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就是有张嘴,能吃到外婆做的麻婆豆腐

字数 1780阅读 273

幸福有时,就是有一个红嘟嘟的嘴巴,能吃到所有你热爱的美味。

正文

一个人出走到这一座陌生的城市里,想想我也已经好久没有吃一盘正宗的麻婆豆腐了。至今都还想得起,第一次吃麻婆豆腐时的感觉,从第一口排斥到最后心花怒放。外婆煮的麻婆豆腐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其实吃麻婆豆腐也是一件快乐幸福的事,勺子和筷子都可以用起来。每当把豆腐轻轻含在嘴里的时候,滑嫩嫩的,一口下去,全身都畅快了。

关于麻婆豆腐,它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惊喜的美味。

麻婆豆腐原名又叫陈麻婆豆腐,清朝末期,在成都万福桥码头边上有一家不大不小的馆子,店里的老板娘脸上有麻子,人们那时都叫她陈麻婆。那时馆子里生意一直很好,陈麻婆接待了一批又一批的码头工人、脚夫,店里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夜晚,快到打烊的时候,又进来了一伙人,要求老板做点下饭又便宜的菜。陈麻婆看店里没什么菜,只剩下几盘豆腐,一点牛肉末,现去买菜肯定不行,已经太晚了。于是陈麻婆急中生智,做出了麻婆豆腐这道美餐。

没想到,这一道菜让这一伙人个个吃得鼻子冒汗,足足吃了好几碗饭,口中大呼畅快。后来身边的人都知道了陈麻婆做的豆腐好吃又下饭,主要还便宜,所以餐馆里慕名而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店里生意也越来越好,豆腐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陈家的招牌菜。

因为这道豆腐又麻又辣,老板娘又叫陈麻婆,于是大家都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就叫陈麻婆豆腐。

小时候外婆脸上没有麻子,但是炒出来的麻婆豆腐却是最香最麻的。

外婆的家是在乡下,每到花椒的丰收季节里,外婆就会拿着剪刀剪门前那颗花椒树。而那时我总跟在外婆身后,她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我却很喜欢花椒的香气,尤其是当外婆用大铁锅炒花椒的时候,花椒在锅里炸开的香气,依旧藏在我味蕾的记忆里,从未丢失。

炒好的花椒再沥干碾碎,最后再用纱网过滤掉那些又粗又重的壳,留下那些花椒粉,沉放在玻璃罐里,静静等着派上用场。

那时外公最喜欢外婆做的一道菜就是麻婆豆腐,无论天晴还是下雨,无论是在什么季节,他总是吃不腻外婆炒的那一盘麻婆豆腐。每周隔三差五的悄悄去集市买一块不大不小的豆腐藏在厨房里,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静静等着外婆烧麻婆豆腐给他吃。

小时候放假,有时一整个假期都是待在外婆家里的。那时我也总是陪着外公一起嚷嚷着要吃麻婆豆腐,然后静静地在厨房看着外婆把豆瓣剁细,加上豆豉,放油锅里炒香。

但外婆却总是害怕我被锅里的热油给烫着,并命令外公把我拉着一起去听收音机,一起下棋。

不久后,厨房飘来渐香渐浓的花椒味,就想美味应该好了,于是我赶紧爬上餐桌静等着美味的到来。

远远望着外婆端在手中的麻婆豆腐,整体色泽淡黄,豆腐嫩白光泽。红通通的汤里镶嵌着一块块雪白而又染上一点红晕的豆腐块,花椒粉散落其间,再加上那独特的香辣味,真是令人垂涎三尺。

一口下去,豆腐是滑嫩嫩的,花椒粉是香麻的,全身是热乎乎的。

时间久了,外婆也看穿了外公的耍的小诡计。有时只要外公稍微和她绊了一下嘴,晚上外婆就用外公买的那块豆腐给我们做白菜豆腐汤,而且什么佐料也不放,那才叫一个清淡。吃久了,外公也不敢惹外婆生气了。

现在想想这样的外公也真是可爱,嘴馋爱吃,也会闯祸,也爱抱怨,但是却很少惹外婆生气。

记得有一次,外公老胃病犯了,待在病床上,吃了一周的粥,嘴里清淡淡的。原本外公就是一个地道的四川人,根本离不开花椒辣椒味,接连吃了一周的清粥,想吃麻辣东西的念头就越来越痒。

一天中午,外婆按例送饭的时候,外公终于受不了清粥的味道,嘴里不停说着想吃麻婆豆腐,想吃麻婆豆腐。而外婆看着外公瘦瘦的脸颊回了一句“就怪你那张馋嘴,一天就只知道吃,吃,吃,这不惩罚来了。你还要吃。”

外婆一边拧开保温盒,一边说“老头子我告诉你,医生说了,你以后的食物只能是清淡的,别再想吃辛辣的食物。”外婆端着粥,慢慢的坐到了外公面前,外公望着外婆一脸严肃的样子没再敢多说一句话,安安静静的接过粥,慢慢的吃了起来。

虽然说外婆嘴上总是嫌弃外公好吃,但是外公住院的这几天,外婆突然之间苍老了好多,头上布满了银丝,连眼睛上的鱼尾纹又深了许多,我相信外公也看出来了吧!

没几天外公就出院了,他也没再念叨着要吃麻婆豆腐,而是外婆做着什么就吃着什么,也不敢多说什么,就怕外婆生气,严肃的看着他。

外公出院后一个月,我就提着豆腐和鱼去看望外公,外婆也顺势烧了一盘红烧鱼和麻婆豆腐,那一天外公吃得香香的,一直盯着外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