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做了梦,金光闪闪的

昨天晚上做了梦,金光闪闪的。

我在外面租房子,晚上的时候,一大波学生从楼梯上来,嬉笑打闹着进了各自房间,我才意识到自己租的房子是高中宿舍。

高中宿舍就高中宿舍吧,和小孩呆一块多有活力,没找中介麻烦,就住了下来。

沙发正对的是一大面落地窗,可以看到远处广阔的农田,农田边际处蓦然拔起逡巡的大山,连绵不绝伸向天际。那山似乎充满力量,如万马奔腾,飞驰在广袤的草原,气势如虹,惊变长空。

天色阴沉下来,墨蓝的乌云从天边涌来,盘桓在大山上空,田野变得暗淡,大雨要来了。

我最喜欢的天气,是雨天。

站在落地窗前,有吃有喝看着窗外大雨倾盆,很温暖,很安全。而且大雨天,不会有人来访,不会有人打扰,思绪可以飘向很远。

我想到了大盘鸡,毛血旺,重庆小面,蜀九香火锅,豆腐干、周黑鸭、麻辣香锅,等等极具哲学研究价值的问题。

一声惊雷,唤醒了远处的大山,大地微微颤动,风吹雨打,远处气象混沌,如出征的滚滚烟尘,一声怒吼,金戈战马,滚滚铁流。

一大团云气从山的背面过来,翻山越岭气势磅礴,像潮水一样吞噬巍峨的堤坝,一往无前不带一点犹豫,转眼吞没了大山,云气翻过山巅,顺着山势转瞬而下。

这一团铺天盖地的气流,延伸出触角,探向山谷的底部,像章鱼爪一样,牢牢控住整座大山,要将这巨大的棋子,抛向阡陌纵横的田野,与上天一决高下。

我忘了后面是怎么发展的了………

我出门了,不知道去干吗,好像是找吃的。

天色已经放晴,杨柳轻垂,碧波荡漾,河边一位老人在拉二胡,唱着苏州评弹,和都挺好里的很像,吴语确实好听啊,潺潺流水百转千回,道尽沧桑说不尽深情。

往下走,石板街两旁的店铺挂满了招牌,牛肉面,酸辣粉,火锅底料,佛祖手串,人来人往摩肩接踵,二楼的木栏杆上花红叶绿,白色的墙壁映衬湛蓝的天空,好干净的画面,好热闹的人间市井。

醒了,想想,我看到的好像是磁器口古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