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创始人,世纪天才V神(Vitalik Buterin)成长史

96
HR视界张帅
2018.06.09 14:56 字数 3416

一、22岁俄罗斯黑客人物背景

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

出生:1994年

现职:区块链平台「以太坊」创办人兼首席科学家

学历:加拿大滑铁卢大学肄业

获奖:奥林匹亚资讯奖铜牌、提尔奖学金、2014年世界科技奖

Buterin出生在俄罗斯,5岁时,父母离婚,布特林随父亲从莫斯科移民加拿大多伦多。

懵懂又困惑的他,把更多时间花在离开俄罗斯前一年才得到的那份礼物──人生中的第一台个人电脑。

那是父亲在他4岁时送给他的礼物,自此,这个灰色盒子成为布特林探索世界的大玩具。但不同于一般孩子喜爱单纯的电脑游戏,布特林著迷于用微软Excel撰写能自行计算的程序。

对布特林而言,送给他第一台电脑、买给他电脑科学书籍的父亲,是一路以来鼓励他探索的启蒙导师和伙伴。12岁起,布特林用程式语言C++撰写简单的游戏给自己玩。

他看上去也特别符合一个怪才:瘦如竹竿,顶着个巨头,语速极快,经常眼神飘忽不定,有人说他自闭,更多人愿意称他为“和世界格格不入的外星人”。

二、接触比特币

17岁那年,Buterin开始接触刚刚2岁的比特币。这大半要归功于他的父亲Dmitry Buterin,他是一家区块链孵化器Blockgeeks Labs的联合创始人。

起初,Buterin并没有很看得上比特币;但慢慢地,他被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属性给深深地吸引了。

试想,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所有事物都是去中心化的:从一个应用,到一家公司,都必须通过每个人来贡献,大家遵守共同制定的规则。

这个想法,深深地吸引了Buterin。从小受动画文化影响的Buterin,向来厌恶扮演反面角色的大政府和大财团。

2013年,高中毕业后,布特林顺利进入以电脑科学闻名的加拿大滑铁卢大学,但入学仅8个月就毅然休学,当时的Buterin满脑子都是比特币。他唯一的想法是出去走走,和全世界的区块链爱好者交流和互相学习。

这个想法受到了他父亲的反对,同样是程序猿的Dmitry希望儿子毕业之后可以进入苹果或者谷歌。好在,父亲算得开明,他也看透了儿子不安分的本质,Dmitry对Buterin说,“辍学后的人生会更加充满挑战性,但你也会学到很多。”

游学的同时,他还开始撰写有关比特币的刊文,一篇稿费五个比特币(放到今天就是差不多4万美元……)。

在当时,五个比特币仅价值3.5美元,但即便如此,Buterin却乐在其中。之后,这份兼职因为网站关闭而停止,Buterin就决定自己创立一家媒体,名为比特币杂志(Bitcoin Magazine),奠定了他成为意见领袖的地位。这份杂志之后被BTC Media所收购。

三、一手打造以太坊

Buterin走访美国、西班牙、义大利、以色列等比特币开发者社群,加入比特币的转型工作(Bitcoin 2.0),比特币在加密货币以外的应用,也因为他的加入而更加明朗。

Buterin因为对比特币2.0的发展贡献,挤下Facebook创办人扎克伯格,获得2014年世界科技奖(Paypal创始人、硅谷投资大佬Peter Thiel为鼓励20岁以下年轻人创业的奖学金),但他却也发现比特币在先天设计上无法突破的局限性。

比特币协议自然是不能重写了,他期望能开发出一个通用的平台,让所有开发者可以在上面建构属于自己的区块链延伸应用程式,Buterin很快写下了一篇白皮书,并在文中介绍了以太坊。

他向比特币社群提出自己设想的程序,并想要融入现有的比特币区块链系统中,却被拒绝。他干脆另起炉灶,召集近20位伙伴,投入自己同年获得10万美元的提尔奖学金(PayPal创办人彼得提尔所设的奖学金),开启以太坊建置工作。

Buterin坚持以太坊应该属于所有人,不能被单一企业占有,因此开发过程不接受创投投资。2014年7月,「以太坊计画」启动以太币众售募资,当时每1枚比特币可兑换2000枚以太币。

结果造成大轰动,12小时内热销超过700万枚以太币,为期42天众筹,让以太坊团队募得3万1千枚比特币(1840万美元)。

全世界的区块链社群大胆力挺尚未问世的以太坊,而智能合约是以太坊吸引追随者的一大卖点,其通用性和可塑性让开发者们趋之若鹜,却增加了整个系统的复杂性和资安隐忧。

布特林承认,资金安全问题从以太坊开发过程中,就是一大挑战。整个团队不断测试,中间也一度因比特币贬值造成资金缺口,以太坊开发进度延后到2015年6月,第一款以太坊才大功告成上线发布,取名Frontier。

所有承诺给早期投资者的以太币被顺利地交付,开发者们也开始在以太坊上编织他们的梦想。

四、遭黑客攻击,大胆决定更改规则

去年6月17日,以太币总市值来到最风光的15.7亿美元;汇率从去年不到1美元,暴涨20倍到接近20美元。然而就在当天,以太坊智能合约平台网路组织遭骇,骇客利用智能合约的漏洞,下指令让DAO重复拨款,总共盗领370万以太币(当时约合5300万美元)。

虽然骇客盗取的以太币尚未被提领兑现,但以太币币值在2天内几近腰斩,总市值蒸发5亿美元。

以太坊的资金安全危机,连带引爆大众对区块链的信任危机。

被推在风口浪尖的Buterin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则是直接挑战区块链过往不可修改的神圣铁则,更新以太坊区块链。

这个决定,等于打破区块链不可回复、不可窜改的初衷和原则,自然引发许多争议。

这个举动一下子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币,创立伊始,都不允许更改和恢复,许多人认为此举违反了区块链创立的初衷。

由于是以太坊的去中心化,Buterin的决定必须通过大部分用户的认可。结果,以太坊分成了两派,一派是经典以太坊(Etherum Classic),他们坚持区块链不容更改的初衷,留下来继续维护原有的以太坊,并命名为以太坊经典。另一派则还是以太坊,Buterin带队,他们更新了以太坊的许多安全漏洞。这一次分裂也被称为硬分叉。

Buterin承认,即使从长远来看,资金安全绝不是一次就能解决的问题,他依然对以太坊的资安信心满满,全世界都有强大的以太坊开发者,可预先找到问题。

面对排山倒海的质疑和关切,Buterin依然用一贯平淡、不带情绪的语气,向外界报告以太坊近况和未来。无论外界认同与否,他就是会把心中的规画,马上用一行行程式语言付诸实行。

好在,这一次分叉的结局是以太坊安稳度过危机——失去的5000多万美元被追回;无论是经典以太坊还是以太坊本身都继续得以发展。而市值跌到5美元的以太币,则在一年半之后暴涨到700美元。

五、颠覆真实经济体系

相较比特币创办人中本聪坚持隐身幕后,Buterin乐意高调走访全世界。一头短发和素色T恤,是他始终如一的形象。布特林讲话速度飞快,充满专业术语的语言,似乎永远在追赶脑中不断涌现的点子。

他不擅长用包装过后的激励人心字眼表达未来想像,然而论及他想要用区块链建构的理想世界,他的语气总是十足坚定:这将是一个去中心化、绝对平等,充满效率和信任的世界。

去中心化,可以说是区块链的核心价值。在一个个资讯区块串联而成的长链里,每笔交易都会被记录在每一个节点的「帐本」中,而当某人新增一笔交易,所有节点也都能成为该笔交易的「检查站」,以密码学原理,检视其正确性和真伪。

在此之下,即使没有「交易中心」,各种交易仍能在安全无虞的情况下运行,一方面能提高效率,另一方面,由于不需要「中心」,也就没有「黑箱」,不仅透明度大幅提升,更不会有「中心出错、全盘皆错」的安全性问题。

至今,许多开发中国家的政府和金融机构,仍然无法有效保障民众的金钱和财产,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性,可以帮助他们不经过权威的第三方,建构一个人人平等、透明又兼顾隐私的金融秩序。布特林信心满满地说。

从以太(ether)这个命名,就可以窥见布特林对于用区块链改变世界的远大期望。布特林说,这个字不仅念起来响亮好听,而且其意义为充满宇宙、让光线行进却不可见的物质。

以太坊的成立具有类似意义,布特林希望区块链的应用能扩散至每个领域,用区块链的「光」,重新打造一个透明、公平、效率的新世界。

于是,以太坊打破了过去区块链平台的疆界,让开发者可以更轻易地开发各种区块链应用,自以太坊延伸的应用程式及新创公司也的确如雨后春笋般地快速出现,应用范围从音乐版税支付系统到能源交易皆有。

此外,科技大厂如IBM和三星等,也开始运用以太坊平台开发物联网应用;去年年初,巴克莱、瑞士信贷等十一家跨国投资银行,更启动了以太坊为基础的金融服务实验。

六、Buterin的理想愿景

但即使以太坊发展的这么好,Buterin却开心不起来。如今的以太坊似乎没有按照Buterin的设想在正确的方向上发展。

去年底,Buterin连发几条推特,告诫所有以太坊的用户成熟起来。他不希望以太币沦为人们投机生财的“郁金香”。

Buterin甚至还威胁道,“如果你们再这样的不成熟,我就将退出以太坊。”

Buterin不希望以太坊只是一场狂欢之下的投资泡沫,而是能够渗透进所有的工业中,将全世界的经济、社交、文化都去中心化。这一年,Buterin东奔西走,在美国、俄罗斯、加拿大、亚洲等国家普及以太坊知识,以期帮助人们形成对以太坊的正确认识。

虽然资本、区块链和以太坊走进了公众视野中,但离Buterin想要实现的远大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总之,布特林打造的平台之上,一切天翻地覆的可能改变,才只是刚刚开始。

日记本
Web note a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