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月燃指上(19)人教

图片来自网络.jpg

上一章
目录
“大胆,你是何人,在我苍县,竟敢如此嚣张。”苍莫有些不忿,再怎么说这里也是苍县,是他们苍家的地盘,竟然有人叫他滚。

“看来苍家小公子很不识趣啊。”那黑袍男子言语中充满了嘲弄。

苍鳞连忙拉了拉苍莫,示意他冷静。

“表哥,他究竟是谁啊?”

“他是暗月的血蝠,根据情报,基因属性为动物系血蝠,实力二段勇猛玄铁,我们不是他的对手。”苍鳞面色凝重。

“什么……他是暗月的人,还是二段的修为?”苍莫有些难以置信,不过看到男子黑袍上绣的黑色弯月标志,他就知道这肯定是暗月的人。

暗月是一个地下组织,势力遍布四方外陆,即便是政府也不愿轻易招惹这群亡命之徒。

“那我们怎么办?”苍莫虽是县长之子,但是在这种地下组织的面前,他的威信远不如苍鳞,毕竟苍鳞是军方的人,由最高元帅任命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先撤,再想办法。”

离得不远的阳烁和于欣然清晰的听到了苍鳞两人的对话,知道那个黑袍人来之不善,而且是冲着自己两人来的。

“怎么办?”于欣然小声的问道。

阳烁握紧她的手,示意她镇定,他心中已经做好打算,大不了和血蝠死拼,也决不能任他带走。

“怎么样,想好了吗,我可没时间在这里耽搁。”血蝠明显有些不耐烦。

“撤!”苍鳞下令道,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又一道声音响起,“走什么……政府军竟如此怕事?”

众人皆是一愣,举目望去,在巷子的尽头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在向这里走来,随着身影的逐渐靠近,苍鳞、苍莫以及那叫血蝠的黑袍男子都愣住了,眼神中满是诧异。

那是个中年男子,身着白色风衣,满脸虬须,身材高大健硕,顾盼间不怒自威,散发出一股剽悍勇武的气质。

“你们政府军就是如此行事的?”中年男子厉声喝问,像是上级责怪下级一般。

“那也得要有实力才行啊。”苍鳞还是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对方叫做王正玄,隶属于纠察军,实力为二段勇猛玄铁,基因属性为动物系猎狗。

纠察军,隶属最高元帅,负责监督各地政府军的行为,有权依法干预其工作,数量少,人员精良,一般每个县只有一名纠察军派驻,白色风衣是他们的标志性衣着。

“哼!”王正玄冷哼了一声,指了指阳烁两人,“他们两人,你们带回去,他由我来对付。”他又望了望房顶上的血蝠,“血蝠,你终于现身了。”

血蝠的脸色此刻阴沉如水,本以为可以轻松的带走阳烁两人,没想到关键时刻杀出个王正玄,实力和他相当,难免心里没底。

“王正玄,你确定要与我暗月为敌?”血蝠没有轻举妄动。

王正玄不屑的笑道:“笑话,我们纠察军何时怕过小小的暗月,别说是你,就是你们老大,也不敢如此言语。”

“呸……就让我试试纠察军的本事吧。”血蝠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光冲了出去,既然谈不妥,那就先下手为强。

“无知!”王正玄全身肌肉瞬间鼓起,似飞箭一样飚出迎击。

轰!空气炸裂,声音震耳欲聋,两道身影分开,看着嘴角溢血的血蝠,王正玄不由得大笑。

“哈哈,暗月竟是些蠢货吗,一只小小的蝙蝠也敢和我硬碰硬,不知死活。”

怎知血蝠却是冷笑:“你的血液挺鲜的啊。”他竟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蓝色血液,一副满足。

而王正玄肩膀上的衣服被划出了两道口子,正在往外渗血,显然就是在刚才接触的一瞬间,血蝠发动了攻击。

反应过来的王正玄怒不可遏:“血蝠,你找死!”

“身体硬化!”只见他全身的肌肉再次暴涨,将衣服撑破,唯独剩下那白色风衣,他的怒火达到了极致。

“桀桀……生气呢。”血蝠所穿的黑袍快速膨胀爆裂,背后冒出一对硕大的蝙蝠羽翼,扑哧,扑哧……羽翼一扇,血蝠腾空而起。

“只是个会飞的老鼠而已。”王正玄双腿微屈,用力一蹬,地面碎裂,他像是火箭一样冲向天空,让血蝠措手不及,却又无法躲避。

他在空中,一把抓住血蝠的身体,然后使劲一砸,砰!血蝠被狠狠的砸在地上,烟尘四起,让正准备逃走的阳烁两人大吃一惊,连连后退。

他们两人准备趁王正玄和血蝠打斗时偷偷离开,怎知却被王正玄识破,拦住了去路,也变相的震慑住了两人。

“还想跑,不自量力。苍鳞、苍莫,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那两人抓住。”

原本沉浸于观战的苍鳞和苍莫回过神来,疾步上前,“狡猾的人族,还想跑。”

“那就光明正大的打一场吧。”阳烁直接冲向了苍鳞,于欣然的对手自然就成了苍莫。

在阳烁冲出去的瞬间,苍莫暗自困惑:“难道他脑子不好使,竟敢对苍鳞出手,这里可不是角斗场,苍鳞的实力可是比我还要强。”

容不得多想,于欣然的冰针已经发出,苍莫凝神应对,以松果还击,那些松果在碰到冰针的瞬间纷纷主动爆炸,威力堪比空气弹,气浪逼得于欣然不得不后退一步。

另外一边,看到阳烁冲上来,苍鳞心中难免轻视,“区区凡人,又怎能敌得过修行者。”只是下一刻,他便睁大了眼睛,阳烁砸来的拳头上缠绕着丝丝火焰。

“火拳!”

有些轻敌的苍鳞仓促抵抗,关键时刻使用“鳞盾”护住了身体,不过仍旧连退几步,气血翻滚。

“你是修行者!”苍鳞难以置信,话语一出,其他三人都望了过来,苍莫内心是震惊,“短短数日,从一介凡人变成了修行者?!他是怎么办到的?”

血蝠则是一副玩味的表情,似乎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又是一个元素系,有意思。”

而王正玄则是一脸凝重,开口喝道:“人族私自修行,根据新政,必须抓捕,苍鳞擒住他,拿回去问罪。”

“死板脸,别以为你是二段修行者,我就怕你了。那狗屁新政,都是你们这群混蛋臆想而已,我不同意,人族也绝不同意,我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阳烁冲王正玄吼道,丝毫没有理会他的身份以及修为,心中只有为族群打抱不平的想法。

旁边的苍鳞一脸懵逼,“他竟敢称王正玄为死板脸!”

苍莫则是感慨:“来了,当初在角斗场的那种血性出现了。”

王正玄本就严肃,不苟言笑,而今却被他最瞧不起的人族,叫做死板脸,让他怎能忍。

他面色铁青,骨节咔咔作响,就要爆发,血蝠却突然而至,“哈哈,王正玄,何必和一个小娃娃过不去;不过死板脸倒是很贴切啊。”

“找死,臭蝙蝠,先杀你,再杀他。”王正玄知道今日不打败血蝠,就没法解决其他事情,“苍鳞,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今日要是不能拿下那个人族小子,军法处置。”

苍鳞苦笑,却也没法反驳,不管基于什么立场,遇到私自修行的人族,他必须要干涉。

“那就战吧!”阳烁又再次一拳轰来。

“狂妄的小子,一段也是有区别的。”苍鳞同样一拳砸出,只见他的拳头瞬间被层层鳞片覆盖,像是松树的树干。

“火拳!”

“鳞盾!”

砰!阳烁手臂吃疼,苍鳞同样不好受,手上的鳞片竟被烧糊了部分。

“你们处处针对人族,那我就成立人教,和你们斗到底。”热血澎湃的战斗中,阳烁喊出了心声,你越是针对我,那我就偏偏让你不如意。

下一章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