,腾讯是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且微信不可限量(目前估值1000亿美元)。

微信是第二个典型的例子。我们说微信颠覆了中国移动,但中国移动未死,该怎么赚钱还是怎么赚钱。我们为什么说颠覆呢?颠覆的意思不是说打倒和干死,只是说中国移动不重要了,其股票没有前景了。

颠覆中国移动,是马化腾未预料到的。马化腾成立腾讯时,搜狐、网易、新浪已成中国互联网的代表性公司。那时马化腾到处找投资,别人觉得他没价值。好不容易拿到投资后,他就将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在PC时代做了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顺势做了微信。即使别的公司也想做,但不具备摘取这个果实的能力了。

微信的技术很厉害吗?有原创的、领先的突破性技术吗?早期产品特极致吗?让你尖叫了吗?都没有!而且国外类似的产品可能推出更早,米聊至少就比微信做的早。

但是腾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占据了制高点,就是海量互联用户群这个制高点,接下来继续往前延伸,只是多迂回走一步,在发力将微信做出来后,就瞬间摧枯拉朽式地占领了市场,让先行者们望尘莫及、黯然退场。

这也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即攫取了海量互联用户群后,往新的业务领域再次突破。这样的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时代的互联网,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模式,与华为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古典模式,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下图是我总结的,是一些在中国发生迂回式创新的例子。

[图片上传中。。。(17)]

“互联网+”时代的迂回式创新

至于“颠覆式”创新,想象中是这样做的:

[图片上传中。。。(18)]

1

高瞻远瞩、大干快上、排山倒海之势;

2

从0起步的项目,啥也没有,就让大家感觉很厉害?宣传上铺天盖地而来,声势很大;

3

大笔花钱来推广和宣传,反正就是很厉害;

4

技术上是突破性的、革命性的、原创性的;

5

一个成熟的行业及玩家,突然面临新的浪潮,感觉摇摇欲坠,很快就要被彻底颠覆了;

6

从起点、过程到高潮的一路上,战略早就是直白而一览无余,剩下的只是足够的资源和执行力;

7

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决战,精彩绝伦,轰轰烈烈。

“颠覆式”创新,实际中是如何做成的?

[图片上传中。。。(19)]

1

无心之为,不是刻意而为,尤其一开始,更不可能针对性去破坏或颠覆谁,否则死N次都不够,如此宣称,其实是…

2

从0到1起步,往往不起眼,冷门、想不到,没什么前途:第一个立足点往往是迂回穿插渗透(Lower than lower),产品往往更差或技术含量不高,但对那个特定用户需求来说,雪中送炭啊;

3

早期成长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是被怀疑和争论的、长期边缘化的(不是主流焦点),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一直存在;

4

中间经过几次大的延伸和攀爬过程,不断“斜刺里”插入全新或主流领域(即偏量化上升),同时变得Bigger than bigger;

5

当最后高潮来临时,如果有决战,往往是不对称的,输赢早就注定了,不战即可屈人之兵;

6

但更多情况下是超越而已,不是直接颠覆、干死、打倒。被颠覆者还会继续存在很长时间,只是不再重要了。

我们总结一下,“互联网+”时代迂回式创新的特点如下图。

[图片上传中。。。(20)]

从看不见到看不起,再到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最后被超越、被颠覆。

有嘉宾提到,要做立马能赚钱的事情,那是对小而美的生意而言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你前面越赚钱,后面就越赚不到大钱。****腾讯和淘宝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马云开淘宝,如果第一天就要赚钱,肯定赚不到大钱。淘宝做大后,再做天猫、做直通车,才慢慢赚到了钱,现在做双十一,更是赚大钱。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赚钱的逻辑已经改变了,从收费到免费,从“立即马上赚钱”到“尽可能延后赚钱”,这也是迂回式创新的大迂回。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模式,依旧会有这样的基本模式。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

[图片上传中。。。(21)]

切入点迂回:冷门、不起眼;

成长过程迂回:边缘,非主流;

RPV延伸迂回:海量互联用户群;

崛起后迂回:跨界、整合、逆袭、截胡、决战、颠覆。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框架为:

进行“迂回式创新”时,从0到1时,需要真需求,防止伪需求。

[图片上传中。。。(23)]

从0到1,怎么做呢?怎么找到第一个立足点呢?让自己立住脚,让别人看不见、看不上、看不懂?

其实就是找一个需求点,这个需求点必须是冷门的,而且代表未来的蓝海。

你找到一个用户群,并且有刚性需求的,比如中国农村(包括乡镇),经济发展了,大家想打电话,有需求,但和城里人不一样的是他们被三座大山压制住了:专业门槛、麻烦和价格贵。当时华为开展农话市场时,产品不但便宜,采用中文Windows界面,上手快,简单方便,就迅速打开了市场。

[图片上传中。。。(24)]

如果你的产品简单便宜,你就会抓住一片市场。如果你的产品是十倍的更简单、更便宜,对他们而言这是雪中送炭,你就会建立一个根据地。

以Photoshop为例,大家都有P图的需求,不学它,是因为它太麻烦、太专业,只能找设计师朋友免费P图,或者掏钱P图,但是因为太贵了,索性就不P图了。美图秀秀抓住了这个痛点,把更广大人民群众的P图需求释放出来了。

这就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以更简单、更方便的、更便宜的方式使大家的需求得到满足。

[图片上传中。。。(25)]

创新需要洞察力。

未来的公司要在十年或二十年后真正比肩BAT,就需要想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让相当一部分人离不开你,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创造性需要很强的洞察力。

未来十年,中国市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但这些机会在哪里?在这里。

[图片上传中。。。(26)]

大家回头想想,为什么腾讯这十几年来一直高歌猛进,因为它一开始就抓住了社交网络的雏形,就是让你进行社交。搜狐、网易、新浪,包括后来的百度和阿里,都是让你获取信息,让你进行交易,但只有腾讯一直让你进行社交。腾讯比较简单,不帮你保存记录,记录隔一段时间后就删除了。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社交就是人,你需要考虑怎样将一群人联系在一起。由于中国的人口众多,只要抓住人,让其社交,就能抢占未来的制高点。

[图片上传中。。。(27)]

因此,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垂直一体化、入口级社交网络平台。因此,它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今天我就主要带给大家一些启发,理解一下“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方法。

大家千万不要被当下的现状蒙蔽掉,回头看,总是有些东西在冬天里异军突起。冬天灭掉的是泡沫,灭不了真正有生命力的创新生命体。

如果互联网是一次新革命的话,互联网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即使是社交也刚刚起步,大家也不要觉得微信把社交都做完了,微信做的是扁平化的,是针对八亿人做的,不可能做得很深。

但是,中国有很多垂直化的应用,怎么抓住他们,提高粘性非常重要。

这也是未来几年的一波大机会。好了,今天时间有限,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演讲|钱致远(星辰资本合伙人)
笔记|笔记侠 雷波Raybo
编辑|笔记侠 Even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人物名片:迂回式创新创始人,星辰资本合伙人,互联网+创新导师,被誉为最接地气的实战派创业导师,迂回式创新和精益创业的实战方法论专家。擅长将复杂深奥的创业创新方法论,博采众长,汲取精华,化繁为简,用最浅显、最易懂、寓教于乐的方式传授。


**导言:******

资本寒冬真的来了吗?面对巨头威胁,后来者如何生存并迂回式颠覆?华为是怎么迂回侧翼突破的?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被超越”,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关键词:资本寒冬 机会 颠覆式创新
迂回式创新 华为 微信

寒冬来了,机会在哪?

今天的主题是“寒冬来临”。寒冬有没有来呢?大家应当知道。有几件事可以让大家感觉到:

第一件事:不久前优酷和土豆做了这么多年,终于扑通往地上一跪,叫了一声阿里巴巴(爸爸)。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说明中国互联网通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到了帝国主义寡头阶段。今天上午有嘉宾提到韩国在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发展很快,发展之后是developed(发达),这在发展完之后就是常规的。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一样,经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经到了developed的阶段了。

你会发现“神仙”昨天相杀,今天就相爱,后天便相娶。

这种事近期不断发生,为什么?

因为一个市场、一个领域发展到一定阶段,必定会进入寡头垄断和合并阶段,强者更强。

剩下的呢?到BAT打工吧。正如上午嘉宾所说,韩国大学生到三星、LG上班,中国大学生到BAT上班已经很好了,这是大意义上的寒冬。

第二件事:资本的寒冬;

上午有嘉宾说得特别精彩,做投资的人也是人,是人就会扎堆,就会追风口。因此,当一个市场刚起来的时候,大家一窝蜂地迎头而上,然后突然发现这个市场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外边的金融环境已经不景气,接下来就一哄而散。

这是典型的追涨杀跌,所以当资本市场寒冬来临的时候,创投界只会更冷。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影响的,但资本市场再冷,我们老百姓也要吃饭,这么多年来,中国的饭店没有大起大落,生意一直很好。

即使你拿到了钱,你再想找到机会点,已经很难了,因为中国创业的人太多,每个领域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团队已经在做或做过了,就像一块地已经被刨了很多遍。无论是哪个机会点,只要你说出一个idea,中国这么大,总归有几十个、上百个人在干。更何况你拿不到钱呢?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寒冬。

寒冬来临了,机会在哪呢?

要么做小而美;

要么做B2B;
B2C已经做完了,资本市场在这段时间往B2B走。

要么做技术路线(如物联网、机器人、智能硬件、生物医药等)。

大家都知道做生物医药的,一直是技术路线,埋头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真有影响的话,那也不错。

剩下的机会在哪里?机会不多了。“创业的风向和趋势在哪?”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完毕了。如果仅仅到此为止,我的演讲就结束了,但是我们说凡事都有意外,精彩的故事还在后面。精彩在哪呢?你回头看看,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因此,在这个世界,要静下心来,耐心做一件事,哪怕这个事情一开始是冷门的,其实这恰恰是机会。

这个世界最终是“少数派法则”为主,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如果真理一露头后,一堆人就一拥而上,那它还叫真理吗?

到今天为止,中国常规互联网的机会、非互联网的机会,你能想到的,都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剩下的,大家拼的是什么?拼人脉,拼资源,拼各种能力,但是他们没看到的机会是什么?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讲出答案只需要几分钟,但是我想把寻找答案的过程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的演讲,我只能是以点带面,点到为止,提纲挈领地讲一讲,帮助大家了解创新方法论指导下的“互联网+”未来大机会隐藏在哪里?这个隐藏机会点是大部分人忽略掉的。同时我也提出另外一个话题,大家不要对互联网失望。

既然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这个革命在中国才十几年,难道就这么快进入帝国主义寡头阶段而结束了吗?

不会的,就像十几年前看第一波互联网巨头:搜狐、网易、新浪,也是高山仰止,十几年后,它们还是高山,但已相对成了小土坡。未来再过十年,中国的互联网会怎样?还是会有特别大的机会,甚至BAT都可能被颠覆掉。这个机会在哪?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

今天主要讲四块:

1
迂回式创新,究竟是什么?

2
迂回式创新,从0到1该如何做?

3
互联网+的大迂回战略是什么?

4
互联网+的罕有机会隐藏在哪?

这是我们的原创,有知识产权的,大家自己学自己用没问题,写文章时要注明一下出处,不要用于商用。

颠覆式创新,应该叫迂回式创新

什么是颠覆式创新?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你知道也很正常。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我们先来看这个例子,一个腕带产品,游泳时遇到危急,一按,就出来了一个气囊,可以把你带到水面上,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这是颠覆式创新吗?

这个是防丢书包,可以起到缓冲和防丢失的作用,掉到水里能浮起来。厉害吧?the best of the best,这是书包里面的战斗机,这是一个极品书包,比它再贵的只能在上面镶砖石了。这个书包想不想要?3000元。中国人到日本买这个买疯掉了,不要以为中国人去日本只买马桶盖。这个书包做得很好,价格昂贵,但他们做到极致了。

这是永远长不大的宠物猪。目前市场上的宠物猪宣传说“长不大”,结果是忽悠你,等你把宠物猪买回家,一年却长了200多斤。这头经过转基因的宠物小猪,一万元,你买不买?喜欢猪的可以买一只。其实猪比狗聪明,这个如果真的流行起来,汪星人、喵星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转基因小牛、小马,都会成为家养宠物。

先进技术带来一个大的变化:它将一个物种改变了,以前只是把猪养肥了宰杀,现在它可以成为人类的伴侣。

这个是钢材,但比空气轻。这个材料一旦大规模应用的话,飞机就像纸飞机了,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重量,飞机就非常省油了。使用同样的重量材料,可以做成好几架飞机,一架飞机里面可以坐两千人,这将是革命性、前沿性的技术。

这个是石墨烯电池,也非常厉害。

这个像柜子一样的东西,是洗衣机,不但能洗,还能烘,还能叠好放在柜子里。这将是懒人的福音,但它很贵,因为技术比较先进。如果它不但可以洗衣,还能叠衣服,那就是洗衣界的机器人。洗衣机发展到今天,还能有再一次革命性创造性的大突破。

如果机器人非得像保姆一样,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等机器人出现就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但机器人可以单点突破,就好比这个洗衣机一样,你把衣服往里面一扔,下次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穿

这两天有一场大Party,主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颠覆与重构(“颠覆式创新研习社”主办——笔记侠注)。可见,颠覆这个词,大家特别喜欢,我们总结一下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1

产品是极致的、昂贵的、引发用户尖叫的;

2

革命性的、震撼的、前瞻性的、前卫的;

3

原创性的、要绞尽脑汁的,创意的;

4

需要很多技术、资源和人才储备的;

5

众望所归的,令人佩服的;

6

可以很快引发潮流和取得赫赫成果的;

7

主要是大公司和巨头才能做起来的;

8

破坏、重构现有商业规则和商业形态的;

9

直接针对业内现有领头公司进行攻击的;

10

引发惨烈的商业大战,反扑、反攻和舆论大战。

这就是颠覆式创新,对不对?但这样的话,与我们草根创新者有什么关系呢?没多大关系。因此,对于这个答案,我们先打勾,对的。

但是,再加一个大斜撇,说明这个答案和我们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总体上是错的!

这是为什么呢?要从源头说起。在座各位,你们是从哪里知道“颠覆式创新”的?是你研究出来的吗?不就是从各种文章中读到、听到的吗?

你第一次听到“颠覆式创新”,就好像理解了它的意思,其实你理解的是中文五个字(颠覆式创新)的意思,尤其是“颠覆”两个字,就是“颠覆”的意思。

但是,我们说,“颠覆式创新”其实是个舶来品,来自于《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这两本书,大家有没有看过呢?如果没看过的话,你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肯定是错的。

“颠覆式创新”是一个理论体系,它来自这两本书。如果大家觉得这两本书算不上啥,那你是绝对的实干派,今天的课就白来了。其中,《创新者的窘境》更出名,出名是因为乔布斯本人特别推崇这本书。

《斯蒂夫▪乔布斯传》中只推崇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它。乔布斯这么厉害的人,顶级的商业领袖,按理说应该对世界上的很多管理理论不感冒,但是他却只对这个理论感冒。

[图片上传中。。。(12)]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出了“Disruptive Innovation”,翻译成中文叫“破坏性创新”、“颠覆式创新”。大家知道,一旦一个英文词翻译成中文,意思就变了,大家会理解成中国的颠覆式创新。

叫“颠覆式创新”不适合,那叫做什么呢?

经过这几年的本土实战研究,我们认为把“Disruptive Innovation”叫做“迂回式创新”,更符合这个创新方法论的本义,而且避免了“颠覆式创新”这一概念所带来的认知错乱。迂回嘛,中文本义上也比较贴切。

大家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就是典型的迂回大战略,而颠覆只是最后高潮阶段的一个结果而已,不是这个创新方法论的内涵和精髓,迂回才是。

Disruptive Innovation,无论是之前翻译为“颠覆式创新”,还是现在我们改名称作“迂回式创新”,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讲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有的公司,比如,BAT是三十年前就有的吗?没有,它是中国某年某月某天起开始做的,这表明了商业巨头、独角兽都是某时某刻,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做起来的。等它做成了,大家就觉得它好厉害,不可撼动。但它是怎么从零开始,做成一个巨头的呢?竟有什么普遍的规律和方法可循呢?

克里斯坦森研究了上百年的商业世界历史,从19世纪到2000年为止,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商业世界历史。为什么后来者能够从零开始,崛起成为世界巨头,并且长盛不衰呢?当然,他也讲述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后,这些巨头被后来的巨头打败?这其中的规律和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面对巨头,后来者的三大挑战

如果今天你在创业,假如上帝托梦给你 “小伙子好好干,你还有机会”,你就好好干了十年、二十年,成了那个时候的BAT,甚至比BAT还厉害。但你开始做的时候,就相当于面对一片崇山峻岭,相当于我们在朋友圈天天看到的一样,到处是巨头,大巨头、中巨头、小巨头等,高山仰止啊,但是前行的时候绝对不是一马平川(除非你是第一个人)。

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是,你要想成为未来的一座高峰、一个巨头,比如上午提到的一家公司,拿到了六千万美金,估值是两三亿美元,比中国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市值几乎都要高,那也是个小巨头。

你再起步,做同样的事,如何和它竞争呢?你一米八,比你高的小山峰、小土坡多了去了。这时你的挑战不是成为巨头,而是

第一,你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你活不下来,又怎么能去挑战2米、20米、8848米?你的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颠覆性的,而是你能不能活下来。事实和历史证明,那些巨头都是早期活得很好、能活下来的。

第二,在你发展的过程当中,为什么那些巨头没有把你压死?为什么能允许你活下来?

如果腾讯想要抄袭你,怎么办?你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抱着腾讯大腿,说“我做你干儿子吧,怎么样?”命运虽然已发生转折,其实这个命运不错了,是很多人的梦想。

腾讯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被打压,没被干死?因为之前的巨头没想到将其干死,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规律和方法就是应该要用到这里。

第三,当你最终越做越的时,当你跟巨头PK时,为什么你赢了,巨头输了?

按理说,总决战总有人赢,有人输,为什么后来者总是把先行者干死了?或者将其边缘化了呢?为什么不是后来者被封杀了呢?


一个后来者从零开始,在成为巨头的过程中,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活下来,第二个阶段是不被倾轧死,第三个阶段是把之前的巨头边缘化,或掀翻。

为什么总有这种事情发生呢?规律是什么?这才是Disruptive Innovation要探讨的内容,而绝对不是因为目标是巨头,是老大哥,就要干死它。喊这种口号的人很多,但如果你是马化腾,天天听中国几万人要把腾讯怎么样,你只会付之一笑,说妄想。

案例分析:华为和微信

理论体系就点到为止,举两个例子,让大家领略一下“迂回式创新”为什么不是之前所理解的“颠覆式创新”,让大家知道一个后来者怎么能够崛起成为巨头,在迂回的过程中怎么一步步应对挑战并成功的。举一个互联网之前和互联网的例子。

1、迂回侧翼突破的华为

华为的广告做得很好:“华为,不仅仅是500强。”这话怎么讲?它是500强,为什么说“不仅仅是”?因为,它还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完全意义上的商业企业。

中国进500强的企业有很多,如中石油、中石化等,但它是最厉害的。在座有多少人超过四十岁?只有两个,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没机会成为“不仅仅是500强”了。

低于四十岁的人还是大有机会的,从现在开始创业,打拼20年就可以了。因为任正非44岁才开始创立华为的。20多年的时间,将一个从零开始的公司带到中国No.1,到现在是世界通讯老大,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靠的就是(也只能是)迂回式创新。

我们简短介绍一下,华为是如何进行“迂回式创新”大战略的?这个公司1987年创立于深圳,注册资金两万块钱。那时做的业务,通俗讲就是皮包公司,把香港货搞到中国卖。接着就自主研发,将货拆一拆,山寨模仿,那时知识产权的概念都不深。这东西利润很好,自己做自己卖,利润岂不是更好?后来开始推出农村的交换机,1995年销售额达15个亿,接下来如下图所示。

我们回头来看,感觉一切都很自然,就是不断开发新产品,不断推广和销售,从2万人民币做到500亿美元大公司,仿佛命运垂青一样。秘诀是什么?中国有很多公司都在走类似的路,走到某个阶段就走不下去了,为什么华为能不断壮大呢?奥秘在哪里?答案可谓“仁则见仁,智者见智”。

有人说靠国家支持。为什么国家支持它,不支持你呢?

有人说它有技术。技术是一个结果,它这么厉害了,技术肯定厉害,那它第一步、第二步有技术吗?我们早年在华为待过,当时大家自嘲说公司的产品和老外的产品差在哪里?朗讯的广告语是“朗讯科技,博大精深”,特别震撼,大家都服,贝尔实验室出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通讯业教科书都写它。我们说华为技术有限,因为当时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有人说它有钱。华为早年是没有钱的,再有钱也没有跨国企业有钱。

有人说它是民族工业。国家支持它,一纸命令说必须得买它的。

这样的想法相当于让上海等一线城市买iPhone的人买小米、买锤子手机一样,民族工业嘛,你觉得他会理你吗?至少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不是感情问题。反过来说,当大家都喜欢用华为的产品,再说这是民族工业,是民族品牌,我们要支持,因为本来就已经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只是加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历史真相往往隐藏在细节中。细节在哪里?如下图所示。

上图中,横坐标是用户群,纵坐标是它25年的迂回成长史。即:

1、自行研发;
2、往农话扩张;
3、做排队机;
4、逢高校扩招,顺势做了201智能卡;
5、通过GSM开始和中国移动合作;

从中可以看出,在一个市场,随着时间的发展,技术在不断快速迭代。如果不扩展新市场,这个市场总有饱和的一天,因此你要扩展新市场。在你扩展新市场的过程中,这个市场往往有主流的玩家和供应商,它们相对成熟,可以叫堡垒,当你插入的时候,你必须另辟蹊径,必须找到一个痛点,这个痛点是雪中送炭的。否则你说你的产品有多少好处,别人只需用一条理由就可以堵死你了,那就是:“我这个产品用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用你的呢?”

6、将中国的成功经验COPY到亚非拉国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中国拿下印尼高铁项目也是如此。

7、进入发达经济体市场。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要想成为巨无霸,必须不断地从零开始,不断地重新开始,往上发展扩张。若在某一步,扩张受阻,就是滞胀。

具体策略如下:

[图片上传中。。。(16)]

1
****第一,低端市场:高性价比,突破;

2
****第二,高端市场:新业务,单点切入。

绝对不能拿产品硬攻,你必须另辟蹊径、雪中送炭,要知道有总比没有强!

小米在短短几年也发展成为国内手机三强之一,靠的是高性价比。对于高端市场而言,你必须找到一个新业务。

只有你对客户来说是雪中送炭,这样你才能插一脚,否则你根本没有合作机会,只能在门外观望。

比如说买iPhone6的不会将其换成小米手机,但买iPhone6的人可能会买小米手环。因为手环这个产品对高端人士来说是新业务,要么买国外七八百的,要么买小米的(只需79元)。

相比而言,小米手环更好,因为它是新业务,目前是还没有品牌认知的。如果是买手机,我们对手机品牌的认知就非常强。如果我的朋友圈都是iPhone党,我用的却是小米手机,就会被别人笑话,相反,我买个小米手环就不会被人嘲笑。

这是一个古典的模式,一个44岁的中国退伍军人在25年内将一个中国公司带到世界高科技领域,带到世界No.1,并占据垄断地位,靠的是不断迂回的侧翼突破。

2、社交巨头:微信
讲完古典例子,再讲一个能和华为相比的公司:腾讯。和阿里最大的不同,腾讯是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且微信不可限量(目前估值1000亿美元)。

微信是第二个典型的例子。我们说微信颠覆了中国移动,但中国移动未死,该怎么赚钱还是怎么赚钱。我们为什么说颠覆呢?颠覆的意思不是说打倒和干死,只是说中国移动不重要了,其股票没有前景了。

颠覆中国移动,是马化腾未预料到的。马化腾成立腾讯时,搜狐、网易、新浪已成中国互联网的代表性公司。那时马化腾到处找投资,别人觉得他没价值。好不容易拿到投资后,他就将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在PC时代做了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顺势做了微信。即使别的公司也想做,但不具备摘取这个果实的能力了。

微信的技术很厉害吗?有原创的、领先的突破性技术吗?早期产品特极致吗?让你尖叫了吗?都没有!而且国外类似的产品可能推出更早,米聊至少就比微信做的早。

但是腾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占据了制高点,就是海量互联用户群这个制高点,接下来继续往前延伸,只是多迂回走一步,在发力将微信做出来后,就瞬间摧枯拉朽式地占领了市场,让先行者们望尘莫及、黯然退场。

这也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即攫取了海量互联用户群后,往新的业务领域再次突破。这样的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时代的互联网,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模式,与华为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古典模式,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下图是我总结的,是一些在中国发生迂回式创新的例子。

[图片上传中。。。(17)]

“互联网+”时代的迂回式创新

至于“颠覆式”创新,想象中是这样做的:

[图片上传中。。。(18)]

1

高瞻远瞩、大干快上、排山倒海之势;

2

从0起步的项目,啥也没有,就让大家感觉很厉害?宣传上铺天盖地而来,声势很大;

3

大笔花钱来推广和宣传,反正就是很厉害;

4

技术上是突破性的、革命性的、原创性的;

5

一个成熟的行业及玩家,突然面临新的浪潮,感觉摇摇欲坠,很快就要被彻底颠覆了;

6

从起点、过程到高潮的一路上,战略早就是直白而一览无余,剩下的只是足够的资源和执行力;

7

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决战,精彩绝伦,轰轰烈烈。

“颠覆式”创新,实际中是如何做成的?

[图片上传中。。。(19)]

1

无心之为,不是刻意而为,尤其一开始,更不可能针对性去破坏或颠覆谁,否则死N次都不够,如此宣称,其实是…

2

从0到1起步,往往不起眼,冷门、想不到,没什么前途:第一个立足点往往是迂回穿插渗透(Lower than lower),产品往往更差或技术含量不高,但对那个特定用户需求来说,雪中送炭啊;

3

早期成长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是被怀疑和争论的、长期边缘化的(不是主流焦点),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一直存在;

4

中间经过几次大的延伸和攀爬过程,不断“斜刺里”插入全新或主流领域(即偏量化上升),同时变得Bigger than bigger;

5

当最后高潮来临时,如果有决战,往往是不对称的,输赢早就注定了,不战即可屈人之兵;

6

但更多情况下是超越而已,不是直接颠覆、干死、打倒。被颠覆者还会继续存在很长时间,只是不再重要了。

我们总结一下,“互联网+”时代迂回式创新的特点如下图。

[图片上传中。。。(20)]

从看不见到看不起,再到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最后被超越、被颠覆。

有嘉宾提到,要做立马能赚钱的事情,那是对小而美的生意而言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你前面越赚钱,后面就越赚不到大钱。****腾讯和淘宝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马云开淘宝,如果第一天就要赚钱,肯定赚不到大钱。淘宝做大后,再做天猫、做直通车,才慢慢赚到了钱,现在做双十一,更是赚大钱。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赚钱的逻辑已经改变了,从收费到免费,从“立即马上赚钱”到“尽可能延后赚钱”,这也是迂回式创新的大迂回。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模式,依旧会有这样的基本模式。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

[图片上传中。。。(21)]

切入点迂回:冷门、不起眼;

成长过程迂回:边缘,非主流;

RPV延伸迂回:海量互联用户群;

崛起后迂回:跨界、整合、逆袭、截胡、决战、颠覆。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框架为:

[图片上传中。。。(22)]

进行“迂回式创新”时,从0到1时,需要真需求,防止伪需求。

[图片上传中。。。(23)]

从0到1,怎么做呢?怎么找到第一个立足点呢?让自己立住脚,让别人看不见、看不上、看不懂?

其实就是找一个需求点,这个需求点必须是冷门的,而且代表未来的蓝海。

你找到一个用户群,并且有刚性需求的,比如中国农村(包括乡镇),经济发展了,大家想打电话,有需求,但和城里人不一样的是他们被三座大山压制住了:专业门槛、麻烦和价格贵。当时华为开展农话市场时,产品不但便宜,采用中文Windows界面,上手快,简单方便,就迅速打开了市场。

如果你的产品简单便宜,你就会抓住一片市场。如果你的产品是十倍的更简单、更便宜,对他们而言这是雪中送炭,你就会建立一个根据地。

以Photoshop为例,大家都有P图的需求,不学它,是因为它太麻烦、太专业,只能找设计师朋友免费P图,或者掏钱P图,但是因为太贵了,索性就不P图了。美图秀秀抓住了这个痛点,把更广大人民群众的P图需求释放出来了。

这就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以更简单、更方便的、更便宜的方式使大家的需求得到满足。

[图片上传中。。。(25)]

创新需要洞察力。

未来的公司要在十年或二十年后真正比肩BAT,就需要想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让相当一部分人离不开你,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创造性需要很强的洞察力。

未来十年,中国市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但这些机会在哪里?在这里。

[图片上传中。。。(26)]

大家回头想想,为什么腾讯这十几年来一直高歌猛进,因为它一开始就抓住了社交网络的雏形,就是让你进行社交。搜狐、网易、新浪,包括后来的百度和阿里,都是让你获取信息,让你进行交易,但只有腾讯一直让你进行社交。腾讯比较简单,不帮你保存记录,记录隔一段时间后就删除了。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社交就是人,你需要考虑怎样将一群人联系在一起。由于中国的人口众多,只要抓住人,让其社交,就能抢占未来的制高点。

[图片上传中。。。(27)]

因此,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垂直一体化、入口级社交网络平台。因此,它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今天我就主要带给大家一些启发,理解一下“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方法。

大家千万不要被当下的现状蒙蔽掉,回头看,总是有些东西在冬天里异军突起。冬天灭掉的是泡沫,灭不了真正有生命力的创新生命体。

如果互联网是一次新革命的话,互联网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即使是社交也刚刚起步,大家也不要觉得微信把社交都做完了,微信做的是扁平化的,是针对八亿人做的,不可能做得很深。

但是,中国有很多垂直化的应用,怎么抓住他们,提高粘性非常重要。

这也是未来几年的一波大机会。好了,今天时间有限,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演讲|钱致远(星辰资本合伙人)
笔记|笔记侠 雷波Raybo
编辑|笔记侠 Even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人物名片:迂回式创新创始人,星辰资本合伙人,互联网+创新导师,被誉为最接地气的实战派创业导师,迂回式创新和精益创业的实战方法论专家。擅长将复杂深奥的创业创新方法论,博采众长,汲取精华,化繁为简,用最浅显、最易懂、寓教于乐的方式传授。


**导言:******

资本寒冬真的来了吗?面对巨头威胁,后来者如何生存并迂回式颠覆?华为是怎么迂回侧翼突破的?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被超越”,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关键词:资本寒冬 机会 颠覆式创新
迂回式创新 华为 微信

寒冬来了,机会在哪?

今天的主题是“寒冬来临”。寒冬有没有来呢?大家应当知道。有几件事可以让大家感觉到:

第一件事:不久前优酷和土豆做了这么多年,终于扑通往地上一跪,叫了一声阿里巴巴(爸爸)。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说明中国互联网通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到了帝国主义寡头阶段。今天上午有嘉宾提到韩国在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发展很快,发展之后是developed(发达),这在发展完之后就是常规的。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一样,经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经到了developed的阶段了。

你会发现“神仙”昨天相杀,今天就相爱,后天便相娶。

这种事近期不断发生,为什么?

因为一个市场、一个领域发展到一定阶段,必定会进入寡头垄断和合并阶段,强者更强。

剩下的呢?到BAT打工吧。正如上午嘉宾所说,韩国大学生到三星、LG上班,中国大学生到BAT上班已经很好了,这是大意义上的寒冬。

第二件事:资本的寒冬;

上午有嘉宾说得特别精彩,做投资的人也是人,是人就会扎堆,就会追风口。因此,当一个市场刚起来的时候,大家一窝蜂地迎头而上,然后突然发现这个市场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外边的金融环境已经不景气,接下来就一哄而散。

这是典型的追涨杀跌,所以当资本市场寒冬来临的时候,创投界只会更冷。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影响的,但资本市场再冷,我们老百姓也要吃饭,这么多年来,中国的饭店没有大起大落,生意一直很好。

即使你拿到了钱,你再想找到机会点,已经很难了,因为中国创业的人太多,每个领域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团队已经在做或做过了,就像一块地已经被刨了很多遍。无论是哪个机会点,只要你说出一个idea,中国这么大,总归有几十个、上百个人在干。更何况你拿不到钱呢?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寒冬。

寒冬来临了,机会在哪呢?

要么做小而美;

要么做B2B;
B2C已经做完了,资本市场在这段时间往B2B走。

要么做技术路线(如物联网、机器人、智能硬件、生物医药等)。

大家都知道做生物医药的,一直是技术路线,埋头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真有影响的话,那也不错。

剩下的机会在哪里?机会不多了。“创业的风向和趋势在哪?”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完毕了。如果仅仅到此为止,我的演讲就结束了,但是我们说凡事都有意外,精彩的故事还在后面。精彩在哪呢?你回头看看,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因此,在这个世界,要静下心来,耐心做一件事,哪怕这个事情一开始是冷门的,其实这恰恰是机会。

这个世界最终是“少数派法则”为主,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如果真理一露头后,一堆人就一拥而上,那它还叫真理吗?

到今天为止,中国常规互联网的机会、非互联网的机会,你能想到的,都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剩下的,大家拼的是什么?拼人脉,拼资源,拼各种能力,但是他们没看到的机会是什么?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讲出答案只需要几分钟,但是我想把寻找答案的过程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的演讲,我只能是以点带面,点到为止,提纲挈领地讲一讲,帮助大家了解创新方法论指导下的“互联网+”未来大机会隐藏在哪里?这个隐藏机会点是大部分人忽略掉的。同时我也提出另外一个话题,大家不要对互联网失望。

既然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这个革命在中国才十几年,难道就这么快进入帝国主义寡头阶段而结束了吗?

不会的,就像十几年前看第一波互联网巨头:搜狐、网易、新浪,也是高山仰止,十几年后,它们还是高山,但已相对成了小土坡。未来再过十年,中国的互联网会怎样?还是会有特别大的机会,甚至BAT都可能被颠覆掉。这个机会在哪?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

今天主要讲四块:

1
迂回式创新,究竟是什么?

2
迂回式创新,从0到1该如何做?

3
互联网+的大迂回战略是什么?

4
互联网+的罕有机会隐藏在哪?

这是我们的原创,有知识产权的,大家自己学自己用没问题,写文章时要注明一下出处,不要用于商用。

颠覆式创新,应该叫迂回式创新

什么是颠覆式创新?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你知道也很正常。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我们先来看这个例子,一个腕带产品,游泳时遇到危急,一按,就出来了一个气囊,可以把你带到水面上,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这是颠覆式创新吗?

这个是防丢书包,可以起到缓冲和防丢失的作用,掉到水里能浮起来。厉害吧?the best of the best,这是书包里面的战斗机,这是一个极品书包,比它再贵的只能在上面镶砖石了。这个书包想不想要?3000元。中国人到日本买这个买疯掉了,不要以为中国人去日本只买马桶盖。这个书包做得很好,价格昂贵,但他们做到极致了。

这是永远长不大的宠物猪。目前市场上的宠物猪宣传说“长不大”,结果是忽悠你,等你把宠物猪买回家,一年却长了200多斤。这头经过转基因的宠物小猪,一万元,你买不买?喜欢猪的可以买一只。其实猪比狗聪明,这个如果真的流行起来,汪星人、喵星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转基因小牛、小马,都会成为家养宠物。

先进技术带来一个大的变化:它将一个物种改变了,以前只是把猪养肥了宰杀,现在它可以成为人类的伴侣。

这个是钢材,但比空气轻。这个材料一旦大规模应用的话,飞机就像纸飞机了,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重量,飞机就非常省油了。使用同样的重量材料,可以做成好几架飞机,一架飞机里面可以坐两千人,这将是革命性、前沿性的技术。

这个是石墨烯电池,也非常厉害。

这个像柜子一样的东西,是洗衣机,不但能洗,还能烘,还能叠好放在柜子里。这将是懒人的福音,但它很贵,因为技术比较先进。如果它不但可以洗衣,还能叠衣服,那就是洗衣界的机器人。洗衣机发展到今天,还能有再一次革命性创造性的大突破。

如果机器人非得像保姆一样,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等机器人出现就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但机器人可以单点突破,就好比这个洗衣机一样,你把衣服往里面一扔,下次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穿

这两天有一场大Party,主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颠覆与重构(“颠覆式创新研习社”主办——笔记侠注)。可见,颠覆这个词,大家特别喜欢,我们总结一下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1

产品是极致的、昂贵的、引发用户尖叫的;

2

革命性的、震撼的、前瞻性的、前卫的;

3

原创性的、要绞尽脑汁的,创意的;

4

需要很多技术、资源和人才储备的;

5

众望所归的,令人佩服的;

6

可以很快引发潮流和取得赫赫成果的;

7

主要是大公司和巨头才能做起来的;

8

破坏、重构现有商业规则和商业形态的;

9

直接针对业内现有领头公司进行攻击的;

10

引发惨烈的商业大战,反扑、反攻和舆论大战。

这就是颠覆式创新,对不对?但这样的话,与我们草根创新者有什么关系呢?没多大关系。因此,对于这个答案,我们先打勾,对的。

但是,再加一个大斜撇,说明这个答案和我们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总体上是错的!

这是为什么呢?要从源头说起。在座各位,你们是从哪里知道“颠覆式创新”的?是你研究出来的吗?不就是从各种文章中读到、听到的吗?

你第一次听到“颠覆式创新”,就好像理解了它的意思,其实你理解的是中文五个字(颠覆式创新)的意思,尤其是“颠覆”两个字,就是“颠覆”的意思。

但是,我们说,“颠覆式创新”其实是个舶来品,来自于《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这两本书,大家有没有看过呢?如果没看过的话,你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肯定是错的。

“颠覆式创新”是一个理论体系,它来自这两本书。如果大家觉得这两本书算不上啥,那你是绝对的实干派,今天的课就白来了。其中,《创新者的窘境》更出名,出名是因为乔布斯本人特别推崇这本书。

《斯蒂夫▪乔布斯传》中只推崇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它。乔布斯这么厉害的人,顶级的商业领袖,按理说应该对世界上的很多管理理论不感冒,但是他却只对这个理论感冒。

[图片上传中。。。(12)]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出了“Disruptive Innovation”,翻译成中文叫“破坏性创新”、“颠覆式创新”。大家知道,一旦一个英文词翻译成中文,意思就变了,大家会理解成中国的颠覆式创新。

叫“颠覆式创新”不适合,那叫做什么呢?

经过这几年的本土实战研究,我们认为把“Disruptive Innovation”叫做“迂回式创新”,更符合这个创新方法论的本义,而且避免了“颠覆式创新”这一概念所带来的认知错乱。迂回嘛,中文本义上也比较贴切。

大家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就是典型的迂回大战略,而颠覆只是最后高潮阶段的一个结果而已,不是这个创新方法论的内涵和精髓,迂回才是。

Disruptive Innovation,无论是之前翻译为“颠覆式创新”,还是现在我们改名称作“迂回式创新”,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讲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有的公司,比如,BAT是三十年前就有的吗?没有,它是中国某年某月某天起开始做的,这表明了商业巨头、独角兽都是某时某刻,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做起来的。等它做成了,大家就觉得它好厉害,不可撼动。但它是怎么从零开始,做成一个巨头的呢?竟有什么普遍的规律和方法可循呢?

克里斯坦森研究了上百年的商业世界历史,从19世纪到2000年为止,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商业世界历史。为什么后来者能够从零开始,崛起成为世界巨头,并且长盛不衰呢?当然,他也讲述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后,这些巨头被后来的巨头打败?这其中的规律和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面对巨头,后来者的三大挑战

如果今天你在创业,假如上帝托梦给你 “小伙子好好干,你还有机会”,你就好好干了十年、二十年,成了那个时候的BAT,甚至比BAT还厉害。但你开始做的时候,就相当于面对一片崇山峻岭,相当于我们在朋友圈天天看到的一样,到处是巨头,大巨头、中巨头、小巨头等,高山仰止啊,但是前行的时候绝对不是一马平川(除非你是第一个人)。

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是,你要想成为未来的一座高峰、一个巨头,比如上午提到的一家公司,拿到了六千万美金,估值是两三亿美元,比中国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市值几乎都要高,那也是个小巨头。

你再起步,做同样的事,如何和它竞争呢?你一米八,比你高的小山峰、小土坡多了去了。这时你的挑战不是成为巨头,而是

第一,你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你活不下来,又怎么能去挑战2米、20米、8848米?你的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颠覆性的,而是你能不能活下来。事实和历史证明,那些巨头都是早期活得很好、能活下来的。

第二,在你发展的过程当中,为什么那些巨头没有把你压死?为什么能允许你活下来?

如果腾讯想要抄袭你,怎么办?你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抱着腾讯大腿,说“我做你干儿子吧,怎么样?”命运虽然已发生转折,其实这个命运不错了,是很多人的梦想。

腾讯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被打压,没被干死?因为之前的巨头没想到将其干死,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规律和方法就是应该要用到这里。

第三,当你最终越做越的时,当你跟巨头PK时,为什么你赢了,巨头输了?

按理说,总决战总有人赢,有人输,为什么后来者总是把先行者干死了?或者将其边缘化了呢?为什么不是后来者被封杀了呢?


一个后来者从零开始,在成为巨头的过程中,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活下来,第二个阶段是不被倾轧死,第三个阶段是把之前的巨头边缘化,或掀翻。

为什么总有这种事情发生呢?规律是什么?这才是Disruptive Innovation要探讨的内容,而绝对不是因为目标是巨头,是老大哥,就要干死它。喊这种口号的人很多,但如果你是马化腾,天天听中国几万人要把腾讯怎么样,你只会付之一笑,说妄想。

案例分析:华为和微信

理论体系就点到为止,举两个例子,让大家领略一下“迂回式创新”为什么不是之前所理解的“颠覆式创新”,让大家知道一个后来者怎么能够崛起成为巨头,在迂回的过程中怎么一步步应对挑战并成功的。举一个互联网之前和互联网的例子。

1、迂回侧翼突破的华为

华为的广告做得很好:“华为,不仅仅是500强。”这话怎么讲?它是500强,为什么说“不仅仅是”?因为,它还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完全意义上的商业企业。

中国进500强的企业有很多,如中石油、中石化等,但它是最厉害的。在座有多少人超过四十岁?只有两个,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没机会成为“不仅仅是500强”了。

低于四十岁的人还是大有机会的,从现在开始创业,打拼20年就可以了。因为任正非44岁才开始创立华为的。20多年的时间,将一个从零开始的公司带到中国No.1,到现在是世界通讯老大,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靠的就是(也只能是)迂回式创新。

我们简短介绍一下,华为是如何进行“迂回式创新”大战略的?这个公司1987年创立于深圳,注册资金两万块钱。那时做的业务,通俗讲就是皮包公司,把香港货搞到中国卖。接着就自主研发,将货拆一拆,山寨模仿,那时知识产权的概念都不深。这东西利润很好,自己做自己卖,利润岂不是更好?后来开始推出农村的交换机,1995年销售额达15个亿,接下来如下图所示。

我们回头来看,感觉一切都很自然,就是不断开发新产品,不断推广和销售,从2万人民币做到500亿美元大公司,仿佛命运垂青一样。秘诀是什么?中国有很多公司都在走类似的路,走到某个阶段就走不下去了,为什么华为能不断壮大呢?奥秘在哪里?答案可谓“仁则见仁,智者见智”。

有人说靠国家支持。为什么国家支持它,不支持你呢?

有人说它有技术。技术是一个结果,它这么厉害了,技术肯定厉害,那它第一步、第二步有技术吗?我们早年在华为待过,当时大家自嘲说公司的产品和老外的产品差在哪里?朗讯的广告语是“朗讯科技,博大精深”,特别震撼,大家都服,贝尔实验室出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通讯业教科书都写它。我们说华为技术有限,因为当时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有人说它有钱。华为早年是没有钱的,再有钱也没有跨国企业有钱。

有人说它是民族工业。国家支持它,一纸命令说必须得买它的。

这样的想法相当于让上海等一线城市买iPhone的人买小米、买锤子手机一样,民族工业嘛,你觉得他会理你吗?至少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不是感情问题。反过来说,当大家都喜欢用华为的产品,再说这是民族工业,是民族品牌,我们要支持,因为本来就已经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只是加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历史真相往往隐藏在细节中。细节在哪里?如下图所示。

上图中,横坐标是用户群,纵坐标是它25年的迂回成长史。即:

1、自行研发;
2、往农话扩张;
3、做排队机;
4、逢高校扩招,顺势做了201智能卡;
5、通过GSM开始和中国移动合作;

从中可以看出,在一个市场,随着时间的发展,技术在不断快速迭代。如果不扩展新市场,这个市场总有饱和的一天,因此你要扩展新市场。在你扩展新市场的过程中,这个市场往往有主流的玩家和供应商,它们相对成熟,可以叫堡垒,当你插入的时候,你必须另辟蹊径,必须找到一个痛点,这个痛点是雪中送炭的。否则你说你的产品有多少好处,别人只需用一条理由就可以堵死你了,那就是:“我这个产品用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用你的呢?”

6、将中国的成功经验COPY到亚非拉国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中国拿下印尼高铁项目也是如此。

7、进入发达经济体市场。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要想成为巨无霸,必须不断地从零开始,不断地重新开始,往上发展扩张。若在某一步,扩张受阻,就是滞胀。

具体策略如下:

[图片上传中。。。(16)]

1
****第一,低端市场:高性价比,突破;

2
****第二,高端市场:新业务,单点切入。

绝对不能拿产品硬攻,你必须另辟蹊径、雪中送炭,要知道有总比没有强!

小米在短短几年也发展成为国内手机三强之一,靠的是高性价比。对于高端市场而言,你必须找到一个新业务。

只有你对客户来说是雪中送炭,这样你才能插一脚,否则你根本没有合作机会,只能在门外观望。

比如说买iPhone6的不会将其换成小米手机,但买iPhone6的人可能会买小米手环。因为手环这个产品对高端人士来说是新业务,要么买国外七八百的,要么买小米的(只需79元)。

相比而言,小米手环更好,因为它是新业务,目前是还没有品牌认知的。如果是买手机,我们对手机品牌的认知就非常强。如果我的朋友圈都是iPhone党,我用的却是小米手机,就会被别人笑话,相反,我买个小米手环就不会被人嘲笑。

这是一个古典的模式,一个44岁的中国退伍军人在25年内将一个中国公司带到世界高科技领域,带到世界No.1,并占据垄断地位,靠的是不断迂回的侧翼突破。

2、社交巨头:微信
讲完古典例子,再讲一个能和华为相比的公司:腾讯。和阿里最大的不同,腾讯是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且微信不可限量(目前估值1000亿美元)。

微信是第二个典型的例子。我们说微信颠覆了中国移动,但中国移动未死,该怎么赚钱还是怎么赚钱。我们为什么说颠覆呢?颠覆的意思不是说打倒和干死,只是说中国移动不重要了,其股票没有前景了。

颠覆中国移动,是马化腾未预料到的。马化腾成立腾讯时,搜狐、网易、新浪已成中国互联网的代表性公司。那时马化腾到处找投资,别人觉得他没价值。好不容易拿到投资后,他就将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在PC时代做了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顺势做了微信。即使别的公司也想做,但不具备摘取这个果实的能力了。

微信的技术很厉害吗?有原创的、领先的突破性技术吗?早期产品特极致吗?让你尖叫了吗?都没有!而且国外类似的产品可能推出更早,米聊至少就比微信做的早。

但是腾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占据了制高点,就是海量互联用户群这个制高点,接下来继续往前延伸,只是多迂回走一步,在发力将微信做出来后,就瞬间摧枯拉朽式地占领了市场,让先行者们望尘莫及、黯然退场。

这也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即攫取了海量互联用户群后,往新的业务领域再次突破。这样的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时代的互联网,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模式,与华为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古典模式,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下图是我总结的,是一些在中国发生迂回式创新的例子。

[图片上传中。。。(17)]

“互联网+”时代的迂回式创新

至于“颠覆式”创新,想象中是这样做的:

[图片上传中。。。(18)]

1

高瞻远瞩、大干快上、排山倒海之势;

2

从0起步的项目,啥也没有,就让大家感觉很厉害?宣传上铺天盖地而来,声势很大;

3

大笔花钱来推广和宣传,反正就是很厉害;

4

技术上是突破性的、革命性的、原创性的;

5

一个成熟的行业及玩家,突然面临新的浪潮,感觉摇摇欲坠,很快就要被彻底颠覆了;

6

从起点、过程到高潮的一路上,战略早就是直白而一览无余,剩下的只是足够的资源和执行力;

7

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决战,精彩绝伦,轰轰烈烈。

“颠覆式”创新,实际中是如何做成的?

[图片上传中。。。(19)]

1

无心之为,不是刻意而为,尤其一开始,更不可能针对性去破坏或颠覆谁,否则死N次都不够,如此宣称,其实是…

2

从0到1起步,往往不起眼,冷门、想不到,没什么前途:第一个立足点往往是迂回穿插渗透(Lower than lower),产品往往更差或技术含量不高,但对那个特定用户需求来说,雪中送炭啊;

3

早期成长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是被怀疑和争论的、长期边缘化的(不是主流焦点),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一直存在;

4

中间经过几次大的延伸和攀爬过程,不断“斜刺里”插入全新或主流领域(即偏量化上升),同时变得Bigger than bigger;

5

当最后高潮来临时,如果有决战,往往是不对称的,输赢早就注定了,不战即可屈人之兵;

6

但更多情况下是超越而已,不是直接颠覆、干死、打倒。被颠覆者还会继续存在很长时间,只是不再重要了。

我们总结一下,“互联网+”时代迂回式创新的特点如下图。

[图片上传中。。。(20)]

从看不见到看不起,再到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最后被超越、被颠覆。

有嘉宾提到,要做立马能赚钱的事情,那是对小而美的生意而言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你前面越赚钱,后面就越赚不到大钱。****腾讯和淘宝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马云开淘宝,如果第一天就要赚钱,肯定赚不到大钱。淘宝做大后,再做天猫、做直通车,才慢慢赚到了钱,现在做双十一,更是赚大钱。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赚钱的逻辑已经改变了,从收费到免费,从“立即马上赚钱”到“尽可能延后赚钱”,这也是迂回式创新的大迂回。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模式,依旧会有这样的基本模式。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

[图片上传中。。。(21)]

切入点迂回:冷门、不起眼;

成长过程迂回:边缘,非主流;

RPV延伸迂回:海量互联用户群;

崛起后迂回:跨界、整合、逆袭、截胡、决战、颠覆。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框架为:

[图片上传中。。。(22)]

进行“迂回式创新”时,从0到1时,需要真需求,防止伪需求。

[图片上传中。。。(23)]

从0到1,怎么做呢?怎么找到第一个立足点呢?让自己立住脚,让别人看不见、看不上、看不懂?

其实就是找一个需求点,这个需求点必须是冷门的,而且代表未来的蓝海。

你找到一个用户群,并且有刚性需求的,比如中国农村(包括乡镇),经济发展了,大家想打电话,有需求,但和城里人不一样的是他们被三座大山压制住了:专业门槛、麻烦和价格贵。当时华为开展农话市场时,产品不但便宜,采用中文Windows界面,上手快,简单方便,就迅速打开了市场。

[图片上传中。。。(24)]

如果你的产品简单便宜,你就会抓住一片市场。如果你的产品是十倍的更简单、更便宜,对他们而言这是雪中送炭,你就会建立一个根据地。

以Photoshop为例,大家都有P图的需求,不学它,是因为它太麻烦、太专业,只能找设计师朋友免费P图,或者掏钱P图,但是因为太贵了,索性就不P图了。美图秀秀抓住了这个痛点,把更广大人民群众的P图需求释放出来了。

这就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以更简单、更方便的、更便宜的方式使大家的需求得到满足。

[图片上传中。。。(25)]

创新需要洞察力。

未来的公司要在十年或二十年后真正比肩BAT,就需要想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让相当一部分人离不开你,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创造性需要很强的洞察力。

未来十年,中国市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但这些机会在哪里?在这里。

大家回头想想,为什么腾讯这十几年来一直高歌猛进,因为它一开始就抓住了社交网络的雏形,就是让你进行社交。搜狐、网易、新浪,包括后来的百度和阿里,都是让你获取信息,让你进行交易,但只有腾讯一直让你进行社交。腾讯比较简单,不帮你保存记录,记录隔一段时间后就删除了。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社交就是人,你需要考虑怎样将一群人联系在一起。由于中国的人口众多,只要抓住人,让其社交,就能抢占未来的制高点。

[图片上传中。。。(27)]

因此,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垂直一体化、入口级社交网络平台。因此,它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今天我就主要带给大家一些启发,理解一下“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方法。

大家千万不要被当下的现状蒙蔽掉,回头看,总是有些东西在冬天里异军突起。冬天灭掉的是泡沫,灭不了真正有生命力的创新生命体。

如果互联网是一次新革命的话,互联网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即使是社交也刚刚起步,大家也不要觉得微信把社交都做完了,微信做的是扁平化的,是针对八亿人做的,不可能做得很深。

但是,中国有很多垂直化的应用,怎么抓住他们,提高粘性非常重要。

这也是未来几年的一波大机会。好了,今天时间有限,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演讲|钱致远(星辰资本合伙人)
笔记|笔记侠 雷波Raybo
编辑|笔记侠 Even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人物名片:迂回式创新创始人,星辰资本合伙人,互联网+创新导师,被誉为最接地气的实战派创业导师,迂回式创新和精益创业的实战方法论专家。擅长将复杂深奥的创业创新方法论,博采众长,汲取精华,化繁为简,用最浅显、最易懂、寓教于乐的方式传授。


**导言:******

资本寒冬真的来了吗?面对巨头威胁,后来者如何生存并迂回式颠覆?华为是怎么迂回侧翼突破的?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被超越”,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关键词:资本寒冬 机会 颠覆式创新
迂回式创新 华为 微信

寒冬来了,机会在哪?

今天的主题是“寒冬来临”。寒冬有没有来呢?大家应当知道。有几件事可以让大家感觉到:

第一件事:不久前优酷和土豆做了这么多年,终于扑通往地上一跪,叫了一声阿里巴巴(爸爸)。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说明中国互联网通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到了帝国主义寡头阶段。今天上午有嘉宾提到韩国在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发展很快,发展之后是developed(发达),这在发展完之后就是常规的。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一样,经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经到了developed的阶段了。

你会发现“神仙”昨天相杀,今天就相爱,后天便相娶。

这种事近期不断发生,为什么?

因为一个市场、一个领域发展到一定阶段,必定会进入寡头垄断和合并阶段,强者更强。

剩下的呢?到BAT打工吧。正如上午嘉宾所说,韩国大学生到三星、LG上班,中国大学生到BAT上班已经很好了,这是大意义上的寒冬。

第二件事:资本的寒冬;

上午有嘉宾说得特别精彩,做投资的人也是人,是人就会扎堆,就会追风口。因此,当一个市场刚起来的时候,大家一窝蜂地迎头而上,然后突然发现这个市场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外边的金融环境已经不景气,接下来就一哄而散。

这是典型的追涨杀跌,所以当资本市场寒冬来临的时候,创投界只会更冷。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影响的,但资本市场再冷,我们老百姓也要吃饭,这么多年来,中国的饭店没有大起大落,生意一直很好。

即使你拿到了钱,你再想找到机会点,已经很难了,因为中国创业的人太多,每个领域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团队已经在做或做过了,就像一块地已经被刨了很多遍。无论是哪个机会点,只要你说出一个idea,中国这么大,总归有几十个、上百个人在干。更何况你拿不到钱呢?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寒冬。

寒冬来临了,机会在哪呢?

要么做小而美;

要么做B2B;
B2C已经做完了,资本市场在这段时间往B2B走。

要么做技术路线(如物联网、机器人、智能硬件、生物医药等)。

大家都知道做生物医药的,一直是技术路线,埋头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真有影响的话,那也不错。

剩下的机会在哪里?机会不多了。“创业的风向和趋势在哪?”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完毕了。如果仅仅到此为止,我的演讲就结束了,但是我们说凡事都有意外,精彩的故事还在后面。精彩在哪呢?你回头看看,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因此,在这个世界,要静下心来,耐心做一件事,哪怕这个事情一开始是冷门的,其实这恰恰是机会。

这个世界最终是“少数派法则”为主,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如果真理一露头后,一堆人就一拥而上,那它还叫真理吗?

到今天为止,中国常规互联网的机会、非互联网的机会,你能想到的,都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剩下的,大家拼的是什么?拼人脉,拼资源,拼各种能力,但是他们没看到的机会是什么?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讲出答案只需要几分钟,但是我想把寻找答案的过程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的演讲,我只能是以点带面,点到为止,提纲挈领地讲一讲,帮助大家了解创新方法论指导下的“互联网+”未来大机会隐藏在哪里?这个隐藏机会点是大部分人忽略掉的。同时我也提出另外一个话题,大家不要对互联网失望。

既然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这个革命在中国才十几年,难道就这么快进入帝国主义寡头阶段而结束了吗?

不会的,就像十几年前看第一波互联网巨头:搜狐、网易、新浪,也是高山仰止,十几年后,它们还是高山,但已相对成了小土坡。未来再过十年,中国的互联网会怎样?还是会有特别大的机会,甚至BAT都可能被颠覆掉。这个机会在哪?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

今天主要讲四块:

1
迂回式创新,究竟是什么?

2
迂回式创新,从0到1该如何做?

3
互联网+的大迂回战略是什么?

4
互联网+的罕有机会隐藏在哪?

这是我们的原创,有知识产权的,大家自己学自己用没问题,写文章时要注明一下出处,不要用于商用。

颠覆式创新,应该叫迂回式创新

什么是颠覆式创新?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你知道也很正常。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我们先来看这个例子,一个腕带产品,游泳时遇到危急,一按,就出来了一个气囊,可以把你带到水面上,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这是颠覆式创新吗?

这个是防丢书包,可以起到缓冲和防丢失的作用,掉到水里能浮起来。厉害吧?the best of the best,这是书包里面的战斗机,这是一个极品书包,比它再贵的只能在上面镶砖石了。这个书包想不想要?3000元。中国人到日本买这个买疯掉了,不要以为中国人去日本只买马桶盖。这个书包做得很好,价格昂贵,但他们做到极致了。

这是永远长不大的宠物猪。目前市场上的宠物猪宣传说“长不大”,结果是忽悠你,等你把宠物猪买回家,一年却长了200多斤。这头经过转基因的宠物小猪,一万元,你买不买?喜欢猪的可以买一只。其实猪比狗聪明,这个如果真的流行起来,汪星人、喵星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转基因小牛、小马,都会成为家养宠物。

先进技术带来一个大的变化:它将一个物种改变了,以前只是把猪养肥了宰杀,现在它可以成为人类的伴侣。

这个是钢材,但比空气轻。这个材料一旦大规模应用的话,飞机就像纸飞机了,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重量,飞机就非常省油了。使用同样的重量材料,可以做成好几架飞机,一架飞机里面可以坐两千人,这将是革命性、前沿性的技术。

这个是石墨烯电池,也非常厉害。

这个像柜子一样的东西,是洗衣机,不但能洗,还能烘,还能叠好放在柜子里。这将是懒人的福音,但它很贵,因为技术比较先进。如果它不但可以洗衣,还能叠衣服,那就是洗衣界的机器人。洗衣机发展到今天,还能有再一次革命性创造性的大突破。

如果机器人非得像保姆一样,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等机器人出现就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但机器人可以单点突破,就好比这个洗衣机一样,你把衣服往里面一扔,下次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穿

这两天有一场大Party,主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颠覆与重构(“颠覆式创新研习社”主办——笔记侠注)。可见,颠覆这个词,大家特别喜欢,我们总结一下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1

产品是极致的、昂贵的、引发用户尖叫的;

2

革命性的、震撼的、前瞻性的、前卫的;

3

原创性的、要绞尽脑汁的,创意的;

4

需要很多技术、资源和人才储备的;

5

众望所归的,令人佩服的;

6

可以很快引发潮流和取得赫赫成果的;

7

主要是大公司和巨头才能做起来的;

8

破坏、重构现有商业规则和商业形态的;

9

直接针对业内现有领头公司进行攻击的;

10

引发惨烈的商业大战,反扑、反攻和舆论大战。

这就是颠覆式创新,对不对?但这样的话,与我们草根创新者有什么关系呢?没多大关系。因此,对于这个答案,我们先打勾,对的。

但是,再加一个大斜撇,说明这个答案和我们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总体上是错的!

这是为什么呢?要从源头说起。在座各位,你们是从哪里知道“颠覆式创新”的?是你研究出来的吗?不就是从各种文章中读到、听到的吗?

你第一次听到“颠覆式创新”,就好像理解了它的意思,其实你理解的是中文五个字(颠覆式创新)的意思,尤其是“颠覆”两个字,就是“颠覆”的意思。

但是,我们说,“颠覆式创新”其实是个舶来品,来自于《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这两本书,大家有没有看过呢?如果没看过的话,你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肯定是错的。

“颠覆式创新”是一个理论体系,它来自这两本书。如果大家觉得这两本书算不上啥,那你是绝对的实干派,今天的课就白来了。其中,《创新者的窘境》更出名,出名是因为乔布斯本人特别推崇这本书。

《斯蒂夫▪乔布斯传》中只推崇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它。乔布斯这么厉害的人,顶级的商业领袖,按理说应该对世界上的很多管理理论不感冒,但是他却只对这个理论感冒。

[图片上传中。。。(12)]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出了“Disruptive Innovation”,翻译成中文叫“破坏性创新”、“颠覆式创新”。大家知道,一旦一个英文词翻译成中文,意思就变了,大家会理解成中国的颠覆式创新。

叫“颠覆式创新”不适合,那叫做什么呢?

经过这几年的本土实战研究,我们认为把“Disruptive Innovation”叫做“迂回式创新”,更符合这个创新方法论的本义,而且避免了“颠覆式创新”这一概念所带来的认知错乱。迂回嘛,中文本义上也比较贴切。

大家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就是典型的迂回大战略,而颠覆只是最后高潮阶段的一个结果而已,不是这个创新方法论的内涵和精髓,迂回才是。

Disruptive Innovation,无论是之前翻译为“颠覆式创新”,还是现在我们改名称作“迂回式创新”,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讲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有的公司,比如,BAT是三十年前就有的吗?没有,它是中国某年某月某天起开始做的,这表明了商业巨头、独角兽都是某时某刻,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做起来的。等它做成了,大家就觉得它好厉害,不可撼动。但它是怎么从零开始,做成一个巨头的呢?竟有什么普遍的规律和方法可循呢?

克里斯坦森研究了上百年的商业世界历史,从19世纪到2000年为止,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商业世界历史。为什么后来者能够从零开始,崛起成为世界巨头,并且长盛不衰呢?当然,他也讲述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后,这些巨头被后来的巨头打败?这其中的规律和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面对巨头,后来者的三大挑战

如果今天你在创业,假如上帝托梦给你 “小伙子好好干,你还有机会”,你就好好干了十年、二十年,成了那个时候的BAT,甚至比BAT还厉害。但你开始做的时候,就相当于面对一片崇山峻岭,相当于我们在朋友圈天天看到的一样,到处是巨头,大巨头、中巨头、小巨头等,高山仰止啊,但是前行的时候绝对不是一马平川(除非你是第一个人)。

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是,你要想成为未来的一座高峰、一个巨头,比如上午提到的一家公司,拿到了六千万美金,估值是两三亿美元,比中国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市值几乎都要高,那也是个小巨头。

你再起步,做同样的事,如何和它竞争呢?你一米八,比你高的小山峰、小土坡多了去了。这时你的挑战不是成为巨头,而是

第一,你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你活不下来,又怎么能去挑战2米、20米、8848米?你的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颠覆性的,而是你能不能活下来。事实和历史证明,那些巨头都是早期活得很好、能活下来的。

第二,在你发展的过程当中,为什么那些巨头没有把你压死?为什么能允许你活下来?

如果腾讯想要抄袭你,怎么办?你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抱着腾讯大腿,说“我做你干儿子吧,怎么样?”命运虽然已发生转折,其实这个命运不错了,是很多人的梦想。

腾讯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被打压,没被干死?因为之前的巨头没想到将其干死,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规律和方法就是应该要用到这里。

第三,当你最终越做越的时,当你跟巨头PK时,为什么你赢了,巨头输了?

按理说,总决战总有人赢,有人输,为什么后来者总是把先行者干死了?或者将其边缘化了呢?为什么不是后来者被封杀了呢?


一个后来者从零开始,在成为巨头的过程中,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活下来,第二个阶段是不被倾轧死,第三个阶段是把之前的巨头边缘化,或掀翻。

为什么总有这种事情发生呢?规律是什么?这才是Disruptive Innovation要探讨的内容,而绝对不是因为目标是巨头,是老大哥,就要干死它。喊这种口号的人很多,但如果你是马化腾,天天听中国几万人要把腾讯怎么样,你只会付之一笑,说妄想。

案例分析:华为和微信

理论体系就点到为止,举两个例子,让大家领略一下“迂回式创新”为什么不是之前所理解的“颠覆式创新”,让大家知道一个后来者怎么能够崛起成为巨头,在迂回的过程中怎么一步步应对挑战并成功的。举一个互联网之前和互联网的例子。

1、迂回侧翼突破的华为

华为的广告做得很好:“华为,不仅仅是500强。”这话怎么讲?它是500强,为什么说“不仅仅是”?因为,它还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完全意义上的商业企业。

中国进500强的企业有很多,如中石油、中石化等,但它是最厉害的。在座有多少人超过四十岁?只有两个,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没机会成为“不仅仅是500强”了。

低于四十岁的人还是大有机会的,从现在开始创业,打拼20年就可以了。因为任正非44岁才开始创立华为的。20多年的时间,将一个从零开始的公司带到中国No.1,到现在是世界通讯老大,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靠的就是(也只能是)迂回式创新。

我们简短介绍一下,华为是如何进行“迂回式创新”大战略的?这个公司1987年创立于深圳,注册资金两万块钱。那时做的业务,通俗讲就是皮包公司,把香港货搞到中国卖。接着就自主研发,将货拆一拆,山寨模仿,那时知识产权的概念都不深。这东西利润很好,自己做自己卖,利润岂不是更好?后来开始推出农村的交换机,1995年销售额达15个亿,接下来如下图所示。

我们回头来看,感觉一切都很自然,就是不断开发新产品,不断推广和销售,从2万人民币做到500亿美元大公司,仿佛命运垂青一样。秘诀是什么?中国有很多公司都在走类似的路,走到某个阶段就走不下去了,为什么华为能不断壮大呢?奥秘在哪里?答案可谓“仁则见仁,智者见智”。

有人说靠国家支持。为什么国家支持它,不支持你呢?

有人说它有技术。技术是一个结果,它这么厉害了,技术肯定厉害,那它第一步、第二步有技术吗?我们早年在华为待过,当时大家自嘲说公司的产品和老外的产品差在哪里?朗讯的广告语是“朗讯科技,博大精深”,特别震撼,大家都服,贝尔实验室出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通讯业教科书都写它。我们说华为技术有限,因为当时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有人说它有钱。华为早年是没有钱的,再有钱也没有跨国企业有钱。

有人说它是民族工业。国家支持它,一纸命令说必须得买它的。

这样的想法相当于让上海等一线城市买iPhone的人买小米、买锤子手机一样,民族工业嘛,你觉得他会理你吗?至少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不是感情问题。反过来说,当大家都喜欢用华为的产品,再说这是民族工业,是民族品牌,我们要支持,因为本来就已经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只是加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历史真相往往隐藏在细节中。细节在哪里?如下图所示。

上图中,横坐标是用户群,纵坐标是它25年的迂回成长史。即:

1、自行研发;
2、往农话扩张;
3、做排队机;
4、逢高校扩招,顺势做了201智能卡;
5、通过GSM开始和中国移动合作;

从中可以看出,在一个市场,随着时间的发展,技术在不断快速迭代。如果不扩展新市场,这个市场总有饱和的一天,因此你要扩展新市场。在你扩展新市场的过程中,这个市场往往有主流的玩家和供应商,它们相对成熟,可以叫堡垒,当你插入的时候,你必须另辟蹊径,必须找到一个痛点,这个痛点是雪中送炭的。否则你说你的产品有多少好处,别人只需用一条理由就可以堵死你了,那就是:“我这个产品用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用你的呢?”

6、将中国的成功经验COPY到亚非拉国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中国拿下印尼高铁项目也是如此。

7、进入发达经济体市场。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要想成为巨无霸,必须不断地从零开始,不断地重新开始,往上发展扩张。若在某一步,扩张受阻,就是滞胀。

具体策略如下:

[图片上传中。。。(16)]

1
****第一,低端市场:高性价比,突破;

2
****第二,高端市场:新业务,单点切入。

绝对不能拿产品硬攻,你必须另辟蹊径、雪中送炭,要知道有总比没有强!

小米在短短几年也发展成为国内手机三强之一,靠的是高性价比。对于高端市场而言,你必须找到一个新业务。

只有你对客户来说是雪中送炭,这样你才能插一脚,否则你根本没有合作机会,只能在门外观望。

比如说买iPhone6的不会将其换成小米手机,但买iPhone6的人可能会买小米手环。因为手环这个产品对高端人士来说是新业务,要么买国外七八百的,要么买小米的(只需79元)。

相比而言,小米手环更好,因为它是新业务,目前是还没有品牌认知的。如果是买手机,我们对手机品牌的认知就非常强。如果我的朋友圈都是iPhone党,我用的却是小米手机,就会被别人笑话,相反,我买个小米手环就不会被人嘲笑。

这是一个古典的模式,一个44岁的中国退伍军人在25年内将一个中国公司带到世界高科技领域,带到世界No.1,并占据垄断地位,靠的是不断迂回的侧翼突破。

2、社交巨头:微信
讲完古典例子,再讲一个能和华为相比的公司:腾讯。和阿里最大的不同,腾讯是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且微信不可限量(目前估值1000亿美元)。

微信是第二个典型的例子。我们说微信颠覆了中国移动,但中国移动未死,该怎么赚钱还是怎么赚钱。我们为什么说颠覆呢?颠覆的意思不是说打倒和干死,只是说中国移动不重要了,其股票没有前景了。

颠覆中国移动,是马化腾未预料到的。马化腾成立腾讯时,搜狐、网易、新浪已成中国互联网的代表性公司。那时马化腾到处找投资,别人觉得他没价值。好不容易拿到投资后,他就将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在PC时代做了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顺势做了微信。即使别的公司也想做,但不具备摘取这个果实的能力了。

微信的技术很厉害吗?有原创的、领先的突破性技术吗?早期产品特极致吗?让你尖叫了吗?都没有!而且国外类似的产品可能推出更早,米聊至少就比微信做的早。

但是腾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占据了制高点,就是海量互联用户群这个制高点,接下来继续往前延伸,只是多迂回走一步,在发力将微信做出来后,就瞬间摧枯拉朽式地占领了市场,让先行者们望尘莫及、黯然退场。

这也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即攫取了海量互联用户群后,往新的业务领域再次突破。这样的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时代的互联网,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模式,与华为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古典模式,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下图是我总结的,是一些在中国发生迂回式创新的例子。

[图片上传中。。。(17)]

“互联网+”时代的迂回式创新

至于“颠覆式”创新,想象中是这样做的:

[图片上传中。。。(18)]

1

高瞻远瞩、大干快上、排山倒海之势;

2

从0起步的项目,啥也没有,就让大家感觉很厉害?宣传上铺天盖地而来,声势很大;

3

大笔花钱来推广和宣传,反正就是很厉害;

4

技术上是突破性的、革命性的、原创性的;

5

一个成熟的行业及玩家,突然面临新的浪潮,感觉摇摇欲坠,很快就要被彻底颠覆了;

6

从起点、过程到高潮的一路上,战略早就是直白而一览无余,剩下的只是足够的资源和执行力;

7

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决战,精彩绝伦,轰轰烈烈。

“颠覆式”创新,实际中是如何做成的?

[图片上传中。。。(19)]

1

无心之为,不是刻意而为,尤其一开始,更不可能针对性去破坏或颠覆谁,否则死N次都不够,如此宣称,其实是…

2

从0到1起步,往往不起眼,冷门、想不到,没什么前途:第一个立足点往往是迂回穿插渗透(Lower than lower),产品往往更差或技术含量不高,但对那个特定用户需求来说,雪中送炭啊;

3

早期成长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是被怀疑和争论的、长期边缘化的(不是主流焦点),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一直存在;

4

中间经过几次大的延伸和攀爬过程,不断“斜刺里”插入全新或主流领域(即偏量化上升),同时变得Bigger than bigger;

5

当最后高潮来临时,如果有决战,往往是不对称的,输赢早就注定了,不战即可屈人之兵;

6

但更多情况下是超越而已,不是直接颠覆、干死、打倒。被颠覆者还会继续存在很长时间,只是不再重要了。

我们总结一下,“互联网+”时代迂回式创新的特点如下图。

[图片上传中。。。(20)]

从看不见到看不起,再到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最后被超越、被颠覆。

有嘉宾提到,要做立马能赚钱的事情,那是对小而美的生意而言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你前面越赚钱,后面就越赚不到大钱。****腾讯和淘宝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马云开淘宝,如果第一天就要赚钱,肯定赚不到大钱。淘宝做大后,再做天猫、做直通车,才慢慢赚到了钱,现在做双十一,更是赚大钱。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赚钱的逻辑已经改变了,从收费到免费,从“立即马上赚钱”到“尽可能延后赚钱”,这也是迂回式创新的大迂回。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模式,依旧会有这样的基本模式。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

[图片上传中。。。(21)]

切入点迂回:冷门、不起眼;

成长过程迂回:边缘,非主流;

RPV延伸迂回:海量互联用户群;

崛起后迂回:跨界、整合、逆袭、截胡、决战、颠覆。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框架为:

[图片上传中。。。(22)]

进行“迂回式创新”时,从0到1时,需要真需求,防止伪需求。

从0到1,怎么做呢?怎么找到第一个立足点呢?让自己立住脚,让别人看不见、看不上、看不懂?

其实就是找一个需求点,这个需求点必须是冷门的,而且代表未来的蓝海。

你找到一个用户群,并且有刚性需求的,比如中国农村(包括乡镇),经济发展了,大家想打电话,有需求,但和城里人不一样的是他们被三座大山压制住了:专业门槛、麻烦和价格贵。当时华为开展农话市场时,产品不但便宜,采用中文Windows界面,上手快,简单方便,就迅速打开了市场。

[图片上传中。。。(24)]

如果你的产品简单便宜,你就会抓住一片市场。如果你的产品是十倍的更简单、更便宜,对他们而言这是雪中送炭,你就会建立一个根据地。

以Photoshop为例,大家都有P图的需求,不学它,是因为它太麻烦、太专业,只能找设计师朋友免费P图,或者掏钱P图,但是因为太贵了,索性就不P图了。美图秀秀抓住了这个痛点,把更广大人民群众的P图需求释放出来了。

这就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以更简单、更方便的、更便宜的方式使大家的需求得到满足。

[图片上传中。。。(25)]

创新需要洞察力。

未来的公司要在十年或二十年后真正比肩BAT,就需要想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让相当一部分人离不开你,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创造性需要很强的洞察力。

未来十年,中国市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但这些机会在哪里?在这里。

[图片上传中。。。(26)]

大家回头想想,为什么腾讯这十几年来一直高歌猛进,因为它一开始就抓住了社交网络的雏形,就是让你进行社交。搜狐、网易、新浪,包括后来的百度和阿里,都是让你获取信息,让你进行交易,但只有腾讯一直让你进行社交。腾讯比较简单,不帮你保存记录,记录隔一段时间后就删除了。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社交就是人,你需要考虑怎样将一群人联系在一起。由于中国的人口众多,只要抓住人,让其社交,就能抢占未来的制高点。

[图片上传中。。。(27)]

因此,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垂直一体化、入口级社交网络平台。因此,它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今天我就主要带给大家一些启发,理解一下“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方法。

大家千万不要被当下的现状蒙蔽掉,回头看,总是有些东西在冬天里异军突起。冬天灭掉的是泡沫,灭不了真正有生命力的创新生命体。

如果互联网是一次新革命的话,互联网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即使是社交也刚刚起步,大家也不要觉得微信把社交都做完了,微信做的是扁平化的,是针对八亿人做的,不可能做得很深。

但是,中国有很多垂直化的应用,怎么抓住他们,提高粘性非常重要。

这也是未来几年的一波大机会。好了,今天时间有限,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演讲|钱致远(星辰资本合伙人)
笔记|笔记侠 雷波Raybo
编辑|笔记侠 Even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人物名片:迂回式创新创始人,星辰资本合伙人,互联网+创新导师,被誉为最接地气的实战派创业导师,迂回式创新和精益创业的实战方法论专家。擅长将复杂深奥的创业创新方法论,博采众长,汲取精华,化繁为简,用最浅显、最易懂、寓教于乐的方式传授。


**导言:******

资本寒冬真的来了吗?面对巨头威胁,后来者如何生存并迂回式颠覆?华为是怎么迂回侧翼突破的?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被超越”,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关键词:资本寒冬 机会 颠覆式创新
迂回式创新 华为 微信

寒冬来了,机会在哪?

今天的主题是“寒冬来临”。寒冬有没有来呢?大家应当知道。有几件事可以让大家感觉到:

第一件事:不久前优酷和土豆做了这么多年,终于扑通往地上一跪,叫了一声阿里巴巴(爸爸)。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说明中国互联网通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到了帝国主义寡头阶段。今天上午有嘉宾提到韩国在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发展很快,发展之后是developed(发达),这在发展完之后就是常规的。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一样,经过十几年的大发展,已经到了developed的阶段了。

你会发现“神仙”昨天相杀,今天就相爱,后天便相娶。

这种事近期不断发生,为什么?

因为一个市场、一个领域发展到一定阶段,必定会进入寡头垄断和合并阶段,强者更强。

剩下的呢?到BAT打工吧。正如上午嘉宾所说,韩国大学生到三星、LG上班,中国大学生到BAT上班已经很好了,这是大意义上的寒冬。

第二件事:资本的寒冬;

上午有嘉宾说得特别精彩,做投资的人也是人,是人就会扎堆,就会追风口。因此,当一个市场刚起来的时候,大家一窝蜂地迎头而上,然后突然发现这个市场该做的已经做完了,外边的金融环境已经不景气,接下来就一哄而散。

这是典型的追涨杀跌,所以当资本市场寒冬来临的时候,创投界只会更冷。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影响的,但资本市场再冷,我们老百姓也要吃饭,这么多年来,中国的饭店没有大起大落,生意一直很好。

即使你拿到了钱,你再想找到机会点,已经很难了,因为中国创业的人太多,每个领域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团队已经在做或做过了,就像一块地已经被刨了很多遍。无论是哪个机会点,只要你说出一个idea,中国这么大,总归有几十个、上百个人在干。更何况你拿不到钱呢?因此,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寒冬。

寒冬来临了,机会在哪呢?

要么做小而美;

要么做B2B;
B2C已经做完了,资本市场在这段时间往B2B走。

要么做技术路线(如物联网、机器人、智能硬件、生物医药等)。

大家都知道做生物医药的,一直是技术路线,埋头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真有影响的话,那也不错。

剩下的机会在哪里?机会不多了。“创业的风向和趋势在哪?”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完毕了。如果仅仅到此为止,我的演讲就结束了,但是我们说凡事都有意外,精彩的故事还在后面。精彩在哪呢?你回头看看,历史上成大气候的,往往不是一开始就成为主流,更不会在泡沫里破掉,泡沫里破掉的是本来就应该破掉的。

因此,在这个世界,要静下心来,耐心做一件事,哪怕这个事情一开始是冷门的,其实这恰恰是机会。

这个世界最终是“少数派法则”为主,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如果真理一露头后,一堆人就一拥而上,那它还叫真理吗?

到今天为止,中国常规互联网的机会、非互联网的机会,你能想到的,都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剩下的,大家拼的是什么?拼人脉,拼资源,拼各种能力,但是他们没看到的机会是什么?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讲出答案只需要几分钟,但是我想把寻找答案的过程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的演讲,我只能是以点带面,点到为止,提纲挈领地讲一讲,帮助大家了解创新方法论指导下的“互联网+”未来大机会隐藏在哪里?这个隐藏机会点是大部分人忽略掉的。同时我也提出另外一个话题,大家不要对互联网失望。

既然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这个革命在中国才十几年,难道就这么快进入帝国主义寡头阶段而结束了吗?

不会的,就像十几年前看第一波互联网巨头:搜狐、网易、新浪,也是高山仰止,十几年后,它们还是高山,但已相对成了小土坡。未来再过十年,中国的互联网会怎样?还是会有特别大的机会,甚至BAT都可能被颠覆掉。这个机会在哪?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

今天主要讲四块:

1
迂回式创新,究竟是什么?

2
迂回式创新,从0到1该如何做?

3
互联网+的大迂回战略是什么?

4
互联网+的罕有机会隐藏在哪?

这是我们的原创,有知识产权的,大家自己学自己用没问题,写文章时要注明一下出处,不要用于商用。

颠覆式创新,应该叫迂回式创新

什么是颠覆式创新?如果你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你知道也很正常。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我们先来看这个例子,一个腕带产品,游泳时遇到危急,一按,就出来了一个气囊,可以把你带到水面上,这是个很不错的创意。这是颠覆式创新吗?

这个是防丢书包,可以起到缓冲和防丢失的作用,掉到水里能浮起来。厉害吧?the best of the best,这是书包里面的战斗机,这是一个极品书包,比它再贵的只能在上面镶砖石了。这个书包想不想要?3000元。中国人到日本买这个买疯掉了,不要以为中国人去日本只买马桶盖。这个书包做得很好,价格昂贵,但他们做到极致了。

这是永远长不大的宠物猪。目前市场上的宠物猪宣传说“长不大”,结果是忽悠你,等你把宠物猪买回家,一年却长了200多斤。这头经过转基因的宠物小猪,一万元,你买不买?喜欢猪的可以买一只。其实猪比狗聪明,这个如果真的流行起来,汪星人、喵星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转基因小牛、小马,都会成为家养宠物。

先进技术带来一个大的变化:它将一个物种改变了,以前只是把猪养肥了宰杀,现在它可以成为人类的伴侣。

这个是钢材,但比空气轻。这个材料一旦大规模应用的话,飞机就像纸飞机了,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重量,飞机就非常省油了。使用同样的重量材料,可以做成好几架飞机,一架飞机里面可以坐两千人,这将是革命性、前沿性的技术。

这个是石墨烯电池,也非常厉害。

这个像柜子一样的东西,是洗衣机,不但能洗,还能烘,还能叠好放在柜子里。这将是懒人的福音,但它很贵,因为技术比较先进。如果它不但可以洗衣,还能叠衣服,那就是洗衣界的机器人。洗衣机发展到今天,还能有再一次革命性创造性的大突破。

如果机器人非得像保姆一样,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等机器人出现就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但机器人可以单点突破,就好比这个洗衣机一样,你把衣服往里面一扔,下次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穿

这两天有一场大Party,主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颠覆与重构(“颠覆式创新研习社”主办——笔记侠注)。可见,颠覆这个词,大家特别喜欢,我们总结一下什么是颠覆式创新。

1

产品是极致的、昂贵的、引发用户尖叫的;

2

革命性的、震撼的、前瞻性的、前卫的;

3

原创性的、要绞尽脑汁的,创意的;

4

需要很多技术、资源和人才储备的;

5

众望所归的,令人佩服的;

6

可以很快引发潮流和取得赫赫成果的;

7

主要是大公司和巨头才能做起来的;

8

破坏、重构现有商业规则和商业形态的;

9

直接针对业内现有领头公司进行攻击的;

10

引发惨烈的商业大战,反扑、反攻和舆论大战。

这就是颠覆式创新,对不对?但这样的话,与我们草根创新者有什么关系呢?没多大关系。因此,对于这个答案,我们先打勾,对的。

但是,再加一个大斜撇,说明这个答案和我们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总体上是错的!

这是为什么呢?要从源头说起。在座各位,你们是从哪里知道“颠覆式创新”的?是你研究出来的吗?不就是从各种文章中读到、听到的吗?

你第一次听到“颠覆式创新”,就好像理解了它的意思,其实你理解的是中文五个字(颠覆式创新)的意思,尤其是“颠覆”两个字,就是“颠覆”的意思。

但是,我们说,“颠覆式创新”其实是个舶来品,来自于《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这两本书,大家有没有看过呢?如果没看过的话,你对“颠覆式创新”的理解肯定是错的。

“颠覆式创新”是一个理论体系,它来自这两本书。如果大家觉得这两本书算不上啥,那你是绝对的实干派,今天的课就白来了。其中,《创新者的窘境》更出名,出名是因为乔布斯本人特别推崇这本书。

《斯蒂夫▪乔布斯传》中只推崇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它。乔布斯这么厉害的人,顶级的商业领袖,按理说应该对世界上的很多管理理论不感冒,但是他却只对这个理论感冒。

[图片上传中。。。(12)]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出了“Disruptive Innovation”,翻译成中文叫“破坏性创新”、“颠覆式创新”。大家知道,一旦一个英文词翻译成中文,意思就变了,大家会理解成中国的颠覆式创新。

叫“颠覆式创新”不适合,那叫做什么呢?

经过这几年的本土实战研究,我们认为把“Disruptive Innovation”叫做“迂回式创新”,更符合这个创新方法论的本义,而且避免了“颠覆式创新”这一概念所带来的认知错乱。迂回嘛,中文本义上也比较贴切。

大家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就是典型的迂回大战略,而颠覆只是最后高潮阶段的一个结果而已,不是这个创新方法论的内涵和精髓,迂回才是。

Disruptive Innovation,无论是之前翻译为“颠覆式创新”,还是现在我们改名称作“迂回式创新”,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讲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有的公司,比如,BAT是三十年前就有的吗?没有,它是中国某年某月某天起开始做的,这表明了商业巨头、独角兽都是某时某刻,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做起来的。等它做成了,大家就觉得它好厉害,不可撼动。但它是怎么从零开始,做成一个巨头的呢?竟有什么普遍的规律和方法可循呢?

克里斯坦森研究了上百年的商业世界历史,从19世纪到2000年为止,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商业世界历史。为什么后来者能够从零开始,崛起成为世界巨头,并且长盛不衰呢?当然,他也讲述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后,这些巨头被后来的巨头打败?这其中的规律和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面对巨头,后来者的三大挑战

如果今天你在创业,假如上帝托梦给你 “小伙子好好干,你还有机会”,你就好好干了十年、二十年,成了那个时候的BAT,甚至比BAT还厉害。但你开始做的时候,就相当于面对一片崇山峻岭,相当于我们在朋友圈天天看到的一样,到处是巨头,大巨头、中巨头、小巨头等,高山仰止啊,但是前行的时候绝对不是一马平川(除非你是第一个人)。

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是,你要想成为未来的一座高峰、一个巨头,比如上午提到的一家公司,拿到了六千万美金,估值是两三亿美元,比中国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市值几乎都要高,那也是个小巨头。

你再起步,做同样的事,如何和它竞争呢?你一米八,比你高的小山峰、小土坡多了去了。这时你的挑战不是成为巨头,而是

第一,你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如果你活不下来,又怎么能去挑战2米、20米、8848米?你的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颠覆性的,而是你能不能活下来。事实和历史证明,那些巨头都是早期活得很好、能活下来的。

第二,在你发展的过程当中,为什么那些巨头没有把你压死?为什么能允许你活下来?

如果腾讯想要抄袭你,怎么办?你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抱着腾讯大腿,说“我做你干儿子吧,怎么样?”命运虽然已发生转折,其实这个命运不错了,是很多人的梦想。

腾讯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被打压,没被干死?因为之前的巨头没想到将其干死,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规律和方法就是应该要用到这里。

第三,当你最终越做越的时,当你跟巨头PK时,为什么你赢了,巨头输了?

按理说,总决战总有人赢,有人输,为什么后来者总是把先行者干死了?或者将其边缘化了呢?为什么不是后来者被封杀了呢?


一个后来者从零开始,在成为巨头的过程中,会经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活下来,第二个阶段是不被倾轧死,第三个阶段是把之前的巨头边缘化,或掀翻。

为什么总有这种事情发生呢?规律是什么?这才是Disruptive Innovation要探讨的内容,而绝对不是因为目标是巨头,是老大哥,就要干死它。喊这种口号的人很多,但如果你是马化腾,天天听中国几万人要把腾讯怎么样,你只会付之一笑,说妄想。

案例分析:华为和微信

理论体系就点到为止,举两个例子,让大家领略一下“迂回式创新”为什么不是之前所理解的“颠覆式创新”,让大家知道一个后来者怎么能够崛起成为巨头,在迂回的过程中怎么一步步应对挑战并成功的。举一个互联网之前和互联网的例子。

1、迂回侧翼突破的华为

华为的广告做得很好:“华为,不仅仅是500强。”这话怎么讲?它是500强,为什么说“不仅仅是”?因为,它还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完全意义上的商业企业。

中国进500强的企业有很多,如中石油、中石化等,但它是最厉害的。在座有多少人超过四十岁?只有两个,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没机会成为“不仅仅是500强”了。

低于四十岁的人还是大有机会的,从现在开始创业,打拼20年就可以了。因为任正非44岁才开始创立华为的。20多年的时间,将一个从零开始的公司带到中国No.1,到现在是世界通讯老大,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靠的就是(也只能是)迂回式创新。

我们简短介绍一下,华为是如何进行“迂回式创新”大战略的?这个公司1987年创立于深圳,注册资金两万块钱。那时做的业务,通俗讲就是皮包公司,把香港货搞到中国卖。接着就自主研发,将货拆一拆,山寨模仿,那时知识产权的概念都不深。这东西利润很好,自己做自己卖,利润岂不是更好?后来开始推出农村的交换机,1995年销售额达15个亿,接下来如下图所示。

我们回头来看,感觉一切都很自然,就是不断开发新产品,不断推广和销售,从2万人民币做到500亿美元大公司,仿佛命运垂青一样。秘诀是什么?中国有很多公司都在走类似的路,走到某个阶段就走不下去了,为什么华为能不断壮大呢?奥秘在哪里?答案可谓“仁则见仁,智者见智”。

有人说靠国家支持。为什么国家支持它,不支持你呢?

有人说它有技术。技术是一个结果,它这么厉害了,技术肯定厉害,那它第一步、第二步有技术吗?我们早年在华为待过,当时大家自嘲说公司的产品和老外的产品差在哪里?朗讯的广告语是“朗讯科技,博大精深”,特别震撼,大家都服,贝尔实验室出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通讯业教科书都写它。我们说华为技术有限,因为当时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有人说它有钱。华为早年是没有钱的,再有钱也没有跨国企业有钱。

有人说它是民族工业。国家支持它,一纸命令说必须得买它的。

这样的想法相当于让上海等一线城市买iPhone的人买小米、买锤子手机一样,民族工业嘛,你觉得他会理你吗?至少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因为这不是感情问题。反过来说,当大家都喜欢用华为的产品,再说这是民族工业,是民族品牌,我们要支持,因为本来就已经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只是加一个标签而已。

所以,历史真相往往隐藏在细节中。细节在哪里?如下图所示。

上图中,横坐标是用户群,纵坐标是它25年的迂回成长史。即:

1、自行研发;
2、往农话扩张;
3、做排队机;
4、逢高校扩招,顺势做了201智能卡;
5、通过GSM开始和中国移动合作;

从中可以看出,在一个市场,随着时间的发展,技术在不断快速迭代。如果不扩展新市场,这个市场总有饱和的一天,因此你要扩展新市场。在你扩展新市场的过程中,这个市场往往有主流的玩家和供应商,它们相对成熟,可以叫堡垒,当你插入的时候,你必须另辟蹊径,必须找到一个痛点,这个痛点是雪中送炭的。否则你说你的产品有多少好处,别人只需用一条理由就可以堵死你了,那就是:“我这个产品用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用你的呢?”

6、将中国的成功经验COPY到亚非拉国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中国拿下印尼高铁项目也是如此。

7、进入发达经济体市场。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要想成为巨无霸,必须不断地从零开始,不断地重新开始,往上发展扩张。若在某一步,扩张受阻,就是滞胀。

具体策略如下:

[图片上传中。。。(16)]

1
****第一,低端市场:高性价比,突破;

2
****第二,高端市场:新业务,单点切入。

绝对不能拿产品硬攻,你必须另辟蹊径、雪中送炭,要知道有总比没有强!

小米在短短几年也发展成为国内手机三强之一,靠的是高性价比。对于高端市场而言,你必须找到一个新业务。

只有你对客户来说是雪中送炭,这样你才能插一脚,否则你根本没有合作机会,只能在门外观望。

比如说买iPhone6的不会将其换成小米手机,但买iPhone6的人可能会买小米手环。因为手环这个产品对高端人士来说是新业务,要么买国外七八百的,要么买小米的(只需79元)。

相比而言,小米手环更好,因为它是新业务,目前是还没有品牌认知的。如果是买手机,我们对手机品牌的认知就非常强。如果我的朋友圈都是iPhone党,我用的却是小米手机,就会被别人笑话,相反,我买个小米手环就不会被人嘲笑。

这是一个古典的模式,一个44岁的中国退伍军人在25年内将一个中国公司带到世界高科技领域,带到世界No.1,并占据垄断地位,靠的是不断迂回的侧翼突破。

2、社交巨头:微信
讲完古典例子,再讲一个能和华为相比的公司:腾讯。和阿里最大的不同,腾讯是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且微信不可限量(目前估值1000亿美元)。

微信是第二个典型的例子。我们说微信颠覆了中国移动,但中国移动未死,该怎么赚钱还是怎么赚钱。我们为什么说颠覆呢?颠覆的意思不是说打倒和干死,只是说中国移动不重要了,其股票没有前景了。

颠覆中国移动,是马化腾未预料到的。马化腾成立腾讯时,搜狐、网易、新浪已成中国互联网的代表性公司。那时马化腾到处找投资,别人觉得他没价值。好不容易拿到投资后,他就将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在PC时代做了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顺势做了微信。即使别的公司也想做,但不具备摘取这个果实的能力了。

微信的技术很厉害吗?有原创的、领先的突破性技术吗?早期产品特极致吗?让你尖叫了吗?都没有!而且国外类似的产品可能推出更早,米聊至少就比微信做的早。

但是腾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占据了制高点,就是海量互联用户群这个制高点,接下来继续往前延伸,只是多迂回走一步,在发力将微信做出来后,就瞬间摧枯拉朽式地占领了市场,让先行者们望尘莫及、黯然退场。

这也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即攫取了海量互联用户群后,往新的业务领域再次突破。这样的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时代的互联网,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模式,与华为进行迂回式创新的古典模式,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下图是我总结的,是一些在中国发生迂回式创新的例子。

[图片上传中。。。(17)]

“互联网+”时代的迂回式创新

至于“颠覆式”创新,想象中是这样做的:

[图片上传中。。。(18)]

1

高瞻远瞩、大干快上、排山倒海之势;

2

从0起步的项目,啥也没有,就让大家感觉很厉害?宣传上铺天盖地而来,声势很大;

3

大笔花钱来推广和宣传,反正就是很厉害;

4

技术上是突破性的、革命性的、原创性的;

5

一个成熟的行业及玩家,突然面临新的浪潮,感觉摇摇欲坠,很快就要被彻底颠覆了;

6

从起点、过程到高潮的一路上,战略早就是直白而一览无余,剩下的只是足够的资源和执行力;

7

就是你死我活的大决战,精彩绝伦,轰轰烈烈。

“颠覆式”创新,实际中是如何做成的?

[图片上传中。。。(19)]

1

无心之为,不是刻意而为,尤其一开始,更不可能针对性去破坏或颠覆谁,否则死N次都不够,如此宣称,其实是…

2

从0到1起步,往往不起眼,冷门、想不到,没什么前途:第一个立足点往往是迂回穿插渗透(Lower than lower),产品往往更差或技术含量不高,但对那个特定用户需求来说,雪中送炭啊;

3

早期成长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是被怀疑和争论的、长期边缘化的(不是主流焦点),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一直存在;

4

中间经过几次大的延伸和攀爬过程,不断“斜刺里”插入全新或主流领域(即偏量化上升),同时变得Bigger than bigger;

5

当最后高潮来临时,如果有决战,往往是不对称的,输赢早就注定了,不战即可屈人之兵;

6

但更多情况下是超越而已,不是直接颠覆、干死、打倒。被颠覆者还会继续存在很长时间,只是不再重要了。

我们总结一下,“互联网+”时代迂回式创新的特点如下图。

[图片上传中。。。(20)]

从看不见到看不起,再到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最后被超越、被颠覆。

有嘉宾提到,要做立马能赚钱的事情,那是对小而美的生意而言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你前面越赚钱,后面就越赚不到大钱。****腾讯和淘宝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马云开淘宝,如果第一天就要赚钱,肯定赚不到大钱。淘宝做大后,再做天猫、做直通车,才慢慢赚到了钱,现在做双十一,更是赚大钱。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赚钱的逻辑已经改变了,从收费到免费,从“立即马上赚钱”到“尽可能延后赚钱”,这也是迂回式创新的大迂回。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模式,依旧会有这样的基本模式。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过程是:

[图片上传中。。。(21)]

切入点迂回:冷门、不起眼;

成长过程迂回:边缘,非主流;

RPV延伸迂回:海量互联用户群;

崛起后迂回:跨界、整合、逆袭、截胡、决战、颠覆。

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框架为:

[图片上传中。。。(22)]

进行“迂回式创新”时,从0到1时,需要真需求,防止伪需求。

[图片上传中。。。(23)]

从0到1,怎么做呢?怎么找到第一个立足点呢?让自己立住脚,让别人看不见、看不上、看不懂?

其实就是找一个需求点,这个需求点必须是冷门的,而且代表未来的蓝海。

你找到一个用户群,并且有刚性需求的,比如中国农村(包括乡镇),经济发展了,大家想打电话,有需求,但和城里人不一样的是他们被三座大山压制住了:专业门槛、麻烦和价格贵。当时华为开展农话市场时,产品不但便宜,采用中文Windows界面,上手快,简单方便,就迅速打开了市场。

[图片上传中。。。(24)]

如果你的产品简单便宜,你就会抓住一片市场。如果你的产品是十倍的更简单、更便宜,对他们而言这是雪中送炭,你就会建立一个根据地。

以Photoshop为例,大家都有P图的需求,不学它,是因为它太麻烦、太专业,只能找设计师朋友免费P图,或者掏钱P图,但是因为太贵了,索性就不P图了。美图秀秀抓住了这个痛点,把更广大人民群众的P图需求释放出来了。

这就是典型的迂回式创新,以更简单、更方便的、更便宜的方式使大家的需求得到满足。

[图片上传中。。。(25)]

创新需要洞察力。

未来的公司要在十年或二十年后真正比肩BAT,就需要想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让相当一部分人离不开你,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创造性需要很强的洞察力。

未来十年,中国市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但这些机会在哪里?在这里。

[图片上传中。。。(26)]

大家回头想想,为什么腾讯这十几年来一直高歌猛进,因为它一开始就抓住了社交网络的雏形,就是让你进行社交。搜狐、网易、新浪,包括后来的百度和阿里,都是让你获取信息,让你进行交易,但只有腾讯一直让你进行社交。腾讯比较简单,不帮你保存记录,记录隔一段时间后就删除了。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社交就是人,你需要考虑怎样将一群人联系在一起。由于中国的人口众多,只要抓住人,让其社交,就能抢占未来的制高点。

因此,互联网+是移动互联网垂直一体化、入口级社交网络平台。因此,它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今天我就主要带给大家一些启发,理解一下“迂回式创新”的基本方法。

大家千万不要被当下的现状蒙蔽掉,回头看,总是有些东西在冬天里异军突起。冬天灭掉的是泡沫,灭不了真正有生命力的创新生命体。

如果互联网是一次新革命的话,互联网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即使是社交也刚刚起步,大家也不要觉得微信把社交都做完了,微信做的是扁平化的,是针对八亿人做的,不可能做得很深。

但是,中国有很多垂直化的应用,怎么抓住他们,提高粘性非常重要。

这也是未来几年的一波大机会。好了,今天时间有限,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作者:严九元
转自:智谷趋势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预言未来总是困难的,在一个高速变化中的领域中则尤其是如此。尽管如此,当我们充分回顾包括‘BAT’这一代,乃至更早于他们的雅虎、微软、苹果等行业巨头的崛起历程时,仍然可以发现,在互联网行业,王朝的更迭、新星的出世,都有一定的“规律”存在。而这样的规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很大的概率上,依旧成立。”

打开google,设定好时间区间,搜索关键词“下一个BAT”,得到下面这组数据:

可以看到,对“下一个BAT”的提及,在去年急剧增多。而到今年上半年,提及次数就差不多是过去4年的总和。对“下一个BAT”讨论的升温,表明中国互联网格局正迎来新变化。

****新巨头崛起是大概率事件****

两三年前,BAT一统天下的格局还被人认为坚不可催,但现在变化的可能被更多人接受。根本原因,在于互联网的发展和玩法发生了重大变化。

从桌面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互联网到物联网,三大主题变奏正在发生,其中尤以第一个变化最为急切。变化给了后来者弯道超车的机会。从历史来看,这种格局变化遵循着两大法则:

周期法则。旧霸主不可能自我革命,IBM、微软、诺基亚等巨头的表现说明,新发展周期来临时,旧霸主不再可能通吃全盘,会给新巨头留下空间。称霸的周期亦呈递减之势。

幂次法则。硅谷投资家彼得•蒂尔称幂次法则是宇宙法则,该法则认为世界的分布是不均匀的,最有破坏力的地震比所有小地震加起来造成的破坏还严重,最大的城市比所有微型城市加起来还要大。新兴公司也是如此,因此旧寡头留下的空间不会被一群中小公司均分,而是由新巨头填充。

由上,随着互联网新阶段的来临,新巨头的崛起是大概率事件。

****谁会脱颖而出?****

经过最近两年的资本助力与市场爆发,一批互联网新星进入视野。谁将跨越天花板进入“下一个BAT”行列?根据我们的趋势分析系统和相关数据库,我们建立了三个指标模型来对胜出者进行观察。三个指标是:

对关键性资源的汲取程度

与趋势的贴合度

竞争量级和生存指数

指标一:关键资源的流向

新秩序意味着资源的重新分配。新崛起中的互联网巨头,必定是各种关键资源的流向所在。关键资源概括起来就是三个:钱,人,流量。

1.资本流向

钱往往是市场上最敏锐、最聪明的发现者。在这个风投推动的时代,没有得到资本这个关键性资源的支持,任何公司都不太可能做大。

先看一个数据统计:

本世纪初还是门户为王的时代,电商、搜索、社交网络刚刚起步,但嗅觉敏锐的资本已开始大举进入。2000年,阿里巴巴和百度各获得B轮融资2000万美元和1000万美元,根据第三方数据商IT桔子的数据,当年可统计的互联网企业融资总额4517万美元,两家公司相加占比54.5%。

在当下互联网发展进入新阶段之时,资本流向同样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未来趋势。下面是2012年移动互联网爆发以来,获投资最多的20家公司。

可以看到,滴滴快的、小米、京东、美团等获得了资本资源的较多注入。这为它们建立市场版图、构筑技术壁垒提供了充足弹药。

风投的大手笔这几年集中在电商、O2O、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其中有一笔投资值得注意,今日头条融资1亿美元,作为信息推荐引擎,不属于资本潮涌的大热领域,但能有“亿美元”量级的资本举动,显示资本对其成长性的独特判断。

今日头条这一新兴产品曾经被归类于传统的移动新闻客户端,然而,作为后来的竞争者,其爆发性的增长却让许多观察家感到困惑。截至目前,今日头条的流量已经相当于(部分数据报告显示大于)除腾讯新闻客户端外,其余新闻客户端产品的总和。

2.流量走向

流量之于互联网,相当于位置之于房地产,是关键指标、决定因素。互联网上几乎一切都是无限的,只有人的注意力有限。对流量的争夺本质是对注意力的争夺。

对流量的衡量,桌面互联网的标准比较清晰,有PV、UV等指标,移动互联网则还模糊。按最直观的下载量,我们选取了2013年以来,单轮风投超过1亿美元的APP,对其增长速度进行分析。


可以看出,BAT凭借其强大的品牌和渠道,移动端产品获得了快速增长,但一些新兴公司拥有了非同寻常的爆发力。最近一年中,同程旅游、途家网、今日头条、美团、聚美优品、饿了么的下载量增长速度,超过了BAT的产品。速度意味着赶超希望,更多的用户下载,意味着流量在向这几个产品集中。

下载量与排名直接相关。


上述数据可以看出,滴滴、美团、今日头条最近一年的上升幅度居于前列。新兴产品将更多占据人们的使用时间。

3.人才趋向

所有竞争归根到底是人的竞争。能否吸引到顶尖的人才资源是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BAT在通往霸主之途中,都有吸引人才资源、突破人才瓶颈的多个大手笔。

腾讯2005年吸引刘炽平加盟,后出任腾讯总裁,刘此前在高盛、麦肯锡等顶尖公司证明了自己的价值。阿里巴巴2008年引进原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坚,王坚帮助阿里巴巴集团建立了世界级的技术团队。百度前引进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王劲,后引进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强化了自己的技术优势。

当下,新兴互联网公司正在重复这样的举动,滴滴快的引进高盛的柳青,美团引进阿里巴巴的干嘉伟,今日头条引进百度的杨震原,都显示了其野心。除了顶尖人才,技术、产品、运营这三类核心岗位的人力资源,同样具有决定性。

薪酬水准往往决定了对人才的吸引力。智谷趋势对互联网招聘网站拉勾网上的数据进行了分析,选取11家有代表性的互联网公司(包括BAT和新兴互联网公司),对它们最近一段时间发布的招人岗位以及薪金进行对比,其中,薪金样本集中在拥有“3-5年经验”要求的核心成熟岗位上,并取其中位数。

上图反映的是11家互联网企业中核心成熟岗位月薪的平均值。不难发现图中的柱状呈现“三级阶梯”状:最高级的阶梯处分布了6家互联网企业——滴滴、百度、沪江网、今日头条、阿里巴巴和美团,这6家企业给出的薪酬平均约在20千元每月,比行业平均薪酬13.77千元每月高出约45%(行业平均薪酬数据来源于拉勾网《2014互联网公司薪酬报告》,下同)。

在核心岗位中,技术类是互联网公司的重点。


技术类核心岗位中,以数据和算法为核心的今日头条拔得头筹,给出的薪酬水平最高——28.50千元每月,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90%。滴滴次之。BAT中,以技术见长的百度,在技术类岗位上开出的薪酬最高(22.08千元每月),但BAT三家均没有进入前五。

值得注意的是,如下图所示,今日头条在技术类人员招聘上开出的薪酬水平,在所有公司、所有岗位类别中都是最高的。

单从薪金这一指标来看,BAT并不具备优势,显示了他们在企业品牌和研发环境上的自信,以之作为一种软实力来招揽人才;另一方面,新兴公司中今日头条、滴滴、沪江网、美团等企业对人才资源的争夺,发力之深,野心之大,不可小觑。

**指标二:顺应趋势的能力******

BAT是PC互联网时代的胜利者,它们在搜索、电商、社交各细分领域拥有领先的核心竞争力;下一个BAT必定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和物联网时代的王者,其核心竞争力越是与新发展周期的特点相吻合,其核心竞争力就越大。

以“移动化”、“大数据”和“千禧一代”为特征的正在发生的第二次互联网浪潮,注定将会创造出后来居上的下一代“BAT”。

趋势之一:移动化

移动化被视为互联网新发展周期的最大主题。尽管所有互联网企业都宣称要抓住“移动化”的历史机遇,然而,并不是都具备“创造性破坏”的能力。对于那些在旧时代具有垄断地位的大公司而言,要实现商业哲学的转型,面临着企业内外的种种阻力,这往往给予了后来的挑战者们实现赶超的机会。

要衡量一家互联网公司是否足够适应“移动化”的趋势,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分析:

流量来源是“移动”还是“桌面”

产品哲学是“移动”还是“桌面”

需求场景是“移动”还是“桌面”

商业模式是“移动”还是“桌面”


尽管BAT这样的巨头已经提前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布局多年,但时至如今,来自传统桌面产品的流量、收入和需求场景,仍然构成了公司在商业上的重要支柱。

与此同时在市场的另一端,一些完全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哲学打造的新兴企业正在迅速崛起。

滴滴快的、今日头条、美图秀秀、陌陌等产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你根本记不起它们的桌面网页是什么,也绝少有人在PC端去接触它们。这些产品对于PC端的依赖度降低到了一个空前的低水平线,并毫不关心从桌面而来的用户。对于这群旧秩序的“挑战者”们而言,传统桌面互联网所能提供的资源可以说是无足轻重,甚至可能被视作某种“负资产”。

下一代的“BAT”,极有可能从那些完全面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公司中产生。

趋势之二:大数据

“移动化”趋势所伴生的另一大趋势是“大数据”。

这一变化,把互联网企业“数据”和“算法”的重要性提高到了很高位置。BAT级别的公司是一定要建立起市场壁垒的,未来的市场壁垒主要靠数据拥有量和算法处理能力来构建。

滴滴快的公司CEO程维认为,通过打车大战积累下来的最宝贵资源,其实是用户数据,打车的商业模式注定会建立在经营大数据的基础之上。他们招募了最出色的算法专家,基于数据使车辆和乘客进行更精准的匹配,名为“苍穹”的智能出行平台试图从上帝的视角对每个人每辆车的出行规律与需求进行分析预测。滴滴快的已把核心冲力心从运营能力逐渐转向滴米系统、用户画像系统、精准营销、智能匹配、需求预测系统和运能预测系统等方面的构建。

同样以“数据挖掘”为核心竞争力的今日头条,于今年5月发布一条消息,以破纪录的百万美元年薪待遇,面向全球招募顶级算法架构师,就薪金待遇而言已经超过了硅谷顶级公司的标准。

在过去两三年间,与滴滴快的、今日头条一起迅速蹿红的公司,在数据量上的潜在优势同样不容忽视。例如大众点评、美团、陌陌等公司的产品,已经深度嵌入用户的生活场景,成为空前高频的数据来源,这些数据同时又前所未有的精确和私人化,具备难以估量的商业价值。这些数据特征都是桌面时代的互联网产品难以相比较的。

趋势之三:“千禧一代”的用户们

由于互联网普及阶段的差别,在美国被定义为“千禧一代”(Millennials)的次世代群体(1984-1995年间生人),其特征与当下中国舆论所塑造的“90后”群体更具相似性。

这部分人群无疑将成为未来的互联网核心用户群体。与更早的互联网使用者不同,这一代人的出生和成长与计算机、互联网的全球化过程相同步。

在上一代人看来,网络和智能终端仅仅是“一种根据需要获取信息的工具”。而对于千禧一代和“90后”们而言,终端和网络则是他们手与脑的自然延伸,是与生俱来的生活必需品——在美国,有87%的“千禧一代”表示他们从未离开过自己的智能手机。这在描绘一个千禧一代青年时,是决定性的因素。

他们是技术乐观派,技术和产品的频繁更迭并不会给他们带来困扰。他们是沉浸于电子世界的世代。在未来若干年内,基于网络的社群关系可能会超越传统的朋友、同学、家人等关系,成为一个人社交圈子的关键组成部分。

他们也是富有个性且乐于展示个性的群体,这一点通过充斥各式自拍和晚餐展示的社交网络可以充分得到印证。

他们也是崇尚自由的一代人,电商的高速发展,让他们能够随时随地,从全球范围挑选那些符合自己喜好的商品,在线支付,送货上门。这使得一种“按需生产、按需服务”的新的经济生态成为可能。

显而易见,下一代的“BAT级”互联网公司必然出现在那些能够洞察并充分满足“千禧一代”新的需求的候选公司之中。近年崛起的互联网新秀中,不难发现,其核心产品和服务的创新,基本上都围绕着“千禧一代”的消费痛点所展开:

指标三:经历生死的生存能力

当我们谈论“BAT”时,谈论的不是某个因为足够垂直而没有直接竞争者的细分市场里的一枝独秀者,而是在那些有巨大消费存量的市场上,面对众多强有力的竞争者,能够扫清全部的敌人,而生存到最后的胜利者。

换言之,要成为巨头,一定要经过一场足够量级的生死考验。正如同1588年英格兰海军在加莱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杀得丢盔弃甲,从而宣告属于英国的海上时代正式到来一样,与“BAT”崛起相随的,总有其他同时代强者的轰然倒塌。这包括:QQ与MSN之战,淘宝与Ebay之战,百度与谷歌之战。

当我们寻找下一个BAT的时候,必须考察其在行业中的地位以及与劲敌较量的情势。没有经过足够量级的生死战的新兴公司,即使看起来很美,依然不能进入候选名单。

在我们的候选名单中,许多公司已经或者正身处于激烈的商业战争之中,有一些公司更是在同一领域中厮杀正酣。他们也许有机会成为最后的胜出者,并独吞巨大的市场蛋糕,当然,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出现我们目前闻所未闻的挑战者后来居上,也不会是多么令人意外的事——这在互联网的发展史上司空见惯。

****结论****

预言未来总是困难的,在一个高速变化中的领域中则尤其是如此。尽管如此,当我们充分回顾包括“BAT”这一代,乃至更早于他们的雅虎、微软、苹果等行业巨头的崛起历程时,仍然可以发现,在互联网行业,王朝的更迭、新星的出世,都有一定的“规律”存在。而这样的规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很大的概率上,依旧成立。

这些规律包括:
1、在很大程度上垄断资本、人才与互联网流量等行业核心资源;
2、在产品理念、企业运营方向上,充分迎合次世代的互联网技术趋势与人群特征;
3、在一个具有极大增量价值的市场领域里,击败竞争对手而活到最后。

我们相信,具备这些特征的企业,有更大的可能性,成为“下一个BAT”。作者:严九元
转自:智谷趋势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预言未来总是困难的,在一个高速变化中的领域中则尤其是如此。尽管如此,当我们充分回顾包括‘BAT’这一代,乃至更早于他们的雅虎、微软、苹果等行业巨头的崛起历程时,仍然可以发现,在互联网行业,王朝的更迭、新星的出世,都有一定的“规律”存在。而这样的规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很大的概率上,依旧成立。”

打开google,设定好时间区间,搜索关键词“下一个BAT”,得到下面这组数据:

可以看到,对“下一个BAT”的提及,在去年急剧增多。而到今年上半年,提及次数就差不多是过去4年的总和。对“下一个BAT”讨论的升温,表明中国互联网格局正迎来新变化。

****新巨头崛起是大概率事件****

两三年前,BAT一统天下的格局还被人认为坚不可催,但现在变化的可能被更多人接受。根本原因,在于互联网的发展和玩法发生了重大变化。

从桌面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互联网到物联网,三大主题变奏正在发生,其中尤以第一个变化最为急切。变化给了后来者弯道超车的机会。从历史来看,这种格局变化遵循着两大法则:

周期法则。旧霸主不可能自我革命,IBM、微软、诺基亚等巨头的表现说明,新发展周期来临时,旧霸主不再可能通吃全盘,会给新巨头留下空间。称霸的周期亦呈递减之势。

幂次法则。硅谷投资家彼得•蒂尔称幂次法则是宇宙法则,该法则认为世界的分布是不均匀的,最有破坏力的地震比所有小地震加起来造成的破坏还严重,最大的城市比所有微型城市加起来还要大。新兴公司也是如此,因此旧寡头留下的空间不会被一群中小公司均分,而是由新巨头填充。

由上,随着互联网新阶段的来临,新巨头的崛起是大概率事件。

****谁会脱颖而出?****

经过最近两年的资本助力与市场爆发,一批互联网新星进入视野。谁将跨越天花板进入“下一个BAT”行列?根据我们的趋势分析系统和相关数据库,我们建立了三个指标模型来对胜出者进行观察。三个指标是:

对关键性资源的汲取程度

与趋势的贴合度

竞争量级和生存指数

指标一:关键资源的流向

新秩序意味着资源的重新分配。新崛起中的互联网巨头,必定是各种关键资源的流向所在。关键资源概括起来就是三个:钱,人,流量。

1.资本流向

钱往往是市场上最敏锐、最聪明的发现者。在这个风投推动的时代,没有得到资本这个关键性资源的支持,任何公司都不太可能做大。

先看一个数据统计:

本世纪初还是门户为王的时代,电商、搜索、社交网络刚刚起步,但嗅觉敏锐的资本已开始大举进入。2000年,阿里巴巴和百度各获得B轮融资2000万美元和1000万美元,根据第三方数据商IT桔子的数据,当年可统计的互联网企业融资总额4517万美元,两家公司相加占比54.5%。

在当下互联网发展进入新阶段之时,资本流向同样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未来趋势。下面是2012年移动互联网爆发以来,获投资最多的20家公司。

可以看到,滴滴快的、小米、京东、美团等获得了资本资源的较多注入。这为它们建立市场版图、构筑技术壁垒提供了充足弹药。

风投的大手笔这几年集中在电商、O2O、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其中有一笔投资值得注意,今日头条融资1亿美元,作为信息推荐引擎,不属于资本潮涌的大热领域,但能有“亿美元”量级的资本举动,显示资本对其成长性的独特判断。

今日头条这一新兴产品曾经被归类于传统的移动新闻客户端,然而,作为后来的竞争者,其爆发性的增长却让许多观察家感到困惑。截至目前,今日头条的流量已经相当于(部分数据报告显示大于)除腾讯新闻客户端外,其余新闻客户端产品的总和。

2.流量走向

流量之于互联网,相当于位置之于房地产,是关键指标、决定因素。互联网上几乎一切都是无限的,只有人的注意力有限。对流量的争夺本质是对注意力的争夺。

对流量的衡量,桌面互联网的标准比较清晰,有PV、UV等指标,移动互联网则还模糊。按最直观的下载量,我们选取了2013年以来,单轮风投超过1亿美元的APP,对其增长速度进行分析。


可以看出,BAT凭借其强大的品牌和渠道,移动端产品获得了快速增长,但一些新兴公司拥有了非同寻常的爆发力。最近一年中,同程旅游、途家网、今日头条、美团、聚美优品、饿了么的下载量增长速度,超过了BAT的产品。速度意味着赶超希望,更多的用户下载,意味着流量在向这几个产品集中。

下载量与排名直接相关。


上述数据可以看出,滴滴、美团、今日头条最近一年的上升幅度居于前列。新兴产品将更多占据人们的使用时间。

3.人才趋向

所有竞争归根到底是人的竞争。能否吸引到顶尖的人才资源是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BAT在通往霸主之途中,都有吸引人才资源、突破人才瓶颈的多个大手笔。

腾讯2005年吸引刘炽平加盟,后出任腾讯总裁,刘此前在高盛、麦肯锡等顶尖公司证明了自己的价值。阿里巴巴2008年引进原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坚,王坚帮助阿里巴巴集团建立了世界级的技术团队。百度前引进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王劲,后引进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强化了自己的技术优势。

当下,新兴互联网公司正在重复这样的举动,滴滴快的引进高盛的柳青,美团引进阿里巴巴的干嘉伟,今日头条引进百度的杨震原,都显示了其野心。除了顶尖人才,技术、产品、运营这三类核心岗位的人力资源,同样具有决定性。

薪酬水准往往决定了对人才的吸引力。智谷趋势对互联网招聘网站拉勾网上的数据进行了分析,选取11家有代表性的互联网公司(包括BAT和新兴互联网公司),对它们最近一段时间发布的招人岗位以及薪金进行对比,其中,薪金样本集中在拥有“3-5年经验”要求的核心成熟岗位上,并取其中位数。

上图反映的是11家互联网企业中核心成熟岗位月薪的平均值。不难发现图中的柱状呈现“三级阶梯”状:最高级的阶梯处分布了6家互联网企业——滴滴、百度、沪江网、今日头条、阿里巴巴和美团,这6家企业给出的薪酬平均约在20千元每月,比行业平均薪酬13.77千元每月高出约45%(行业平均薪酬数据来源于拉勾网《2014互联网公司薪酬报告》,下同)。

在核心岗位中,技术类是互联网公司的重点。


技术类核心岗位中,以数据和算法为核心的今日头条拔得头筹,给出的薪酬水平最高——28.50千元每月,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90%。滴滴次之。BAT中,以技术见长的百度,在技术类岗位上开出的薪酬最高(22.08千元每月),但BAT三家均没有进入前五。

值得注意的是,如下图所示,今日头条在技术类人员招聘上开出的薪酬水平,在所有公司、所有岗位类别中都是最高的。

单从薪金这一指标来看,BAT并不具备优势,显示了他们在企业品牌和研发环境上的自信,以之作为一种软实力来招揽人才;另一方面,新兴公司中今日头条、滴滴、沪江网、美团等企业对人才资源的争夺,发力之深,野心之大,不可小觑。

**指标二:顺应趋势的能力******

BAT是PC互联网时代的胜利者,它们在搜索、电商、社交各细分领域拥有领先的核心竞争力;下一个BAT必定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和物联网时代的王者,其核心竞争力越是与新发展周期的特点相吻合,其核心竞争力就越大。

以“移动化”、“大数据”和“千禧一代”为特征的正在发生的第二次互联网浪潮,注定将会创造出后来居上的下一代“BAT”。

趋势之一:移动化

移动化被视为互联网新发展周期的最大主题。尽管所有互联网企业都宣称要抓住“移动化”的历史机遇,然而,并不是都具备“创造性破坏”的能力。对于那些在旧时代具有垄断地位的大公司而言,要实现商业哲学的转型,面临着企业内外的种种阻力,这往往给予了后来的挑战者们实现赶超的机会。

要衡量一家互联网公司是否足够适应“移动化”的趋势,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分析:

流量来源是“移动”还是“桌面”

产品哲学是“移动”还是“桌面”

需求场景是“移动”还是“桌面”

商业模式是“移动”还是“桌面”


尽管BAT这样的巨头已经提前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布局多年,但时至如今,来自传统桌面产品的流量、收入和需求场景,仍然构成了公司在商业上的重要支柱。

与此同时在市场的另一端,一些完全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哲学打造的新兴企业正在迅速崛起。

滴滴快的、今日头条、美图秀秀、陌陌等产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你根本记不起它们的桌面网页是什么,也绝少有人在PC端去接触它们。这些产品对于PC端的依赖度降低到了一个空前的低水平线,并毫不关心从桌面而来的用户。对于这群旧秩序的“挑战者”们而言,传统桌面互联网所能提供的资源可以说是无足轻重,甚至可能被视作某种“负资产”。

下一代的“BAT”,极有可能从那些完全面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公司中产生。

趋势之二:大数据

“移动化”趋势所伴生的另一大趋势是“大数据”。

这一变化,把互联网企业“数据”和“算法”的重要性提高到了很高位置。BAT级别的公司是一定要建立起市场壁垒的,未来的市场壁垒主要靠数据拥有量和算法处理能力来构建。

滴滴快的公司CEO程维认为,通过打车大战积累下来的最宝贵资源,其实是用户数据,打车的商业模式注定会建立在经营大数据的基础之上。他们招募了最出色的算法专家,基于数据使车辆和乘客进行更精准的匹配,名为“苍穹”的智能出行平台试图从上帝的视角对每个人每辆车的出行规律与需求进行分析预测。滴滴快的已把核心冲力心从运营能力逐渐转向滴米系统、用户画像系统、精准营销、智能匹配、需求预测系统和运能预测系统等方面的构建。

同样以“数据挖掘”为核心竞争力的今日头条,于今年5月发布一条消息,以破纪录的百万美元年薪待遇,面向全球招募顶级算法架构师,就薪金待遇而言已经超过了硅谷顶级公司的标准。

在过去两三年间,与滴滴快的、今日头条一起迅速蹿红的公司,在数据量上的潜在优势同样不容忽视。例如大众点评、美团、陌陌等公司的产品,已经深度嵌入用户的生活场景,成为空前高频的数据来源,这些数据同时又前所未有的精确和私人化,具备难以估量的商业价值。这些数据特征都是桌面时代的互联网产品难以相比较的。

趋势之三:“千禧一代”的用户们

由于互联网普及阶段的差别,在美国被定义为“千禧一代”(Millennials)的次世代群体(1984-1995年间生人),其特征与当下中国舆论所塑造的“90后”群体更具相似性。

这部分人群无疑将成为未来的互联网核心用户群体。与更早的互联网使用者不同,这一代人的出生和成长与计算机、互联网的全球化过程相同步。

在上一代人看来,网络和智能终端仅仅是“一种根据需要获取信息的工具”。而对于千禧一代和“90后”们而言,终端和网络则是他们手与脑的自然延伸,是与生俱来的生活必需品——在美国,有87%的“千禧一代”表示他们从未离开过自己的智能手机。这在描绘一个千禧一代青年时,是决定性的因素。

他们是技术乐观派,技术和产品的频繁更迭并不会给他们带来困扰。他们是沉浸于电子世界的世代。在未来若干年内,基于网络的社群关系可能会超越传统的朋友、同学、家人等关系,成为一个人社交圈子的关键组成部分。

他们也是富有个性且乐于展示个性的群体,这一点通过充斥各式自拍和晚餐展示的社交网络可以充分得到印证。

他们也是崇尚自由的一代人,电商的高速发展,让他们能够随时随地,从全球范围挑选那些符合自己喜好的商品,在线支付,送货上门。这使得一种“按需生产、按需服务”的新的经济生态成为可能。

显而易见,下一代的“BAT级”互联网公司必然出现在那些能够洞察并充分满足“千禧一代”新的需求的候选公司之中。近年崛起的互联网新秀中,不难发现,其核心产品和服务的创新,基本上都围绕着“千禧一代”的消费痛点所展开:

指标三:经历生死的生存能力

当我们谈论“BAT”时,谈论的不是某个因为足够垂直而没有直接竞争者的细分市场里的一枝独秀者,而是在那些有巨大消费存量的市场上,面对众多强有力的竞争者,能够扫清全部的敌人,而生存到最后的胜利者。

换言之,要成为巨头,一定要经过一场足够量级的生死考验。正如同1588年英格兰海军在加莱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杀得丢盔弃甲,从而宣告属于英国的海上时代正式到来一样,与“BAT”崛起相随的,总有其他同时代强者的轰然倒塌。这包括:QQ与MSN之战,淘宝与Ebay之战,百度与谷歌之战。

当我们寻找下一个BAT的时候,必须考察其在行业中的地位以及与劲敌较量的情势。没有经过足够量级的生死战的新兴公司,即使看起来很美,依然不能进入候选名单。

在我们的候选名单中,许多公司已经或者正身处于激烈的商业战争之中,有一些公司更是在同一领域中厮杀正酣。他们也许有机会成为最后的胜出者,并独吞巨大的市场蛋糕,当然,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出现我们目前闻所未闻的挑战者后来居上,也不会是多么令人意外的事——这在互联网的发展史上司空见惯。

****结论****

预言未来总是困难的,在一个高速变化中的领域中则尤其是如此。尽管如此,当我们充分回顾包括“BAT”这一代,乃至更早于他们的雅虎、微软、苹果等行业巨头的崛起历程时,仍然可以发现,在互联网行业,王朝的更迭、新星的出世,都有一定的“规律”存在。而这样的规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很大的概率上,依旧成立。

这些规律包括:
1、在很大程度上垄断资本、人才与互联网流量等行业核心资源;
2、在产品理念、企业运营方向上,充分迎合次世代的互联网技术趋势与人群特征;
3、在一个具有极大增量价值的市场领域里,击败竞争对手而活到最后。

我们相信,具备这些特征的企业,有更大的可能性,成为“下一个BAT”。作者:严九元
转自:智谷趋势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预言未来总是困难的,在一个高速变化中的领域中则尤其是如此。尽管如此,当我们充分回顾包括‘BAT’这一代,乃至更早于他们的雅虎、微软、苹果等行业巨头的崛起历程时,仍然可以发现,在互联网行业,王朝的更迭、新星的出世,都有一定的“规律”存在。而这样的规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很大的概率上,依旧成立。”

打开google,设定好时间区间,搜索关键词“下一个BAT”,得到下面这组数据:

可以看到,对“下一个BAT”的提及,在去年急剧增多。而到今年上半年,提及次数就差不多是过去4年的总和。对“下一个BAT”讨论的升温,表明中国互联网格局正迎来新变化。

****新巨头崛起是大概率事件****

两三年前,BAT一统天下的格局还被人认为坚不可催,但现在变化的可能被更多人接受。根本原因,在于互联网的发展和玩法发生了重大变化。

从桌面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互联网到物联网,三大主题变奏正在发生,其中尤以第一个变化最为急切。变化给了后来者弯道超车的机会。从历史来看,这种格局变化遵循着两大法则:

周期法则。旧霸主不可能自我革命,IBM、微软、诺基亚等巨头的表现说明,新发展周期来临时,旧霸主不再可能通吃全盘,会给新巨头留下空间。称霸的周期亦呈递减之势。

幂次法则。硅谷投资家彼得•蒂尔称幂次法则是宇宙法则,该法则认为世界的分布是不均匀的,最有破坏力的地震比所有小地震加起来造成的破坏还严重,最大的城市比所有微型城市加起来还要大。新兴公司也是如此,因此旧寡头留下的空间不会被一群中小公司均分,而是由新巨头填充。

由上,随着互联网新阶段的来临,新巨头的崛起是大概率事件。

****谁会脱颖而出?****

经过最近两年的资本助力与市场爆发,一批互联网新星进入视野。谁将跨越天花板进入“下一个BAT”行列?根据我们的趋势分析系统和相关数据库,我们建立了三个指标模型来对胜出者进行观察。三个指标是:

对关键性资源的汲取程度

与趋势的贴合度

竞争量级和生存指数

指标一:关键资源的流向

新秩序意味着资源的重新分配。新崛起中的互联网巨头,必定是各种关键资源的流向所在。关键资源概括起来就是三个:钱,人,流量。

1.资本流向

钱往往是市场上最敏锐、最聪明的发现者。在这个风投推动的时代,没有得到资本这个关键性资源的支持,任何公司都不太可能做大。

先看一个数据统计:

本世纪初还是门户为王的时代,电商、搜索、社交网络刚刚起步,但嗅觉敏锐的资本已开始大举进入。2000年,阿里巴巴和百度各获得B轮融资2000万美元和1000万美元,根据第三方数据商IT桔子的数据,当年可统计的互联网企业融资总额4517万美元,两家公司相加占比54.5%。

在当下互联网发展进入新阶段之时,资本流向同样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未来趋势。下面是2012年移动互联网爆发以来,获投资最多的20家公司。

可以看到,滴滴快的、小米、京东、美团等获得了资本资源的较多注入。这为它们建立市场版图、构筑技术壁垒提供了充足弹药。

风投的大手笔这几年集中在电商、O2O、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其中有一笔投资值得注意,今日头条融资1亿美元,作为信息推荐引擎,不属于资本潮涌的大热领域,但能有“亿美元”量级的资本举动,显示资本对其成长性的独特判断。

今日头条这一新兴产品曾经被归类于传统的移动新闻客户端,然而,作为后来的竞争者,其爆发性的增长却让许多观察家感到困惑。截至目前,今日头条的流量已经相当于(部分数据报告显示大于)除腾讯新闻客户端外,其余新闻客户端产品的总和。

2.流量走向

流量之于互联网,相当于位置之于房地产,是关键指标、决定因素。互联网上几乎一切都是无限的,只有人的注意力有限。对流量的争夺本质是对注意力的争夺。

对流量的衡量,桌面互联网的标准比较清晰,有PV、UV等指标,移动互联网则还模糊。按最直观的下载量,我们选取了2013年以来,单轮风投超过1亿美元的APP,对其增长速度进行分析。


可以看出,BAT凭借其强大的品牌和渠道,移动端产品获得了快速增长,但一些新兴公司拥有了非同寻常的爆发力。最近一年中,同程旅游、途家网、今日头条、美团、聚美优品、饿了么的下载量增长速度,超过了BAT的产品。速度意味着赶超希望,更多的用户下载,意味着流量在向这几个产品集中。

下载量与排名直接相关。


上述数据可以看出,滴滴、美团、今日头条最近一年的上升幅度居于前列。新兴产品将更多占据人们的使用时间。

3.人才趋向

所有竞争归根到底是人的竞争。能否吸引到顶尖的人才资源是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BAT在通往霸主之途中,都有吸引人才资源、突破人才瓶颈的多个大手笔。

腾讯2005年吸引刘炽平加盟,后出任腾讯总裁,刘此前在高盛、麦肯锡等顶尖公司证明了自己的价值。阿里巴巴2008年引进原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坚,王坚帮助阿里巴巴集团建立了世界级的技术团队。百度前引进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王劲,后引进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强化了自己的技术优势。

当下,新兴互联网公司正在重复这样的举动,滴滴快的引进高盛的柳青,美团引进阿里巴巴的干嘉伟,今日头条引进百度的杨震原,都显示了其野心。除了顶尖人才,技术、产品、运营这三类核心岗位的人力资源,同样具有决定性。

薪酬水准往往决定了对人才的吸引力。智谷趋势对互联网招聘网站拉勾网上的数据进行了分析,选取11家有代表性的互联网公司(包括BAT和新兴互联网公司),对它们最近一段时间发布的招人岗位以及薪金进行对比,其中,薪金样本集中在拥有“3-5年经验”要求的核心成熟岗位上,并取其中位数。

上图反映的是11家互联网企业中核心成熟岗位月薪的平均值。不难发现图中的柱状呈现“三级阶梯”状:最高级的阶梯处分布了6家互联网企业——滴滴、百度、沪江网、今日头条、阿里巴巴和美团,这6家企业给出的薪酬平均约在20千元每月,比行业平均薪酬13.77千元每月高出约45%(行业平均薪酬数据来源于拉勾网《2014互联网公司薪酬报告》,下同)。

在核心岗位中,技术类是互联网公司的重点。


技术类核心岗位中,以数据和算法为核心的今日头条拔得头筹,给出的薪酬水平最高——28.50千元每月,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90%。滴滴次之。BAT中,以技术见长的百度,在技术类岗位上开出的薪酬最高(22.08千元每月),但BAT三家均没有进入前五。

值得注意的是,如下图所示,今日头条在技术类人员招聘上开出的薪酬水平,在所有公司、所有岗位类别中都是最高的。

单从薪金这一指标来看,BAT并不具备优势,显示了他们在企业品牌和研发环境上的自信,以之作为一种软实力来招揽人才;另一方面,新兴公司中今日头条、滴滴、沪江网、美团等企业对人才资源的争夺,发力之深,野心之大,不可小觑。

**指标二:顺应趋势的能力******

BAT是PC互联网时代的胜利者,它们在搜索、电商、社交各细分领域拥有领先的核心竞争力;下一个BAT必定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和物联网时代的王者,其核心竞争力越是与新发展周期的特点相吻合,其核心竞争力就越大。

以“移动化”、“大数据”和“千禧一代”为特征的正在发生的第二次互联网浪潮,注定将会创造出后来居上的下一代“BAT”。

趋势之一:移动化

移动化被视为互联网新发展周期的最大主题。尽管所有互联网企业都宣称要抓住“移动化”的历史机遇,然而,并不是都具备“创造性破坏”的能力。对于那些在旧时代具有垄断地位的大公司而言,要实现商业哲学的转型,面临着企业内外的种种阻力,这往往给予了后来的挑战者们实现赶超的机会。

要衡量一家互联网公司是否足够适应“移动化”的趋势,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分析:

流量来源是“移动”还是“桌面”

产品哲学是“移动”还是“桌面”

需求场景是“移动”还是“桌面”

商业模式是“移动”还是“桌面”


尽管BAT这样的巨头已经提前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布局多年,但时至如今,来自传统桌面产品的流量、收入和需求场景,仍然构成了公司在商业上的重要支柱。

与此同时在市场的另一端,一些完全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哲学打造的新兴企业正在迅速崛起。

滴滴快的、今日头条、美图秀秀、陌陌等产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你根本记不起它们的桌面网页是什么,也绝少有人在PC端去接触它们。这些产品对于PC端的依赖度降低到了一个空前的低水平线,并毫不关心从桌面而来的用户。对于这群旧秩序的“挑战者”们而言,传统桌面互联网所能提供的资源可以说是无足轻重,甚至可能被视作某种“负资产”。

下一代的“BAT”,极有可能从那些完全面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公司中产生。

趋势之二:大数据

“移动化”趋势所伴生的另一大趋势是“大数据”。

这一变化,把互联网企业“数据”和“算法”的重要性提高到了很高位置。BAT级别的公司是一定要建立起市场壁垒的,未来的市场壁垒主要靠数据拥有量和算法处理能力来构建。

滴滴快的公司CEO程维认为,通过打车大战积累下来的最宝贵资源,其实是用户数据,打车的商业模式注定会建立在经营大数据的基础之上。他们招募了最出色的算法专家,基于数据使车辆和乘客进行更精准的匹配,名为“苍穹”的智能出行平台试图从上帝的视角对每个人每辆车的出行规律与需求进行分析预测。滴滴快的已把核心冲力心从运营能力逐渐转向滴米系统、用户画像系统、精准营销、智能匹配、需求预测系统和运能预测系统等方面的构建。

同样以“数据挖掘”为核心竞争力的今日头条,于今年5月发布一条消息,以破纪录的百万美元年薪待遇,面向全球招募顶级算法架构师,就薪金待遇而言已经超过了硅谷顶级公司的标准。

在过去两三年间,与滴滴快的、今日头条一起迅速蹿红的公司,在数据量上的潜在优势同样不容忽视。例如大众点评、美团、陌陌等公司的产品,已经深度嵌入用户的生活场景,成为空前高频的数据来源,这些数据同时又前所未有的精确和私人化,具备难以估量的商业价值。这些数据特征都是桌面时代的互联网产品难以相比较的。

趋势之三:“千禧一代”的用户们

由于互联网普及阶段的差别,在美国被定义为“千禧一代”(Millennials)的次世代群体(1984-1995年间生人),其特征与当下中国舆论所塑造的“90后”群体更具相似性。

这部分人群无疑将成为未来的互联网核心用户群体。与更早的互联网使用者不同,这一代人的出生和成长与计算机、互联网的全球化过程相同步。

在上一代人看来,网络和智能终端仅仅是“一种根据需要获取信息的工具”。而对于千禧一代和“90后”们而言,终端和网络则是他们手与脑的自然延伸,是与生俱来的生活必需品——在美国,有87%的“千禧一代”表示他们从未离开过自己的智能手机。这在描绘一个千禧一代青年时,是决定性的因素。

他们是技术乐观派,技术和产品的频繁更迭并不会给他们带来困扰。他们是沉浸于电子世界的世代。在未来若干年内,基于网络的社群关系可能会超越传统的朋友、同学、家人等关系,成为一个人社交圈子的关键组成部分。

他们也是富有个性且乐于展示个性的群体,这一点通过充斥各式自拍和晚餐展示的社交网络可以充分得到印证。

他们也是崇尚自由的一代人,电商的高速发展,让他们能够随时随地,从全球范围挑选那些符合自己喜好的商品,在线支付,送货上门。这使得一种“按需生产、按需服务”的新的经济生态成为可能。

显而易见,下一代的“BAT级”互联网公司必然出现在那些能够洞察并充分满足“千禧一代”新的需求的候选公司之中。近年崛起的互联网新秀中,不难发现,其核心产品和服务的创新,基本上都围绕着“千禧一代”的消费痛点所展开:

指标三:经历生死的生存能力

当我们谈论“BAT”时,谈论的不是某个因为足够垂直而没有直接竞争者的细分市场里的一枝独秀者,而是在那些有巨大消费存量的市场上,面对众多强有力的竞争者,能够扫清全部的敌人,而生存到最后的胜利者。

换言之,要成为巨头,一定要经过一场足够量级的生死考验。正如同1588年英格兰海军在加莱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杀得丢盔弃甲,从而宣告属于英国的海上时代正式到来一样,与“BAT”崛起相随的,总有其他同时代强者的轰然倒塌。这包括:QQ与MSN之战,淘宝与Ebay之战,百度与谷歌之战。

当我们寻找下一个BAT的时候,必须考察其在行业中的地位以及与劲敌较量的情势。没有经过足够量级的生死战的新兴公司,即使看起来很美,依然不能进入候选名单。

在我们的候选名单中,许多公司已经或者正身处于激烈的商业战争之中,有一些公司更是在同一领域中厮杀正酣。他们也许有机会成为最后的胜出者,并独吞巨大的市场蛋糕,当然,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出现我们目前闻所未闻的挑战者后来居上,也不会是多么令人意外的事——这在互联网的发展史上司空见惯。

****结论****

预言未来总是困难的,在一个高速变化中的领域中则尤其是如此。尽管如此,当我们充分回顾包括“BAT”这一代,乃至更早于他们的雅虎、微软、苹果等行业巨头的崛起历程时,仍然可以发现,在互联网行业,王朝的更迭、新星的出世,都有一定的“规律”存在。而这样的规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很大的概率上,依旧成立。

这些规律包括:
1、在很大程度上垄断资本、人才与互联网流量等行业核心资源;
2、在产品理念、企业运营方向上,充分迎合次世代的互联网技术趋势与人群特征;
3、在一个具有极大增量价值的市场领域里,击败竞争对手而活到最后。

我们相信,具备这些特征的企业,有更大的可能性,成为“下一个BAT”。作者:严九元
转自:智谷趋势

欢迎投稿到硅谷堂,投稿联系硅谷君:zs981436532


“预言未来总是困难的,在一个高速变化中的领域中则尤其是如此。尽管如此,当我们充分回顾包括‘BAT’这一代,乃至更早于他们的雅虎、微软、苹果等行业巨头的崛起历程时,仍然可以发现,在互联网行业,王朝的更迭、新星的出世,都有一定的“规律”存在。而这样的规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很大的概率上,依旧成立。”

打开google,设定好时间区间,搜索关键词“下一个BAT”,得到下面这组数据:

可以看到,对“下一个BAT”的提及,在去年急剧增多。而到今年上半年,提及次数就差不多是过去4年的总和。对“下一个BAT”讨论的升温,表明中国互联网格局正迎来新变化。

****新巨头崛起是大概率事件****

两三年前,BAT一统天下的格局还被人认为坚不可催,但现在变化的可能被更多人接受。根本原因,在于互联网的发展和玩法发生了重大变化。

从桌面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互联网到物联网,三大主题变奏正在发生,其中尤以第一个变化最为急切。变化给了后来者弯道超车的机会。从历史来看,这种格局变化遵循着两大法则:

周期法则。旧霸主不可能自我革命,IBM、微软、诺基亚等巨头的表现说明,新发展周期来临时,旧霸主不再可能通吃全盘,会给新巨头留下空间。称霸的周期亦呈递减之势。

幂次法则。硅谷投资家彼得•蒂尔称幂次法则是宇宙法则,该法则认为世界的分布是不均匀的,最有破坏力的地震比所有小地震加起来造成的破坏还严重,最大的城市比所有微型城市加起来还要大。新兴公司也是如此,因此旧寡头留下的空间不会被一群中小公司均分,而是由新巨头填充。

由上,随着互联网新阶段的来临,新巨头的崛起是大概率事件。

****谁会脱颖而出?****

经过最近两年的资本助力与市场爆发,一批互联网新星进入视野。谁将跨越天花板进入“下一个BAT”行列?根据我们的趋势分析系统和相关数据库,我们建立了三个指标模型来对胜出者进行观察。三个指标是:

对关键性资源的汲取程度

与趋势的贴合度

竞争量级和生存指数

指标一:关键资源的流向

新秩序意味着资源的重新分配。新崛起中的互联网巨头,必定是各种关键资源的流向所在。关键资源概括起来就是三个:钱,人,流量。

1.资本流向

钱往往是市场上最敏锐、最聪明的发现者。在这个风投推动的时代,没有得到资本这个关键性资源的支持,任何公司都不太可能做大。

先看一个数据统计:

本世纪初还是门户为王的时代,电商、搜索、社交网络刚刚起步,但嗅觉敏锐的资本已开始大举进入。2000年,阿里巴巴和百度各获得B轮融资2000万美元和1000万美元,根据第三方数据商IT桔子的数据,当年可统计的互联网企业融资总额4517万美元,两家公司相加占比54.5%。

在当下互联网发展进入新阶段之时,资本流向同样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未来趋势。下面是2012年移动互联网爆发以来,获投资最多的20家公司。

可以看到,滴滴快的、小米、京东、美团等获得了资本资源的较多注入。这为它们建立市场版图、构筑技术壁垒提供了充足弹药。

风投的大手笔这几年集中在电商、O2O、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其中有一笔投资值得注意,今日头条融资1亿美元,作为信息推荐引擎,不属于资本潮涌的大热领域,但能有“亿美元”量级的资本举动,显示资本对其成长性的独特判断。

今日头条这一新兴产品曾经被归类于传统的移动新闻客户端,然而,作为后来的竞争者,其爆发性的增长却让许多观察家感到困惑。截至目前,今日头条的流量已经相当于(部分数据报告显示大于)除腾讯新闻客户端外,其余新闻客户端产品的总和。

2.流量走向

流量之于互联网,相当于位置之于房地产,是关键指标、决定因素。互联网上几乎一切都是无限的,只有人的注意力有限。对流量的争夺本质是对注意力的争夺。

对流量的衡量,桌面互联网的标准比较清晰,有PV、UV等指标,移动互联网则还模糊。按最直观的下载量,我们选取了2013年以来,单轮风投超过1亿美元的APP,对其增长速度进行分析。


可以看出,BAT凭借其强大的品牌和渠道,移动端产品获得了快速增长,但一些新兴公司拥有了非同寻常的爆发力。最近一年中,同程旅游、途家网、今日头条、美团、聚美优品、饿了么的下载量增长速度,超过了BAT的产品。速度意味着赶超希望,更多的用户下载,意味着流量在向这几个产品集中。

下载量与排名直接相关。


上述数据可以看出,滴滴、美团、今日头条最近一年的上升幅度居于前列。新兴产品将更多占据人们的使用时间。

3.人才趋向

所有竞争归根到底是人的竞争。能否吸引到顶尖的人才资源是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BAT在通往霸主之途中,都有吸引人才资源、突破人才瓶颈的多个大手笔。

腾讯2005年吸引刘炽平加盟,后出任腾讯总裁,刘此前在高盛、麦肯锡等顶尖公司证明了自己的价值。阿里巴巴2008年引进原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坚,王坚帮助阿里巴巴集团建立了世界级的技术团队。百度前引进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王劲,后引进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强化了自己的技术优势。

当下,新兴互联网公司正在重复这样的举动,滴滴快的引进高盛的柳青,美团引进阿里巴巴的干嘉伟,今日头条引进百度的杨震原,都显示了其野心。除了顶尖人才,技术、产品、运营这三类核心岗位的人力资源,同样具有决定性。

薪酬水准往往决定了对人才的吸引力。智谷趋势对互联网招聘网站拉勾网上的数据进行了分析,选取11家有代表性的互联网公司(包括BAT和新兴互联网公司),对它们最近一段时间发布的招人岗位以及薪金进行对比,其中,薪金样本集中在拥有“3-5年经验”要求的核心成熟岗位上,并取其中位数。

上图反映的是11家互联网企业中核心成熟岗位月薪的平均值。不难发现图中的柱状呈现“三级阶梯”状:最高级的阶梯处分布了6家互联网企业——滴滴、百度、沪江网、今日头条、阿里巴巴和美团,这6家企业给出的薪酬平均约在20千元每月,比行业平均薪酬13.77千元每月高出约45%(行业平均薪酬数据来源于拉勾网《2014互联网公司薪酬报告》,下同)。

在核心岗位中,技术类是互联网公司的重点。


技术类核心岗位中,以数据和算法为核心的今日头条拔得头筹,给出的薪酬水平最高——28.50千元每月,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90%。滴滴次之。BAT中,以技术见长的百度,在技术类岗位上开出的薪酬最高(22.08千元每月),但BAT三家均没有进入前五。

值得注意的是,如下图所示,今日头条在技术类人员招聘上开出的薪酬水平,在所有公司、所有岗位类别中都是最高的。

单从薪金这一指标来看,BAT并不具备优势,显示了他们在企业品牌和研发环境上的自信,以之作为一种软实力来招揽人才;另一方面,新兴公司中今日头条、滴滴、沪江网、美团等企业对人才资源的争夺,发力之深,野心之大,不可小觑。

**指标二:顺应趋势的能力******

BAT是PC互联网时代的胜利者,它们在搜索、电商、社交各细分领域拥有领先的核心竞争力;下一个BAT必定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和物联网时代的王者,其核心竞争力越是与新发展周期的特点相吻合,其核心竞争力就越大。

以“移动化”、“大数据”和“千禧一代”为特征的正在发生的第二次互联网浪潮,注定将会创造出后来居上的下一代“BAT”。

趋势之一:移动化

移动化被视为互联网新发展周期的最大主题。尽管所有互联网企业都宣称要抓住“移动化”的历史机遇,然而,并不是都具备“创造性破坏”的能力。对于那些在旧时代具有垄断地位的大公司而言,要实现商业哲学的转型,面临着企业内外的种种阻力,这往往给予了后来的挑战者们实现赶超的机会。

要衡量一家互联网公司是否足够适应“移动化”的趋势,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分析:

流量来源是“移动”还是“桌面”

产品哲学是“移动”还是“桌面”

需求场景是“移动”还是“桌面”

商业模式是“移动”还是“桌面”


尽管BAT这样的巨头已经提前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布局多年,但时至如今,来自传统桌面产品的流量、收入和需求场景,仍然构成了公司在商业上的重要支柱。

与此同时在市场的另一端,一些完全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哲学打造的新兴企业正在迅速崛起。

滴滴快的、今日头条、美图秀秀、陌陌等产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你根本记不起它们的桌面网页是什么,也绝少有人在PC端去接触它们。这些产品对于PC端的依赖度降低到了一个空前的低水平线,并毫不关心从桌面而来的用户。对于这群旧秩序的“挑战者”们而言,传统桌面互联网所能提供的资源可以说是无足轻重,甚至可能被视作某种“负资产”。

下一代的“BAT”,极有可能从那些完全面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公司中产生。

趋势之二:大数据

“移动化”趋势所伴生的另一大趋势是“大数据”。

这一变化,把互联网企业“数据”和“算法”的重要性提高到了很高位置。BAT级别的公司是一定要建立起市场壁垒的,未来的市场壁垒主要靠数据拥有量和算法处理能力来构建。

滴滴快的公司CEO程维认为,通过打车大战积累下来的最宝贵资源,其实是用户数据,打车的商业模式注定会建立在经营大数据的基础之上。他们招募了最出色的算法专家,基于数据使车辆和乘客进行更精准的匹配,名为“苍穹”的智能出行平台试图从上帝的视角对每个人每辆车的出行规律与需求进行分析预测。滴滴快的已把核心冲力心从运营能力逐渐转向滴米系统、用户画像系统、精准营销、智能匹配、需求预测系统和运能预测系统等方面的构建。

同样以“数据挖掘”为核心竞争力的今日头条,于今年5月发布一条消息,以破纪录的百万美元年薪待遇,面向全球招募顶级算法架构师,就薪金待遇而言已经超过了硅谷顶级公司的标准。

在过去两三年间,与滴滴快的、今日头条一起迅速蹿红的公司,在数据量上的潜在优势同样不容忽视。例如大众点评、美团、陌陌等公司的产品,已经深度嵌入用户的生活场景,成为空前高频的数据来源,这些数据同时又前所未有的精确和私人化,具备难以估量的商业价值。这些数据特征都是桌面时代的互联网产品难以相比较的。

趋势之三:“千禧一代”的用户们

由于互联网普及阶段的差别,在美国被定义为“千禧一代”(Millennials)的次世代群体(1984-1995年间生人),其特征与当下中国舆论所塑造的“90后”群体更具相似性。

这部分人群无疑将成为未来的互联网核心用户群体。与更早的互联网使用者不同,这一代人的出生和成长与计算机、互联网的全球化过程相同步。

在上一代人看来,网络和智能终端仅仅是“一种根据需要获取信息的工具”。而对于千禧一代和“90后”们而言,终端和网络则是他们手与脑的自然延伸,是与生俱来的生活必需品——在美国,有87%的“千禧一代”表示他们从未离开过自己的智能手机。这在描绘一个千禧一代青年时,是决定性的因素。

他们是技术乐观派,技术和产品的频繁更迭并不会给他们带来困扰。他们是沉浸于电子世界的世代。在未来若干年内,基于网络的社群关系可能会超越传统的朋友、同学、家人等关系,成为一个人社交圈子的关键组成部分。

他们也是富有个性且乐于展示个性的群体,这一点通过充斥各式自拍和晚餐展示的社交网络可以充分得到印证。

他们也是崇尚自由的一代人,电商的高速发展,让他们能够随时随地,从全球范围挑选那些符合自己喜好的商品,在线支付,送货上门。这使得一种“按需生产、按需服务”的新的经济生态成为可能。

显而易见,下一代的“BAT级”互联网公司必然出现在那些能够洞察并充分满足“千禧一代”新的需求的候选公司之中。近年崛起的互联网新秀中,不难发现,其核心产品和服务的创新,基本上都围绕着“千禧一代”的消费痛点所展开:

指标三:经历生死的生存能力

当我们谈论“BAT”时,谈论的不是某个因为足够垂直而没有直接竞争者的细分市场里的一枝独秀者,而是在那些有巨大消费存量的市场上,面对众多强有力的竞争者,能够扫清全部的敌人,而生存到最后的胜利者。

换言之,要成为巨头,一定要经过一场足够量级的生死考验。正如同1588年英格兰海军在加莱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杀得丢盔弃甲,从而宣告属于英国的海上时代正式到来一样,与“BAT”崛起相随的,总有其他同时代强者的轰然倒塌。这包括:QQ与MSN之战,淘宝与Ebay之战,百度与谷歌之战。

当我们寻找下一个BAT的时候,必须考察其在行业中的地位以及与劲敌较量的情势。没有经过足够量级的生死战的新兴公司,即使看起来很美,依然不能进入候选名单。

在我们的候选名单中,许多公司已经或者正身处于激烈的商业战争之中,有一些公司更是在同一领域中厮杀正酣。他们也许有机会成为最后的胜出者,并独吞巨大的市场蛋糕,当然,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出现我们目前闻所未闻的挑战者后来居上,也不会是多么令人意外的事——这在互联网的发展史上司空见惯。

****结论****

预言未来总是困难的,在一个高速变化中的领域中则尤其是如此。尽管如此,当我们充分回顾包括“BAT”这一代,乃至更早于他们的雅虎、微软、苹果等行业巨头的崛起历程时,仍然可以发现,在互联网行业,王朝的更迭、新星的出世,都有一定的“规律”存在。而这样的规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很大的概率上,依旧成立。

这些规律包括:
1、在很大程度上垄断资本、人才与互联网流量等行业核心资源;
2、在产品理念、企业运营方向上,充分迎合次世代的互联网技术趋势与人群特征;
3、在一个具有极大增量价值的市场领域里,击败竞争对手而活到最后。

我们相信,具备这些特征的企业,有更大的可能性,成为“下一个BAT”。

可以看到,对“下一个BAT”的提及,在去年急剧增多。而到今年上半年,提及次数就差不多是过去4年的总和。对“下一个BAT”讨论的升温,表明中国互联网格局正迎来新变化。

****新巨头崛起是大概率事件****

两三年前,BAT一统天下的格局还被人认为坚不可催,但现在变化的可能被更多人接受。根本原因,在于互联网的发展和玩法发生了重大变化。

从桌面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互联网到物联网,三大主题变奏正在发生,其中尤以第一个变化最为急切。变化给了后来者弯道超车的机会。从历史来看,这种格局变化遵循着两大法则:

周期法则。旧霸主不可能自我革命,IBM、微软、诺基亚等巨头的表现说明,新发展周期来临时,旧霸主不再可能通吃全盘,会给新巨头留下空间。称霸的周期亦呈递减之势。

幂次法则。硅谷投资家彼得•蒂尔称幂次法则是宇宙法则,该法则认为世界的分布是不均匀的,最有破坏力的地震比所有小地震加起来造成的破坏还严重,最大的城市比所有微型城市加起来还要大。新兴公司也是如此,因此旧寡头留下的空间不会被一群中小公司均分,而是由新巨头填充。

由上,随着互联网新阶段的来临,新巨头的崛起是大概率事件。

****谁会脱颖而出?****

经过最近两年的资本助力与市场爆发,一批互联网新星进入视野。谁将跨越天花板进入“下一个BAT”行列?根据我们的趋势分析系统和相关数据库,我们建立了三个指标模型来对胜出者进行观察。三个指标是:

对关键性资源的汲取程度

与趋势的贴合度

竞争量级和生存指数

指标一:关键资源的流向

新秩序意味着资源的重新分配。新崛起中的互联网巨头,必定是各种关键资源的流向所在。关键资源概括起来就是三个:钱,人,流量。

1.资本流向

钱往往是市场上最敏锐、最聪明的发现者。在这个风投推动的时代,没有得到资本这个关键性资源的支持,任何公司都不太可能做大。

先看一个数据统计:

本世纪初还是门户为王的时代,电商、搜索、社交网络刚刚起步,但嗅觉敏锐的资本已开始大举进入。2000年,阿里巴巴和百度各获得B轮融资2000万美元和1000万美元,根据第三方数据商IT桔子的数据,当年可统计的互联网企业融资总额4517万美元,两家公司相加占比54.5%。

在当下互联网发展进入新阶段之时,资本流向同样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未来趋势。下面是2012年移动互联网爆发以来,获投资最多的20家公司。

可以看到,滴滴快的、小米、京东、美团等获得了资本资源的较多注入。这为它们建立市场版图、构筑技术壁垒提供了充足弹药。

风投的大手笔这几年集中在电商、O2O、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其中有一笔投资值得注意,今日头条融资1亿美元,作为信息推荐引擎,不属于资本潮涌的大热领域,但能有“亿美元”量级的资本举动,显示资本对其成长性的独特判断。

今日头条这一新兴产品曾经被归类于传统的移动新闻客户端,然而,作为后来的竞争者,其爆发性的增长却让许多观察家感到困惑。截至目前,今日头条的流量已经相当于(部分数据报告显示大于)除腾讯新闻客户端外,其余新闻客户端产品的总和。

2.流量走向

流量之于互联网,相当于位置之于房地产,是关键指标、决定因素。互联网上几乎一切都是无限的,只有人的注意力有限。对流量的争夺本质是对注意力的争夺。

对流量的衡量,桌面互联网的标准比较清晰,有PV、UV等指标,移动互联网则还模糊。按最直观的下载量,我们选取了2013年以来,单轮风投超过1亿美元的APP,对其增长速度进行分析。


可以看出,BAT凭借其强大的品牌和渠道,移动端产品获得了快速增长,但一些新兴公司拥有了非同寻常的爆发力。最近一年中,同程旅游、途家网、今日头条、美团、聚美优品、饿了么的下载量增长速度,超过了BAT的产品。速度意味着赶超希望,更多的用户下载,意味着流量在向这几个产品集中。

下载量与排名直接相关。


上述数据可以看出,滴滴、美团、今日头条最近一年的上升幅度居于前列。新兴产品将更多占据人们的使用时间。

3.人才趋向

所有竞争归根到底是人的竞争。能否吸引到顶尖的人才资源是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BAT在通往霸主之途中,都有吸引人才资源、突破人才瓶颈的多个大手笔。

腾讯2005年吸引刘炽平加盟,后出任腾讯总裁,刘此前在高盛、麦肯锡等顶尖公司证明了自己的价值。阿里巴巴2008年引进原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坚,王坚帮助阿里巴巴集团建立了世界级的技术团队。百度前引进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王劲,后引进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强化了自己的技术优势。

当下,新兴互联网公司正在重复这样的举动,滴滴快的引进高盛的柳青,美团引进阿里巴巴的干嘉伟,今日头条引进百度的杨震原,都显示了其野心。除了顶尖人才,技术、产品、运营这三类核心岗位的人力资源,同样具有决定性。

薪酬水准往往决定了对人才的吸引力。智谷趋势对互联网招聘网站拉勾网上的数据进行了分析,选取11家有代表性的互联网公司(包括BAT和新兴互联网公司),对它们最近一段时间发布的招人岗位以及薪金进行对比,其中,薪金样本集中在拥有“3-5年经验”要求的核心成熟岗位上,并取其中位数。

上图反映的是11家互联网企业中核心成熟岗位月薪的平均值。不难发现图中的柱状呈现“三级阶梯”状:最高级的阶梯处分布了6家互联网企业——滴滴、百度、沪江网、今日头条、阿里巴巴和美团,这6家企业给出的薪酬平均约在20千元每月,比行业平均薪酬13.77千元每月高出约45%(行业平均薪酬数据来源于拉勾网《2014互联网公司薪酬报告》,下同)。

在核心岗位中,技术类是互联网公司的重点。


技术类核心岗位中,以数据和算法为核心的今日头条拔得头筹,给出的薪酬水平最高——28.50千元每月,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90%。滴滴次之。BAT中,以技术见长的百度,在技术类岗位上开出的薪酬最高(22.08千元每月),但BAT三家均没有进入前五。

值得注意的是,如下图所示,今日头条在技术类人员招聘上开出的薪酬水平,在所有公司、所有岗位类别中都是最高的。

单从薪金这一指标来看,BAT并不具备优势,显示了他们在企业品牌和研发环境上的自信,以之作为一种软实力来招揽人才;另一方面,新兴公司中今日头条、滴滴、沪江网、美团等企业对人才资源的争夺,发力之深,野心之大,不可小觑。

**指标二:顺应趋势的能力******

BAT是PC互联网时代的胜利者,它们在搜索、电商、社交各细分领域拥有领先的核心竞争力;下一个BAT必定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和物联网时代的王者,其核心竞争力越是与新发展周期的特点相吻合,其核心竞争力就越大。

以“移动化”、“大数据”和“千禧一代”为特征的正在发生的第二次互联网浪潮,注定将会创造出后来居上的下一代“BAT”。

趋势之一:移动化

移动化被视为互联网新发展周期的最大主题。尽管所有互联网企业都宣称要抓住“移动化”的历史机遇,然而,并不是都具备“创造性破坏”的能力。对于那些在旧时代具有垄断地位的大公司而言,要实现商业哲学的转型,面临着企业内外的种种阻力,这往往给予了后来的挑战者们实现赶超的机会。

要衡量一家互联网公司是否足够适应“移动化”的趋势,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分析:

流量来源是“移动”还是“桌面”

产品哲学是“移动”还是“桌面”

需求场景是“移动”还是“桌面”

商业模式是“移动”还是“桌面”


尽管BAT这样的巨头已经提前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布局多年,但时至如今,来自传统桌面产品的流量、收入和需求场景,仍然构成了公司在商业上的重要支柱。

与此同时在市场的另一端,一些完全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哲学打造的新兴企业正在迅速崛起。

滴滴快的、今日头条、美图秀秀、陌陌等产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你根本记不起它们的桌面网页是什么,也绝少有人在PC端去接触它们。这些产品对于PC端的依赖度降低到了一个空前的低水平线,并毫不关心从桌面而来的用户。对于这群旧秩序的“挑战者”们而言,传统桌面互联网所能提供的资源可以说是无足轻重,甚至可能被视作某种“负资产”。

下一代的“BAT”,极有可能从那些完全面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公司中产生。

趋势之二:大数据

“移动化”趋势所伴生的另一大趋势是“大数据”。

这一变化,把互联网企业“数据”和“算法”的重要性提高到了很高位置。BAT级别的公司是一定要建立起市场壁垒的,未来的市场壁垒主要靠数据拥有量和算法处理能力来构建。

滴滴快的公司CEO程维认为,通过打车大战积累下来的最宝贵资源,其实是用户数据,打车的商业模式注定会建立在经营大数据的基础之上。他们招募了最出色的算法专家,基于数据使车辆和乘客进行更精准的匹配,名为“苍穹”的智能出行平台试图从上帝的视角对每个人每辆车的出行规律与需求进行分析预测。滴滴快的已把核心冲力心从运营能力逐渐转向滴米系统、用户画像系统、精准营销、智能匹配、需求预测系统和运能预测系统等方面的构建。

同样以“数据挖掘”为核心竞争力的今日头条,于今年5月发布一条消息,以破纪录的百万美元年薪待遇,面向全球招募顶级算法架构师,就薪金待遇而言已经超过了硅谷顶级公司的标准。

在过去两三年间,与滴滴快的、今日头条一起迅速蹿红的公司,在数据量上的潜在优势同样不容忽视。例如大众点评、美团、陌陌等公司的产品,已经深度嵌入用户的生活场景,成为空前高频的数据来源,这些数据同时又前所未有的精确和私人化,具备难以估量的商业价值。这些数据特征都是桌面时代的互联网产品难以相比较的。

趋势之三:“千禧一代”的用户们

由于互联网普及阶段的差别,在美国被定义为“千禧一代”(Millennials)的次世代群体(1984-1995年间生人),其特征与当下中国舆论所塑造的“90后”群体更具相似性。

这部分人群无疑将成为未来的互联网核心用户群体。与更早的互联网使用者不同,这一代人的出生和成长与计算机、互联网的全球化过程相同步。

在上一代人看来,网络和智能终端仅仅是“一种根据需要获取信息的工具”。而对于千禧一代和“90后”们而言,终端和网络则是他们手与脑的自然延伸,是与生俱来的生活必需品——在美国,有87%的“千禧一代”表示他们从未离开过自己的智能手机。这在描绘一个千禧一代青年时,是决定性的因素。

他们是技术乐观派,技术和产品的频繁更迭并不会给他们带来困扰。他们是沉浸于电子世界的世代。在未来若干年内,基于网络的社群关系可能会超越传统的朋友、同学、家人等关系,成为一个人社交圈子的关键组成部分。

他们也是富有个性且乐于展示个性的群体,这一点通过充斥各式自拍和晚餐展示的社交网络可以充分得到印证。

他们也是崇尚自由的一代人,电商的高速发展,让他们能够随时随地,从全球范围挑选那些符合自己喜好的商品,在线支付,送货上门。这使得一种“按需生产、按需服务”的新的经济生态成为可能。

显而易见,下一代的“BAT级”互联网公司必然出现在那些能够洞察并充分满足“千禧一代”新的需求的候选公司之中。近年崛起的互联网新秀中,不难发现,其核心产品和服务的创新,基本上都围绕着“千禧一代”的消费痛点所展开:

指标三:经历生死的生存能力

当我们谈论“BAT”时,谈论的不是某个因为足够垂直而没有直接竞争者的细分市场里的一枝独秀者,而是在那些有巨大消费存量的市场上,面对众多强有力的竞争者,能够扫清全部的敌人,而生存到最后的胜利者。

换言之,要成为巨头,一定要经过一场足够量级的生死考验。正如同1588年英格兰海军在加莱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杀得丢盔弃甲,从而宣告属于英国的海上时代正式到来一样,与“BAT”崛起相随的,总有其他同时代强者的轰然倒塌。这包括:QQ与MSN之战,淘宝与Ebay之战,百度与谷歌之战。

当我们寻找下一个BAT的时候,必须考察其在行业中的地位以及与劲敌较量的情势。没有经过足够量级的生死战的新兴公司,即使看起来很美,依然不能进入候选名单。

在我们的候选名单中,许多公司已经或者正身处于激烈的商业战争之中,有一些公司更是在同一领域中厮杀正酣。他们也许有机会成为最后的胜出者,并独吞巨大的市场蛋糕,当然,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出现我们目前闻所未闻的挑战者后来居上,也不会是多么令人意外的事——这在互联网的发展史上司空见惯。

****结论****

预言未来总是困难的,在一个高速变化中的领域中则尤其是如此。尽管如此,当我们充分回顾包括“BAT”这一代,乃至更早于他们的雅虎、微软、苹果等行业巨头的崛起历程时,仍然可以发现,在互联网行业,王朝的更迭、新星的出世,都有一定的“规律”存在。而这样的规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很大的概率上,依旧成立。

这些规律包括:
1、在很大程度上垄断资本、人才与互联网流量等行业核心资源;
2、在产品理念、企业运营方向上,充分迎合次世代的互联网技术趋势与人群特征;
3、在一个具有极大增量价值的市场领域里,击败竞争对手而活到最后。

我们相信,具备这些特征的企业,有更大的可能性,成为“下一个BAT”。


CEO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