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看半开,酒饮微醺(秦淮桑)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梁实秋《饮酒》一文中说,菜根谭所谓“花看半开,酒饮微醺”的趣味,才是最令人低徊的境界。

低徊,意即流连,无尽的回味,此种境界,如同闲人饮茶,须得在竹屋蓬窗下,须得心境澄明,细细品味,方能品出平淡里的好。

花看半开,酒饮微醺,寥寥八字,看似朴素无华,实则蕴含了无限佳趣。

清人赵翼云:“随手写来,不使一典,不着一字,而情味悠然,低徊不尽。”

所谓风雅天成,说的便是这一句了,不用字雕句琢,不用错彩镂金,太绚烂反而弄巧成拙,不如素笔勾描,再施以淡彩,更见简约与素美。

花看半开,酒饮微醺,清浅入画的意境,只是读着,已觉诗韵悠然,浅浅的,醉了。

二、

凌晨四五点,下了雨,纤细的雨丝儿沁着清早的凉意飘进屋子里,人在极浅极浅的梦中醒来,不用睁开眼,凝神细听小雨淅淅沥沥打在梧桐叶上,萧索凄迷。

雨停时,披衣起身,打开门,雨水洗过的空气扑面而来,透着清淡的草木芬芳,深深吸一口,格外清新洁净。

走过的小路,没有人声喧哗,也没有鸡鸣狗吠。四野一片静寂,尚笼罩在欲晓未晓的薄薄天色里,而村庄,酣睡未醒,发出静谧匀长的呼吸。

成串成串晶莹透亮的水珠挂在枝叶上,风是淘气的孩子,一吹过便掠下一串清润的珠儿,洒在人的身上,透着薄薄的凉。

伸手欲拂去素衣上的水痕,却忽然听见轻细的一声、两声响,自横斜逸出的花枝上传来,轻微婉妙。

凝视着眼前的一朵花,由内而外,轻轻拆开,花瓣缓缓绽放,露出一点嫩黄嫩黄的蕊,清丽颜色,掩映在苍绿翠绿嫩绿之间,更见含蓄典雅。

深深陶醉在这唯美意境里,遥想二八芳华的女子欣欣然拈一枝半开的花俯首自簪,不定怎样婉约怎样韵致。

年华未老,看花未全开,这样的际遇怕是不可多得,若是遇上了,不妨静下心来,听听花拆,那样的音韵,幽微而美妙。

三、

农忙过后,人闲下来了,心也闲下来了,日子反倒显得冗长寂寥,不妨邀三五好友,好好聚聚。

炒几个家常小菜,摆上两坛子桂花酒,不够烈,但胜在入口醇浓,芳香四溢,带有清甜清甜的桂花香。

喝酒,吃菜,三两句话语,闲闲淡淡,疏疏朗朗,说的无非是农家乐事,亦有蟋蟀唧唧的清唱当了盛夏抒情的背景音乐,听来尤显欢畅。

它们亦在欢聚罢?啃着鲜嫩的草根与花瓣,露水还未上桌,不然定放开肚皮喝个大醉——不醉不归,露水是人间至味啊,清,且凉,且芬芳,易醉。

院子里的栀子素素地开了,雪魄冰花凉气清,一朵一朵,盛满了清润幽凉的月光,风一吹,便倾倒,一盏一盏的清与凉落在身上,沾着花的香。

酒坛见底时,已是浅醉微醺,而意犹未尽...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