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红包的N种丧法

张小龙发明了微信,还发明了微信红包。

1

过去,春节收红包。

撕开封条,红光一片。一张,两张,三张……千里送红包,情谊按张称重。心里要扒算好久,才能搞清楚送出去的拜年礼能不能收回来。

另一边还要和七大姑八大姨笑脸寒喧,穷着真累。

发微信红包就不会尴尬,即使一分钱,也要按基本法来。打开聊天窗口,点加号,再点红包,输入金额,至于写点什么,不重要。

重要的是塞钱进红包。

呯的一声,红包发出去了。不管一分钱,还是一百块,比特世界里显示的都一模一样。

安得微信红包千千万,大庇九亿用户尽欢颜。

张小龙是最伟大的产品经理。

2

情人节,520。

发一万遍 520 都没用,重要的是心意。

Mr. Zhang 深知这个道理,于是将红包金额的 max_number 改成了 520。

不是 519,也不是 521。重要的不是数字,是心意。

谁都不知道这个秘密。

但,爱一个人,爱的有多热烈,内心就有多文艺。

文艺的人在哪里都想写 520。

于是,在情人节这天。每诞生一个微信红包,就多一丝文艺的气息。

不文艺的,都不配叫红包。

Mr. Zhang 是最文艺的产品经理。

3

1分钱,可以用来做什么?

我在马路边,拾到一分钱,包了一个微信红包,连警察叔叔都不要。

Programmer Zhang 很难过,毕竟是他发明了微信红包。

但有人要,即使一分钱的红包,他们的手速都可以快到在一秒内抢到。

他们都装了同一个东西,叫微信红包插件。为了安装插件,他们可以在一小时内从电脑开机都不会到精通 Android Root。

因为一小时零一分后,群里就有人要发红包。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

……

红包来了,在第一秒抢到了……一分钱。

红包又来了,在第一秒又抢到了……一分钱。

他们还不知道为什么,下一秒就被踢出了群,虽然抢到了红包。

后来民间就流传着一种说法,能在一秒内抢到一分钱红包的人,都是机器人。如果不信,那就让他再抢一分钱。

毕竟,连警察叔叔都不要一分钱。

大家都不知道,能有谁想出这种高妙的 debug 方法,除了程序员。

大家也都不知道,为什么红包可以设置一分钱,除了程序员。

但大家都知道,Programmer Zhang 发明了微信红包。

Programmer Zhang 是最会写程序的产品经理。

4

有一阵子,好友喜欢给我发红包。

Money 是多少,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就好。

偶尔,我也会给好友发红包。

但我还是发现,我发的红包,祝福语都是「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而你发给我的红包,显示的永远是「Best Wishes!」。

我奋斗了 18 年,都不能和你互相发一个相同的红包。

终于有一次,趁你不注意,我偷偷瞄了一眼你的手机,才揭开了疑惑,原来你用的是 英!文!版!微!信!

它还有一个洋气的名字,叫 WeChat。

Allen Zhang 是英文最好的产品经理。

5

晚上 11:11,赶着 DDL,产品终于上了线。

DDL 是什么意思?去问英文最好的产品经理。

老板说要加鸡腿,于是往项目群里发了一个红包。

一秒,

两秒,

老板的微信上陆续显示:

开发领取了你的红包

设计领取了你的红包

运营领取了你的红包

……

产品呢?

为什么没有产品经理?

一定是睡着了。

看不到凌晨四点的产品经理,是不懂用户体验的产品经理。

只有一个产品经理,最懂用户体验。

PM 张 是最懂用户体验的产品经理。

6

谁都不知道,

我可以微信对你说「我爱你」,也可以转发给别人。

却不可以把红包转发给别人。

柴米油盐酱醋茶,最真实的是金钱交易。

毛爷爷这样教导我们。

不信你发个红包。一百不嫌少,二百不嫌多。

即使说了晚安,第二天也可以安心地醒来收红包。

廉价的是你可以对我说晚安,也可以对别人说晚安。

珍贵的你给我发红包,却不可以把红包转发给别人。

只有最专一的人,才明白这个道理。

如果要加上一个期限,那就是 24 小时。

二十四小时,

日色变得慢。

车,马,红包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The Only 张,是最专一的产品经理。

产品前传(ProNotes) 从1994到2017,闲话互联网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