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

敬笃

听说,只有在夜里,猫头鹰才会啼叫。那如泣如诉的声音,把悲伤写进笔记本。

黑色的柳条,牵挂着无数条生命,迷途的乌鸦,在脆弱的天空中流浪。

没有作者的序言,于黎明时分,期待华丽的转身,周遭的事物,围绕梦开启了一天的模式。

露珠,在灯光下闪烁,所谓疯狂,似真似幻,一匹白色的野马,从时间深处走来。

渴望春天,在错乱的季节里,饮一杯高原酒,尘世的喧嚣,即将在静谧中消失。

命运的河谷,回荡着历史的倾诉,柔软的心,融化积雪,未来或许并不可知。

2019.5.1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