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在伤冬期待暖春(2)

字数 2478阅读 181

文 | 花开半夏香如故

图片原创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上一章 | 痛从天降

第二章 祸不单行

分手能那么简单随意的由他说出,于安自己也惊呆了。

车虽然很快驶离了宁心,但,后视镜中,宁心发愣的样子,他很远了仍能看到。她,长发飞扬,目送他的车离开,抬手擦了擦脸庞,他的心被扎了一下。她心痛的样子很可怜,她走过人行道时软绵绵的步伐,像只无助的小猫。他其实,真想停下来,冲过去一把抱住她,轻轻擦干她的眼泪。

可他没有停,他突然觉得深夜的空气有点呛鼻子。

周围的树慢慢晃过,车速不紧不慢。于安看着周围模糊的路、路灯和树,他下意识的去开雨刷器。雨刷器整齐平行的划过后,于安才知道,模糊的不是车前玻璃,是他的双眼。他没有去擦眼泪,街灯朦胧的闪着,似乎有点美,但他心里看到的却不是光亮,灰暗的情绪在身体里流窜。是啊,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也许一盏明灯很重要。

嘀嗒,手机有短信进来,于安扫了眼躺在车窗前的手机,没有停车,内心说不清楚什么感受。

车慢悠悠驶进小区,于安停好车,小区里安静的要死,隔着车窗,他似乎听到了风声。夜深了,小区零散的屋子有灯亮着,也许他们屋里很暖和,交谈也很温馨吧。泪水突然的涌出眼眸,他怎么会和宁心大吼?他是那么爱她怎么会失控推她下车?

他觉得无力又疲累,摘掉眼镜,爬在方向盘上却哭了起来。他不想哭,毕竟是个大男人,可是,泪水竟然止不住滑落于他曾经那么阳光的脸庞。

是的,宁心说过他的脸虽然不是那种逼人夺目的帅气,但他脸上有阳光。她喜欢他的阳光、朝气和干净,喜欢他茶色半弯眉下,充满深邃平和眼神的小内双眼睛。可他知道现在的他哪有阳光和朝气啊,幸好宁心没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他突然担心起宁心来,我这么难受,她会好受吗?他掏出手机,看到宁心的短信:“你记住你今晚说的话,我会记得很清楚,你记住你今天的动作,粗鲁推我下车的动作,我会记很久,我和你,截止到今天,从此,不再见!”

他手发抖,宁心短信中狠狠的话,让他突然意识到是不是真要失去她。他快速给宁心发了条短信:“宝宝,对不起,我最近太累又着急回家担心父母,不该和你发脾气,原谅我吧!”

他焦急的等待回复,自从他追求到宁心后,就没再这么紧张过,仿佛一不留神就会错过失去什么。嘀嗒,手机响了,于安从方向盘上弹立起来,是宁心的短信:“心被刀刺,你却只是对不起。今晚的一切我会铭记于心,对于你,我不想原谅!”

于安知道这个时候再说什么都无法消除宁心的气愤。他了解宁心的性格,气头上时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他没有再回复。比宁心大4岁的他相对也许更成熟些,或许,他和宁心现在最需要的是冷静,独处与自己和解,然后他们才有原谅解救彼此的能量。

他起身回家,22:32,爸妈应该已经休息了吧?不知道爸妈今天怎么样。他缓步走进电梯,电梯镜子中,他看到了有点狼狈的自己,对着镜子,他整理好头发,揉揉眼睛让它看起来自然,收拾停当,才开门进家。

客厅灯亮着,隔着屏风,电视里传来董卿柔和的声音,他知道那是《我要上春晚》,妈妈很喜欢看。

“妈,我回来了”,没有应答。

换鞋脱外套,走进客厅,妈妈斜靠在沙发睡着了,手里还拿着遥控,显然她无聊不久刚换过台,于安摇醒妈妈:“妈,醒醒,回屋里休息吧。”

妈妈迷迷糊糊睁开眼,看了眼客厅的钟表:“你怎么才回来呢?你爸睡了,我想着等你一会呢,不想人上年纪了,晚上一挨着靠的东西啊,就睡着。”

“妈,爸爸今天血压怎么样?你给他量过了吗?”

“还老样子,185左右,不很稳定,吃完降压药,睡着了。”

“哦,那还得多注意观察,注意按医生说的剂量吃药,妈,我上班时,你早晚给爸量一次血压,多留意爸的血压变化,有变化立即给我打电话。”

“恩,你也早点洗洗睡吧,回来这么晚,应该很困了吧?”

“恩,妈,你今天颈椎疼和牙疼好点了吗?”

“恩,妈没事,好多了,你工作忙,别操心我和你爸,你爸除血压血脂高点,其它还好,我们身体自己能照顾,你工作忙,就别操心了”

“对了,最近没怎么见过宁心了,她怎么样?妈打算这周六,包牛肉饺子,你叫宁心一起来家吃饭吧。”

“哦,她,还可以,好的,我问问她有没有空,再答复你。”于安结巴的说。

“妈,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以后我要回来晚,你别等我了,早点休息吧。”

“恩,你工作太忙,起早摸黑的,妈几乎一天天看不到你,妈没事,有电视陪着。那妈去睡了,你也赶紧收拾收拾睡吧。”

“恩,快去睡吧。”

于安扶妈妈从沙发起来,看着她拖着微胖的身躯,摇摇晃晃走进卧室。

直到妈妈关上卧室门,于安才收回眼神,转身坐在沙发上,打量起这个租来的两居室。不大,虽说旧点,但被妈妈搭理的干净整洁,很舒心。小阳台上,还有妈妈种的花,种的绿色蔬菜。一抹绿意,在这个冬天给这个不大的家增添了不少生机。而这抹绿,也在现在他灰暗的内心里点燃了一丝微弱的光亮,使他觉得稍微轻松了点。

他关掉电视,走进洗手间,挤牙膏,刷牙。看着镜中的自己,内心又开始感伤。他环顾这个小房子,耳朵旁又响起宁心妈妈的话:“他能给宁心什么幸福呢?”

为了给父母看病方便,车是有了,可是房子呢?爸爸上次手术几乎花光积蓄。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现在攒的钱连个普通小一居的首付都不够,连稳定居所都不能给宁心,他那什么给她稳稳的幸福?

刚才心底燃气的那丝光亮,还没来得及照亮,就又暗淡下去,熄灭了。他叹了口气,漱完口,随手用水摸了把脸,擦干,走进卧室,没换睡衣,合衣躺下。

太阳穴、耳根部和眼睛,胀痛的感觉袭来。年底他负责的项目事情多,经常加班,市场压力很大,他很累很困,但心却醒着,睡不着。他想宁心,以往晚上都会电话说晚安再入睡,可今晚没有晚安,宁心是否和他一样醒着?他拿起电话准备拨号,最后却又退出联系人。

父母催婚,他也早想和宁心结婚,给她一个家,可那么努力的他房子在哪里?家在哪里?他不能结婚后让宁心跟着他搬家奔波,带着孩子奔波。

离开她还是继续爱她?他能给她什么呢?她从小娇惯,虽然她爸妈后来离婚没在一起,但给她的宠爱并没减少,而他拿什么来宠爱她给她幸福?可转念一想到要失去她,他的心像被揪起来狠抓一把,沉闷的痛让他喘不过气来。

该怎么办?他在心里一次一次问自己,终于,眼皮疲惫的耷拉下来,屋里传来他沉沉的鼾声。

下一章 | 以为和解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