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峰上,凭吊古道庵

鸟道盘空雾雨悬,楼台缥缈入江烟。云开树色分灊岳,浪卷秋声落海天。秋雨里,撑一把雨伞,又一次地登上了白鹤峰顶,来凭吊那消失了的古道庵。

古道庵在白鹤峰上,枞阳白鹤峰在古枞阳镇之东,幕旗山之西,莲花池之南。公元二零一一年九月吉旦,邑人  五谷山樵许孔璋先生撰枞阳《莲花湖公园记》 :

“枞阳乃人文胜域,政通人和,百业勃兴。县府创建莲花湖公园于城市中心地带,奠基于二零一零年九月,竣工于二零一一年九月。熔生态游憩于一湖,集环保审美之大观。喜庆公园开放,新添莲荷风光。

莲花湖东对峭耸之幕旗,南接靓丽之白鹤。湖面千顷,波光潋滟;莲花娇娆,荷叶沁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娇。品同君子,性似淑女。学渐鱼田,种藕别墅。方苞遗宅,犹留旧址。植荷观鱼亮节,拜师读书经舍。竹影留云,柳荫听莺。湖外有山,湖中有岛。来坐游艺品茗之舍,小憩惜阴养性之阁。天街雨霁,水殿风和。

佳朋情侣,买棹曼歌。徘徊赏莲长廊,吟哦竹荫幽径。山重水复,却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虹桥。攀石磴而上绝顶,高矣莲韵;望平湖而飘长裾,快哉荷风。满坡绿草铺茵,满山繁花绽靥。指点城市倒影,眺望云水漾峦。园涵大千世界,湖环小五瀛洲。人文渊薮,自然妙境。智乐仁寿,寄情山水;文质互融,画图新展。敲句撰成小记,且作景观素描。”


曾仕明清两朝的桐城文人姚文然,在其《姚端恪公文集》中记载:“桐城何相国文端公讳如宠,为少宗伯时,偶寓枞阳镇之古道庵,一日赴酌,张灯步归,遇某姓子醉,直撞而来。从者呵之,遂肆诟詈,且大吟曰:相逢尽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见一人。踢其灯笼而去。公约束仆从不许问。次早,其父携子跪门,持杖请罪。公曰:我昨日未出庵门,汝误耶。卒置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