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重生之再定乾坤 54权宜之计?乘火打劫?

直到孙风逸带她到了自己的住处,沐慈儿才双腿一软,若不是孙风逸揽着她,大约要摔一跤狠的。站稳后狠狠地吸了几口气,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一手叉腰一手顺着胸口感叹道:“太好了,小命保住了。”

没出息的滑稽模样让孙风逸心疼又好笑,揶揄道:“刚才在御书房倒是英雄就义一般,现在怎么怂了?”

沐慈儿睨他一眼,想到他火急火燎地来救自己,反驳的话还是忍住了,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个……多谢你来救我。”

孙风逸低头微笑,一步一步缓缓陪着她走在石子路上:“何必言谢,我答应过你的。”

沿路万斛浓香山麝馥的玉簪花,似冰似雪似梅,身侧女子款步姗姗。真谓有美人兮,见之不忘,果然瑶池仙子都不及眼前天香。


“对了,翠湖呢?可是她去找你的?怎么花了这么多时间?”沐慈儿从脱险开始就在找翠湖的身影,刚开始没有见到,以为她等在了玉簪仙池,可这都快到寝殿了还没有见着,渐渐不安了起来。

孙风逸顿了顿,斟酌了下语气,说道:“她路上出了点意外,你放心,已经没事了,现在正在我府里养着。”

沐慈儿停下脚步,急急转向他:“养着?是受伤了吗?什么意外?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孙风逸并不想瞒她,便将前因后果娓娓道出:“三皇子以为你会去找太子求救,派了人等在前往君子书屋的路上截你的人,没料到翠湖会出宫找我,待他得到消息再去追,便晚了些。翠湖虽脚程快,可还是在找到我前被追上了,也是巧,他们出手的时候被我府上的亲兵看到,她随你来府上住过,这才被认了出来得了救,可也耽误了些时候。”见她表情更着急了,连忙按着她的肩头出言安抚,“你放心,虽然受了点伤,但都是皮外伤,翠湖身子也并非一般女子那么柔弱,想来是你平日里和她一道操练的缘故。我保证好好照顾她,待她稍好些,我会将她送回将军府。我已经派人去将军府传消息了,左右校场刺客一事结束,仁大人也回府了,现在大约已经去我那儿看了。”

沐慈儿听得胆颤心惊的,虽然孙风逸一直保证翠湖没事,可免不了担忧揪心。翠湖不过十七八岁的普通女子,刺客的那些刀光剑影于她而言想想也太过可怕,不知有没有受到惊吓,沐慈儿口中喃道:“还好没有去找太子,不然正中他们下怀,不仅搬不来救兵,还会害死翠湖。”

孙风逸知目下不合时宜,可还是忍不住勾了唇角:“我也以为你会去找太子。”

沐慈儿一心在翠湖身上,没有听出他语气中的一丝得意,下意识地答道:“我猜想太子大约不在宫中,不然兰妃也不会乘机陷害。”

孙风逸不以为然,人在危难时刻的本能远比自己的逻辑要接近内心,她对自己是有依赖和信任的,他很高兴。小姑娘认识太子在先,错把对太子的情感当做爱慕,他能看清,只待她自己也看清。


“为何他们要对付我?”哪怕她被陷害成功入狱又如何?对他们救姬正凌根本无益,更何谈救姬相府呢?沐慈儿真的想不透,倔强的小脸满是委屈,抬起头双眼紧盯着眼前人,仿佛看穿他就能拿到答案一般。

孙风逸无奈,皇家的这些弯弯绕,连他都嫌脏,何况这纯净的小姑娘:“三皇子本想娶你,可心知你不愿嫁他,本打算慢慢接近你的,可现在姬相府出了事,大约是怕夜长梦多才匆忙出手,又担心你会进东宫。所以今日之事,一是断了你与太子之间的联系,还能以此警告一下将军府。二来,若太子真的出言帮你,便可顺势说太子指使你谋害三皇子。”

“娶我?还慢慢接近?难不成他想让我对他生出爱慕之意?”沐慈儿不敢想她若真的被三皇子纳进后院会如何,她虽不聪明,可也不至于蠢到是非不分,被一个屡次三番算计自己的人轻易蒙骗。

孙风逸见她排斥,心中却在意着缘由,试探着问道:“还是,你想进东宫?”

“不想!”沐慈儿不假思索地答道,她不仅不想进东宫,她连皇宫都不想进,这地方太可怕了,自从为蝶儿安胎以来,处处都是惊险,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应付,没想到比想象中更难。

“那想嫁给太子?”孙风逸继续问。

沐慈儿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不是一个意思吗?”

孙风逸难得正经得摇了下头,答:“不是。”

沐慈儿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见他眼中的明了,这人精!原来知道她对太子的情感不一般,只是如今听到孙风逸提起太子,她脑海中只有刚才太子对她见死不救的画面,才恢复的神采,转眼又泄了气。


孙风逸不可闻地低叹,柔声道:“你出事第一个想到来找我,我很高兴。”

沐慈儿有些羞涩,当时情况危急,她来不及想太多,现在经他这么一提醒,想起自己又欠了他一回,轻不可闻地道:“你说的我可以找你的。”

“随时。”孙风逸抬手揉了揉她额前垂发,声音如水般柔和。

“你……”二人又走了几步,沐慈儿欲言又止,孙风逸也不着急,静静等她说下去,“你不会真要娶我吧?”她认识孙风逸不过几天,之前他义母以为他们俩是一对便也罢了,可今日在御前闹的那一出,大约明日整个高宏国都会认定右相孙风逸铁树开花要娶妻了。

孙风逸并不想让她被迫嫁给自己,郑重其事地道:“放心,若你不说想嫁我,我不会娶你,我也能保证,皇上不会强求你。”

明明是很体贴的一句话,沐慈儿却觉得更显自己有些不识好歹,忙道:“你别误会,你来救我我真的很感激,我也知道你说那些话不过是权宜之计,说起来,想嫁你的女子大约占了大半个帝都呢。”

权宜之计吗?孙风逸失笑,他怎么觉得,更像是乘火打劫呢?侧头打量身边的小姑娘,故意说道:“可惜咱们慈儿并非其中之一。”

闻言,沐慈儿粉嫩的小脸又红了三分,悄悄低下头,捏着双手也顺势无措起来,孙风逸这才收起了逗弄的心思,转了话头道:“好了我说笑的,隆王府和将军府这两日便要进宫谢恩了,那时你们姐妹俩又能见到了。”

听见沐紫阳进宫的消息,沐慈儿才轻松了下来,期待道:“姐姐能来东宫吗?有时间来我这里吗?”

孙风逸点头,“自然了,你那日乖乖在自己院子里等着,我与他们一道来,听说你姐姐有许多要与你商量。”

“好,我到了,你快些回去吧。”天寒地冻的,他穿的并不非常保暖,只是随意披了件披风,大约是赶着来找自己才连衣服都没有换,沐慈儿想到这里,心里又有些欢喜。

孙风逸点点头,只是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怀中掏了掏,拿出了那块刻着“右”字的玉佩,让它静静躺在掌心中。

沐慈儿轻笑出声,上次孙风逸也是在这个院子中坚持塞给她这块玉佩,不料才过没几日,真的救了自己一回。伸出手一把拿走就揣进腰间,道了句:“我进去了,你也快走。”便逃似的钻回了房。

孙风逸回过神时,已经被关在门外,忍不住摇头低笑,刚才,他似乎看见小姑娘害羞的模样了,不是因抱歉,不是因内疚,不是因窘迫,是一种情爱懵懂的红润粉颊,他第一次知道,女子的媚眼含羞合是如此撩人又美好,看来两情相悦之日要比他预料中来得更快。

回头若有似无地向不远处瞪去,那身影往假山后又藏了藏,孙风逸似什么都没有发觉一般,收回锐利而冷凝的目光,大步走了出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