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也是个灾荒战乱的年代。

彼时,暴君当政,百姓苦不堪言。数年高压之下,各方勇者揭竿而起。

国破,山河故在,然天下大乱。

三年乱世,生灵涂炭。盘踞不下的各方势力,最终被灭亦或是被收作他方帐下。无非大鱼吃小鱼,强者当道。

自此,这乱世终是安静了下来,亡国一分为二,有两支遗留下来的最大的势力各自为政。

彼时,女孩子18岁。按道理早就过了嫁人的年纪,无奈三年战乱,性命吃喝都无法顾及,谁还管你一个小女子该不该添妆嫁人?

而此时天下大局渐稳,百姓的日子慢慢的也回到了正轨。但也不过是维持性命,而战乱过后,百废待兴,不说那时国家尚未定主,便是一家独坐天下,也要好些年才能使国家恢复气数。

人一旦日子安稳了,有些大事便该提上日程了。何为大事?终生归宿是为第一大。

女孩子的婚事便是此时被提起来了。女孩子的父亲战前便死掉了,家中兄弟姐妹七人,女孩子排行第四,上有兄长,末有小弟,她与姐妹夹在中间,在此时除了嫁人能换些彩礼粮面使家人不致被饿死,还有什么用呢。

她的婚事是父亲在她7岁那年定下的娃娃亲,对方是邻镇一个比她小四岁的男孩子。

女孩子不满这件婚事。她不动声色地打听了男方的住处,第二天便装作去山上摘野菜寻到了男方的家里,自己做主便要把婚退了。

男方家里起初自是不同意,双方争执不下,女孩子看天色不早,也不再多说便先离开了。

走了一路想了一路,这件事还不能让家里知道,必须速战速决。于是第二天她仍是早早就出门了,天晚才返家。

如此到了第四天,那家人终是交出了庚贴婚书,两方人去衙门销了婚约。

出城的路上女孩子高兴极了,此时放松下来才发觉又饿又渴,浑身酸痛。看到山路边有一洼浑浊的水,也顾不得是什么水,手捧起便喝了起来。

喝完水正想再捧些洗脸,忽听见耳边破风之声呼啸而过,身后立刻便传来闷哼倒地之声。她扭头一看,地上已经躺了两人,只是顷刻间她便感觉自己被人捞在了一匹马上,两旁林中也迅速冲出来一群人打杀上来。

女孩子紧紧拽住眼前人的盔甲,眼睛一眨不眨地关注着身周的情况,时不时的给身前的人一些提醒。

原是遇上了过山的军队。

待场面终于得到控制,女孩子这方的人马已经是压倒性的胜利。她眼睛里闪着亮亮的光,看着将她放下马的人问:“你是大将军吗?”

马上那人哈哈一笑道:“我不是,我只是个参将。”

女孩子立刻接道:“那也是有个‘将’字!”

那参将又是一笑,看着女孩子颇有几分赞许间或几分遗憾,“小姑娘胆子不小,只可惜是个姑娘。”

女孩子瞪着眼不服气:“姑娘怎么了,刚才要不是我,你也被刺好几枪了!你看着也不比我大。”

那人又是哈哈一笑,却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命人护送女孩子下山回城。

到家里女孩子才知道,原来这几日战事延绵,有军队过境,她今日正是碰到了两方势力交战,只不过一方人马分散,她今日遇到的这一小股几乎是全军覆没。

女孩子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两圈,听着家人的数落左耳进右耳出。

过了几天,军队离境,女孩子的家人却死活寻不到她的踪影。

而谁也不会去注意军队里有没有多出一个不起眼的小步兵。

军队行了十天,女孩子终于见到了当日救她的人。她冲过去的时候将那位年轻的参将吓了一跳。

参将赶了她半天让她离开军队,女孩子始终只是倔强的抱着树干。而他又不能暴露她的身份,只能忍着火气去喝水,却又被女孩子一句话呛了个半死,她说:

“我跟着你打仗,你指哪儿我打哪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除了赶我走这件事情,其他事情我都听你。指东不打西。”

军官气的龇牙咧嘴,半晌蹦出一句“胡闹!”

这一胡闹,便闹了八年。

年轻的军官已经变成成熟稳重的将军,就连女孩子都变成了一名英姿飒爽的副将。

战争也即将打到尾声。而这最后一役甚是难打。待商定好最终的作战计划,将军便带着人马做先攻,女副将则在后方,只等将军攻城信号发出,便率兵前后夹击。

可等了两日仍不见有信号发出,等来等去,最终却等到将军命丧蹄下的消息。

女将军强忍着没让自己从马上跌下来,稳住心神迅速召集部下重新拟定作战计划。

第二日一早,待她从营帐里走出来,看到兵士将官们脸上震惊的神色。她拔出腰上的佩刀,映在刀面上清晰的人脸,是她。

脸色苍白,满头华发。

一夜,白头。

她摸摸自己的头顶,从额前的碎发拽下来一根,静静瞧了半晌,终是笑了出来,谁也没听清她的喃喃低语。

“也好,他身死,我白头,也算是相偕一生白首到老了。”

十日之后,对方气数耗尽。城破,天下定。

然而她搜遍满城也没见到将军的尸体。

她发了疯般的见到尸体便翻,翻着翻着突然听到有人问她:“你在找什么?是不是弄丢了我给你的玉镯?那可是我的传家宝,我娘一早便说了那是给她儿媳妇儿的,你快些找到。”

女将军愣愣地扭头,便见到身边那张熟悉的脸,一身玄色战甲,气宇轩昂,眉眼带笑。

她动了动嘴,肩膀微微发颤。半晌,却是吐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现在仗打完了,你将来要做什么?”

将军摇摇头:“仗还没有打完,边关匈奴虎视眈眈,这天下,有分裂,就有战争。只要人未一心,战争就永远不断。”

女将军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道:“那你便去吧。你说过,那是你的信仰,是你甘愿为之牺牲性命的使命感。那,去吧。”

将军看着她点点头道:“是,人活着要有信仰。那是人生而活着的意义。”

女将军悄悄隐去眼睛里的泪水,抬起头正要说话,却不防身体突然悬空,一如那年,他于危险之中将她捞起。

她落入她心心念念的温暖怀抱,看到那人笑对她说:

“可现在,你才是我的信仰。我余生的使命感,便只因你一人,为你鞍前马后,保你百岁无忧。”

【前几天的大都是比较伤感的故事,今天我小嫂子说让我写点美好的,所以很害羞的写了个甜甜的。其实我喜欢甜,我不喜欢悲剧。嗯,你们一定想不到,这个故事里的部分素材,是取自我爷爷奶奶的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