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弑母少年:“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

1、为什么要杀死妈妈?

“为什么要杀死妈妈?”

“妈妈不好。”

12岁六年级在读生少年,于12月2日晚九点许杀害母亲后,带着弟弟冷静的安睡一晚,期间冒充母亲口吻,向老师请病假,还若无其事的接听电话。事发后第二天中午陈某被发现死亡后,少年仍矢口否认自己杀害母亲,直至民警的多次盘问。

事情导火索是因不满母亲打骂自己抽烟的事情,心生怨恨,晚饭过后便手持菜刀残忍杀害母亲。期间发出的惨叫声曾引起邻居的疑惑,吴某康冷静的回答:“是弟弟在叫,他惹妈妈生气了。”随后听闻小孩哭声,邻居散去。

纵观事件,回顾吴某康过去,他一直过着不愉快、不健康的童年生活。

半岁时,母亲为了生计便外出打工,5岁时,父亲也外出务工,他的生活交由年迈的爷爷奶奶照料;7岁时,发生车祸,颅脑外伤脑震荡,父母得知其身体未造成重大的伤害,并未回家对其进行足够的照料与关心;直至事发前一个月,他被迫搬入新家与“不熟悉”的母亲一起生活,他的生活从爷爷奶奶“散养式”管教转变为母亲“事事约束式”,而这样的转变,他从心底里从未接受与认同。

两年前,母亲生了二胎,便回老家照料两个孩子,父亲只是一年一两次的见面,父亲这个角色也严重缺席他的成长之路,父母对他的管教几乎为零。他养成了学会抽烟、沉迷游戏、盗窃钱财、逃课打架等不良习惯。或许他从不知道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是什么?

2、“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妈。”

“你把你妈妈杀了,你认为错了没有?”

“错了……但是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妈。“

“那以后怎么办?”

“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

12月6日,因吴某康未达到负刑事责任的年龄被释放。派出所民警叫亲属去商量吴某康之后的看管问题。吴某康的亲属在宾馆看到他后,难掩心中疑虑,一经查问,问出了如此寒心的回答。

他并未意识到自己所犯的错,并认为学校会因为他杀害的不是别人继续接受自己。这一个想要去上学的愿望,甚至比妈妈死在自己刀下还重要。

事发后,在姑姑的责问下,吴某康表示,不想妈妈,还点头承认恨妈妈。吴某康种种叫人绝望的回答与行为,或许从父亲的回应中略知一二:“孩子太小,不懂事。”社会的发展,小孩的心智和思想都成熟的更快,而大人却一直忽略孩子的成长速度。

因同学家长的抵制,吴某康重返校园之路并不顺利;回村要求也遭到村民们的极力反对。吴某康现已被带离原生活环境,送往长沙某机构接受为期三年的管束教育,由监护人及相关部门对其进行定点监护管理。

3、教育需求与教育缺失所引发的矛盾问题

母亲在吴某康教育道路上的缺失,以及对孩子不正当的管束行为,超越了吴某康所能忍受的底线,终酿成了惨案的发生。吴某康需要的教育更多的是呵护、关心、理解型的,但母亲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突然出现,扰乱他生活的陌生人,并且是跟他对着干的陌生人,这是吴某康与母亲之间的矛盾问题。

如果时间能重来,可拓一下,这个矛盾问题是否可以解决。

在缺失父母管教的成长道路上,吴某康一直潜在很多的负能量,身边的人都没有过多的在意以及重视。对一件事而言,潜在部分与显现的部分、负能量的部分与正能量的部分都是可以相互影响、相互转化的。

吴某康从小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思维养成、性格塑造、价值观树立阶段完全缺失了父母这一角色。父母对他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的人了,这个潜在的想法,在他被迫与母亲一起生活的时候显现了出来。

父母若是能在其成长道路上给予更多的关爱,更多的陪伴,就算无法时刻陪伴在身边,但在他人生遭遇重大变故的时刻,不应该缺席。七岁那年,吴某康遭遇车祸,面部、头部都受过伤,但未殃及生命,所以父母并未第一时间来到身边照料以及关爱。这一件事成为了他负能量的一部分。

之后由于爷爷奶奶身体原因,无法再照料他,此时他才不情愿的搬去与母亲一起住。从此,打架、逃课、抽烟、时常与母亲争吵、殴打等影响身心发展的负面因子愈发显露无疑。

母亲这时候该做的是如何缩小这些负面的情绪与行为。母亲应该重新审视自己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了解孩子、关心孩子。比如孩子喜欢玩游戏,能否通过设定玩游戏时间、设定玩游戏类型、设定玩游戏规则,甚至用其他娱乐游戏或者体育游戏来分散孩子整日沉迷一种不益身心健康的游戏呢?

若硬是以暴制暴,事情可能真的只能爆炸了。

吴某康也并不只是个缺点满身的人,他在体育运动方面比较擅长,短跑时长是班上的佼佼者。这是他身上正能量的一部分。若能鼓励他、帮助他把这正能量的一部分发挥出来,扩大他的正能量,或许他会找到生活更多的积极意义。

每件事在显现出来以前,都有一段潜在的时间,但是这个潜在并不会是无声无息,只是说没有被重视与挖掘。

我们可以通过扩大事物的正能量,缩小事物的负能量来让一件不美好的事或者一个充满负能量的人变得更加的美好。


注:原创非首发稿件,转载请联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