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七季预测脑洞文!

马上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就要开播了,之前国内外很多所谓剧透,是否属实暂且不论,但很多脑洞真的很新奇。下面是我根据reddit上多有脑洞预测翻译整合发挥创作的一篇脑洞预测文,关于君临瑟曦我的爱的哟。

scene1

君临,红堡前人山人海,大家都前来觐见铁王座上的新王,维斯特洛的第一位女王瑟曦兰尼斯特一世。红堡的大门,墙上,甚至地上都是红色金狮旗,那金色的狮子在阳光下格外耀眼,那就是瑟帝在宣告:听我怒吼!

门开了,瑟帝端庄威仪地走了出来,头戴那顶美丽的狮子皇冠,在她金色的短发上闪耀,她似笑非笑地环视了所有人一眼,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但今天的她容光焕发,那种自信和王者风范让她平添了无数风姿,她的确是七国第一美女,纵使她经历过那么多,纵使她年过不惑,都无法削减她一分一毫的美丽,这让所有吃瓜群众都不得不承认。

scene 2

入夜,红堡很静,瑟曦的卧室更静。门开了,詹姆走了进来,带着几分犹豫和彷徨,瑟曦半依偎在椅子上,用一种直指人心的眼神看着他。

詹姆看着她,没有说话。

瑟曦站了起来,快步走到詹姆面前,不容分说吻住他的唇,詹姆没有反应过来:教堂的事,你还没有跟我解释,我知道跟你有关…

瑟曦不回答,继续吻。

还有托曼…

瑟曦仍然不回答,更加发狠地吻,用纤纤玉手狠命抓扰他的发,就像要吃了他一样。

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詹姆吃力地问。

瑟曦终于说话,但却发出母狮一样的咆哮:

闭嘴!给我一个孩子!一个新的,我们的孩子!!现在就给我!!!!

说着,她掀起裙服,掀开里面的衬裙,坐到了詹姆身上,并迅速解开詹姆的裤带。詹姆沦陷了,他知道,在瑟曦的肉体面前,他毫无抗拒的能力,和她结合,是他唯一能够觉得自己有安全感,存在感的事。

他用力回应了瑟曦的动作,瑟曦扭动腰部,坐在他身上卖力地动作了起来。詹姆立刻沉迷于肉欲中不可自拔,再也顾不上问任何问题……

这个红堡的夜,异常狂野而诡秘。

scene3

清晨,红堡门前。瑟曦来为詹姆送行,他要去迎战高庭了。

瑟曦拥抱了詹姆,在他耳边发狠地说:

你行的,去吧,把那愚蠢的城邦抢回来!

说完,她又深吻了詹姆。

詹姆点头,策马离去,瑟曦在晨风中目送着他。

scene 4

君临海岸边,攸伦悄然登陆,自信满满。

您觉得瑟曦女王会接受您吗?

旁边的老者问攸伦。

我这么好的两份大礼,天下没有任何女人会拒绝!

攸伦狂妄地说,大步流星走向红堡。

红堡内,科本对瑟曦说:

陛下,这是难得的机会,攸伦是个难得的盟友,失去这个机会,就不会再有了,我们需要海上兵力!

瑟曦眼睛里流露出一种莫可名状的神色,但犹豫片刻,还是点头答应了。

两人的会面倒挺融洽,相同的敌人,相同的世界观人生观,让他们丝毫没有任何初次见面的尴尬。

陛下,您真是比我想象中还要迷人,我的两样礼物,可不是普通女人受用得起的,只配您这样真正的女王!如果能够娶到你,真乃我此生之荣幸!

攸伦发自肺腑地说。

瑟曦淡然一笑:

是吗?那就要看您能不能帮我击退海上的敌人了。

没有问题的!本人的海军和船队是最强的!而且,我一定要把你娶到手!

攸伦看着瑟曦,眼睛里的某种东西让她有些发怵。

还有…攸伦面带淫笑地说:

您能不能先给我某些好处呢?就今天。

瑟曦又羞又恼,都要发火,科本却用眼神制止了她。

傍晚,瑟曦和攸伦走在新搭建的城楼上,走到接近尽头的地方,瑟曦示意侍卫们不要再跟过来了。

金色的晚霞给瑟曦的侧颜更平添了几分惊人的美丽,这让攸伦控制不住自己,他将瑟曦按在廊柱上,用手摩挲着她漂亮的鼻子,下巴,脖子,瑟曦尽量让自己不看对方的脸,闭目不语。

这种沉默让攸伦以为是默许,他伸手企图解瑟曦的衣服,但瑟曦突然下意识想到了什么,拼命挣扎起来:

请别…现在不行!不要!

为什么?

攸伦喘息地问。

等你帮我打败了敌人,我才能给你更多,现在不行!

瑟曦严厉地注视着他,那眼神的威慑力让攸伦住手了,后退了几步。

好吧。

攸伦答应了。

瑟曦叮嘱了一句:

记住,沙德给我抓活的,她那几个小婊子女儿也留一个活的!

scene 5

詹姆迅速灭了高庭,迫使高庭老奶奶自杀,她死前说出来自己就是毒死乔佛里的真凶。詹姆沉默不语。

瑟曦大悦,立刻用缴获的高庭所有财产还清了铁金库的钱,并买了大量兵力。

我带你去看我刚刚修建的炮台!

这天,瑟曦突然兴奋地拉起詹姆,表情就像个孩子。

海边的城墙上阳光明媚,两个人兴致盎然地走着,谈着。

在一个堡垒有个炮塔,瑟曦弯下腰,做了个开炮的动作:

你看,这样发射,出去的野火就能击退龙。

詹姆笑着学着她的动作,也弯腰去看炮台:

的确,这个修得很好!

他们一起又参观了好几个炮台。末了,瑟曦激动地说:

我早就说了,我们是唯一的两个人。

詹姆深情地拥抱了瑟曦,他觉得自己很久没有这么快乐了。

scene 6

夜,瑟曦的卧室。

瑟曦和詹姆投入地做爱,从来没有如此投入,好像回到了十五岁的第一次做爱的感觉,还是那么新鲜,激情。

瑟曦穿着一件装饰满了珠串的钻石内衣,当她动作时,肩膀和手臂上的珠子跟着动,发出悦耳的撞击声,这更让詹姆兴奋不已。

这是我的新睡衣,喜欢吗?

瑟曦笑着问。

喜欢,你穿不穿衣服我都很喜欢。

詹姆狡黠地笑。

好,那我不穿吧。

瑟曦说着,干脆把内衣也脱了,更紧地粘到詹姆身上,两人的肢体紧紧交缠在一起,密不可分。

突然,门开了,一个侍女进来了:

陛下,我有事跟你说…

侍女推门的一刹那,被眼前的一切吓呆了,女王的床上异常凌乱,女王更是一丝不挂地和一个男人热火朝天地做爱。那男人能是谁呢,詹姆兰尼斯特,女王的孪生弟弟,这已经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但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是让她尴尬到不行。

詹姆见状有些尴尬,倒是瑟曦先开口,在床上命令侍女:

进来!

詹姆想了想,说:反正迟早谁都要知道的。

瑟曦听了,突然狠命地大声对侍女说:

谁要是敢阻止我,我就要谁好看!!

侍女尴尬到无以复加,颤巍巍地关门退下:

对不起…陛下…打扰了…您继续…

侍女走后,瑟曦和詹姆互相看了一眼,像孩子一样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

scene 7

科本的实验室,瑟曦来关心最近研究的武器进展情况,科本一一回答了瑟曦,瑟曦满意地笑了。

当瑟曦准备离开时,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不适,科本拉住了她,扶她坐了下来,瑟曦坐着,仰头闭上眼。科本意识到了什么:

陛下,您是不是?

瑟曦表情复杂地说:

您,您帮我检查下…

科本熟练地检查了她身体的各个地方,肯定地说:

陛下,没错,您怀上了。

瑟曦兴奋得几乎叫了起来。

晚上,瑟曦卧室。

瑟曦迫不及待告诉了詹姆她怀孕的事:

那个诅咒打破了…打破了…那个死女巫,她说的都是屁话,我又有孩子了!有孩子了!

一个金灿灿的继承人,举世无双的孩子,属于我们的。

瑟喃喃地说,脸上浮现出孩子般纯真的表情,她好久没有这么可爱了,詹姆将她抱得更紧了。

scene 8

君临,人们都围观被攸伦抓回的多恩沙德母女游街示众。上次游街的那个女人现在是他们的女王,现在游街的是女王的敌人,他们什么都不管,只看热闹,就像最早看耐德被砍头。

骑马在最前面的是攸伦,他穿着一件从来没有穿过的华丽袍子,显得威风八面,霸气侧漏。

沙德母女狼狈不堪,衣冠不整,面如死灰。后面还有一个面色愤怒,不甘的女人,那是攸伦的侄女雅拉。攸伦在海上击退了他们所在的船,席恩跳船跑了,任由姐姐被抓。

攸伦带着几个被俘的女人来到王座厅。瑟曦高高在上看着眼前的被捕的敌人,脸上满是开心的神色。

感谢攸伦大人,雅拉是您的亲侄女,您自己处置吧,我就不掺和了。

然后,她命令手下:晚上把沙德母女带到地牢,我要款待她们。哈哈哈哈

随即,她发出一阵摄人心魄的冷笑。这表情震惊了詹姆,而一旁的攸伦脸上却满是欣赏的笑容。

scene9

傍晚,地牢。

沙德被绑在椅子上,而她最小的女儿特蕾妮却被绑在一边的柱子上。

沙德绝望了,但她无畏,她始终坚信自己做的事没有错。

特蕾妮的脑子里乱乱的:刚才铁王座上的女王,竟然是弥赛拉的妈妈,长得真像弥赛拉,虽然年纪大了,但却有一种弥赛拉没有的英气和丰姿,那是一种王者风范,她有点被迷住了。突然,她想到一件事,那天,她在牢房和那个君临来的佣兵打情骂俏时,佣兵曾提到一个君临最美的女人,当时还卖关子,现在,她确认,这个女人就是瑟曦一世无疑了。妈妈总认为自己是多恩女王,想当天下的女王,但,今天看了瑟曦一世,她觉得妈妈真是好笑啊。

她不敢说,不敢把自己心思告诉妈妈。虽然现在她们情况非常危险,但,她那少女狂野的内心还是像小鹿一样乱撞。

这时,门开了,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瑟曦一世。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镂花的纱裙,我的天,真是美到不行啊。特蕾妮想。

瑟曦径直走了过来,看也不看沙德,来到特蕾妮面前。

oh,a pretty  one,good.

这轻柔而又磁性的声音让特蕾妮不能自制。瑟曦伸出纤纤玉手,抚摸着女孩的下巴,继而慢慢解开女孩的衣服,衣裙滑落,少女丰满的胸部一览无余地显现了。

一边的沙德吓呆了:

瑟曦,你要干嘛?

我要干嘛?你看着就是了,别作声哟。

说着,瑟曦用手轻轻揉捏少女丰满的胸部,少女无法控制地闭上眼,脸上显出快活的神色。

特蕾妮,你…你疯了吗?

沙德猛喊。

瑟曦接着慢慢将手滑到少女的下身,将五根玉指伸了进去,用力地动作着,少女发出兴奋的呻吟声。

瑟曦,你…你住手!你!你放了我女儿!

一边的沙德疯了一样惨叫。

可是你女儿喜欢我。

瑟曦调皮地看着沙德笑,继续手上的动作。

突然,瑟曦停止了动作,凑近了脸,深情地开始吻特蕾妮,就像一个百合情人最深情的吻。

这时,沙德屈辱之余,眼前突然浮现了一个熟悉的场景,那场景太熟悉,那个港口,船边,自己吻向弥赛拉…

啊!别!别!

啊!!!

她还没来得及看过去,只见特蕾妮七窍生血,血慢慢流到身上,满处都是…

瑟曦狞笑着:

弥赛拉向你问好。

说完,她对着门口命令:

格雷果爵士!

魔山进来了。

进去吧,该干什么不需要我教了吧,比上次更久一点,让她要死要活。

说完,她关上门,嘴角露出狂乱的笑意。门内不一会儿传来沙德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

scene 10

深夜,瑟曦的卧室。

詹姆站在窗前沉思,他依稀知道了地牢的事,紧闭双眼。

门开了,瑟曦奔了进来。

詹姆,弥赛拉可以含笑九泉了!我报仇了!

詹姆并不高兴:

我知道,但你做得也太…

瑟曦满不在乎:

有什么?非我族类都是敌人!兰尼斯特有债必还!

瑟曦,你这样让我有点怕…我不认识你了。

詹姆不悦地。

怕什么?怕什么?

瑟曦发怒了,突然冲向詹姆,猛的推倒他。

瑟曦,你…

瑟曦不管,三两下把詹姆扒光了。

你…你从来没有…

詹姆惊愕。

我有什么不能?我是瑟曦一世,你的女王,我说过,谁阻止我谁好看!

瑟曦说着,突然跪了下去,俯身咬住詹的某个地方,用力吮吸起来,一下,两下,三下…

詹姆剧烈颤抖起来,脸上不满,愤怒,迷乱的表情交织着…但男人的本能还是占了上风,他很快被瑟曦带上最兴奋的顶点,一次接一次…

红堡狂乱的夜,发疯的瑟曦一世,窗外电闪雷鸣,屋内更是彻夜的狂风暴雨。

scene11

红堡花园,詹姆在和波隆练剑。

这时,攸伦大摇大摆走了过来。

你好啊,弑君者!

詹姆瞧不上这个人,不理他。

我马上要娶你姐姐了,知道吗?她就要成为我的女人了!

攸伦得意地笑。

这个我也听到过。

波隆在一边说。

轮不上你这佣兵插嘴!

攸伦鄙夷地说。

詹姆说:

她不会嫁给你的!

攸伦走到詹姆身边,突然俯身在他耳边问:

我想请教下,你姐姐喜欢被用什么方式操?

詹姆愤怒地打过去,攸伦逃脱了,带着淫邪的笑容走了。

scene12

夜,红堡走廊,瑟曦站在廊柱前看夜色。

攸伦走了过来:

我的女王,几个月不见,越来越风情万种了。

瑟曦笑,但不语。

我说,是时候要兑现我们的承诺了吧。

攸伦嬉笑着。

大学士会安排婚礼的。

瑟曦严肃地说。

婚礼?我等不了那么久,现在把你上次说的“更多”拿来吧!

攸伦说着,从后面抱起瑟曦,将她抱到一个别人看不见的阴暗角落里。

放开我!放开我!

瑟曦挣扎着,但没有人听到。攸伦生气了:

你敢不兑现承诺吗?想得美!你以为你是女王多厉害?谁不知道你和弑君者那点破事?还有你什么不穿裸奔街头的事?我这是看得起你…

说完,他用力将瑟曦扑倒在地,粗暴地撕开她背后的衣服。

瑟曦拼命挣扎:

求你,不要,不要…

攸伦突然意识到什么:

我的小女王,你是不是怀孕了?

瑟曦不置可否,仍然挣扎。

攸伦脸上出现了狰狞的笑容:

我们铁群岛的男人最爱上怀孕的女人了,可以带来好运的,你知道吗?我今天运气实在太好了,哈哈

说完,他进一步撕开瑟曦的衣服,抚摸着她光滑的肌肤,赞叹不已:

真美啊,怀孕使你更美了,不愧是维斯特洛第一美人啊。

说完,他粗暴地强行进入了她的身体。

恐惧,屈辱此时占满了瑟曦的大脑,是的,她是维斯特洛第一个坐上铁王座的女王,但她始终摆脱不了她厌恶的,作为女人的身份,现在她像奴隶一样被这个男人蹂躏着,他力度之大,甚至超过了当年的劳勃,她感觉要被撕碎了,腹部非常难受。她肚里还怀着她和詹姆的孩子,她金灿灿的继承人啊。她此时心里好恨,恨她的敌人,要不是他们,她哪至于委身一个如此恶心的男人?

攸伦一边占有着瑟曦,一边淫邪地抚弄着她娇小瘦弱的身体的每个部位,笑着问:

怎么样?喜欢我的这份礼物吗?我说过,一般女人受用不起的。

过了很久,这一切才结束,攸伦满足地起身,留恋地摸了摸瑟曦那小小的臀部,心满意足地走了。

瑟曦趴在地上哭了……

scene13

琼恩雪诺,龙母,小恶魔他们来到君临,找瑟曦谈联合打异鬼的事。

龙穴,在君临城郊区。

龙母骑着龙飞在上空,直面瑟曦,瑟曦有些吃惊,但继而无所谓地笑了。

就这啊,没有龙,你啥也不是。

龙母说:你的时代终究结束,我的时代将要来临。

瑟曦说:你给我闭嘴!!!

龙母说:我今天并不是要来和你打仗的,我是有更重要的事,暂且饶了你。

说完她飞了进去。

龙穴里,瑟曦看到异鬼的尸体,吓得几乎晕了,但听到雪诺的请愿,她平静了下来,心生一计。

我会的,雪诺大人,我们一定合作最大限度摧毁异鬼进犯!

她宣布到,几方达成一致,散会。

其实,刚才讨论时,瑟曦已经心神不宁了,因为,她看到了那个,她找了很久想灭掉的,她那可恶的侏儒弟弟---小恶魔提利昂!!!

他,他个该死的竟然有脸回来,虽然詹姆告诉她,小乔是老玫瑰杀的,但,这个死东西竟然敢投靠她的敌人龙母,简直罪不可赦,这种可恶,大大高于让母亲难产死去!

不行,不行,不能忍!

她立刻叫人把小恶魔叫到走道里。

这对冤家姐弟相对无言。

半晌,瑟曦先开口:

对于你带这么个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外来婊子回来,我毫不奇怪,你就好这口,喜欢这等下贱婊子。

小恶魔面不改色:

好吧,外来婊子,那也好过你。

哼,还有那个北境狗!

想到雪诺给龙母鞠躬,瑟曦也气不打一处来。

你只管骂吧。

小恶魔装作听不到。

你!!!还有你!你现在的作为,是背叛家族的行为!你懂吗?

瑟曦大声吼道。

这下,小恶魔坐不住了,他脸色发白,几乎跳起来,要打瑟曦:

背叛家族?好吧,如果我背叛家族了,你,你现在还能活着坐在这里吗?她是神选之人,她终将有一天要把你一切摧毁,你等着!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瑟曦站着没有动,可是,小恶魔的最后一句,深深印在了她心里,不禁心悸起来,莫名的恐惧。

scene14

对抗异鬼的战役打响了。

双方交战激烈,雪诺这边越来越吃紧了。

这天,詹姆来到瑟曦的房间。

瑟曦,快发兵吧,雪诺他们需要增援!

瑟曦不语。

你怎么了啊?快啊!

詹姆急了。

不用了,雪诺大人作战神勇,可以战胜异鬼的,不需要我操心。

瑟曦不慌不忙地说。

良久的沉默。

这时,詹姆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

你,你原来是假装结盟,实际上想借刀杀人,让异鬼杀死雪诺还有提利昂,是不是?我就该知道你不会答应结盟的。你傻啊!这个时候还想这些私人恩怨,你可知道异鬼多么可怕吗?

瑟曦不做声。

詹姆恨透了她这漫不经心的表情,他抓住她胳膊摇了起来:

我,我看错你了!你原来是这种人!你不要以为贝勒圣堂的事我不知道,托曼的死我不知道!我也不是原谅,纵容了你,是因为,你是我姐姐,我的挚爱!我只能不追究。

但这次,我不能再和你一起做对不起良心的事了!陛下,你让我的灵魂蒙羞,我只能说,我不得不走了。

他厉声道,声音都在抖。

你要去哪里?

瑟曦脸色变了。

去哪里?你管不着,反正我再也不要在这里陪你堕落了。

詹姆说完起身走。

你....你想去和那个外来婊子,还有那个北境狗,和小恶魔结盟,合伙背叛家族,背叛我,你的女王,是吗?你休想!

瑟曦拦住了詹姆的去路。

让开!詹姆推开她。

瑟曦被推得摇晃了一下,大喊一声:

格雷果爵士!

魔山马上站了过来。

你要是敢走,我要魔山杀了你,你信不信?

瑟曦拉着魔山挡在了前面,她此时眼里已经有泪光闪动。

杀了我?来啊!

詹姆正色道。

我.....

瑟曦哭了,我肚子里还有你孩子,你就舍得这样丢下我不管吗?

说完,她抱着詹姆哭了起来。

不要走,不要走,詹姆,我不想,一个人在这里。

她哀求。

詹姆迟疑了半会儿,但还是推开瑟曦,头也不回地走了。

詹姆!!!!!你.....你...好....

詹姆走远了,瑟曦一直在喊,最后她觉得胸口一阵难受,趴在廊柱上,完全没有了一点力气。魔山扶住了她。

scene15

瑟曦坐在铁王座上,目空一切。

下面万人朝拜。

这时,一个声音在嘲笑:

她什么也没穿!

啊,她这才发现自己赤身裸体,比上次游街更糟糕,王座上的剑变成了一个个荆棘的尖刺,刺进了她的下体,无比的剧痛。

那个声音在狂笑:

你下来吧,下来吧!王座不是你这种婊子女王坐的!

她心中屈辱,尖刺越刺越进去,她发出惨叫:

啊!!!!!!!!!!

原来是个梦。

可是,可是,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为什么,那尖刺为什么还在刺自己的下体呢?

下面为什么这么疼?这..

越来越疼..

瑟曦挣扎着坐起来,天啦,她华丽的床上全是血!!!她华丽的睡衣早就浸透了,她整个已经是个血人了!

来人!!!来人啊!!!!!

她拼命地叫。

侍女,侍卫们都赶了过来,他们看到这一切,都明白了,面面相觑。

还站着干嘛?快去叫科本!叫科本!!!

瑟曦疯了一样狂喊,下面更钻心地疼,她已经支撑不住了。

侍女们纷纷手忙脚乱整理了起来,远远的,科本也来了。

血还在不断从她身下涌了出来,她感觉自己是一只快溺死的母狮子,已经要死了。

混乱中,她呢喃着:

詹姆,詹姆,回来啊,詹姆,回来啊...我要你...我要你..我是你的,我不是别人的。回来啊,回来啊,詹姆..我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