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如果当初不知道这个秘密就好了。这些天,这样的假设他曾在心里默念过无数次,但他其实一直都明白,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没有什么如果。

       时间终会带走我和我的秘密,在这之前,只需要静静等待就好了。起初他都是这样宽慰着自己。但不得不说,从一开始,他就低估了对手。这秘密就像蚂蚁,在夜深人静时,不断地啃噬他的身体还有灵魂。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死亡前的最后的挣扎。”他不知怎的就说出了这么一句。刚听到这话的时候,他也惊出了一阵冷汗。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想法,他一遍遍地对自己说。终于在今天,饱受折磨之后的黎明前夕,他闪过了提前离开这个世界的念头。

        所以,正如你所见,现在的他正抽着烟,在房间里不断的踱步,铛铛铛的脚步声和哒哒哒的钟表声相互辉映,单调而有序。他有些烦躁,略带点不安。最好的时机马上就要过去了,死或者继续等死,他必须马上给出一个主意。随着时间的迫近,他不自觉的加快着脚步。

       终于,钟声响起,他的眼睛目视着前方,昏暗而无神。他将夹在食指和无名指中的香烟传递到大拇指和食指中间,然后将烟头按向大拇指,并用食指按紧。接着用手指反复的搓捻着烟头,直到最后一点火星消失。相比疼痛,他更多的感受到的是毁灭的快感。接着,他又点燃了一根香烟,径直的将烟头抵向胸口,缓慢的摁下去,在火花覆灭之际尽情的旋转,直到最后一时的欢愉消失殆尽。最后,他以一种轻松的方式将香烟抛出,在这种抛物线运动中,他总算获得了片刻的解脱。

      有些荒谬的想法,一旦在人的心中给出一丁点的合理解释,就会像病毒一样在心底迅速蔓延,直到把人最后的一点理智啃噬完全,等到那时,死还是活,其实都没有太多意义了。

      他觉得自己等不到那一刻了,每一次的黑夜黎明,对他来说,都像是一次死亡挣扎的过程。而痛苦,也在昨日的n次方上进行加成。他真的可能等不到了,此时的他正缓慢地走向房顶。咚,咚,咚,每一步都是和心脏的共振,在这样缓慢而不间断的共振中,他的心脏也在剧烈地抖动。到了房顶,接下来就是腾空飞行。这一次,他不再担心会砸中无辜的群众。带走一个是一个,是脑浆炸裂之前他最后的心理活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