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池洛雪》第一章:繁华未尽   往事成说

作者:盏雪

白衣黑发的女子回头,最后看一眼身后鳞次栉比的亭台楼阁。此时的它们宛如风烛残年的老人,看着唯一的孩子出门远游。

寒风如刀,纷纷扬扬的雪花欢呼着扑向大地。今年冬天肯定很冷,第一场雪就下那么大。

不过是个适合离开的日子。落下的雪花很快会掩盖足迹,从此以后,凌虚——这个绵延数百年,令天下人谈之色变的门派将永远深埋在洛雪山脉的深处,无人再能找到它。它将永远只存在世人的传说里。

从入洛雪山脉第一道峰起,就设置了无数奇门遁甲,凌虚门几百年经营,这些防护措施越加严密。想来除凌虚门人之外,再也没有人有本事进得这里来。然而凌虚门门规,凡是下山的弟子,永不得入山。

女子微微叹了口气,轻轻抚摸怀里的蓝狐,道:“飒飒,我们走了,也不能回来了吗?正值这乱世,我们即便下了山,又往何处去呢?”

狐狸当然不会答她。

她再次极目远望,目之所及尽是一片银白,天地间只剩风只剩雪,连实实在在站在此处的自己都仿佛不存在。

“可是,师父走了,留在这里又能干什么呢?飒飒,我们也走吧。”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女子转身,脚步不带一丝迟疑,向山下走去。

日夜兼程,片刻不停,连续走了两天两夜,才走出莽莽大山,极目远望,方能看见远处露出一角青灰的城郭。

站在山路尽头,遥看远处完全陌生的世界,女子眼中一片迷离,抱着狐狸的手不自觉就紧了紧。

突然女子微微侧了侧头,怀中小小的狐狸仿佛也感知到她的心意,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可是天地间明明只有山风呼啸的声音。

“谁在那里?出来!”女子轻叱,奇怪的是她声音虽小,山风凛冽,却不能将她的声音吹散。

突变只在刹那之间,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瞬间,一个黑色的身影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直挺挺站在女子面前三丈之处,一瞬不瞬的打量着她。

女子微微蹙眉,饶是早已看出不远处有人,此刻也还是被吓了一跳。方要开口询问,那男子却率先问道:“可是凌虚弟子夙璃姑娘吗?”

女子心中大惊,连忙问道:“你是何人?怎会认得我?”不怪她如此震惊,想想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连续十年从未下过山,除了凌虚弟子,这天下,还会有谁认识她呢?

“姑娘可记得十年前送你上山的人吗?”

女子敛眉沉思一会儿,答道:“你?不可能。我虽不记得那位叔叔的样子,但十年前送我上山时那位叔叔已经这般年纪,如果真是你,怎么可能十年未变呢?“

“不瞒姑娘,在下本非人类,是以十年岁月于也不会留下太多痕迹。在下十年前受人之命,送姑娘上山学艺,并且暗中保护姑娘安全。若姑娘在山中一辈子,在下便在这里陪姑娘一辈子,若姑娘某日下山,在下也会保护姑娘一生一世。”

听得这席话,无以形容夙璃心中的震惊,她忙跌声追问:“如此说来,你认识我的父母,是他们派你来的吗?”

“在下不知。”

“那你是受谁的命?”

“恕在下不能说。”

“为什么?”

“当年在下受命之时,曾发过毒誓,忠诚于姑娘,但当年之事,绝不跟姑娘透露半字。”

夙璃怒不可遏。这么多年一直以为自己孑然一身,如今刚下山,却冒出了这么一个看似跟自己有瓜葛的人来,眼看事情真相就要揭开,这人却告诉她无可奉告。

但十年深山平静的生活几乎磨灭了她所有的锐气,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发泄闷在胸口的这股怒气,只好说道:“我不需要你的忠诚和保护,我只要你告诉我,你是受谁的命前来?我的父母是什么人,你跟他们是什么关系?”

那黑衣男子却只是拱了拱手,面色不改,语调都不变一下答道:“恕在下难以从命。”

“你!”夙璃又是气愤又是无奈,却不知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场面,也不知该用什么法子对付一个死咬秘密不放的人。当下跺了跺脚,一甩衣袖,看都不看那男子一眼,继续朝山下走去。

然而“嗒、嗒”的脚步声不断传来,落在夙璃心头,让她更加烦乱。她霍的回头,怒视一直跟在她身后的男子,一字一字道:“不要再跟着我!”

男子止住身形,却不答她的话。

她继续往前走,那如魔音跗骨的脚步声却又不紧不慢传来。

夙璃心中开始焦急起来,她不知道这男子究竟是何身份,究竟有何目的,她虽然看出他只是一只修为较高的精灵,但却不知道他其他的话是否可信。她不知道是该提防此人还是该相信此人。但她还没有自信把一个她一无所知的人放在身边。所以目前她唯一想的就是尽快摆脱这个人。

一念即此,当下纤手一扬,回身就是一掌,强烈无匹的劲气夹杂着狂风和雪花向身后的男子袭去。那男子显然吓了一跳,但反应也是一流,立即停住脚步,聚力护住自身,以绵绵劲道卸去狂涌而来的掌力。风雪迷眼,再睁眼,待看清前方时,却哪里还有女子的身影。

夙璃一路施展轻功狂奔,根本不辨方向。反正这世间于她都是一样的陌生,当务之急是甩掉这个尾巴。

抱着这样的想法,也不知道跑过多少地方和路程,待终于放下心来可以歇歇脚时,才发现天早已黑了,白雪映着月光,是以周围可以看得很清楚。

夙璃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闯进了哪户人家的府邸。此时她正藏身于一座假山之后,假山旁边是一座石桥,桥下是一条人工开凿的小溪。这么冷的天,溪水却并未结冰。溪水潺潺,把夙璃心中的紧张感也带走了一些。

夙璃定了定神,喘息甫定,就听到有低低的声音传来。一时大骇,赶紧屏住呼吸,凝神细听。

“萧哥哥,你也要上战场吗?”是个女子的声音。语声婉转,却藏了满满的凄楚。

“可能吧。形势越来越危急,原以为这场大雪能迫使南莱撤兵,却没想到······唉!芜城是宛池的第一道屏障,誓死也要守住,绝不能轻易让南莱夺了去。父亲这一月来脸色越来越差,身体也越来越不好。如果必要,我是一定不会逃避的。”是个青年男子的声音。

话音落下,四周又陷入沉寂。

半晌,传来女子轻快愉悦的声音:“我相信萧哥哥。”

突然,怀中的飒飒使劲挣扎起来,夙璃没有注意,飒飒就从她怀里跑了出去,钻进旁边的树丛,眨眼不见了踪影。

一阵腥风传来,夙璃皱了皱眉,就听见不远处传来女子的尖叫,然后是打斗声。

夙璃悄悄靠近查看,就见一个青年男子正与一条人面蛇身的怪物缠斗在一起。那怪物头发凌乱,满面污垢,目露凶光,嘴巴里不时吐出阵阵腥风。短短交手数个回合,那青年男子已明显落于下风。距离他们不远,一个红衣女子吓得瑟瑟发抖,竟像是已骇得说不出话来,但不知为何她并不趁机逃跑,一直站在离青年男子不远的地方。

院中的打斗声显然也惊扰了其他人,不一会儿一队身披铠甲的士兵纷涌而来,怕有二十余人。这队士兵训练有素,虽情势危急,但各自行动丝毫不乱。只见他们赶来后,立即分为两队,一队十五人换下青年男子与蛇怪缠斗,另五人则去保护那红衣女子。

其实夙璃已经看出那蛇怪修为并不高。看它这般模样,应是刚刚修成人形就被人抓到,然后用药物强行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功力,以致成为今天这种模样。

这是个极阴毒的法子。

世间万物皆有灵性,而人类是万物之灵长。但自然界中也有一些极具灵性的生物,如蛇、狐、虎、豹等,若努力修行,假以时日就能提高自身修为,甚至能够变化为人形,普通人类根本就奈何他们不得。也有一些动植物虽天生不具有灵性,但因活得时间太长,或身处蕴天地灵秀之福地,久而久之吸收天地灵气,慢慢积聚出灵性,也能修成精怪。

洛雪山脉深处颇多精怪,但从来没有敢惹凌虚弟子的,甚至感觉到凌虚弟子,就远远遁去。因此夙璃虽时常看到一些精怪的踪迹,却对它们并不熟悉。

只不过名卓曾经给她讲奇闻趣事的时候提到过,位于西南的南莱国,因为都是高山丛林,因此有很多形形色色的精怪。南莱的一些异士,可以通过药物和驯养控制这些精怪。

当时她听得有趣,直呼也想养只精怪玩玩,旁边的临锋却嗤之以鼻,不屑的嘟囔了句“残忍”。然后,名卓和临锋就打了起来。那时名卓和临锋大概都只有十三四岁,但是修为已经不俗,两人打起来更是使出平生所学,只是没想到,名卓一道掌力,把夙璃辛苦呵护的一棵小枫树震断了。

那棵小枫树是夙璃刚上山那年亲手栽的。那时她刚上山,年纪小,周围环境都是陌生的,觉得无依无靠,因此时常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但她并不哭,只是一个人躲着,一双眼睛像受惊的小兽一样警惕的看着所有人。

师父心疼她,原本只想给她一个安身之地的,后来却收了她做义女。那棵枫树就是她进山半年之后她七岁生日那天栽下的。凌虚门处在洛雪山脉最高峰凌虚峰,因此气候寒冷,枫树很难生存。那棵小小的枫树真的耗尽夙璃的心血。

危险就在附近,夙璃却陷入了回忆。

待她拉回思绪,定睛一看正在缠斗的几人也不觉吃了一惊。

只见后面来的二十个士兵已经只剩五人。三个人还在与蛇怪苦苦缠斗,另有两人护在青年男子和红衣女子身前,地下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鲜血已经汨汨流到旁边的小溪中。

夙璃十年来一直生活在大山中,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一眼看过去只见鲜血满地,到处是人的残肢零落,顿时胸口一阵翻腾,几欲忍不住呕吐起来。

心神俱震之际竟然忘了自己的处境,轻飘飘眨眼间到了蛇怪身前,挡住蛇怪袭向一个士兵的致命一击,也不见她如何聚力如何出手,不知是她本就没有任何招式,还是她招式太快没有人能看清楚,所有人只看到她平平一掌推出,然后刚才还不可一世的蛇怪就被一阵巨力横掼出去,摔到不远处一座假山上,假山立即四分五裂向四周爆开。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看着不远处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蛇怪一时全都忘记了反应。还是青年男子见机快,迅速飞掠过去,手起刀落,那蛇怪已是身首异处。

夙璃轻轻“啊”了一声,看向那青年男子的眼神微带怒意。

刚刚不知躲到哪里去的飒飒跃入夙璃怀中,夙璃摸了摸它的头以示安抚,然后转身欲走。

“姑娘请留步。”身后青年男子疾呼。

夙璃转过身,疑惑的看着他,却并不说话。

“姑娘且慢。”青年男子上前几步,靠近她说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不知道姑娘能否在府上盘桓几日,也好让我略尽地主之谊。”

夙璃虽未在江湖行走过,但客套话也学过几句,当即回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未请教姑娘芳名,日后若有机会相见,在下总该报答姑娘今日大恩的。”

“夙璃。”说完,再不迟疑,转身就要走。

却没想到青年男子抢先一步拦在她身前,说话仍然谦恭有礼,但夙璃看得出他浑身的肌肉都是绷紧的,这是做好准备随时战斗的状态。

夙璃这才觉得不对劲,这男子哪是要报她的恩,分明是对她身份有疑,有心盘问她。想到这,心中不觉对这男子又添了几分厌恶。

“刚才看姑娘出手,武功着实不凡,不知姑娘师承何处?”

刚听到此问,夙璃还有些生气,但她心思转的极快,一想是自己无故闯进别人家来,别人这样查问也是应该的,因此虽然不悦,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

“凌虚”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轻飘飘的,但听在周围几人耳里,却如万钧雷霆。

青年男子脸上露出狂喜,看样子恨不得冲过来拥抱夙璃,但毕竟是有涵养的人,很快整理好情绪,吩咐旁边的士兵道:“快去请老将军,就说有贵客到了。快去!”

士兵领命而去,青年男子立即对夙璃道:“请姑娘稍等一下,请务必见我父亲一面。拜托了!”

夙璃心中疑惑更深,心想反正无处可去,倒不如留下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点了点头。

于是青年男子并红衣女子一起带着夙璃来到了正厅。

一路上青年男子和女子都向夙璃介绍了自己。原来,青年男子叫萧逸,是芜城守将萧武望的独子,女子名叫觅昔,与萧逸自小有婚约,两人可谓青梅竹马。

不一会儿,一位身披铠甲的老将军大步走进正厅来。老将军大概五十岁左右,但龙行虎步,气宇轩昂。

老将军径直走到夙璃身前,似不敢但又很急迫的问道:“姑娘你当真是凌虚门人?”

夙璃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因为没有人教过她见到长辈该如何行礼,她甚至没有站起来。

但不等她回答,老将军已经噗通跪下,激动得语无伦次道:“天佑宛池啊!求姑娘救救宛池!”

饶是懵懂如夙璃,也忍不住站了起来,略往旁边挪了挪,避开老将军的跪拜,忙去扶老将军,一边道:“老将军快起来说话。”

老将军就着她的搀扶站起来,坐到她旁边。夙璃看到,老将军的眼中竟含着热泪。

然后,老将军给她讲述了一个感觉很久远的故事。

“凌虚门人一直以来都是掌控天下命运的存在。几乎每一代的凌虚门人都是可以操控各个国家命脉的人,天下人一直都在猜测,或许这也是能够拜入凌虚门的一个条件。但是自从上一代凌虚门人下山之后,整个天下都大乱了。”

上一代,上一代?作为凌虚门人的夙璃并不知道上一代的事。在凌虚门中,关于上一代的事,一直是个禁忌。师父从来不说,他们偶尔问到,师父就会突然很难过,因此也没有人敢问。

“对不起,上一代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夙璃说道。

老将军有些惊讶的看着夙璃,然后长长叹了口气道:“也是,那些让人伤心的事情,知情人都不想再提起吧?“

“请问老将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姑娘知不知道,上一代凌虚门人共有四子。其一是宛池大皇子简歌,其二是南莱二皇子晗轩,其三是江湖杀手组织焚烟中的人,名叫沐苒,还有一人,则是后来让这个天下变了颜色的墨雪,其实她也是瑾瑜国公主。这四人非但自身惊才艳绝,可以说功夫横绝天下,除了他们彼此,怕真的是再也找不到对手,而且,他们背后都有错综复杂但极为可怖的势力支持。本来天下三分,宛池国力最强,瑾瑜地理位置极为优越,物产丰富,但因为国君性格懦弱,因而偏安一隅,南莱虽发展势头甚猛,但因各种因素限制,也不足对其他两国构成威胁。我想,凌虚当初收下三国王室子弟也是为了让三国可以彼此制衡吧,加之江湖势力焚烟的牵制,天下就更安稳了。只是没有想到,后来发生那么多事情。唉······”

“后来怎么了?”

“后来墨雪反出凌虚,天下盛传她是魔女,江湖上追杀她的人一波又一波,但大多都是丧命在她手中。只是后来此事牵涉到天下第二大派清绝,很多事情已不能善了。再后来,凌虚其余三名弟子下山,天下大乱逐渐出现了苗头。首先是宛池九皇子企图杀简歌而夺皇位,后是南莱七皇子铭轩兵变叛乱,瑾瑜中也出现不明势力暗中操控。至后来,南莱与宛池终于开战,宛池与瑾瑜结成同盟。本来有凌虚弟子简歌在,加之清绝青年弟子中第一高手夙挽风为瑾瑜国大将军,宛池一方必胜无疑,但没想到,后来以沐苒为首的焚烟组织公开支持南莱,并且拉拢了很多江湖势力帮助南莱,于是双方力量再次持平。也因此,这场纷争一直持续了八年之久。天下大乱,饿殍满地,尸横遍野,民不聊生啊!八年的鏖战,各国都国力衰微,筋疲力尽了。因着墨雪的缘故,清绝元气大伤,再难恢复往日实力,焚烟组织中也精英尽去。放眼天下,人才凋落,四分五裂。但即便如此,三国中还是没有人有放弃的意思。直至最后,墨雪身死,南莱七皇子铭轩舍天下大业随她而去,那时已是宛池国君的简歌也不胜打击,再无心国事无心天下,不知归隐何处去了。而在一场战事中,沐苒为救夫君晗轩不幸身亡,晗轩大恸之下,终于暂熄逐鹿天下之心。直至那时,战火才暂熄,天下得以短暂喘息。”

“那此时呢?是不是战事又起了?”

“唉······也是天下该有此劫难。两年之前,本来一直平静的局势又起波澜。几年都没有动静的南莱突然大举进犯我宛池,虽接连被我军挫败,但一直不肯放弃,且攻势一次比一次猛,手段一次比一次毒辣。芜城乃是宛池第一道屏障,一旦芜城失守,宛池等于将半壁江山拱手送人,因此老夫誓死也要守住此城。只是如今芜城情势极度危急,存亡仅在一线。恳请姑娘相助退兵,不仅老夫感激不尽,整个宛池的百姓也会永远感念姑娘的大恩!”

夙璃脸上一抹奇怪的表情一闪而过,接着深深吸了口气,才幽幽答道:“老将军,非我不肯相助,而是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听得此言,老将军快要崩溃了,只差再次跪下去,但是生生忍住,道:“芜城已被敌军围困三月有余,城内弹尽粮绝,帝都援军迟迟不到,如今的芜城已是死路一条。但天不绝我,这时候遇到姑娘。姑娘是凌虚门人,一人可敌千军,若姑娘肯相助,此次芜城之危可解啊!”

夙璃咬了咬嘴唇,还是狠心答道:“对不起老将军,师父临终时,我答应过他,绝不插手天下之事。”

“怎么会?凌虚的职责不就是守护天下的太平吗?”

“老将军,这天下,再也没有凌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师父,如今我早已青丝染雪。日后,黄泉路上,奈何桥边,我可还能再见你最后一面?不是当年告别时的决绝背影,而是你满是...
    乔年年阅读 959评论 8 73
  • 大紫明宫 叠风和子澜将昏迷的‘白浅’从宗祠中带出时,翼界的众位首领和将军也是相当吃惊和震怒。吃惊的是白浅是何时闯进...
    云朵_从竹阅读 527评论 2 18
  • 此文承接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直圆到《三生三世枕上书》,再作续。相当于枕上书的前传和续写。有大量上古洪荒时...
    CH南苼阅读 371评论 0 10
  • 我本是隐宗的一个外门弟子,自幼修剑,二十岁那年,宗门要求我们下山历练,只要挑战十个二等宗门内的高手,就可回山成为真...
    豹子很潦倒阅读 37评论 1 2
  • 一朵花开,一梦今生。云在天上,你在我的心上。 1.风云再起 贺兰山,寒风刺骨,当时,正值故国晚秋。 隐约间,一片乌...
    大天蓬元帅阅读 578评论 4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