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世界里有光

字数 2573阅读 346
图片是我瞎找的



1

我叫大懒,因为我这个人特别的懒,上头给我派的任务我总是最后一天完成所以他们都叫我大懒。混了江湖这么多年,我已经忘记了我自己的名字,只是依稀记得我姓什么。

我是在一个杀手组织上上班的,这个组织名字听起来特别酷,叫暗夜。

我去面试的时候是一个脖子带着大金链,下巴长着胡渣子,身穿大白背心大裤衩的东北彪汉子带我去的。

我当时就奇了怪了,妈的,杀手组织也要面试?面试前,大金链给我讲了半个小时的指导课程,其中一半是抱怨他自家媳妇儿。

2

车快要开到面试点的时候,大金链用黑色的布把我的眼睛蒙住,我丝毫看不清前面有什么,大金链扶着我坐到一把椅子上,帮我把黑布解开。

我恍惚了几秒,却看见面试点什么人都没有只有我和大金链,我神经一下子就绷紧了起来,警惕地看着他。大金链抓了抓后脑勺,“嘿,老大说要我把你带到这儿来,咋没人呢?是不是睡过头了?”

我眯着眼睛看向四周,这是一个废弃的仓库,杂草已经长到了脚踝之上,屋顶有漏洞,雨水从漏洞滴下滑落,稍微有些阳光从这些窟窿中透过,仓库很大,可以听见自己说话的回声。

大金链挠了挠头,一脸迷茫的看着四周,嘴里时不时嘀咕着什么。我走到他身旁,随便摘了棵狗尾巴草叼在嘴上,瘪着嘴,“还面不面试了?不面试我回家睡觉了啊?”

大金链拉着我的手腕,说道:“诶,大兄弟,不是,诶,那啥,老大是说在这儿啊!现在咋一个人都没了呢?”

3

突然,仓库的铁门传来一阵阵的踢打声,大金链骛地肃然起敬起来,“是老大来了。”

跟着,我也肃然起敬起来,把嘴里的狗尾巴草吐了出去,虽然不知道那人长相如何,但心里还是有些许期待。短短几秒之中我心里想着,嗯,杀手老大嘛,应该是严肃,脸上有些许疤痕,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穿着黑色西装,人高马大的才对。

当我真正看到老大的时候,我惊呆了,老大没有我想象那般容貌,不对,应该是完全不是我想的那样,他挺着个啤酒肚,左手抓着一只鸡,穿着大裤衩和人字拖,好像从菜市场出来的中年老人。

老大从来不笑,他很安静,脑子里永远在思考,他的眼睛很深,我盯着他的眼睛的时候,好像要把我吞噬了进去,就像一滩毫无波澜的死水。

老大向我走过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点了点头,我有些许紧张,额头也渐渐沁出汗珠。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点烟味,“你就是来应聘的?”

我点了点头。

“你会杀鸡吗?”他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说道。

我愣了一下,依旧点了点头。

他把鸡递到我的手上,示意我当场杀鸡,我把鸡脖子的毛拔了下来,从马丁靴抽出一把格斗刀抹了鸡脖子放血,大金链蹲下身子仔细地看着。放完血后,把鸡扔到草丛一边,它开始扑腾几下,慢慢地失去力气,瞪大着眼睛,死在那里。我嘲笑般看着这一切,只是这个不过就是强者为大的世界。

我心想了想,这他妈不会是面试内容吧?

我把格斗刀的血迹拭去,老大从他的裤兜里抽出一封信,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恭喜你已经成功被我录取了。”

“啊?”我愣了一下,“这就完事了?”

不是应当还有什么枪法测试什么的吗?这就……杀个鸡就完了?

大金链站起身子,提着死了的鸡向我走来,“嘿嘿,现在你就是我的正式同事了!”

老大看了我们一眼,冷冷地说道,“走吧,今晚吃清汤火锅庆祝庆祝。”

4

后来我问老大,你为啥面试的时候叫我杀鸡?

他回答说,本来就是想测试你啥的,但是想吃鸡又懒得杀,所以刚好叫你帮我杀杀,看到你熟练的杀鸡手法,着实令我佩服,所以我就给你个破格录取的机会。

敢情我就是个帮你杀鸡的?

5

当晚老大邀请我去仓库里面吃清汤火锅,把鸡拔了毛剁块下锅后,放了几颗枣。仓库里面有个木板造的小屋,好像很久没人住了,里面到处都是灰尘和蜘蛛网。

起好锅开始煮,大金链从外面买了几瓶啤酒回来。一边吃着火锅一边聊天,老大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听着我们聊着,大金链是聊得最嗨的,叽里咕噜一大堆。

“哎呀,你知道啥叫阿鲁惟吗?”大金链夹了一块鸡肉嘴巴吧唧吧唧地嚼着,然后又灌了一瓶啤酒。

我瞥了他一眼,“是lv吧?”

他把筷子放下,猛的拍一下大腿,“嗨呀,就是这个,我媳妇儿老是缠着我要买这个,整天缠着,老子受不了。妈的女人啊!”

“你是买不起吧?”

“……”大金链沉默了一会儿,“嗨呀,不说了不说了,不说娘们事儿,吃火锅!”

我看向老大,他只是低着头吃着鸡肉,沉默不语。

后来,我又问他,你为什么不说话?

他说,这鸡肉太好吃了,我怕你们抢我鸡肉吃,所以我不说话……

我:“……”

6

跟着老大三年了,老大没有跟我说过什么话,一直保持着沉默,除了有任务的时候找找我,其他时间连人影都看不见。

有一天晚上,我约他到江边的大排档出来吃吃饭吹吹江风。江边大排档的霓虹灯一闪一闪着。

老大依旧是大裤衩和人字拖。

我点了几瓶啤酒,打开一瓶咕咕下肚,“老大,干杀手这行真不容易啊!伪装什么的真难。”

老大点了点头,开了啤酒瓶喝着。

“老大,杀手这行业都是见不得光的,晚上上班,早上睡觉,日夜颠倒。”我叹了口气。

老大用鼻音发出一声:“嗯”

我大力拍一声大腿:“妈呀,老大你会说话啊!我丫还以为你是哑巴……”

老大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突然噌地站起,抡起一个啤酒瓶想要往我身上砸。

“老大,你砸哪里都行,但别砸脸和小xx。”

我第一次见老大笑就是那时,老大总是板着脸,他一笑我感觉有些不自在。我曾经和大金链赌谁能让老大笑,赌注是一百块人民币。

“诶,老大你别动,保持这个表情。”我拿出手机做出拍照的姿势。

“咔嚓”我点了点头,满意地看着照片,随手给大金链发了过去。

“大懒,你觉得杀手的世界里有光吗?”

我一边笑眯眯地等待手机那头大金链的回复,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老大的问题,“当然没了,整天晚上上班,还不能被条子抓到,老是躲着藏着,每个星期都要换一间公寓。”

老大摇了摇头,“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光,只是自己看不见,也许可能那束光太小。当黑暗碰到黎明的时候,终将会落下。”

“老大这啥意思?你这么文艺了?”

老大眯着眼睛,迷离地望着江水,我顺着他的眼神望去,那一刻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大懒,你看过烟花吗?”

“看过啊。噼里啪啦的。”

“夜晚放的烟花最好看,黑夜之中炸出一朵一朵花,璀璨夺目。其实我们都明白,杀手不是什么好职业,但是为了生活啊。”

“你是说希望?”

老大点了点头。

每个人心中都有希望,有些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希望是什么,很模糊或者自己想根本没有,其实每个人的世界都有光,那道光可能很弱,但你也可以在你的世界里炸出一道灿烂的烟花。


故事是我瞎编的,图片是我瞎找的,鸡汤是我瞎灌的。

嘻嘻。

其实你的世界里有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