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重生】第三卷 凤凰的觉醒——第一章 神族的喜事

今晨天还未断黑时,东华便被身旁的凤九惊醒。他一向睡不沉,凤九的睡相又不好,所以往日里他也是经常在半夜起来给她盖被子。这一夜凤九睡得尤其不稳,东华自然也就只是迷迷糊糊地浅睡了几段。迷糊中,他听见了凤九痛苦的喘息声。瞬间清醒过来的东华帝君立刻起身,千里传音让重霖把九重天上的收生婆全都招了来。

凤九拉住他的手,告诉他不要担心。她生过一次孩子,且上一次生的时候便是只她独自一人,身边连一个收生婆都没有。

银发尊神闻之更担心了,唯觉一阵后怕。

“我能应付的,东华。”

随后,向来无人能请得动的东华紫府少阳君便被收生婆请了出去。

天亮之后,白浅赶了来。在上花轿前,穿着嫁衣的成玉也特地过来瞧了瞧。一盆盆热水被端进去,又一盆盆血染的被端出来。向来临危不乱的东华帝君有些等不住了,生个孩子凭什么要失那么多血!凤九生滚滚的时候,他并未在身边,自然也不晓得女人生孩子竟然是如此阵仗。

中午时分,青丘来了人。生了五个孩子,经验丰富的狐后进了九华殿。而狐帝白止也只得尽力宽慰已是坐不安的顶头上司兼孙女婿东华帝君。

早上还有力气嚷嚷的凤九帝后,到下午时已是声音有些嘶哑。到了晚上,喊叫声更是轻不可闻。东华突然觉得,当初自己让白止多生几个有点残忍。

“小九她娘亲生她的时候疼了几天几夜,最后也是生下来了。这么多收生婆在,帝君莫要太过担心!”作为东华帝君的岳父,其实至今也未能和女婿说上几句话的白奕难得地安慰了他几句。

在这一天即将过去时,一声嘹亮的啼哭自九华殿传出。被收生婆拦在殿外,来回踱步整整一日的东华帝君终于长出一口气。殿门开启,收生婆走了出来。她擦着额上的汗水,看起来有些疲惫。

“恭喜帝君,是个……”

东华其实并未听清收生婆说了什么,他在殿门开启的那一刹那便冲了进去。

门口的白家人一阵欣喜。殿内,狐后抱着孩子也是难掩喜悦之情。三万多年前,她也是这般开心地抱着刚出生的凤九,恍如昨日。谁想如今却已是抱着凤九的第二个孩子。

“快给我看看!”脱了力的凤九已是迫不及待。

“瞧瞧这一头银发,一看便知道是东华帝君的!”

浮箐将孩子放在她身边,帮着她侧过身子去看新出生的儿子。

“他长得真像东华!”虚白的脸上满是欣喜疼爱。

刚在床榻边坐定的东华帝君可不这么觉得。他虽始化灵胎于一块石头,可真身断不是只猴子。瞧着眼前皱皱巴巴的婴儿,东华皱了皱眉,心里一阵疑惑。为何他长得这么像猴子?

由于这一天为东华帝君次子的生辰,所有神仙的注意力全都被引到了太晨宫。原本在这一天应当是主角的成玉竟落得个无人问津的结局。直至几日后方才有人想起,这掌管瑶池芙蕖的成玉元君已失踪了多日。


章尾山的章炎洞中,一红衣女子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她边上有个四四方方的土坑,坑里面有一口已经看不出镶金纹路的棺材,棺材盖被随意扔在一边。女子的身边立着个穿着白色孝衣的老头,此时正佝偻着背在与她说些什么。

“你说什么?”女子猛地一怔。

“祖宗你可小声点,我年纪大了,耳朵经不住你这么个吼法!”

“你说墨渊昨日娶亲?”

“是啊,新娘的花轿正要往昆仑虚去,路过这处,正巧碰上祖宗你活过来。这不,坏了人家父神嫡子的好事!”

“砸死她了没?”

“倒是没有,但是落石断了迎亲的路。你也知道神族的人讲究,这吉时一过,怕是婚宴要拖个好几百年了。”

“奉行,祖宗我死了多久?”

“回祖宗,十九万年了。”

红衣女子又是一怔,复又打量了下身边这个老头,面露嫌弃之色,“我就说呢,祖宗我这一醒,你怎么就成了这副糟老头模样了!”

“哦哟,祖宗你可别再损我了。你死了十九万年,也就我日日在这里给你守灵!”

“那七个兔崽子呢?”

“七君皆禅让了君位给下一代,没死的都在颐养天年。”

红衣女子撅了撅嘴,“他们日子倒是好过,也不晓得来祖宗我的坟头拔拔草,尽尽孝道!”

“祖宗,你可是在土里埋了十九万年啊!”奉行再次提醒她。

“是啊,人走茶凉!”她起身拍了拍裙子上的土,“墨渊这是第几次成亲?”

“听说是第一次。你这一醒便搅了人家神族大佬三十六万年来的头一趟亲事,不愧是我魔族的精神领袖!”

红衣少女嗯了一声,“也挺过意不去!坏了人家的好事,总得亲自登门道个歉。你这就去安排一下,我好把新娘子给人家送回去!”


墨渊来到太晨宫时,太晨宫里正是前所未有的热闹时候。东华坐在主榻上支着个头,心不在焉的似乎并没有在认真听。   “帝君,四月初九那一日章尾山的异常是否该派人去探一探?”

   “此事,你该同天君和夜华去商量。”

东华这几日很是头疼。他实在是不明白,刚刚出生的孩子为什么要整日里哭个不停。小白怕累着她奶奶,坚持要自己带孩子,搞得他晚上也不得安眠。

   “夜华在准备继任天君事宜。”父神嫡子喝了口茶。

   “本帝君要带孩子。”东华怼得理直气壮。

说到这里,他隐隐又听到九华殿里传来哭闹声。

   “孩子的名字起好了吗?”

   “单名一个啸字。”

墨渊低头一笑,“看来帝君最近睡得不太好!”

东华沉了口气,“章尾山那边,我已派白止去看了。如此磅礴的魔气,确是个不祥的兆头。”

殿外婴儿的哭闹声越来越清晰,东华揉了揉胀痛的额角起身。抱着孩子走来的是狐后,见了殿内有宾客,她急忙退了出去。

  “夫人请留步,我也正要走!”墨渊上前去瞧了瞧那孩子,五官精致,天庭饱满,一头银发,长大了定是个清俊少年。

东华接过孩子,有模有样地抱在怀里哄。墨渊见了唯觉不顺眼。他还未见过这样的东华,很是不习惯。

   “要留下吃饭?”

东华冷冷的声音飘来。墨渊作揖,“昆仑虚还有事,我先告辞了!”

   事实上昆仑虚原本没什么事,可当墨渊回到昆仑虚时,却真的发生了一桩大事。此时昆仑虚门户大开,众弟子皆守在殿外。墨渊见了眉头一皱看向大徒弟,

   “为师一日不在罢了,出了何事?”

   “回师傅,今日来了个魔族女子,硬闯昆仑虚。肩上还扛了个神女。”

   “为何不拦住?”

昆仑虚墨渊上神座下大弟子叠风也是有些为难,“拦不住……”

   “你们十五个竟连一个魔族女子都拦不住?”墨渊大惊。魔族女子,还如此能打的,除了少绾,他不敢作他想。一贯沉稳的声音有些颤抖,“那女子……可是穿着一身红衣?”

众弟子面面相视,陆续点了头。

墨渊红了眼眶,遂疾步往殿内去。与魔族的那场战争,已是过去了十九万年。他将他的爱悉数留在了章尾山与她陪葬。他羽化过,又归来。却从未想过他们竟还有相聚的这一天。

踏入殿内,果真见一红衣女子坐在了他的主榻上。她的身边,还放着个一身喜服的女子,红盖头盖着,墨渊也认不出是何人。

十九万年了,那些积存在心底的千言万语到了此刻却连一句都道不出。

榻上女子起身,看上去很冷淡。

  “新娘子我给你送来了。”

  “绾儿……”墨渊看着她目不转睛,唯恐一转眼便又会不见了踪影。

  “祖宗我一醒来就坏了父神嫡子的好事,实在对不住!看在你我当年的情份上,也希望你大人有大量!”红衣少女说完便要走。

父神嫡子一把抓住了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绾想要挣脱,却是动弹不得。被限制了行动,脾气便也就上来了,

  “哎呀,就是祖宗我醒来时闹的动静太大,你昆仑虚也实在太会挑日子……反正就是误了你的吉时。听说下一个适合你俩的好日子是七百年后,我也知时间有点长,但你们神仙最不缺的就是时间。看在我死了十九万年才刚活过来的份上,你就行行好放过我吧!”  “我为什么要放过你?”墨渊此时灵台异常清明,“我昆仑虚又何时要迎亲了?这女子又是谁?”

本来自认为非常明白的少绾有些糊涂了,“这不是你女人嘛!”她伸手揭开了她的盖头,“这女人你当真不认识?”

父神嫡子歪过头瞥了一眼,“倒是认得……”

  “这不就对了!”

  “虽然认得,但她可不是本上神的女人!”


九重天上,元极宫内,沉睡了五百一十五年的神族三皇子突然从榻上坐起。掐指一算,他顾不得穿外袍,蓬乱着头发便往外跑。昔日风流倜傥翩翩公子的形象遂毁于一旦。他急得连仙法都忘了用,一路跑到了瑶池。到了那处,却听仙娥说前几日成玉已穿着嫁衣,坐着花轿出了九重天。连宋扶着身后的白玉栏杆,几乎跌坐在地上。

他知道成玉一向乱来,可未曾料到她竟胡来到如此地步。

  “她到底嫁的谁?”连宋不顾形象地闯入了太晨宫。

  “反正不是你。”刚刚送走了墨渊,又来了个失心疯的连宋,东华叹了口气。今日他这太晨宫还真是热闹!

  “我再问你一遍,她到底嫁的谁?”此时的连宋已是双目通红,倒像是个真正的疯子。

  “重霖,你去寻药王来一趟。三殿下刚醒,这身子和脑子看起来都不太灵光。”他随即将孩子交给了狐后,“带啸儿去小白那处,关紧殿门,别吵到孩子。”

连宋终是瘫坐在地上,嘴里喃喃碎碎地,“我……我不过……多睡了几日……”

  “这种事情,多睡一刻钟都不行。”东华看见他这副落魄的模样,竟也难得地起了那么点同情心。“成玉那一日走的时候,正巧帝后临盆,所以本帝君也没留意。那天成玉临走时穿着喜服来了一趟,后来就再也没见过。她这坐着花轿四海八荒招亲的,至今未归,想必是已找到了如意郎君吧!”

   “你知她爱胡闹,也不替我拦着……”

   “欠着两个人情还未还上的可是三殿下。”

   “你从来都是这么自私!”

   “连宋,你是第一天认识本帝君?”

连宋气地转身便要往外走,东华趁其不备一掌将他拍晕。这已是他自认得连宋以来第二次将他拍晕了。此等荣幸,也只有这位神族三皇子享有过。叹了口气,东华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他的,每回都要替他善后。看着今日他这副模样,要是让他独自离开,恐要出事。紫衣尊神将他再次扔进了西厢房,嘱咐重霖将药王领去那处。后又招来司命,询问是否查到成玉的下落。

可惜这掌管瑶池的元君终是杳无音讯。等连宋醒来后,他又当如何面对这样的现实……


昆仑虚那端,也是同样的惨淡光景。原以为一切都过去了的父神嫡子不得不面对少绾的冷淡疏离。该解释的也解释清楚了,可终究那凤凰还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昆仑虚。许是十九万年的光阴消磨了少绾对他的感情。他们在经历了如此长的生离死别后,却还是无法再续前缘。宁寂深夜,墨渊站在昆仑虚之巅俯瞰四海八荒,终是能理解当初东华为何会如此绝决地开启星光结界。若万年后他也效仿东华前去进化这三毒浊息,少绾会否也像凤九那样回心转意,不顾一切地冲进来?墨渊不禁自嘲,少绾不是凤九,他也不是东华。倘若有一天他当真要走到这一步,他会悄悄地去完成,然后睡上个几十万年。少绾若愿意等便等;若不愿意,也许当他醒来后,也便将她放下了。

次日,一只仙鹤落在太晨宫的前院内。又是一夜没睡好的东华帝君,脸上终于浮出了些许笑意。

成玉在昆仑虚,少绾也回来了。


东华的那一掌下了狠手,连三殿下继睡了五百一十五年后,又晕了十来日。待他转醒后,东华便让重霖告诉了他成玉的下落。身体和精神状态仍旧不太好的连宋心急火燎地赶去了昆仑虚。

那一日,花轿从章尾山下过的时候,恰逢魔族始祖神少绾从长达十九万年的假死中苏醒。震落的碎石阻断了前进的道路,虽未直接砸中,但剧烈的震荡倾覆了花轿。成玉当时盖着红盖头,顿觉天摇地动,随后便失去了知觉。等她醒来时,就见到了那张期盼已久的脸。他看起来有些憔悴,头发也很是凌乱,曾经一身白袍英俊潇洒的意中人如今却是这样一副狼狈的模样。

明亮的双眸一片湿润,却仍是倔强地别过头去。连宋见她还在气头上,便也不说什么。他将她领回了九重天,直接带进了元极宫。既然成玉五百年前已经答应了要嫁给他,那么她便是他的未婚妻子,是这元极宫的女主人。无论她现在还愿不愿意。


  “东华,你觉得成玉和三殿下究竟会如何?”  

  “连宋这个人……在关键时刻总是能有惊人之举。”

这天夜里,凤九终于大发慈悲地将精力充沛的白啸送到了暂住西厢房的奶奶那处。她本想与东华好好聊聊天,但东华看起来很疲惫。凤九轻柔地按着他耳后的安眠穴,一如他们刚出阿兰若梦境时那样。这几日她刚生完,有些乏力。东华一边照顾滚滚,一边还要帮衬着带刚出生的孩子。瞧着他连顿饭都无暇好好吃,还不时地就闭目养神,凤九很是心疼。

  “这几日你辛苦了。”

  “嗯,你终于想起来要疼我了!”东华闭着眼睛,勾起了嘴角。

  “我最疼你啊!你看,我把儿子都交给了奶奶,就是为了让你好好休息!”

  “有时候我觉得你比较疼你奶奶和孩子!”

  “瞧你,竟和他们吃起醋来了!”

凤九见着他这副疲惫的模样也是心疼得紧,她亲了亲他的鼻尖,像哄孩子那样,

  “我不同你说话了,你好好睡上一觉。”

东华揽住她,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他活了三十七万年,极少像这几日这样累过。即便在上古洪荒时期征战时连着打十几日的仗,似乎也不及这些天。那孩子的哭声好比魔音,扰得他头疼。有时候,紫衣尊神真想干脆施个昏睡诀让他安静会儿。但瞧着那一头银发,又实在下不去手。

东华紫府少阳君,也终于遇到了个强劲的对手。

第二日,从来睡不过寅时一刻的东华帝君睡到了日上三竿。醒来后顿觉神清气爽,连儿子的哭声都不觉得刺耳了。

滚滚从学堂回来后便先去了书房找东华,

   “父君,弟弟此时可是在九华殿九九那处?”

   “不错,去看看吧!”

滚滚出了书房,便朝中庭走去。但他并未向着九华殿,而是直接择了相反的方向。心想,既然他在九华殿,那么祖奶奶那处就该比较清静了吧!小小的身子叹了口气,很是神伤。自从太晨宫里多了这么个烦人的小东西,他平静的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是个头!

做了会儿作业,重霖便来找他,说是团子邀他去庆云殿玩。滚滚想了想就出了门。这个弟弟,他不想惹,只想躲!

方才走到宫门口,便看见成玉在徘徊,滚滚又叹了口气。最近大人们都是怎么了,除了重霖外,没有一个是正常的。九九成天躺着,父君连佛经都不看了,连宋发了一顿疯,成玉又突然变得文静起来……

   “元君,帝君让你进去。”

滚滚看了眼身后突然出现的重霖,无奈地摇了摇头。大人的世界怎就那么复杂!

重霖引她去了九华殿。一路上,她一语未发,与平日里谈笑风生的成玉元君判若两人。她低着头,瞧着自己粉紫色的裙摆扫过灰白色的石头地面,思绪却已不知神游去了何方。直到她一头撞在了重霖的背上。重霖本就是员武将,虽跟在帝君身边做了十几万年的掌案仙官,但身体底子仍在。所以此时走路没留神的成玉直直地撞了上去,又结结实实地被弹了出来。坐在地上,她捂着自己的脑袋觉着一阵疼。平日里大大咧咧惯了,在这种时刻反应也是快,

   “哎哟,疼!”

这一声嚎得很是洪亮,面前九华殿中顿时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哭声。重霖扶着额,一脸的哀怨。而坐在地上的成玉已是目瞪口呆,

   “这孩子……可了不得!”

门在此时开启,巨大的阴影压了下来。她抬头便见那异常高大的身躯立在面前,俊美无俦却又冷若寒冰的脸正对着她。

成玉打了个哆嗦。

   “你吵醒了本帝君的儿子,这笔账是元君自己来还,还是由三殿下来还?”

   “一人做事一人当!”坐在地上的成玉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也是,连三殿下万年前欠本帝君的都没还清。再多欠一个,怕是有生之年也还不清了。”说完,紫衣尊神便带着重霖从她身边绕过离开。

   “成玉!”

殿内传来了凤九甜甜的声音。成玉站起身,掸了掸衣裙上的灰尘便抬脚进了九华殿。此时孩子的哭闹声已渐渐平息,成玉坐到床榻边探头看向襁褓中的婴儿不禁笑弯了眉眼。

   “瞧这孩子!长得真俊!”

   “我也这么觉得!”凤九的眼里满是喜悦。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白啸,虎啸龙吟的啸。”

成玉忍不住笑出了声,“真是人如其名!帝君起的?”

她点点头,想着自家夫君到底是有学问!如果让她自己取,估计又会出个“吼吼、嚷嚷”之类拿不上台面的名字了吧!

   “对了,你和三殿下现在怎么样了?我刚生完孩子,也没有关心过你。听说他将你接到元极宫了?”

成玉脸上的笑僵住了。

   “怎么?你们还在闹别扭?”

   “嗯……我昨日晚上趁他睡着的时候逃了回去。”成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自尊心强,连宋又是个皇子。日后定是三妻四妾后宫成群,就像天君那样。况且天君也瞧不上我这个小仙。我若是嫁给他,最多也就是先给他添房侧妃罢了。”

   “你就这么信不过三殿下?”

   “其实我也不是个瞎子,连宋待我不同我是知道的。他沉睡那日我与他的约定亦是我给彼此最后的机会。他若是及时醒来,哪怕只能作个侧妃,我也认了。可惜,他终是没能掀起我的红盖头。”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大抵我们还是没有缘分吧!”

   “成玉,你何苦这样为难你们两个!”凤九很是不解。

   “神族皇子的婚姻都是有政治目的的联姻,我又何必拖累他。二皇子和那条小巴蛇就是个前车之鉴。”

   “可我倒是觉得二皇子和那小巴蛇才是最幸福的。”

   “瞎说,你和帝君才是羡煞旁人!”

   “我和东华……经历了太多不为人知的苦难。”凤九顿了顿,“所以我才要劝你。三殿下这般看中你,又没做什么对不住你的事情。不过就是多睡了几日……对了,三殿下身体还好吧?我听东华说三殿下本应睡上至少千年,折颜也说过提前从沉睡中苏醒是要损修为的。”

俏丽的小脸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凤九,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我怎会骗你!”

门口传来了脚步声,紫衣尊神端着只药碗走了进来。

   “他提前醒来,你可知会如何?”

成玉看向那紫衣裳的神仙,结巴道:“会……会如何?”

   “他沉睡本就是因为仙法耗竭。如今提前苏醒,又损了修为。你再这么一闹,怕是这三殿下现在连仅剩的半口气都要气没了吧!”

成玉急忙起身,提着裙子出了九华殿就往元极宫跑。这几日连宋的气色那么差,她怎就没想到这层道理上呢!刚一进门,成玉便见他扶着床头大口大口地在吐血。她又气又急,眼泪哗哗直流。

   “连宋,你要是敢让我成了望门寡,我成玉跟你没完!”

虽然脸色惨白,但连宋却笑得很是舒心,“成玉,你要是肯成我连宋的望门寡,我死的时候也能闭得上眼了。”说完他又猛地吐了口血。

   “你别吓我啊……”她哭得更厉害了。

吐血吐得很认真的连宋有些过意不去了。刚刚东华千里传音让他装一装,好像装得有些过了……

   “你别哭了,你哭得我心疼,我一心疼便受不住了。”

成玉连忙擦了眼泪,“那我不哭了。你可别再吐了!”

   “好,我不吐了。”说着他又摆出了要吐的架势。

成玉已是吓得花容失色,她哪有见过神仙这样吐血的!就算是当年在凡间,也没见过这场面。连宋看着她,将笑意生生憋了回去。但在成玉看来,她的三殿下这憋吐憋得很是辛苦,她瞧着更是心疼。扶他躺下,替他盖好被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深情得快要掐出水来。

   “成玉,你不会又趁我睡着的时候走吧?”他抓着她的手不肯放。

   “你安心睡,我不走!”

   ……


九华殿中,东华帝君正在喂帝后喝补药。往日里提苍何握佛经的手此时拿着个汤勺,一勺一勺地喂进凤九的嘴里,很是耐心。

   “东华,刚刚这出戏演得急,有些话我还没来得及问你。”

   “可是想问关于沉睡之事?”

凤九嗯了一声,“当初你净化妙义慧明境的时候,虽最终没有耗竭,但也至少耗损过半。理应睡上至少百年,但你却只睡了六年。身子可是有异样?”

   “当年本帝君剖了半颗心给帝后做戒指,又身怀秋水毒,耗损速度比平时要快上五倍。”看着凤九脸上现了紧张的表情,他继续心安理得地添油加醋,“后来又强行激发修为硬撑了几日,照理说应该睡上个几千年才够。可惜本帝君放不下帝后和幼子,所以只匆忙睡了六年。”

凤九听得目瞪口呆,这些年他夫君看起来不但无恙,还夜夜翻着花样折腾她。她哪里会想到情况如此严重!

   “东华,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恢复得如何了?”

东华见她已是吓得脸色惨白,便满意地将她搂进怀里,“已经恢复了大半,不要怕!”

自那以后,白啸晚上便再也进不得九华殿。

东华很是满意,看来偶尔装一装脆弱还挺受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边的凤九她们注意到了连宋和东华帝君,不由吃了一惊,,凤九拉着陌羽,和成玉一起去给东华帝君行礼,行礼后,凤九,陌羽...
    苏殇璃阅读 1,821评论 7 20
  • 我希望我下辈子还做男人,做个更好的男人,再来找你,还和你一起过日子,让我有足够的实力来保护好你,照顾好你,疼你! ...
    CHEN和阅读 100评论 0 0
  • “我都27岁了,也经济独立,只是住在父母家,可父母就为自己设置门禁,不按时回家就连环夺命CALL,请问该如何沟通?...
    槽值阅读 14,732评论 135 371
  • 下午正在桌前练字,突然接到朋友电话说晚上请吃饭,地点在**地方。本不想去,但碍于朋友邀请便相约着出去了! 这里位于...
    神奇女侠ahua阅读 279评论 2 2
  • 痛苦不可避免 磨难可以选择 -----村上春树 你可能觉得自己应该减肥,你可能只是想...
    嘀嗒嘀嗒滴滴答阅读 76评论 0 0
  • 导语:几年前的日本智能马桶盖事件曾经引发各个朋友圈刷屏,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和普及,也作为家居产品的智能马桶盖逐渐...
    海豚智能阅读 69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