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150)大结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凤九爱怜的看着那团紫得发亮的光团,依依不舍的要送它回到自己的小腹中。在东华咒语的催化下,那团紫光似乎也重新找着了方向,没头脑的转了几圈后终于向凤九的小腹飘过去。凤九忍不住伸手又虚虚的环了环它,叹道:“好孩儿,走吧。”

那光团似是听懂了她话语里的哀切,突然由凤九的小腹处上飘至她眼前,凤九只道是它也有些不舍,怪不得人家说母子连心,此话当真不假。凤九的眼眶中因此有了一些湿意,但仍是强压住想哭的冲动,而是耐心的劝道:“乖孩儿,回去吧。”

那团紫光上下动了动,似乎是朝她点了点头,凤九心下深感安慰,正待与它分别,却忽见那团紫光重又向着三生石而去,尤其它此次倒不像上回跟个没头苍蝇似的乱转,而是直接冲向三生石上凤九的姓名之处。东华和凤九都大感讶异,而那团紫光刚一覆上凤九的名姓便即刻消失了。凤九吓得三魂失了五魄,忙奔至三生石处拼命敲打,喊道:“好孩儿,你去哪儿了?”

东华也被这突来的变故弄得慌了神,赶紧抓住一旁的司缘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胎儿的仙元可唤醒本君的姻缘气数吗?可为何却是三生石反噬了胎儿的仙元?”

司缘也是满头的大汗,忙告罪道:“小仙也只是根据帝君您的推测有此一想,此事毕竟可称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事到如今小仙也不知缘何如此。”

东华见这司缘也是个见识浅的,估计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得丧气的一把将他推开。那头的凤九已经哭成了泪人,东华急得跑过去安慰她。此时凤九已经瘫软在三生石上,更感觉浑身失了力气,简直伤心欲绝。她见东华赶过来,如同看见了救星一般,攥住东华的手重复问道:“怎么办?帝君怎么办?”凤九的整张脸已经是涕泪横流,整个人更是肝肠寸断。

东华哪有什么法可想,瞧她伤心成这样根本劝不住,他正待说出半句安慰的话来,谁料自己的眼泪却更迅速的流下来。凤九见状更是像被点燃了身体里所有悲伤的火种,这一路走来的不容易,与帝君许多的伤情时分,有孕在身的难得,孩子染有余毒的不幸,以及最终保留不住的最深珍惜,生命中所有的痛苦过往都将凤九一一席卷,令得她再也无法承受更多,只能抱着东华痛哭起来。她的心里固然是有爱有情,但此刻更多的却是有悔有恨,使得她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见凤九沉浸在蚀骨、噬心的情绪中,东华也只能任她通过大哭来发泄,他的心里何尝不难受?这世上他唯一的亲缘血脉就这样像一阵风一样,来过一遭后便轻飘飘的消失了。东华甚至都没有看过他的样子,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也不知他转世投胎时,彼此能否再在仙界重逢?而那时,自己还认得出他吗?想到此处,东华的眼泪也是大滴滚落。

司缘见眼前的两位神仙如遭重击、伤心至此,心下也很是不忍,便说了两句劝解的话:“帝君,这位殿下,你们二位也不要太难过了……”东华、凤九自然是都没有功夫去搭理他的,哪知却突然听得司缘的口气转为惊奇,高声道:“你们快看!那团紫光又出现了!”

凤九闻言立刻抬头朝三生石望去,果然见那团紫光自凤九姓名旁边的留白处缓缓显现,并且紫光越来越浓,越聚越亮,竟生生将那处留白的位置覆盖住了。凤九像是从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后方才回来的,一时大悲一时大喜,连喊叫的一丝多余力气也没有,只能轻声唤道:“好孩儿你在做什么?快回娘这里来……”

东华见那团紫光突然出现也是如绝处逢生一般狂喜,又见它始终盘桓在留白处也是奇怪得很,因生怕它再度消失,东华便飞身至那团紫光停留之处,想要亲自把它带回来。那团紫光倒也不反抗,乖乖的任东华取下,后来还缩在他的手心里不再动弹。

凤九见那团紫光重又回来不由得喜极而泣,待东华刚站稳便抢过那团紫光贴上自己,嘴里还不住道:“你怎么这么坏?你吓死爹娘了,以后可不许这么调皮!”

那团紫光像是不依,还在凤九的手心里左右打滚。见着它完好无损的同自己斗气,凤九才觉得这颗心重又活过来了。

东华也想拿出父亲的威严好好训斥那团紫光一顿,却听得司缘再度嚷道:“帝君你们快看!那块留白处已经现出名姓了!”

东华便随意的抬眼一瞥,其实此刻胎儿的仙元无恙他已深感万幸,还会有什么其他的奢望?那上面爱出现什么名姓便出现什么名姓吧,反正他们一家三口是绝不能分离的,岂料他一抬眼倒叫自己给怔住了。凤九见东华的表情有异也循声望去,这才发现自己的名姓旁居然已经有了“东华帝君”的字样。

凤九闭上眼睛后再猛地睁开,如此反复几次后,那上头“东华帝君”的字样也仍未消失,这是真的吗?凤九不禁看向帝君:“我不是在做梦吧?”

帝君的表情也透露着许多的不真切,声音里还有一些颤抖:“应该不是吧。”

一旁司缘则道:“恭喜帝君贺喜帝君!如此看来,是这仙元依着她娘的足迹进入了三生石内,又依靠自己的仙元骨血寻到他的爹,并唤起了帝君您的姻缘气数,是以这三生石上才会重现您的名姓。”说着不住的揖礼恭贺。

凤九仍旧如大梦初醒:“此话当真?”

司缘肯定道:“自然是千真万确!如今这三生石上已经重新刻上了帝君的名姓,还能做得了假吗?”

凤九脸上这才露出笑意:“我竟是有些痴了……”说完又看向帝君,见帝君也是直直的望着她,此刻两人虽然都不言不语,凤九却分明感受到彼此的眼神中有着太多的情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连司缘也识相的消失后,凤九却突然感觉到手心里有什么东西在跳跃。疑惑的移过视线后,凤九这才发现刚才光顾着同帝君高兴,倒把那团紫光给忘了,也不知它是不是生气了,此刻就在凤九的手心里不停上下蹦跶。凤九赶紧道歉安抚它:“爹娘对不住你,倒把你给忘了。”

东华也道:“多亏了你,爹才能与你、与你娘在一起。”

那团紫光听得这串好话后,也慢慢安静下来,凤九见状想起了头先的不安,便道:“帝君,你瞧它的这身紫光究竟是遗传自你,还是受了余毒的影响所以才会色泽发紫?”

倒不知凤九竟然会对此起疑,帝君便答道:“自然是遗传自我,它的仙元本来就属上乘,刚刚我与你又渡了不少仙气给它,是以他的仙气只会愈加浓烈,因此才能不费力的在三生石上找到你的名姓,后来更循着你的指示唤起了我的姻缘气数。”

“如此便好,”凤九心里仍有点悬:“我心里总是担心他的毒……”

帝君劝解道:“今日一早,承吞便来找过我,他说已将林亥的恶行告知天君,天君已经废黜他的仙籍,将他贬入凡间受人世八苦,再不可能重回仙界。那毒林亥也已交代过,你若照着方子每日里沐浴,时日一长,定是能解毒的,何况,你我刚刚都渡了不少仙气给孩儿的仙元,他应是比以往更能抵受得住。便是孩儿先天的资质不好,待他出生后再悉心调教便是,你也不要整日里太过操心了,这样对它反而也不好。”

凤九终于吃了一剂定心药,也道:“这孩儿这么乖,我也没有多操什么心。”想到帝君刚刚提到林亥受罚,凤九也顺道问起了登泯:“不知天君对于登泯一事是如何看的?”

说到登泯,那就是一笔糊涂账了,东华道:“承吞也将登泯的事告知了天君,天君只是叹道‘孝子贤孙寡矣,兔帝终难瞑目’。那登泯的尸首,你爹也派人送回了连荒,自然是不能按照兔帝的仪式入葬,只是偷偷的找了一片荒山掩了。”

“那现下连合二荒群雄无首,岂不是乱成一团?”凤九想起了兔帝刚死时连荒的混乱,便有此一问。

“本来是理应如此,但如今又有了新的变化,”东华转述着听来的消息:“据承吞所言,天君派去的人马在登泯私设的地牢里找到了大丞相匈旅,他因一直怀疑兔帝父子死因有异,阻止登泯继位所以为登泯所忌,但匈旅在朝野势力太大,登泯害怕直接杀了他反而引起叛乱,便偷偷将他掳走关在地牢中,让朝中再无一个中坚的反对力量。现下登泯已死,匈旅也被救出,自然由他暂代朝中诸事,再从旁氏皇裔中选拔优秀的人才继任兔帝之位。”

短短几日却发现如此多的变化,凤九低头叹道:“照这么说来,一切也可算是尘埃落定。”凤九垂眼时瞧见手里的那一团紫光,深觉世间所有其他外物皆是虚幻,都不及手里的它重要。任世事如何变换,自己围着它转却总归是不会错的。因此凤九也不再其他的事上耽误心思了,催促东华道:“我们赶紧送它回去吧,它老在外面我心里不踏实。”

东华当然没有异议,催动法术瞧着那团紫光慢腾腾的飘回凤九的腹中。凤九见它动作迟缓了很多,便干脆伸手拖着它,助它贴上自己的小腹,还道:“它是不是累了?你瞧它都没有先前活泼、敏捷呢?”

“今日这一番它可是立了头功,”东华赞道:“可能真是有些累了。”

凤九心疼道:“娘以后一定会好好疼你,再不会让你如今日这般的,你乖乖的快回去吧。”说着轻轻将紫光推回腹中。

东华瞧着那团紫光越来越淡,最终消失不见便知胎儿的仙元归了位,于是收了法术道:“你觉得怎么样?累吗?仙法是否当真消失了许多?”

凤九的脸色虽有些发白,但精神头瞧着却是甚足,声音清脆的答道:“似乎是失了几成,但也不是什么大事。想到不久的将来,它将会来到世间再度与我们重逢,而且有爹有娘,还有许许多多人的疼爱,与之相比,这失去的仙法又算得了什么?”

见凤九如此洒脱,东华的心头更添幸福的滋味,自己在这世间已经孤身飘荡了三十六万年,未来终于能够有机会真真正正的拥有自己的一个家了。此后无论前路在何方,无论阻碍有多深,只要有凤九在,有他们的孩儿在,这一生如何想便是如何值当。

去路虽然仍是茫茫,东华却无甚恐惧,照旧一手揽住凤九的纤腰,一手又握住她的另一只小手,坚定的朝着这离情天外缓步走去。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

Love U and thank U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