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儿

1

“他妈的,我捉你个死马!”

“跟老子玩偷袭――你个老臭流氓!”

“你个小瘪三,莫怪我没有警告你,你这人就是属狗的――记吃不记打!叫你娃子贪吃?老子将军,哈哈,哈哈……”

中午时分,在班组的长条桌上,他们俩照例摆开龙门阵,你来我往捉对厮杀。班组里二十来人就属他们俩人资格最老,其余都是近三年来陆续分进班组的新人。

干铁路机务检修这种行当,一般情况下就是一年学员、二年顶岗、三年当师傅,所以相对于十多年工龄的他们俩来说,这二十来人应该属于他们的徒子徒孙了。

他们俩一个是工长,一个是副工长,平时车上修车干活,再苦再脏,他们俩一马当先,从不含糊。作为师父加领导,他们格外受到一众弟子的尊重。在他们俩的带领下,班组的生产任务每天都能保质保量、利利索索地完成。

但是,在工作之外,他们俩摆的谱,那真叫个――贼大。怎么说呢?举个例子,比如说中午午休时间一到,徒弟们立刻给俩师傅从食堂打来饭菜,泡好茶,毕恭毕敬地摆上班组内平时用来学习的长条桌。条桌的一端兵分两侧,徒弟们早已恭候在那里,两位师傅洗完手,褪净手上干活留下的油泥,四平八稳地坐定下来。接着,一场棋场鏖战正式惊心动魄地开打。

他们俩一边享用着徒弟们备好的香喷喷饭菜,一边大打出手,双方你横马跳卒,我车攻炮轰,你来我往,难解难分。嚼着食物的嘴巴还不干不净地骂骂咧咧,一时间杀气腾腾。

看热闹的自然分属两个不同的阵营。徒弟们帮着自己的师父,跟着一阵阵地起哄。在徒弟们的呐喊助威声里,俩位师傅精神倍增,越战越勇,骂战也随之逐步升级,性急之中,他们俩相互问候了彼此的祖宗十八代,也当了彼此几十回的十八代祖宗。彼此战出了气势、斗出了威风、骂出了霸气。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徒弟们不仅仅喜欢欣赏师傅们的棋艺,更喜欢听师傅们的骂战,他们看的过瘾,听的也过瘾。但是,不论师傅们的骂战如何地凶,当徒弟的也只能瞎起哄。谁也不能插话帮腔。


2

一盘象棋一般十分钟内胜负即见分晓,正当一招定乾坤的关键时刻,班组的门“咣当”一声被人急促地推开。

“快,紧急救援”车间生产调度员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大声地吆喝:“线上旅客列车机车走行部故障……。”

没等调度员说完,工长老刘一把推开即将一招制胜的棋子。因为作为工长的他清楚地知道,走行部对于运行中的机车来说,事关重大,人命关天。

“妈的,还看个球,赶紧准备,跟老子出发。”老刘一边瞪着眼睛吼着一圈看热闹的徒子徒孙们,一边飞快地从调度员手里夺过派工单。

工长老刘和副工长老沙是战友,同一年从部队转业到单位上班,在同一个生产车间摸爬滚打了十多年。老刘长得又黑又壮,所以老沙叫他“老牛虻”谐音“老流氓”。老沙小老刘一岁,长得干巴瘦小,所以老刘叫他“小瘪沙”谐音“小瘪三”。

“小瘪三,家里就交给你了。”老刘扬了扬手中的派工单冲着棋场对手叫道。随即招呼几个已经全副武装的徒弟,将大大小小的一堆工具搬上救援汽车,疾速向出事地点驶去。

从调度员进门到老刘带人出门,前后不到十分钟。

“这个老流氓,火烧屁股一样火急火燎的”副工长老沙嘟哝着。

老沙跟老刘虽说有矛盾,但在工作上有种天然的默契,如果有外出救援的任务,非老刘莫属,因为老刘身体好,老沙不跟他争。老刘不在家,自然老沙就要承担起家里的大大小小的工作来。一天十几台机车的检修任务不会因为少了几个人而减少,其实,家里工作的担子也不轻松。

“小子们,大家抓紧时间休息半个小时,提前个把钟进库上车干活”老沙及时发布了班组紧急情况下的第一道工长令。

老刘和老沙见面就开骂,工作上的配合又是如此地默契,如同火热的生产车间盛开的一对奇葩。

班组所有的工友们对两位师傅的恩恩怨怨心知肚明,对两位工长的故事更是津津乐道。


3

那一年,二十郎当的刘和沙一起到单位报到,又住进同一个单身宿舍,相互一打听,原来都在一个部队服役,同属一年的兵,不过不在一个驻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即将开始他们一生的职业生涯,新的环境和新的生活将双方的感情“呼”地一下拉得很近。

从此,他们上班下班形影不离,下班回到宿舍里,精干瘦小的沙每天又是打水又是拖地,勤快得前后脚不落地,将两个老爷们住的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当然,刘也不白白地享受清福,五大三粗的他像一把大伞一样牢牢地罩着小沙。在单位上谁要是欺负瘦小的小沙,第一时间替沙出面出气的准是刘,甚至为了沙在工作上的事,他也可以不惜代价敢地跟领导理论个急赤白脸。

年青时的他俩好得像一个人,但是,同样是年青的爱情却让他们陷入了迷茫,无情地扯碎了他们伟大的友谊……。


4

那是上班后的第四年,刘和沙相继调入到同一个班组,并且都成为了老师傅。

此时,一群中专即将毕业的实习学生分配到车间,其中两名容貌姣好的女生分配到他们所在的班组。少女的到来像是给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两粒石子,顿时荡漾起一阵阵涟漪。特别是年轻的小哥俩,更是久旱逢甘雨般地心潮澎湃。

宿舍里,哥俩对卧失眠,他们大睁着两双在黑暗中闪烁着激情光芒的眼睛,一聊就是到天光大亮,始终是一个不变的话题――那两个明眸皓齿楚楚动人的少女。几个无眠之夜的秘密策划之后,他们决定采取凌厉的爱情攻势,一人一个、包干到人。

他们瞅准机会,偷偷地往工班长工装口袋里塞进两包精装“红塔山”。于是第二天,接受安全学习教育完毕后的两名美丽少女学员就分别成了“刘师傅”和“沙师傅”的带班徒弟。事情如此顺利,幸福如此突然,哥俩兴奋地又是几天几夜没有睡好觉。

于是,带着女徒弟一起干活的两个人,明显地比以往更加积极了,车上车下的活抢着干,干的不知疲倦、干的精神焕发。当然地,晚上主动要求加班也成了哥儿俩的家常便饭。

要说以前他们加班加点抢修机车是为了多挣几个加班费,那么现在的加班,他们纯粹是为了有个借口请心仪的姑娘吃顿晚饭。加完班师傅请徒弟吃工作餐――理所当然。哈哈,这也是他们哥儿俩精心策划的一部分。

吃完晚饭必然要送姑娘回家,嘿嘿,这又是一个多么完美,单独相处的借口和机会啊,那样地堂而皇之……。

年青人啊,他们生平首次体验到与自己喜欢的女孩在一起的愉悦,他们思维敏捷,口若悬河地不停地给姑娘们讲故事,讲传奇的部队生活,讲自己的立功故事……。他们从姑娘们笑咪咪的眼神里感受到了一丝丝春风拂面一样的温情,从她们那甜蜜的笑声里品味出爱情的滋味,他们不断地被这种温柔和甜蜜的感觉包围着,快乐而幸福!

5

坠入情网的年轻人最容易犯单相思的毛病。沙并不知道,他喜爱的姑娘其实很早就爱上了他的哥们儿。这是半年后他才知道的。

那一天,刘回到宿舍,一改往日的兴奋,神情低沉地跟沙说:“哥们儿,你要挺住……”

沙愣愣地看着不大正常的刘:“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刘慢腾腾地从挎包里掏出一张写满字的信纸,递给沙,然后一句话不说,一头倒在自己的床铺上。

  薄薄的一张信纸像一记重锤重重地砸在沙的头顶命门之上,脑袋“嗡嗡”直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这是一封感情炽热的情书,而且正是自己喜爱的那个女孩主动写给一个男孩的情书。但是,那个男孩并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男人,是自己最要好的哥们儿――刘。

“不会吧?!”沙的头有些懵,“她明明知道自己对她的追求是如此地热烈和真诚,并且半年来,她没有任何反对过的表示……”

沙不敢继续想下去,此时他即绝望又愤怒,为自己半年来的感情付出而绝望,为自己似乎遭到无情的戏弄而愤怒。

沙像发了疯的狮子扑向自己曾经的好朋友……。

刘一边躲闪着来自朋友暴风骤雨一般的乱拳,一边大叫冤枉。

沙不相信刘是冤枉的,他一定是背地里勾引过自己的女朋友。

“我们说好的,各追各的女朋友……,你这个衣冠禽兽的老流氓,竟然吃到碗里还要看到锅里”沙越说越来气,他嘴里骂着,拳头并没有停下来。

“够了,”被打急了的刘此时也像一头被激怒的老虎,话音未落一记老拳狠狠地砸在沙的鼻梁骨上,两股鲜血顺着沙的鼻孔喷涌而出。

没有想到自己出手如此地重,刘也傻了眼,就这一发愣的功夫,刘猛然反应过来,扭头就往外跑。他知道,必须尽快远远地躲开,因为说不清的事,越闹就会越复杂。

不依不饶的沙一手捂着出血的鼻子,一手还挥舞着拳头追了出来。他们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大叫着在后边追,围着单身宿舍的院子转着圈地奔跑。两个人都是那样的愤怒,又是那样的狼狈不堪。一时间,整个院子被他们折腾的热热闹闹,看热闹的同事们嘻嘻哈哈地议论纷纷。

那一次他们凿实是狠狠地干了一仗,干得是满城风雨,干得是酣畅淋漓,干得他们友谊的小船从此倾覆。


6

刘是冤枉的,同时也有莫大的委屈。他喜欢的只是他自己的女徒弟,但是,他的女徒弟曾经甜蜜蜜地笑着告诉他,她知道他是个好人,但是,她一直把他当着哥哥看,还感谢他对她的照顾,真心希望他能找到比她更好的……。

是那样温情的拒绝,显示出多么高超的技巧,女孩的镇静和理智超出了刘的想象。五大三粗的刘还能说什么呢!刘的委屈正是: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却不能爱。其实,青春也有许多无奈和无措,特别是在面对爱情的时候。

两个男人之间的战争,导致了两个单纯美丽的学生姑娘没有办法继续实习下去,直接回学校去了。至于她们后来毕业分配到哪里,悲愤难当的刘和沙根本无心打听,只好把这情窦初开的那一丝丝情愫和无尽的幽怨深深地埋藏在心底,表现在相处时彼此极尽疯狂的对骂和挖苦上面。

刘发誓今后再也不会带女徒弟,沙也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把刘当成好朋友。从此沙称刘是“老流氓”,刘称沙是“小瘪三”。

“小瘪三”有事没事就骂“老流氓”的祖宗八辈;“老流氓”也不是孬种呆瓜,经常报以他“七大姑、八大姨”的回骂。

很长时间以来老流氓和小瘪三之间的关于爱情的战争在车间被当成故事,广为流传。


7

渐渐地,刘和沙在班组里成了老师傅,自然也分别成了“老刘”和“老沙”。那一年,车间准备提拔老刘当班组工班长,老沙愣是不服气,跟领导闹着也要当。他说,凭什么他能当,我就不行。领导说,那就公开竞争。

竞争结果是,笔试他俩都是满分;车上车下实作他俩均不含糊,不论是查找故障还是解决故障,成绩一模一样地好。

那就比班组民主投票吧,领导又说。

老刘因为带的徒弟比老沙带的多,威信比老沙高,自然以微弱多数胜出。民主确实是个好东西,弄得本想找碴的老沙心服口服。

老刘提议老沙当副工长,班组对老刘的提议全票通过,这实在是老沙没有想到的。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原因嘛,一个是老刘还是惦记着跟老沙的老感情;另一个是老沙也带了一大帮徒弟,有一定的“票仓”基础;但是比这些更重要的是,老沙这几年在班组里工作成绩确实有目共睹――受过感情挫折的他,一门心思地扑在业务学习和工作上,憋着一股子劲地要比“老流氓”强。几年下来,他不仅比好多人工作干的多,而且没有出过任何差错和事故,可以说在工作上,他是相当地出色。。

一个大工长,一个副工长,尽管两人心里有道梁子,但那都是表现在嘴上,过足了嘴皮子的瘾,却从来不在生产上较劲。他们俩知道,班组里十几个小徒弟们都瞧着哩,树争一张皮,人还要一张脸哩!谁也不想在工作上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毕竟都还是很要强的人。

后来,老刘先有了媳妇,结了婚生了儿子,这又让老沙憋屈了好一阵子。他禁不住又躁动起来,到处散布流言,一会说老刘的儿子没有屁眼,一会又说老刘的媳妇偷人,儿子不是他亲生的。为此老刘揍了他好几回,瘦弱的老沙向车间领导告了好几次的状。班组虽然在生产上没出过什么问题,但那几年,年年评不上先进。他们俩倒不在乎,倒是徒弟们得不到上级的认可,个个垂头丧气怨气冲天。

徒弟们的愤怒让他们俩也意识到,私人间的情绪这样不合时宜不合地点的发泄,会让班组蒙羞,更让自己脸上无光。在徒弟们的撺掇下,他们选择了下棋,共同的爱好,又将这一对曾经的朋友、现在的冤家绑在了一起。

于是他们俩的骂战从班上改到班下,从拳脚相向变为棋场上的厮杀对决。


8

骂战和对决中,老沙终于又一次恋爱了,尽管老沙在感情上已经不轻易相信人了,但是车间领导还是值得他信任的。也就是说,这次为他牵红线的是车间主任,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凭老子这一身的好本事,主任能不看上眼?”老沙在徒弟们面前胸脯一挺,吹嘘道,“老子即勤劳肯干,又遵章守纪,工作还出色,不比他老流氓差吧!”

“确实,要不是你们俩个老是闹矛盾,您早就是模范了。”徒弟们笑呵呵地应和着,“我们班组也早该是先进了!”

“就怪那个――那个――前八辈子没做好事的老――老流氓!”老沙即激动又略显愤慨,结果竟结巴起来。

快三十的老沙确实也应该有个媳妇了,他也确实又一次敞开了他情感的大门,一下子认可了车间主任介绍的姑娘。这是一个即温柔贤惠又丰满漂亮的姑娘。

直到他与她生米做成熟饭的那一天,他才知道她原来是“老流氓”媳妇的表妹、老沙所鄙视的老刘的表姨妹子。

“谁的姨妹子都无所谓”老沙想,“反正是只要我喜欢上的女人,我就一辈子对她好。”

从此以后,他们成了亲戚。不过,他们见面还是骂,但骂词上再不是“祖宗八辈子”的骂,更没有了“指妈道娘”、“七大姑八大姨”的骂。骂的用语变成了――人渣、混蛋、老王八子、要死不得活、臭不要脸的,等等。当然,“老流氓”和“小瘪三”的称号已经成为他们俩想褪也褪不掉的、响当当的专有符号。

至于听师傅们的骂战,虽然徒弟们再也享受不到以前那样的“荤”瘾了,但是,骂战中还是少不了许多呛耳辣鼻的火药味。

因为生活仍在真实地继续着。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3,809评论 1 304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651评论 1 257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178评论 0 21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241评论 0 18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047评论 1 259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899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03评论 2 274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249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25评论 6 23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05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368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23评论 1 23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85评论 0 32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90评论 2 214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34评论 3 209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51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2评论 0 167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38评论 2 232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760评论 2 2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